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欧杰一脸的疑惑,看着眼前这个名叫王少阳的年轻公子道:“东慈仙阁?”

  欧飞点点头道:“不错,就是在江湖上与西慈仙阁并重的东慈心阁。”欧飞知道自己这个二弟对江湖也并不是很了解,只怕对这个在江湖上地位举足轻重的门派东慈心阁一无所知,怕他说出什么让王少阳尴尬的话来,便只得把笑纤依之母笑云云的门派西慈仙阁提了出来,让他对东慈仙阁的地位有个基本的定位。

  这东慈仙阁同西慈仙阁及青云山洗剑池一样都是执武林正道之牛耳的名门大派,不过西慈仙阁和洗剑池的传人皆为女子,而东慈仙阁则恰恰相反,其传人大都为二十至三十之间的男子,二十出师,四十归隐。这王少阳便是当今东慈仙阁的七名传人之一,无论是武功还是人品长相皆是上上之选,便是欧杰这等齐州有数的俊杰与之相比也略显见拙。

  “这……东慈仙阁和王爷,有什么关系吗?”欧杰显然对这个所谓的什么东慈仙阁及那什么王少阳少侠没有什么兴趣,一边望向已戴上黑色面纱的楚燕一边问道。

  楚燕却只是略带歉意地望了欧杰一眼,淡淡地道:“欧将军莫急,欧大哥自然会将事情说清楚的。”

  坐在楚燕旁边的欧兰自从进入侧厅也也便是一直低着个头,沉默不语,对于二哥欧杰,甚至连招呼都没打一个。

  “二弟,你亲自去将父亲请来。”而当欧杰再度将目光投向欧飞时,这个欧家的长子却并未给他想要的答案,反而让他去请他们的父亲,欧家的当代家主欧沛。

  欧杰皱了皱眉,刚要开口,便听一旁的韩自在道:“欧将军且先去将欧家主请来,军师便会将事情的始末道出的。”对于欧飞的称呼有多种多样,但在参加了北伐燕云那场战争的将领中,却是普遍称其为军师。韩自在虽只是齐州的一名地方小吏,并未参加对燕云胡兰的征战,但是这段时间与黑狼军的将领们呆久了,也便习惯地随着他们称欧飞为军师了。

  欧杰看了看韩自在,又看了看自己的大哥,虽然对于齐王李琅的下落和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充满着疑惑,也隐隐有预感齐王发生了什么意外,但出于对大哥的信任和刚刚韩自在所表现出来的武力的信服,欧杰终是压下了满心的疑问,推门去往后院请父亲欧沛。

  在欧沛与欧杰回到侧厅并与众人一一见过礼后,欧飞环视了众人一眼后,将目光放到了韩自在身上。韩自在仿佛知道欧飞想要表达的意思般,点了点头道了一声“没问题。”,让欧杰颇为纳闷,但看四周众人却并未表现出什么奇怪的眼神,就连脾气一向火暴的甘达尔,今日也是出奇的稳重,自见面以来就没怎么多过话,与其原本的性格大为不符,让欧杰都要禁不住怀疑这甘达尔究竟是不是真的甘达尔了,毕竟今日连齐王就一气见了两个假的。

  欧飞知道欧杰的疑问,看了他一眼道:“现在我要说的事情为绝对的机密,事关重大,所以刚刚请韩大侠用气机搜索了一下四周,看是否有旁人在侧监听。”待欧杰露出恍然的神色后,便道:“这件事当先从建柏宏的真实身份说起,而建柏宏的身份,当请由王少侠来说明。”说着,欧飞看向了那东慈仙阁的传人王少阳。

  王少阳对欧飞点了点头后站起身道:“这建柏宏原名为博柬,乃是数十年前威震****的琼川山盗联盟的首席军师,后来琼川山盗联盟被朝廷大军及武林正道同盟一同剿灭,其首领古义山及其主要成员多被当场斩杀,寥寥数者未立时毙命的也被送往华城问罪。而在清剿琼川山盗的行动过后,众人却发现,山盗联盟中除了首领古义山外的第二号人物,有着‘智囊星’之称的博柬竟是不知所终。朝廷曾悬赏一万两黄金缉拿博柬,江湖上也确实因此兴起了一股‘缉博热’,闹得沸沸扬扬,但最后数年过去了,连博柬的一根头发都未有人见过,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说到这里,王少阳看向了韩自在,道:“对于这博柬的能耐,韩守备比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要了解得多。”

  韩自在闻言也只得起身点头道:“不错,这博柬当初有‘智囊星’之称,乃琼川山盗王古义山的首席军师,号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算无不中,计无不成,经过世人的夸大,更是传得神呼其神,几到了无所不能的境地。在下曾与这博柬有过几面之缘,其临机巧变之能确是当世罕见。虽未有传闻的那般神通,却也真是使得琼川山盗联盟靠着千把来人、几个山头、几片林子同朝廷周旋了十数年之久,也在****东北琼山一带称王称霸了十数年。最后若不是古义山过于狂妄嚣张,甚至动起了谋反的念头,平时又一贯目中无人对江湖上无论黑白两道的朋友都不假颜色,直至惹得朝廷禁军主力前来围剿,正道同盟也加入其中的话,琼川山盗联盟恐怕也不会这么快就被铲灭了。

  而那博柬,经此一役后就似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了,直到今日才发现,原来他竟是……”顿了一顿,韩自在把到了口边的话又停了下来,望向了王少阳,显然是准备将话头再交给他。

  王少阳对韩自在微微笑了笑,做了个请坐的姿势后,接着韩自在的话说道:“如今,那当初的琼川山盗联盟的首席军师,却已成了中原魔门的一个爪牙。”

  虽然之前在大厅之上,已是听到了韩自在与博柬的对话,欧杰已是猜出这次那博柬顶着一个建柏宏的身份带着那不知是男是女的明妖前来齐州捣乱,定是与中原武林长久以来的大反派魔门脱不开关系。但当听到这话从王少阳口中说出时,欧杰还是要不禁一脸疑惑和询问地望向大哥欧飞。因为之前韩自在与博柬的对话中,还透露出了另一点消息,那便是这个博柬还是在为“奸相”效力,而****的“奸相”毫无疑问就只能是那权倾朝野的于莲周于大丞相了。如今联系起来,这于莲周与那魔门,岂不是也有着极其紧密的关联?

  而欧飞见自己的二弟所投来的询问目光,却是置之不理,只是向王少阳看了一言,示意欧杰继续听下去。

  欧杰的神色自然尽收于一直注意着众人表情的王少阳眼中,当下淡淡一笑,似乎看穿了欧杰的疑问一般,说道:“对于魔门,在过去数十上百年的时间里,包括我们东慈仙阁在内的绝大多数江湖人,都只知道其是个邪恶的门派。其门人烧杀抢掠无恶不做,行事乖僻,丝毫不讲伦理道德。蔑视一切法律和约束,凡事纵性而为,不计后果,不分善恶。又因其在江湖上行走的门人大都武功高强,行踪难觅,故我辈江湖正道中人皆以其为公敌。便是许多黑道老大也对其既恨又怕。但无奈,其门人行踪之诡异难寻远超过其武功,这点实令我们非常的不解。即便偶尔有魔门中人失手落入我们手中,却也尽是守口如瓶或是自尽而亡。而魔门的据点,或者说是总部,更是无处可寻,这也使得魔门在邪恶的外表上更披上了一曾神秘的外衣。

  不过,魔门及其门人虽然影踪难寻,但其却有个百年不变的规律,就是在每年的固定一段时间,其门人行走江湖作奸犯科的频率会大大地增加。其所犯恶行,既有残杀无辜,亦有掳掠少女,更有抢掠金银,但却很难从中发现什么有关魔门所在的蛛丝马迹。”说着,王少阳忽然话锋一转:“但是,在几个月前,西慈仙阁却因一次意外而发现了一个魔门的秘密据点,并联合我们东慈仙阁成功地渗透了其外围组织,基本了解到了魔门的构成体系。之后,西慈仙阁的笑仙子更是暗中截获了魔门的几封机密信件,从中发现了几件足以震惊整个****甚至是整个大陆的秘密。”

  关于那几封秘密信件的内容,不仅是欧杰、欧沛等本就在齐州的人丝毫不知,便是荆炎、甘达尔等黑狼军的将领也只是在之前得到了一些暗示而已。所以王少阳此言一出,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连一直耸拉着脑袋不知在想什么的欧兰也抬起头来望着他认真地倾听着即将要说出来的魔门秘密。

  “从信件中,笑仙子得知了魔门当代魔君的身份。”

  闻得此言,欧杰已是大概猜出了那魔君的身份了,根据之前韩自在与博柬的对话及刚刚王少阳交代的那些事情来看,那魔君的身份,似乎已是呼之欲出了。

  王少阳环视了众人一眼,微微点了点头道:“想必大家在之前都已是猜测到这次博柬化名建柏宏打入齐州必然和奸相于莲周脱不了干系。不错,这博柬此次就是奉的于莲周的命令前来妄图利用那假的齐王来分化和控制齐州的。而这****权倾朝野的丞相于莲周,便是那神秘而又邪恶的魔门主君了。魔门有了这个权倾朝野的丞相为靠山,其对****江山百姓的威胁,增大了数倍不止,再加上其最近的所做所为,狼子野心已是昭然若揭。

  “拥有****丞相和魔门主君双重身份的于莲周,不仅仅对齐州有企图,包括楚州、夏州、凉州、冀州甚至西凉、西夏和胡兰在内的大陆强藩或强国都是他算计的对象。目前我们已经知道,楚王的死便是于莲周一手促成的,楚州也因此被其所控制,而他们紧皆着更是想对齐王和齐州不利,所以笑仙子便急急赶来齐州,希望能够事先告知齐王殿下建柏宏的真实身份。但当笑仙子到了齐州,却得知齐王仅带少量随从离开了齐州城,之后更是得到了东慈仙阁和西慈仙阁共同获取的魔门秘报--齐王与侍女楚燕及亲卫仇箫已被害。”

  听到这里,欧杰的嘴已经是惊惧得合不拢了。齐王遇害,这样的消息对于这个立志追随齐王开疆拓土建不世功业,将其视为心中的精神领袖的齐州将领来说,无异于晴天一霹雳。已至于都忘了王少阳所说的消息是“齐王与侍女楚燕及亲卫仇箫已被害”,而楚燕现在却仍好好地坐在这欧府的侧厅之中。不过即便是甘达尔、荆炎等之前便已得悉这一消息的黑狼军将领,此时也是露出了一脸黯然的神色。而黑狼军的后军主将仇笛,眼中更是闪过了一丝的悲色,虽然表情依旧严肃,却也不再像往常那般冷冰。想来是思及自己的胞弟被贼人暗算葬身孤崖而心中凄凉,又或是因为主公生死不明而担忧。

  “王爷真的……”此时,连自从进入侧厅和众人见过礼后就一直默默不语的欧家家主欧沛也沉不住气了。欧家的利益,如今可以说是完全地和齐王李琅及其所统辖的瓜、齐两州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甚至这欧府都已实际成了齐王的府邸和日常办公场所,成了齐州乃至整个****西北的权利中心。欧家与齐王,可谓是一荣俱荣,一辱俱辱。一旦齐王李琅身亡的消息传出,那这西北之地、甚至是整个****、整个大陆都将出现让人难以预料的巨大变动。原本团结在齐王旗帜下的人心,将无可抑止地散去。思及于此,再也容不得欧沛强装镇定了。

  “父亲大人少安毋躁,待王少侠说完。事情还并未那么糟糕。”出言安慰的,却是欧飞。如今齐王李琅生死下落不明,在黑狼军和齐州最说得上话的,无疑便要数当初紧随李琅创业的侯三浪和欧飞了。而侯三浪现下正在瓜州与刘也负责瓜州的重建工作,若要赶回来,也非一日之功。况且,侯三浪虽也曾做过黑狼军的军师,但其毕竟还是擅长文政工作,对军事的了解远不及自小便已视兵圣孔明为偶像、熟读兵法并与军队在一起经历过许多阵仗的欧飞。所以,目前在齐州齐王帐下的这些将领和官员们心中,欧飞无异于是他们的指路灯。

  王少阳见众人对“齐王被害”这个消息的反应竟是如此之大,便是连那些在山海关时便早已知晓李琅生死下落不明的将军们在再次听到这一消息时,也仍是禁不住地露出了凝重、震惊甚至是惶恐的神情,年轻的东慈仙阁传人,不禁心下对那齐王李琅对部下的影响力暗暗咂舌。对于齐王李琅的了解,王少阳也仅仅是在出师入世后听到许多百姓口中的议论,只知那是个力挽狂澜于即倒的年轻皇子,那是个可以与自己部下一同奋战在战场上的统帅,那是个能击败在此之前如同不败妖魔一般的胡兰游骑的男人,那是个从西凉三十万铁骑蹄下生生将瓜州抢回的西北霸主。但他无法体会到,李琅与他的一众部下,在历经数度患难、几经胜败起伏后,在战场上与战场上所产生的感情。在潜移默化中,李琅已渐渐地将自己的形象深深刻入到了这些齐州官员、黑狼军将领甚至普通百姓的心中了。

  见到欧飞递过来的眼神,王少阳继续未完的话题:“在得知……得知了那个消息后,笑仙子便决定返回西慈仙阁,寻求门人的帮助。但在此之前,她准备进入齐州城带出之前留在这里的女儿笑纤依姑娘。不过,阴差阳错下,笑仙子竟然在路上遇到了背着行囊骑马奔走的纤依姑娘,而不久之后,欧兰……将军也随即赶到,见到了她们母女。”在说到欧兰时,王少阳不禁对她的称呼有些犯难,想要叫她姑娘或是小姐吧,看着一身戎装的欧兰,实在是说不出哪点像个女孩,犹豫了一瞬后,便决定还是称呼这名身为齐王近卫军“狼牙军”副统领的欧家三小姐为“将军”来得合适。

  “笑仙子将所得到的情报告予欧兰将军后,欧兰将军大为震惊,三人几下商榷后,终于决定,笑仙子带着纤依姑娘回西慈仙阁求援。而欧兰将军,则马不停蹄地前往山海关向欧军师告知这一情况。因为知道了建柏宏乃是于莲周的人,所以三人皆是乔装改扮后才上路,以此避过众多耳目。”王少阳看了眼欧飞后继续说道:“在欧兰将军把魔门、于莲周、齐王及齐州的情况告知欧军师后,欧军师立刻决定举兵回齐州城,铲除歹人,并搜寻齐王下落。”

  “但是,正当欧军师准备由山海关班师之际,韩大侠却带着重伤的楚燕姑娘秘密地来到了山海关。

  经过楚燕姑娘的叙述,欧军师得知了事情的起末。那博柬在出行的齐王所乘的马车上做了手脚安了机关,十几名他所指派的随从护卫也于半路下手,使得齐王殿下及楚燕姑娘三人落入山崖。

  不过好在老天有眼,博柬也未能料到,他所派的那些随从护卫,选择动手的山崖之下,竟是多纳米河的一条支流。而齐王殿下等三人坠落的地方,正是积水最深之处。楚燕姑娘幸运地被河边的居民所救,但却仍未摆脱危险,一直昏迷不醒。好心的居民便请来了邻村刚搬来不久的一名先生,请其为楚燕姑娘治疗。而那名先生……却正是齐王离开齐州欲往寻找的正德公!恐怕博柬也没有想到,本来只是一个令齐王离开齐州城的借口和理由,竟然成了真的。正德公竟然真如博柬所说一般,隐居在齐州北部的一个小村落。”

  王少阳此言一出,厅上众人皆是情不自禁地轻呼一声。便是那些由山海关而归的黑狼军将领,在此之前也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他们只见到了陪同楚燕而来的韩自在,却并未知道楚燕居然真的见到了正德公。

  “那……那王爷,王爷怎么样了?”相对于正德公,显然齐王李琅的生死安危才更是年轻的欧家二公子、狼牙军统领所关心的。

  

第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