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好了,那些俘虏和杂役……就依大家的决定,分批处死吧。但是要小心点,可别让那十万异国杂役搞出什么事来。催统制、赵统制,这件事就由你们第九、第十营负责,可有问题?”行威光抿了抿嘴唇,终是无奈地向现实情况妥协了。

  “回将军,绝对没有问题!”催中伟和赵大卫两人对看了一眼,几乎同时起身应道。

  我微一迟疑后,还是站起来对行威光道:“将军,之前您让第九、第十营协同第六、第七营清理城内的尸体,如今第九、第十营有了新任务,那这清理尸体……”

  行威光一愣,随即拍了拍额头,道:“瞧我这记性,这样吧,第九、第十营负责处理战俘和杂役的问题,另外将第十一营和第二营调派去帮助六、七营清理尸体吧。对了,催统制、赵统制,俘虏和杂役的尸体……可要处理好。”

  第十一营、第十二营的统制和催中伟、赵大卫四人闻言俱是起身恭声应道:“末将遵令。”虽然只是杀俘,虽然只是清理尸体,但众将均是保持了西凉军中那雷厉风行的习惯,依旧是认真严肃,毫无怠慢之情。

  “粮草不多,也就意味着我们不能一直在北望城呆下去而什么都不做。所以,本将的想法是南下,与云帅、三王子分一杯羹,也给西凉来个三分天下。”行威光沉默了一会后忽然说道。

  众将闻得此言先是愣了一会,那些原本先锋军中的羌、锐族军官马上大声鼓嗓起来,都大喊着“入凉城为王”的口号,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仿佛已经预见到了将来成为新西凉王国的开国功臣时威风的样子一般。而剩下的几个后来新编入先锋军的军官,则是面面相觑起来,不知如何是好。在他们的心中,仍是认着云帅为他们的最高统帅的。虽然对于先锋军和云帅的矛盾微有耳闻,但是他们是不会想到行威光居然公然地叫开要回西凉同云帅、三王子来个“三分天下”的。

  我和古之罗、翟邢等几认对视了一眼,皆是不动声色,既未与其他人一样高声赞成,却也未出言反对,准备看行威光怎么说。

  行威光先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安静后,目光炯炯地望着那包括催中伟和赵大卫在内的几名新编入先锋军的西凉军团,笑了笑,道:“众位若有什么异议,现在可以提出来。”

  几名第九、十、十一、十二营的统制、副统制和参军互相看了看,小声嘀咕了几句后,催中伟站了起来,先向行威光行了一礼后道:“将军,如今三王子谋反篡位,大逆不道,陛下和凉城内众官员皆生死不明,我等身为西凉军人,理当南下帮助云帅剿灭反贼,营救陛下。”催中伟并未直斥行威光,但却也借着三王子暗暗骂了他大逆不道。当初他们留在城内归行威光统领,本是以为云帅让他们在城内修整,以便随后赶上,作为进攻凉城的第二路军的。哪想到行威光居然说出这种话来,显然是有不臣之心。虽然这些西凉将领也大都没有什么忠于西凉王的心思,但他们却更加地忠于他们的军队,他们的云家统帅。不过催中伟等人也认识到,现在在北望城中,行威光的势力远大于自己,加上直属于行威光统领的第五营又控制了城内本就不多的粮草,所以,他也不敢立马就与行威光撕开脸面。

  行威光盯着催中伟的眼睛,仿佛要把他看透一般,嘴角微微一弯,露出了个似乎是嘲笑又似乎是冷笑的笑容来,道:“催统制,你认为云帅若攻下了凉城,将三王子的大军全部击溃,她还会尊请陛下为西凉王吗?”

  催中伟双眼微微一眯,犹豫了下,却是坚定地点了点头:“若陛下仍在世,云帅自然会尊陛下为西凉王,若陛下被害,则尊大王子为西凉王,这有什么疑问吗?”

  “那若是陛下被害了,大王子也被害了,那么这西凉王,当由谁来做?就算退一步来讲,云帅尊了陛下或大王子为西凉王后,这西凉的权利,能归还给西凉王吗?”行威光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知道他是想先将催中伟等人忠君的优势立场和心理击垮,然后才有办法说服他们归顺于他。

  “这……”催中伟被问得皱起了眉头,在他的心中,恐怕隐隐地想这次定是要让他们的云帅成为西凉王,至少成为西凉摄政王的吧。这个心思,其实是和行威光手下那些羌、锐族军官一样的,只不过催中伟等人和现在云帅手下的那些将领,甚至包括云帅自己在内,还想在头上套个忠君勤王的幌子,以避免被人称为“大逆不道”罢了。

  赵大卫看着催中伟陷入了窘境,刷地一下站了起来,用他那破钟般的声音道:“若陛下和大王子皆被害,我等自然是尊云帅为西凉王,铲灭一切逆贼,重新使大西凉成为大陆第一强国。”赵大卫的大手狠狠地挥动着,似乎就要把三王子和他口中所谓的“逆贼”砍掉一般。

  “哼!云家早有不臣之心,即便这次三王子没有起事篡位,过不了多久云家也必会篡了凌氏的王位。说来说去,大家都不过一样是反贼罢了。而那三王子至少还有个王家的身份在那,人家说不定还要称云帅为反贼呢。”金格木早就看这些趾高气扬的凉族军官不爽了,现在先锋军中羌、锐等少数民族的士兵要远多于凉族,且主将行威光也是羌族人,自然要狠狠出口心中恶气了。更何况,让他们回去为云帅对付三王子,别说他们愿不愿意,即便是他们愿意,云帅恐怕也不会给他们好果子吃。

  赵大卫被金格木激得脖子粗红,两眼瞪如巨珠,近乎咆哮地吼道:“三王子弑兄杀父、篡夺王位,如此大逆不道,岂还能算凌氏王朝的人?!这等人,只当入地狱,受万劫不复之罪!怎能拿云帅与这等畜生不如的家伙比?!再说了,云帅于我西凉有大功,便是取凌氏而代之,又有何不可???!!”赵大卫一急,便是连“弑兄杀父、篡夺王位”都脱口而出了,实际上,在北望城的西凉军并未得到西凉王被害的确切消息。

  “哈哈哈哈……”行威光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声如雷鸣般震得房瓦直颤,“王侯将相另有种呼?!--这西凉的天下,凌家可占得,云家可篡得,我羌人行威光,怎地就不可取得?”说着,行威光的双眼迸射出骇人的利芒,直射催中伟、赵大卫等将领眼中。

  “就是,这江山,凉族人占了几百年了,也该由我们羌族、锐族来坐了!”金格木等将领有了行威光这句话,更是梗起脖子,瞪起眼睛,和那几名凉族军官对峙起来。

  “金统制,这是在军议!不是大街吵架,如此喧哗,成何体统?!”行威光不悦地喝道,自从在北望城驻扎下来后,行威光是越来越有主将的感觉了,言行皆有一股威势于其中。

  催中伟、赵大卫等将领见金格木连民族矛盾都提出来了,心中更是不忿,但想到主将行威光亦是羌族了,也不好反驳什么,只是坐在座位上回瞪着金格木等人。

  见气氛有些尴尬,而行威光似乎在考虑着什么,我便给了古之罗一个眼色,古之罗会意,起身行了一礼后道:“无论是羌族也好,凉族也罢,咱们都是西凉人,都是西凉的军人,说到底,还是自己人吧。几日前还在并肩作战呢,怎地现在敌人一走,我们就自己窝里反了?大家纵使意见不合,亦可坐下来好好商量嘛,何必动怒呢。”大家都知道古之罗是我的亲信,所以,古之罗所说的话,亦是代表了我的意向。在行威光、金格木他们这边看来,我是为了稳定局面才让古之罗说的这番话,而在催中伟等将领看来,古之罗又是替他们解了围,所以,这番话是只做老好人,确是高明至极。

  思及于此,我又想,两方的矛盾皆是在西凉国内,若我能说动他们一致挥军东进,想来当可暂时化解军中的矛盾危机。

  “行威将军,如今联军大败于北望,西凉东部乌、峡等国的主力皆溃,恐怕一时无力再组织有效的武装力量,我等既不能于北望城坐以待毙,何不东进平灭这些小国,以杨我西凉之威,亦使其知道侵辱我西凉的代价!”待古之罗说完后坐下,我便紧接着起身朗声说道。

  我话音一落,堂上立时鸦雀无声,便是行威光都一脸惊异地望着我。而古之罗则不知为何,微皱起了眉头,向着我轻轻地摇了摇头,仿佛不想让我继续说下去。

  ————————————————————

  秋风新坑,欢迎支持——《小兵向前冲》下面是联接: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