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时至黄昏,夕阳西下,暗淡下来的天空让人感到一股难言的压抑,时不时迎面吹过的冷风,更是让人感到了西凉深秋的凉意。

  “将军,再过一个多月,西凉的冬天可就要来了。”骑马行于我身旁的古之罗忽然说道。

  我心中一动,故意勒了勒马,同古之罗落后于其他众将身后。

  “古参军有话要说?”我向古之罗投去了个询问的眼神,轻声问道。

  古之罗在马上依旧目不斜视,亦是轻声回道:“将军以为,一会行威主将召集我们是要做什么?”

  我对前面回过头来的翟邢使了个眼色,让他跟其他众将先走,不必管我们,接着对古之罗道:“无非是对如何处理城内俘虏、杂役,以及接下来大家的发展甚至是存亡做出决定。当然,还要顺便确立他的领导地位和威信。”

  “那么,以将军之见,先锋军此时又当何去何从呢?”

  我眯了眯眼睛,左手下意识地抚上了脸上的疤痕,微一沉吟后道:“城内粮草并不足以支撑大军太久的时日,若无其他补给,恐怕这个冬天都熬不过去。所以,踞城为王,是最不可取的。”

  古之罗轻声道:“将军的意思是,挥军参与三王子与云帅的争霸?那么以将军之意,我们是投靠哪一方好呢?又或是自立门户?”

  我转过头直直地盯着古之罗,却见他两个小眼睛眯得只剩两条缝隙,根本看不清是什么眼神,而脸上的表情亦是古井无波,鼻子哼了一声,压低声音道:“参与西凉国内的争战?古参军以为,能有什么好结果吗?”

  古之罗闻言双眼微睁,原本因疲惫而显得毫无生气的眼中登时迸射出一道异样的光芒,看着我道:“既然不能踞城而王,又不愿与西凉诸雄相争,那么便只剩东入乌兹兰、峡葛等东部蛮夷之邦了。难不成,将军想进言行威主将,挥军东进?”

  我与古之罗对视着,淡淡地道:“我对大陆的局势并不大清楚,但却也知南下西凉腹地与三王子及云帅相争非明智之举,且西凉本就非农耕大国,又经联军洗掠、征战连年,人口锐减是为其一,各地粮食短缺更为其二,西凉乱局已成,可供养战之资亦乏。若我等跨河南下,与三王子、云帅争夺物资,可有成算?乌、峡等东部诸小国联军新败,国内不稳,我等挥军东进,当可有所收获。”

  古之罗眼角已是禁不住地露出了笑意:“属下确没看错,将军果非凡人,竟能有此卓远之见。”

  我挑了挑眉毛,道:“古参军,古先生,在下诚心相待,你就不要再绕弯子了。”

  古之罗轻吸一口气,看了看前方,微微一笑道:“此时如人生之十字岔口,或将勿入绝境而不可自拔,或可一步踏上青云而就此扶摇直上,属下唯有谨慎择路,方不至于葬身于此乱世之中而不自知。”

  我咧了咧嘴角,算是露出了微笑,徐徐沉声道:“那么……古参军是否已寻到正确之路了?”

  古之罗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他人皆道古某心性狡诈残忍,乃一当世大恶人加大奸人,甚至连营中同袍都看不起某,认为某只会旁门左道,非江湖好汉,且身份卑微,为一粗鄙死犯。但将军却未因此而轻视某、排挤某,而是凡事皆让某插足其中,更是让某有机会施展平身所学,腹中才华,使某之计得以实行。如今,更是视某如亲信,坦诚以待。某何以不感动涕零,何以不尽忠以效?”古之罗说得声音虽低,但话语却颤抖非常,显是相当激动。而且他现在竟是自称为“某”,更是一反之前卑躬屈膝的模样,显出了几分气势来,让人见了不由觉得其真如一巧算如神的军师一般。

  “古之罗定当尽毕生之力辅佐主公成就不世之霸业。”古之罗用眼角扫了下四周,见前面的众将已离得有些远了,而周围亦没有什么士兵注意我们,竟是在马上行了一礼恭声说道。

  我被古之罗这一着惊得一愣,不由皱眉道:“主公?”

  古之罗点头道:“不错,观此先锋军、甚至是西凉北伐军中,唯有武将军你方可为我古某之主公,不要说区区一行威光,便是西凉的所谓名将谷上龄、云中舞,亦未能让某衷心折服。”古之罗的话声音不大,但却非常诚恳,让人听了不信不行。

  我心中苦笑不已,“主公”?搞错没有?我连自己是谁都还没弄清楚,他就将性命交给我,要向我效忠还称我为主公了?!

  暗暗摇了摇头,表面上却依旧是面无表情,我看着古之罗道:“此事日后再说,古参军还是先说说先锋军的生死存亡吧。若接下来的这一步棋未能走好,恐怕我等皆会死无葬身之地了,还谈何成就不世之霸业?”

  古之罗望着我神秘一笑,道:“入西凉,争乱世,至多可为诸侯割据一隅,然成功之几率不过一成;东进军,伐诸国,可成就不世之功业,此时出击,可有九成胜算。”

  “哦?”我心头一动,神情一凝,道:“愿闻其详。”之前我不过是根据我所掌握的一些情况,特别是粮草补给方面的匮乏,模模糊糊地分析出当下应行之路。却没有古之罗说的这么肯定,仿佛他便是预言家一般。

  古之罗干脆勒停了马匹,于马上侃侃而谈:“不论是三王子,还是云帅,其实力、声望和号召力均比行威主将要大得多。若说行威主将及先锋军的优势,也就只有在太哺山一代能够有能力登高一呼罢了。一旦陷入西凉内地重重的乱局之中,无论是篡位得权的三王子还是缓过劲来的云帅都有能力一口把我军给吞了。所以,入西凉与两强争锋,无异于置身于虎狼之间,实是冒险之极,不可取。而若我等随行威主将投靠三王子或云帅,因先锋军的特殊构成,最终都难免受其猜忌疑心,被其利用后用计除去,不得好下场。而今,五国联军两路主力皆溃败于西凉,大批精锐士兵和青壮兵丁折损于北望城和库勒省,五国实力皆大为受损。其中,胡兰、乌兹兰、峡葛三国都是短时间内连续两次战争失利,国内又是矛盾重重,可用之兵所剩无几。胡兰且先不必说,其乃大陆超级强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非是我们所能惹得起的,又不与西凉接壤,相距数千里,无可靠后勤给予长途补给。而乌兹兰、峡葛两国,于西凉的数次战役中已是将可战之卒尽损于沙场之上,又早是西凉军之手下败将,只需先锋军挥军东进,即可势如破竹,攻城略地,索取补给粮草和过冬物资,甚至建立长期根据之地,割其地以为王,是为上上之选,亦是如今我们唯一可行之策。”

  我点了点头,对古之罗赞道:“古参军之言有理。”微微一顿后又道:“呆会行我便向行威主将进言,尽快东进。”

  古之罗闻言微皱了眉头,叹了口气,道:“主公以为,行威主将会同意挥军东进吗?其他将军会赞同我们吗?”

  “古参军,以后不必称我为主公,若让行威主将听见,我们不好解释。”我淡淡地说道,但话里的意思却是承认了他对我的效忠。毕竟,我本身也就没打算一直在行威光的手下长久呆下去,古之罗、翟邢等人本身也就是被我当成是自己的嫡系。

  古之罗应声道:“这属下明白,在外人面前,属下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那么,你刚刚说……行威主将和其他营的将军,不会同意东进?”

  “两位原来在这啊,众位将军都到齐了,主将就等你们两了。”古之罗刚开口欲答,便被一阵马蹄声和随之而来的阿辉打断了。

  我看了古之罗一眼,道:“古参军,我们走吧,莫要让行威主将等太久了。”

  古之罗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跟着我策马与阿辉向前疾驰而去。

  阿辉带领着我们进了北望城南面一座毫宅之内,这宅子据说是原本的西凉大豪门费家的,后来联军入侵,费家的人没来得及逃,全被杀了--联军突然西进,西凉与乌兹兰的边境又没什么堡垒关隘什么的,哪里能顶得住?狼烟都没来得及放,人家就兵临城下了。然后,联军入驻北望城,这座费家大宅因为太过豪华了,就成了联军的指挥部所在。而今,联军已败,北望城内四处皆是残垣断壁,但看过来看过去,也就只有这座宅子还看得过去,勉强能让咱的先锋军主将当临时住所和中军指挥部。

  通过了层层的哨所之后,我和古之罗便进了费家大宅的主大厅。厅中早已坐好了几十名各营的军官和参将,而行威光正坐在对门的上首,他的身旁空着一位,看来是留给我这个副主将的。跟众人见过礼后,我便径直到行威光旁坐了下来。

  “众位应该都知道,云帅留给我们的粮食并部多,吃紧着点吧,或许还能吃个半把月,若是把伤员、俘虏和杂役的口粮算上,那不用七天,我们都得喝西北风去。”行威光一手放在茶几上轻轻敲着,一边对我们说道。

  “俘虏和杂役就用不必说了,直接杀了得了,留着他们,既要浪费兵力看守,又要浪费粮食去养着,还得担心什么时候会不会闹营,实在就是个累赘。”说话的是个中年军官,看那铠甲,应该是个营统制,不过我却是第一次见着他,似乎应该是西凉北伐军先前被打散后进入城里的部队,被重新编制后那几个营的统制。

  或是注意到我们几个将领疑惑的眼神,行威光道:“这位是新编制第十营的统制催中伟将军。催将军原本是前锋军的统制,说起来在军中也是老资格的军官了,相信众位对他不会陌生。”行威光介绍完,大家就都起身对那催统制抱拳互道久仰。接着行威光又介绍了其他第九营、第十一营、第十二营的统制和他们的副官、参将,又是一番寒暄,然后各自落座,又重新刚刚的话题。

  “末将也同意,先宰了那群贼娘养的,咱们凭什么白养着他们啊,现在咱们粮食自己都吃不够,哪还能养人呢?不过咱的伤兵可绝对不能放弃,否则就是寒了将士们的心呐。”这回说话的大嗓门是第九营的一个叫赵大卫的大胡子统制,看他那满脸的横肉,可怖的程度都快赶上我的一脸蚯蚓疤了。

  大胡子赵大卫此言一出,众将纷纷附和,毕竟,这些个俘虏纯粹是在浪费我们本就不多的粮食,而那些异国杂役,又因为种种问题,也不能拿来当役工使,关在那,白白地耗粮食,还需浪费兵力看管着,以众将的心理来说,自然是希望能将这群吃白饭的家伙解决掉。

  行威光环视了众人一眼,却是紧抿着嘴唇,似乎正在犹豫着,这一个看起来好像很好决定的问题,却让他的眼中阴晴不定。我再细细一想,便猜出了他的想法。想来,身为先锋军主将的行威光,应是打起了这些杂役的主意。目前城中的可用之兵上上下下加起来,估计能有四万到五万左右,再加上部分轻伤的士兵,应可组成一个六万人的中型军团。但是以这六万人,在大陆上、甚至目前的西凉内乱之中,却显然算不上太强的一股力量。而若是那近十万杂役可以收为己用的话,那么随便虚张声势一下,号称二十万大军,局面比之现在,就大不相同了。毕竟那些异国的杂役,与联军的正规军俘虏相比,要好控制得多了。

  不过,目前因为种种条件的限制,行威光的这个设想,恐怕要落空了。毕竟,没有粮食,再多的人也没用。正如那句谚语:人是铁,饭是钢,粮草就是军队的心脏。

  ————————————————

  秋风新坑《小兵向前冲》开坑——讲述普通小兵的战争故事,欢迎大家前去支持~: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26196

  

第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