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离开北望城后,我们这五千多人赶了整整一天一夜的路,才找了个居高的地方扎营,并派出了几队斥候先行进入乌兹兰境内打探消息,毕竟现在我们对乌兹兰的一些看法都还是猜测而已。用兵之人必先知己知彼,这回我们可以说是把老本都押下去了,若不能在这东北小国搞出点名堂来,我们恐怕也就没法活着回西凉了。

  “成荒将军,此去乌兹兰,凶险不明,前途未卜,你又何必与我来来趟这混水?”夜幕降临后,我将成荒贺请到了大帐中一同用餐,顺便探探他的心思。对于成荒贺于我出征前突然要求携所部兵马同行,我一直怀疑是不是行威光故意所为,特意让他来监视和牵制我的。

  成荒贺笑笑道:“之前武将军不是说过,乌、峡等国在西凉几经数败,几乎已将国内可用之兵耗损完了吗?如此的话,我们东进乌兹兰当没有什么大阻碍才是啊,又如何能说凶险不明,前途未卜呢?”

  这成荒贺显然是想跟我打马虎眼,我却不想再拐弯抹角了,凑近了问道:“我说成荒将军,行威主将竟然让你和整整一个第二营来看着我,可有什么密令?”

  成荒贺闻言微微一愣,继而摇头苦笑道:“武将军,武兄弟,这你可是误会我了,我此次率营中兄弟同你一起东进乌、峡,并非是得行威主将的命令。”

  “哦?”我疑惑地望着他:“难道是成荒将军自己的意思不成?”

  成荒贺并没有马上回答我的问题,慢慢地将手中的干面就着水吃下,现在全军上下也就只有干面这一种干粮可以充饥了,不管是军官还是士兵,都只能干面配水,谁都没得例外。我看成荒贺吃得欢,也没太催他,拿起自己的晚餐,也吃起来。大帐内一时只剩下干面在嘴里搅动和我们喝水的声音。晚上我只请了成荒贺,便是连古之罗、翟邢等人都没有叫,主要就是要让他没有后顾之忧,能把话都说清楚,毕竟再有一天的路程我们就要进入乌兹兰境内了,在别人的国家里,我们这点部队,没有有力的后勤补给,若是再自相猜疑有所顾忌的话,那恐怕就很危险了。所以,今天我已暗暗下了决心,若能想办法将成荒贺和他的第二营拉到麾下自然最好,否则定要在进入乌兹兰之前将他解决掉,最差的结果也要和他分道扬镳。虽然我们现在的兵马不多,但是让一队怀有异心且人数更胜于我们的部队混于其中,其危险更是大得多。

  成荒贺终于解决了他的晚餐,擦了擦嘴后长叹一声道:“武兄弟,你还记得当初先锋军刚成立时的情形吗?”

  我点点头,道:“当然,那时云帅从北伐军各军各营抽调了数万羌、锐等少数民族的士兵与我第一营组建了新编制的先锋军。谷上龄将军为主将。不过那时大家心中都有疑虑,对前途也颇为担忧,甚至当晚便由行威光发起,开了个各营统制的讨论会议。”

  成荒贺看着帐内的篝火发了会呆后,抬起头对我道:“其实那时候,云帅就已经猜到我们这些少数民族的士兵和军官会心有不满和怨愤了。也就是那时,我成了云帅安插在先锋军的探子。”

  听了成荒贺的这句话我并未感到多意外,反倒是证实了许多原本的猜想,也让之前在对联军会战时的一些疑惑得到了解释。我恩了一声道:“可是后来云帅竟是打算过河拆桥,想连你也一同做掉。这事使得你寒了心,便就此不再联系云帅,而云帅因为凉城的事情,也就没再想办法找你了,对吗?”

  成荒贺露出了黯然之色,缓缓地点了点头,道:“确如武兄所说,云帅……,唉,总之会战之后,我也就打算跟着行威主将干了,就此占城为王,为自己的族人打出一片江山来,总比给凉族人当狗使来的好吧。”说着,成荒贺的声音变得有些愤然,想来是对云帅连他也算计在内仍旧耿耿于怀。

  “可是……后来,行威主将也不知从哪得到了消息,知道我曾经是云帅的卧底,便开始暗中派人对我营中的亲信手下进行调查和盘问,甚至想削减我的统兵权,并舆图将第二营打散从新编制。不过后来因为第二营中我的亲信手下和同族较多,怕惹得我直接撕破脸面回去投靠云帅,便只得作罢。但行威主将对我已是开始疏远了,我和我的第二营实际上已是成了第九、第十营哪些凉族将士一样受怀疑和排挤的对象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请求与你一同东进寻找粮草,行威光才会答应,否则若是我还在北望城中,他先要对付的绝对不是第九、第十营,而是我和第二营。”

  我听得有些愕然,想不到会战结束后才短短几天的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竟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看来我从始至终也未曾被行威光视为亲信啊。

  “那么……”我微一沉吟道:“成荒将军是想借同我出城寻粮的机会避祸,从此自起炉灶了?”

  成荒贺闻言眯着眼睛看了看我,嘿嘿一笑道:“武兄弟,我以诚待你,你又何必如此提防于我?若我们不能坦诚相待的话,恐怕今晚不会谈出什么东西来。”

  我摸了摸脸上的伤疤,淡淡地说道:“那么,你又要我如何以诚相待呢?成荒将军,成荒大哥?”

  成荒贺干干一笑,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其实我心里也是赞成你东进的,此时插足西凉的争战,实在是没有任何把握可言,相反,乌兹兰、峡葛等国经过这次大战失利加上胡兰国国力大损,这些小国一时成了无人有暇顾及的权利真空地带。这个时候,正是我们能打入其国内发展的最佳时机。但是,说实话,若非行威主将的猜忌的话,我恐怕也不会同你一同东进的。”

  “成荒将军,你的意思到底是怎么样?难道说,你没有其他什么话要对我说了吗?关于你的第二营和我的第一营。”我对成荒贺一直不说重点的态度感到了不耐。

  成荒贺看了我一眼,道:“武兄弟,你我都应该清楚,现在的情况,我们唯有合作,亲密无间的合作,才能够抓住机会在乌、峡等国打出一片天地来。否则……孤军深入,又无后勤补给,稍有不慎,就是全军覆没的境地啊。”

  我心下冷笑,亲密无间?只要你能不背后捅刀我就谢天谢地了。不过表面上却不动声色,静静地看着成荒贺,似乎正在认真地听着他的话。

  成荒贺看我没说话,继续道:“现在呢,你也知道,我的第二营有三千多人,并有三百轻骑兵,而你的第一营……目前只有两千多人,且清一色全是轻装步兵。如果我们合作的话,到时在乌峡的利益和权利,应该怎么分配呢?”

  我心中暗叹,现在连乌兹兰的国境都还没入呢,他竟然就急着同我商谈利益的分配了,如此之人,如何能一心为我所用?

  我暗思了一会,对成荒贺道:“不如这样,我们明日继续东进,待到乌兹兰的马德尔城后,我们就分兵两路。或我攻乌兹兰你攻峡葛,又或你攻峡葛我攻乌兹兰。如此,谁打下的江山,自然就是谁的了,也不用费心考虑如何去分配利益和权利。”乌兹兰和峡葛这俩国家可以说就像两个孪生兄弟一样,国土 面积都是差不多大,又相互接壤,国力国情亦是极其相似,从马德尔城入峡葛境内,总共只需一天半的路程。我这时提出这个建议,也不过是为了尽快把成荒贺甩掉而已。

  成荒贺听得我的建议,似乎不敢相信一般看了半晌才皱眉道:“我们的兵力本就不多,如今再分两路……这、这……”

  我打断成荒贺道:“不管是成荒将军的第二营还是我的第一营,都可算是西凉军中久经战阵考验的虎狼之师,一可挡二,十可挡百,对付那些乌、峡的残兵败将,当非难事。况且,分兵两路,也可加快速度征服这片土地。”

  成荒贺犹豫了一会,终是看着我点了点头道:“那我便带着第二营去峡葛吧。到时武兄你统御乌兹兰,我占领峡葛,互相照应,再图西凉。”说来说去,这成荒贺仍是对西凉本土存着想法,看来古之罗所说的确实没错,西凉人无论是凉族还是羌族、锐族,都是对自己的故土保有最深的感情。

  第二天一早,大军便拔营出发,向乌兹兰挺进。回报的斥候说,乌兹兰边境的十几个村庄都已荒芜,田地长满了过膝的杂草,破落的屋舍只有三两老弱妇寡居住,路边时常都可见瘦骨嶙峋的尸体。他们还打探到,前几日有几小股从西凉逃回来的联军败兵洗劫了马德尔城,此时马德尔城已是死城一座了。

  听得这个消息,想到北望城的惨状,我不禁感到心下一寒。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