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夜深人静后,欧家的一老三少聚到了欧沛的房间中。

  “飞儿,说说吧, 你究竟是打算怎么做?”欧沛一边慢悠悠地给三兄妹泡茶,一边对欧飞说道。

  欧飞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他知道,父亲今日不仅叫自己,而且连二弟、三妹都叫来,并非仅仅是想要问这个问题那么简单。

  “父亲,东征无论是对齐州还是欧家,都是有好处的……”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我经商的时日比你的岁数还要大得多,你所说的那些理由,确实没错,但也就只够说服荆炎他们那些武将而已。好处,确实有好处,但好处是白来的吗?好处是建立在危险上面的。”未待欧飞说完,欧沛已是沉声打断道。而欧杰和欧兰两人亦是本能地感觉到,今日父亲叫他们三人来,定是有不一般的事情要交代,现在看到父亲如此严肃地和大哥说话,皆是不约而同地沉默起来,不敢贸然发一言。

  欧飞闻得欧沛此言却是微微一笑,反而轻摆起鹅毛扇来,悠悠地品着欧沛泡好的茶。自从正德公走后,欧沛不知怎地,竟也开始传染了那个齐州大儒的癖好,喜欢上茶了。不过欧飞却是和当初一般,对这好茶坏茶,也没什么概念,能喝就行。而欧家的另一个公子欧杰就更不必说了,叫他喝酒还能说出哪杯是女儿红哪壶是竹叶青,叫他喝茶,除了“色黄味苦”之外,恐怕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了。至于欧兰嘛,用头发想就知道,此女若是能静下心来喝茶,也就不会有那如火山般暴烈的性子了。

  欧沛见欧飞并不答话,便也自顾自地饮起茶来,只不过在斟茶之时,却是跳过了欧飞,对其空着的茶杯视而不见。

  欧飞苦笑一声,无奈道:“父亲,依您看,王爷还……还会回来吗?”他本来是想说“还在世吗?”,但瞥了一眼欧杰,便又改了话语。

  欧沛还未说话,欧杰却是抢先道:“当然会!楚小姐都说了,王爷定会回来的!”欧杰对齐王李琅的崇拜,显然已是超过了自己的大哥。

  欧沛却是一瞪眼:“我让你说话了吗?现在是我和你大哥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了?!”欧杰还是第一次被欧沛如此严厉地训斥,当下委委屈屈地缩了缩脖子,但口中却依旧喃喃自语,显然是心中不服。

  欧沛一皱眉:“你这孩子,怎么在军中历练了两、三年,却依旧如此毛毛躁躁的?今后如何成统将之帅?多学学你大哥!”其实他不知道,经过了这几年沙场的拼杀,欧杰骨子里那齐州人的剽悍、好斗之性皆已是充分被挖掘了出来。和一直在后方统筹千军的欧飞不同,欧杰所处的大都是血肉相博的前线战场,其性格自然被那些真正的热血军人影响得多些了。

  欧飞看了眼欧杰,并未如欧沛一般不悦,反是微微一笑道:“二弟,今日在厅堂之上,无论是楚小姐还是其他人,无论相信还是不相信,都必须坚持王爷还在世。否则齐州、瓜州、黑狼军一旦没了领导者,没了精神领袖,人心便将散去,士气便将低弥。所以,在找到新的领袖,新的齐州、黑狼军领导者前,王爷不会死,至少在表面上,不能死。他必须活在众齐州百姓、众黑狼军士兵、乃至我们的敌人心中。只有如此,齐州才不会遭到灭顶之灾,我们欧家也才能继续在黑狼军这条战船上安居。”

  欧杰和欧兰听得眉头紧皱,便是欧沛亦是呆了一呆。

  “不,王爷绝对不会死的,我……我有这个感觉。”欧杰依旧不肯死心,也企图说服自己的大哥。

  欧飞缓缓地摇了摇头,看着欧杰的眼睛,沉声道:“不错,现在还未找到王爷的尸体,自然不能排除王爷还生还的可能。但是,为什么那件意外过了那么久了,王爷却还未回来?从那么高的悬崖落下,即便下面有河流缓冲,所受的伤害也必不会小。仇箫被摔得身骨碎裂,楚小姐亦是奄奄一息,若不是被好心的村民及时救起,若不是正德公恰巧在那小山村,恐怕她也是难逃一死。那么,王爷呢?王爷若没有被人救起,又会如何?而若是被人救起了,为何到现在还没回来?你应该知道,王爷在齐州和黑狼军的威望的,只要他一出现,还怕什么问题解决不了?而王爷却硬是半年多音训全无,这对齐州、对黑狼军意味着什么,你以为王爷会不知道吗?他会冒这么大的险吗?哼哼,当然不会。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王爷回不来,或是……暂时回不来。”

  欧杰被欧飞说得一愣一愣地,但发了一会呆后,却是依旧坚定地回望着欧飞道:“我相信,王爷一定会回来的。”

  “我也相信!”这一句却是出自欧杰身旁的欧兰。此时她的双眼坚定而有神,语气直着而坚持,甚至让人一丝都无法怀疑她所说的话。

  欧飞暗暗叹了一口气,如今齐王不在,齐州、黑狼军皆是群龙无首,自己凭借之前的功劳和欧家的势力以及与众将的良好关系,暂时还可以统领全军。但若是齐王李琅失踪……甚至是死亡的消息被传开来的话,真不知自己能否弹压住可能出现的乱局。而他今天之所以特别想要说服欧杰,亦是为了让欧家上下一心地支持他,毕竟欧杰及欧兰目前都可算得上是黑狼军的大将,而欧杰更是黑狼军创始之初的元老功臣,威望甚至不下于自己多少。可没想到,自己这个二弟,甚至三妹都是那么的固执。

  欧飞又望向欧沛,却见欧沛亦是看着他:“飞儿,你说说吧,你究竟打算怎么做?”同样的问题,今晚欧沛已是第二次问出。

  欧飞自己斟了杯茶,润了润嗓子后说道:“无论王爷是否还在世……这一段时间齐州群龙无首的状况显然是改变不了了,而这种状况,我们亦不知道需要维持多久,能维持多久,至少我们不知道王爷会在什么时候回来……或是,还回不回得来。”不管欧杰杀人般的眼神,欧飞自顾自地说道:“所以,为免整个齐州和黑狼军陷入不必要的混乱之中。我们唯有找个能吸引大家注意力,团结大家力量的事情来。而东征东州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既没有太大的风险,亦可以得到不小的利益。只要我们能在新的战争中让将领们,让士兵们,让百姓们找到新的精神依靠,找到能够继续带领他们前进的领袖。飞相信,当可将王爷不在齐州、不在黑狼军所产生的影响降到最小,并让大家找到新的团结点。”欧飞的这一番话,便是欧杰也听出来了,他是想要借东征来塑造一个新的英雄,新的领袖,以便取代齐王李琅。而这个新的领袖,毫无疑问,除了他欧飞还会有谁?

  “大哥,……”欧杰想要说什么,但张了张口,却是没有说出来,因为目前这种情况,他也没有比欧飞更好的办法了。

  欧沛听完欧飞的话,看了欧杰和欧兰一眼,微微叹了口气,知道今晚是没法按原来的计划说出他的设想了,道:“兰儿,杰儿,你们两先下去,我还有话跟你们大哥说。”

  欧杰与欧兰对视一眼,无奈地起身离开了房间。

  今夜明月高挂,星空璀璨,屋外的花园,就如被一层蓝色的薄纱罩着一般,让人不忍心跨入其中,去打破它的宁静和清幽。但是欧杰和欧兰显然都没有心情去欣赏这美丽的月夜,两兄妹默默无语地走出了院子。

  “二哥,你说……李……王爷真的还会回来吗?”欧兰首先打破了沉默。

  欧杰微微一震,仰头望了漫天的星辰一眼:“会……会回来的,……或许。”如果说今日在侧厅之上欧杰还能坚信齐王李琅一定在世的话,那今晚经过欧飞的一番话后,他对自己的坚持,亦是有些怀疑和动摇了。

  “唉。”欧兰幽幽一叹,轻颦绣眉,一丝都没有那个在战场上东突西闯的女修罗模样,反倒是像一个在家等待远出郎君归来的小媳妇一般。孤独、软弱,让人怜爱。

  同样的星空下,同样在欧府之中。楚燕亦是坐在自己的小院中,呆呆地望着天上的月亮。脑海中不断地闪过那让她永难忘怀的一幕幕画面:

  …………

  “公子,公子,你怎么了?!”趴在崖面上的楚燕带着哭声喊道。

  …………

  利器破空的声音传来,三跟矢箭深深地扎入了护着楚燕的李琅。

  …………

  背后的李琅紧紧地压着楚燕,试图以自己的身体,帮楚燕挡过这些矢箭。一阵阵地血腥味从身后传来,身体亦是湿漉漉的,楚燕知道,那都是李琅的血,李琅为了自己而流的血。

  …………

  “建柏弘给了你们什么好处,让你们来刺杀本王?!”李琅的声音有如咆哮的野兽一般,充满了杀气和怒意。但是他的话音刚落,悬崖上便又是三根飞矢破空而来。

  …………

  李琅再次被射中,溅起的血花顺着楚燕的额头流下。她只觉背后一轻,马上意识到李琅落下山崖了。没有任何的犹豫,楚燕一转身,探手抓住了李琅的脚。李琅下落之势微微一缓,但光滑的岩壁上并未有什么能让人抓住借力的地方,刹那之后,楚燕已是被李琅带下了山崖。在下落的过程中,楚燕紧紧地抱住了李琅的脚……

  …………

  一次又一次的恶梦过后,楚燕终于醒了过来,但当得知自己被救,而李琅却不知所踪的时候。她也不知是该失望还是该为没有见到李琅的尸体而感到庆幸。

  …………

  “楚小姐?”一声轻呼把楚燕从回忆中拉了回来,见到眼前欧杰关切地眼神,楚燕忙将面纱带上,却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

  “欧统领。”回过神来的楚燕起身向欧杰行了一礼道。

  “楚小姐不需多礼。”欧杰忙将楚燕扶住,虽然楚燕的身份是齐王李琅的侍女,但其实欧府上下都清楚,楚燕就如李琅的王妃一般,所以,在她的面前,也并没有人敢真的将她看作下人。

  欧杰坐到楚燕的面前,看着楚燕微红的眼睛,心中一叹,知道她是在为齐王李琅担心。“楚小姐,你能不能……将那天的情形,再说一遍?”

  楚燕闻言娇躯一震,她当然知道欧杰所说的那天是哪一天。但那天的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无疑是个恶梦。

  欧沛的房间中。

  欧飞和欧沛正相对而坐。

  “飞儿,你的意思是……一面以假王爷震慑众人,一面通过战争来提高自己的威望,从而进一步控制住黑狼军?”欧沛深锁着眉头,对欧飞问道。

  欧飞微一摇头道:“让王少阳假扮王爷,只是权宜之计。如今那博柬已逃脱,于莲周断然不会不利用王爷不在的消息对付齐州和黑狼军的。那时,王少阳这个假王爷,很可能会成为外人挑起齐州内讧的借口。”欧飞喝了口茶后,继续道:“不过控制黑狼军,却是必要的。当初王爷在时,众将自然尽力效命,而今,王爷不在了,众将皆能力超凡,难保不会……。”微微一顿,又道:“军队必须要统一控制权,否则久必生变,瓜州太远了,我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是顺其自然,相信铁寒将军了。不过有那严鸣这一不确定因素,瓜州的局面不容乐观。而齐州的黑狼军,则必须牢牢地抓住,控制住,否则,无论是齐州、黑狼军或是我们欧家,都难逃灭顶之灾。”

  欧沛点了点头:“不错,于莲周是恶狼,我们不可不防。”随即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对欧飞道:“那若是于莲周趁我们东征东州之际出兵来犯,怎么办?”

  欧飞凝眉摆手道:“不会。我们若是与燕州许安国联合东征,其断不会轻易背负舆论的谴责而贸然北犯的。况且,即便我们集黑狼军和齐州军十五万东征,也还有四万多的齐州新军负责防备。再请瓜州铁将军派五万大军来齐州驻守,当可无后顾之忧。”

  欧沛沉吟一会后,又道:“飞儿,你老实告诉为父,你是否想取齐王而代之?”

  欧飞闻言一愣,随即苦笑起来:“父亲,您也太看得起孩儿了,先不说远在瓜州的侯三浪、刘也、铁寒,就算是目前黑狼军中的荆炎、狄洼川、宫洋,甚至连二弟都未能对我全服。即便是能在东州获得大胜,也只能是让众士兵和低层军官及普通百姓获得信心,想要让这些王爷手下的重将信服于我,还没那么容易。”

  欧沛轻叹一声,点头道:“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现在王爷虽然不在,但他那齐王的名号,却依旧如泰山般不可轻移啊。”

  “孩儿明白。”

  ※※※※※※※※※※※※※※※※

  “大帅,我们已经进入库勒省境内了。前面就是重镇阿卡波镇,我们的前锋已经拿下来了。今晚就让兄弟们在城里休息一晚吧,大家都……实在太累了。”新组建的前锋军主将韩同在马上微喘着气对云中舞说道。

  云中舞看了眼已暗下来的天色,无奈地点了点头:“好吧,但不能全部进城,第六军、第九军在城外扎营,负责守备。”七万多的大军已经连续走了三天了,刚刚经过与联军大决战的西凉北伐军的一众将士们完全是靠着铁一般的纪律而坚持着,大部分士兵都已是趋近于极限了,甚至许多马匹都已累死在路上。云中舞也知道,再这么下去,还没赶到凉城,手下的这些军队就已经自己垮掉了。但是她不能不急,凉城已经是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了,情况必然已是糟糕至极,否则凭借云家的势力,不可能连传个信给她都做不到。

  “是,大帅。”得到了命令的韩同兴奋地勒转马头,前去传令。

  夜幕慢慢降临大地,云中舞的西凉大军继续往前行进,不多久,已是到了阿卡波城前。

  “什么人!?”

  “站住!”

  “再进一步,杀无赦!”

  “小姐!……”

  忽然,前面负责警戒的亲卫军中传来一阵嘈杂声,云中舞疑惑地望着前方,隐隐觉得那个叫“小姐”的声音有点熟悉。

  “怎么回事?”云中舞策马来到前方,对赵贞问道。

  赵贞指着一名被亲卫军士兵绑起来并在口中塞了破布的黑衣人道:“回大帅,此人鬼鬼祟祟地欲靠近中军帅旗,图谋不轨,属下怀疑其欲对大帅不利,故将其绑起,请由大帅发落。”

  云中舞看向那黑衣人,登时一阵狂喜,忙翻身下马将他口中的破布取下,并开始替他松绑:“洛庚,你怎么来了?是不是老夫人让你来的?”

  赵贞和一众亲卫兵士兵看得一愣一愣得,呆在了马上不知该如何是好,而后面的大军亦是停住了脚步,等待着前面长官的命令。

  那黑衣人洛庚口中的破布一经拿掉,立时恸哭起来,跪在了云中舞的面前。

  云中舞皱了皱眉,拉起洛庚道:“凉城的局势到底怎么样了?老将爷可还好?三王子可有为难家里的人?”那洛庚本是伺候云洪天的仆人,这次居然让他来找自己,云中舞已是暗暗感到了强烈的不安。

  “舞小姐……,老……老将爷……呜……老将爷被曹大贵那奸贼杀害了!……将爷的首级……还……还被他们挂在了城头……呜!~……老奴没用,老奴没用啊~!……”

  “什么!?”云中舞如遭电击般浑身一震,喃喃道:“老将爷死了?……爷爷,爷爷,……”

  云中舞眼含着热泪,咬着牙问道:“那……那我爹呢?我娘呢?其他……其他人呢?”

  络庚抽泣着摇了摇头,道:“都……都被彪马军……腰斩弃市了!”

  “啊!--”一声悲啸,云中舞只觉天地一旋,疾退了几步,若不是赵贞急忙下马将其扶住,恐怕便要一头栽倒在地了。

  “大帅,请节哀。全军将士定会在大帅的统领下,万众一心,杀回凉城,为大帅报仇!”赵贞坚定地说道。

  “杀回凉城,为大帅报仇!!”

  “杀回凉城,为大帅报仇!!!!”

  “杀回凉城,为大帅报仇!!!!!--”

  先是亲卫军,然后是第六军,接着城里城外的西凉军都齐声高吼了起来。虽然后面的士兵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听了这一口号,亦是猜到了个大概。西凉军的集体荣誉感再次爆发了出来。原本因为长时间赶路而略显委靡的士气,也重新振作了起来。

  “我没事!”云中舞推开了赵贞,转身跃上了马背,两行青泪滑落在了那头盔下清秀却又坚毅的面庞上。

  “舞小姐!曹大贵那贼人也派了许多高手前来,他们欲对小姐不利啊,小姐千万要小心!--”身后又传来了络庚带着泣声的高喊。

  “曹大贵?哼!”一道慑人的寒光从云中舞的眼中射出,“赵贞,天鹰山离这有多远?”

  一直跟在云中舞身后的赵贞闻言微微一愣,随即沉吟了一会,道:“若有快马,大概半天就可赶到。”

  ————————————————

  推荐白沉香新书《斩神诀》

  

第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