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欧军师,荆炎有一言不知当说不当说。”微微一犹豫后,荆炎向欧飞说道。

  欧飞笑了笑道:“荆帅请说。”荆炎身为此次黑狼军北伐燕云的主帅,在军中无论是资历还是威望,都不下于欧飞多少,虽然由于他是在齐王李琅征战瓜州时才投靠过来的,在黑狼军中的时间还不是非常长。但其原本在瓜州甚至整个天朝的军界中就颇有声名,于瓜州的各次战役中更是军功累累,所以,荆炎的意志至少对于黑狼军的影响还是非常巨大的。若欧飞想要让齐州出兵东州,那么说服这个黑狼军北伐大军的统帅,显然是一项必须的功课。

  “一场战争所需要的花费是惊人的,而战后若要长期驻兵于当地,并重建当地的各种设施、安置因战争而流离的百姓,无疑也需要大比的粮草和金钱。这些,欧军师想必不会不知道。而目前,齐州虽然已渐恢复生气,这两年来又都风调雨顺,再加上王爷对商家的优惠政策,齐州已是慢慢恢复了过往的繁华,甚至犹有胜之。然而,这两年来齐州军和黑狼军也并未就此沉默。西征瓜州,最后虽然是成功地将西凉人赶出了瓜州,但得到的,却是个满目疮痍、伤痕累累的瓜州。虽然西凉人在瓜州所劫掠的部分财物在祁屿关被扣下,但对于数十万需要安置的瓜州难民和等待重建被破坏严重的瓜州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而几月前,黑狼军应大势之趋出兵燕云,虽也是大胜而归,但却是只耗粮草钱饷,却并未有什么实质的利益。当然,在下不是说北伐是错的,相反,北伐燕云是不得不做、也不能不做的。但是,如今的齐州,还有足够的财力来支持黑狼军跨越燕州,去进行这场与齐州人关系并不大的战争吗?而为此放弃这个让军队休整、让百姓调息的机会,不顾谣言可能造成的影响,将大军置身于可能的危险境地中,是否值得?”荆炎担忧地说道,到了最后几句,甚至已是声色俱厉了,唯恐欧飞不知道出征东州所带来的影响。

  荆炎所说的这些,欧飞当然都知道,当下只是淡淡一笑后,便道:“荆帅所言确实,表面上来看,东征东州不仅得益不大,而且所耗甚巨,又危险重重,所得利益似乎远逊于所付出的代价和承担的风险。”闻得此言,荆炎心中一轻,以为自己的苦言良语终于说动这个目前黑狼军的军师、黑狼军于齐州的军事统领了,却哪知欧飞只是顿了一顿,话音一转,又道:“然而,实际上东州的战略位置远比目前大家表面上所看到的重要。它北面于燕云草原、依格王国接壤,西面是许安国将军的燕州,南面则是冀王的封地冀州,东则临大海。似乎是块四战之地,北要面临着依格、胡兰的虎视眈眈,西要随时防止处于朝廷间接控制下的燕州背后捅刀,南面的冀王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指不定什么时候看你不行了就出兵北上了,而东面……一望无际的大海,对于一向重视农耕的天朝来说,似乎也没什么用处。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若能控制住东州,那么燕州,这块历来塞外胡人最为垂涎的沃土便处在了我们齐州与东州的包围之下了,若是我们能在东州战住脚,那取它燕州,岂不事半功倍?再说依格,他们的土地最大的特色便是贫瘠,人口极为有限,又不若燕云草原上的胡人般能征善战,民风甚至较中原河东地区还要软弱,其与东州之间并无太大的天险阻隔,又没有山海关、祁屿关之类的雄关,自古以来都是慑于天朝的威势不敢南下半步,若非天朝看不上它贫瘠的土地和对其西部燕云草原强大的胡兰帝国的顾忌的话,依格早几百年就被并入天朝的国土了。而如今,这三十万的兵马,恐怕也已经是依格王国能拉得出来的兵马极限了。所以,依格人能大着胆子南下,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北上呢?”

  欧杰见荆炎听了欧飞的这番话后便陷入沉思之中,便忍不住问道:“之前不是说它土地贫瘠,西部又有胡兰这个强国的支持吗?我们若控制了东州,就能够北上了?”

  欧飞摇摇头:“此一时,彼一时也。”说罢竟从木质轮椅扶手下面的小抽屉中取出一张精致的羊皮来,待欧飞将羊皮展开,大家才看清,原来竟是一张整个大陆、乃至包括了东海之外数个岛屿的精简势力及地形图。一旁的荆炎见状,不禁心中感叹,这个欧飞,心中还真是时时地装着天下啊。不过若是他知道当初齐王李琅曾私底下说过“欧飞乃一军事大家,胸中可算一城、一役,甚至一国,但却无法算天下,还不足以称得上是驰骋天下的战略家”的话,不知心中当作何想。

  欧飞食指与中指并拢,指在了地图上的依格帝国:“如今,若我们能成功收回东州并成功地控制住,使其成为我们的又一根据地的话。来年,待我们能够以东州之民为兵,东州之粮为食之时,便是我们可北上依格之日。”接着,欧飞神秘地笑了笑,环视了一眼众人后,将目光放在了欧兰和欧杰身上,不过前者眼神忧郁,显然心不在焉,而后者,虽然聚精会神地看着地图,但始终注视着欧飞手指下的依格愁眉不展,欧飞不禁暗暗地摇了摇头,对荆炎道:“荆帅可知得这土地贫瘠,人口不多,又无险要可守的依格王国,有何用处?”

  荆炎眉头一皱,看了眼欧飞,再看了看地图,沉声道:“胡兰?”

  欧飞欣赏地一笑,点了点头,道:“不错,醉翁之意不在酒也!大家看看,从天朝到胡兰有几条路?”欧飞的手指划到了天朝西北部的齐州:“出齐州山海关,向北,是无尽的草原,地势越来越高,虽无什天险,但熟悉草原气候和广阔草地野战的胡兰草原游骑,将会产生最大的杀伤力,对我们以步军为主的军队进行强有力的阻击。之前的黑狼军北伐燕云,也还是在山海关外利用其关外一段特定的山岭地形发动的包围突袭才得以将敌一举击溃,这其中还要感谢那些联军中其他几国的部队,若非他们的惊慌和无措大大限制了草原游骑的展开,我们恐怕也不大可能以如此小的代价,获得如此大胜。所以,从山海关到胡都玷京之间的二十几个燕云草原部落,将会是我们北伐至玷京的极大阻碍。若按正常情况,我们要想从山海关杀到胡兰玷京,即便在其目前其国家最为窘迫的时候,也需得丢下累累上十万的白骨,才有可能做到,这还没计算那漫长补给线维持的困难及作战在外各种突发的人为、自然灾害的发生。

  第二条路,由燕州翔云关出,同样要面对无际的草原,同样要面对胡兰神出鬼没的游骑及那些势力庞大的胡兰下级游牧部落,还有那不可不提的补给问题和更为可怖的天灾人祸。在草原作战,只要稍有不慎,那便是万劫不复的境地,兵马越多,负担就越重。许安国将军的燕州禁军之前之所以能几乎杀到了胡都玷京,那乃是胡人有意放其入网。最后恐怕还是为了让燕州军回来对齐州进行牵制,否则以我之见,胡兰人若是愿意,完全可以将那燕州十几万禁军连同许安国将军留在草原。

  而与燕云接壤的另一天朝大州东州,却因其特定的地势,宜守不宜攻,虽没有建什么雄关巨垒,胡骑却也不大敢踏马由此南下入中原。关键就在于,东州西北部,尽为连绵山脉,地势之险要可比中原冉州。若是胡骑贸然进入,被天朝军队困在其中,那必然是个有来无回、全军覆没的境地。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胡兰两路大军直破两关入两州,却偏偏东州川外的胡人乃是假装作势而已的主要原因之一了。不过,由东州出兵燕云,虽没有胡兰人的那种顾虑,但出了东州,到了大草原,却也依旧要面对同样的问题,茫茫的草原和漫长的补给线及那无处不在、来去如风的胡兰游骑和草原游牧部落的袭击。”

  便是欧杰此时也微微弄懂自己兄长的意思了,略微有些踌躇地说道:“大哥是想……以依格为跳板……主要目的乃是对付胡兰帝国?”

  胡兰、西凉,这两个大陆上军事力量最强的国家,无疑是天朝帝国最大的威胁。而西凉,目前虽已基本成功地击退了联军对其的侵略,却也元气大伤,国内恐怕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安稳了,估计没什么精力再来南顾。只要天朝能守好祁屿关这一险要,估计不会让西凉人有任何可趁之机,说不得还能出兵北上,报一报世仇呢。而胡兰,连续兵败天朝、西凉,又曾发生过各部落的叛乱和王子嫡亲的争权夺位,可谓内外交困、国力疲乏,恐亦无力对他国构成威胁了。但胡兰毕竟算是大陆第一军事强国,其游牧民族的特性注定了其顽强的生命力和骨子里的侵略性。所以,对于与燕云草原有着广阔交界的天朝来说,胡兰无异于一跟梗在喉咙的鱼刺,无论他被腐蚀了多少,变得多小,他都会给天朝带来难受,甚至是灭亡。千百年来积累的世仇及特殊的地理位置也注定了他将排在西凉之前,成为天朝统治者、执政者、战略家及军事家们心中头号的敌人。所以,欧杰对于自己的大哥能准备计划着对付这个死而不僵的超级帝国、这个一直以来最大的世仇,还是感到非常的高兴及兴奋的。

  毕竟,去那一片绿茫茫的草原上杀敌建功,乃是他们这一代天朝年轻将领们心中最大的理想和目标了。

  “不错,若能将依格攻下,则胡兰的背腹便完全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而通过依格王国对远征胡兰的大军进行补给,也要容易和安全得多。更且,从依格塔瓦城西出三百里,便可到达胡兰国都玷京,若以骑兵出袭,不至四天便可到。而玷京以北不过百里,便是胡兰人的祭祖神潭--圣鹰潭。这个小小的水潭,对于胡兰人的意义可说非常重要,若我们能攻下它,那便无异于给了胡兰中心要害一记重拳,可有力地打击胡兰人的士气,并让原本臣服在胡兰人淫威下的草原各部落产生异志、动摇信心。而对于胡兰来说,依格一样是个软弱、无能、土地贫瘠的小国,对其的防备可谓不足言道,虽然胡兰大军的机动力非同一般,但若是同时受到齐州、燕州、东州甚至包括了有着漫长交界的依格的话,足以让他们疲于奔命、草木皆兵。再者,依格王国这次受到胡兰等国的煽动,出兵三十万占东州,只要我们让这三十万的依格大军无法回去依格,那么今后的十年甚至二十年,依格都难以恢复元气,我们想什么时候北上便北上。”

  荆炎这时疑惑地道:“军师所言确实不错,计划也的确相当宏伟,但以目前我们实力,便是发动对东州的战争都有所力不从心,何来能力对依格、甚至是胡兰发动大规模地战争呢?”

  欧飞笑着摇了摇头:“我的意思并非是占下东州后立刻北上伐依格,再就西出攻胡兰。而是未雨绸缪,先在东州做好准备,待时机成熟之时,便取道依格,入大草原,彻底地解决掉胡兰这个心头大患,即便不能将其赶尽杀绝,也要让其几百年无力南下。而如今,胡兰虽然在西凉战场损失惨重,但因玉晴公主的百般周旋,其国内尚算团结,并做好了防备,实非出兵的最佳良机。但经此西凉一役,也足以让胡兰至少十年委靡不振。这十年的时间,还怕我们找不到机会出击吗?没了西凉、胡兰两大帝国的威胁,敢问大陆上还有哪个国家可对我天朝动兵?”

  欧飞环视了眼众人,见大家都把眼光投在地图上若有所思,满意地点了点头,将手指划到了东州以东的沿海一岸,道:“另外,东州有着天朝十四大港中的三港,占得东州,便可利用其地利优势发展起水师。想必大家都知道,倭贼近年来屡犯我江南沿海城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但一来朝廷懦弱无力镇压,二来倭贼实乃海盗,乘船而来,乘船而去,遇弱则抢,遇强则退,实难寻得其根本以施雷霆一击。所以,若要对付倭害,唯有发展起自己强大的外海水师,方能做到根除其患……”

  “王爷在的时候曾经就说过,他日若有机会,定要铲灭倭害,移平倭岛,若是占领东州是为了依海建水师的话,我欧杰第一个同意东征。”欧杰听到此处,未待欧飞说完便已急急表态道。“不过我要做前锋,北伐燕云我已经被留在齐州看家了,这东征东州,我可无论如何都要去!”

  “对对对,军师,还有我老甘,您可别忘了,在山海关您就说过了,下次再打仗,我可一定是前锋的!”一旁一直乖乖窝着的甘达尔此时也跳了起来。

  “去,老黑,别跟我争前锋。北伐的时候你还没打过瘾吗?”欧杰不满道。

  甘达尔一撇嘴:“过瘾个球啊!我一夹马背冲过去,那些什么狗屁联军就全散了,哪里像打仗,简直就像赶羊!”

  甘达尔的话让众人一笑,厅内的气氛也活跃了起来,似乎东征已是铁板订钉的事了,但欧飞却见荆炎皱起的眉头并未因此而舒展开来,心下会意,便继续说道:“另外,对于南面的冀州,我们大可采取联合的态度。毕竟现在天朝朝廷已是于莲周一人独大,他对各州伸出的手也越来越长,对于冀王所统辖的冀州想来也已有所谋划,想来冀王当不至于不清楚目前的局势。若要以他一州之力对抗于莲周,显然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而若是联合其他藩王势力如我们齐州的话,或许还有自保的可能。所以,想来冀王不会不懂得权衡利弊的。”

  见荆炎闻得此言后,微微颔首,欧飞又道:“至于东征的粮草银饷嘛,我想……我们欧家或许能为黑狼军分忧。”说着看向了自己的父亲欧沛。博柬控制齐州政权数月,安插众多亲信担任要职,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掌管齐州财政的官员。但是欧飞知道,在这齐州,与齐王及黑狼军有着极深渊源的欧沛是不会任由博柬将齐州的财政真的控制住的。毕竟齐王的利益、齐州的利益说起来也是欧家的利益,所以,由不得欧沛不尽心。今日他叫欧沛来此议事的一个原因,也就是希望他这位有着数十年理财经验的父亲、欧家的当代家主,能够给予他东征以有力的支持。

  欧沛听了欧飞的话后,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欧家当全力支持黑狼军东征。”

  荆炎、仇笛、宫洋等将领忙道“不妥”,“这军队出征的粮草银饷非是小数,怎能由欧家承担呢?不妥,不妥!”荆炎坚决地说道。

  欧沛则是微微一笑,道:“欧家与齐王及黑狼军早已是密不可分,若东征能顺利,我们欧家也能沾光啊。说起来,这其中我们欧家还是占了不少便宜的。”

  欧杰亦是笑道:“是啊是啊,父亲早说过了,欧家是王爷的后盾,只要王爷有需要,欧家便是砸锅卖铁也要支持王爷。如今王爷虽然不在,但东征东州想来王爷也会赞成,我们自当团结一心,共同打好这一仗。”

  欧飞轻咳一声,看了看荆炎后,道:“不如这样,先筹备粮草,若齐州的财政出现困难,则父亲大人再出面帮忙,最后务必保证东征的粮草银饷的充足。”

  见欧飞如此说,荆炎亦只有点头道:“如此,在下便代十万黑狼军将士先谢过欧家主了!”

  “荆帅多礼了。”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