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启禀将军,我军前锋已经控制马德尔城,斩杀乌兹兰军一百二十六人,俘虏六百三十二人。我军阵亡三十一人,伤六十八人。”

  听了斥候的回报,我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成荒贺却已经讶得合不拢嘴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前锋部队,好像只有五百人啊?”成荒贺问我道。

  “不错。”

  “这……五百人对一千人,还是攻城……这……居然还俘虏了六百多人,自己的伤亡总共才不道百人?!”成荒贺似乎有点难以置信。

  我淡淡地道:“兵贵精不在多,我以五百精锐,陪以数员良将,再施以巧计,莫说马德尔城只有一千残兵,他便是有五千人,亦可拿下。”其实我知道前锋部队之所以能以五百人轻松取下马德尔城并有那么多的俘虏,八成是因为我们的部队一打出“西凉军”的旗号,便让城中的乌兹兰残军吓破胆,毫无战心了。要知道那时候联军的败兵被西凉军连夜了数十里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那些从西凉战场逃回来的乌兹兰军估计仍旧记忆犹新,所以一看到西凉军追来了,恐怕开城逃跑或是投降都说不定。所以,以五百对一千,拿下马德尔城并俘虏六百乌军,实在不是什么多么困难的事情。而我之所以如此说,也是为了给成荒贺一个“我们很强”的信息,让他今后若是在峡葛王国得势,欲对我们不利时,会稍微顾忌一下我们的实力。

  成荒贺听了我的话,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三个时辰后,我和成荒贺的部队都开到了马德尔城城下。乌兹兰的边关重城远远比不是西凉的北望城,那城墙仅有两丈多高,城门也很是简陋,看那样子用普通的撞门桩恐怕不用十下就能把它轰开。

  “怎么样,城里的粮仓可有储粮?”我抓过负责前锋部队的伍长问道。

  那伍长道:“回将军,城中粮仓所余粮食只有不到三百石。”

  “哦?”我皱了皱眉,瞥了瞥身旁的成荒贺,见他亦是满脸的忧郁,便道:“成荒将军,既然你要带着第二营南下峡葛,那这些粮食便都交由你来处理吧。”这个时候我最大的心病不是粮食,而仍是成荒贺,还是先拿这丁点粮食把他打发走了再说。

  成荒贺愣了一愣,随即转忧为喜,对我笑道:“那就多谢武兄弟了。恩……既然如此,我点齐了粮食便即刻南下了,免得让峡葛人做好了准备。”说罢和我抱拳一礼就下去带着他那些刚刚入城还没歇上一口气的属下前往马德尔城的粮仓运粮去了。看他走得如此之急,我心中不禁暗想:他不会是怕我反悔,不肯把这些粮食给他吧?

  我看了眼身旁的那葛伍长,道:“恩,马德尔城到底有多少粮食?”早在让他们进攻马德尔城的时候,我就已经秘密派人吩咐过了,入城后先把大部分粮食藏匿起来,只留一小部分。所以,我刚刚送给成荒贺的那些粮食不过是马德尔城中储粮的极小一部分而已。

  那伍长低声回道:“回将军,城中实际有储粮至少七千石以上,不过具体数字,我们也还未算出。”

  “这么多?”想不到马德尔城虽是不起眼,却有如此多的储粮,还真是城不可貌相。

  “听那些俘虏说,因为此城是乌兹兰和峡葛大军进攻西凉的粮草补给传送地,大军的粮草和补给都要由此城送往西凉,所以会有这么多的储粮。听他们说,若不是之前的联军残部经过时讨要了许多,这会粮仓中的 粮食还要更多。”

  我释然地点了点头,看来这回是让我捡到宝了,有了这些粮食,在乌兹兰国内转战,就少了许多顾虑了。“不过,这么多的粮食,你们如何在这短短的几个时辰里转移的?”

  那伍长神秘一笑,道:“回将军,我们只是搬了三百石粮食而已。”敢情他们是将粮仓给换了。

  第二天一早,白白得了三百石粮食的成荒贺便带着他的所部三千余人马离开了马德尔城南下往峡葛国去了。

  “翟大哥,你传令下去,拨三个伍的人到城里收集过冬用的棉衣和棉被。”感到了天气一天天的变冷,我知道现在必须为冬天的到来做些准备了。

  “是。”翟邢抱拳应了一声后,又问:“若是城中的乌兹兰人不给,怎么办?”大军入城我,我曾下过严令,禁止随便杀戮城中百姓,主要是为了让那些一路上追随我们的乌兹兰村民去做宣传,宣传我们是来拯救他们的“义军”,所以也难怪翟邢会这么问我。

  “给他们钱。”我摆了摆手道,从逃跑的马德尔城城主那三层铁门的库房中,我们搜出了为数不少的金银,估计都是那贪财的城主来不及带走的。给营中的将士分发了一部分后,仍有不少,用这些钱来购买军队的补给和收买乌兹兰人倒是很好用。当然,这些钱照样也是没有成荒贺他们的份的。

  “那……若是他们还不肯给呢?”翟邢犹豫了一下问道。

  我微微一愣,随即想到冬季将至,乌兹兰国内的生产和经济经过数次战败后都大受打击,现在有钱有未必有地方能买得到冬衣和棉被的。沉吟了一会,道:“抢!不给就抢!现在我们可是占领军!”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最好不要伤人。”倒不是我仁慈,若是有必要,让我将这城中所剩的万来口乌兹兰居民屠戮一尽,我也不会眨下眼,不过我既然已经定下了以怀柔政策拉拢乌兹兰下层阶层,那就不好再给他们以太不好的印象。不过这过冬物资的筹集,却是只能不择手段的,否则冬季一到,军队却仍未有充足的冬衣御寒,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怀柔,也是要建立在强有力的暴力优势上的。

  翟邢领命后转身要走,又被我叫住了:“这样吧,你让咱们的人带粮食和钱去跟城里的居民换过冬衣物。”衣食乃是安生立命之本,既然我要依赖这些乌兹兰的地层阶级,就必须让他们生存下去,所以开仓放粮亦是早晚的事,现在不过是为了成功换得过冬物资而提前了一点罢了。

  进驻马德尔城已经七天了,部队的修整和冬衣的筹集也已经完成。经过威逼利诱之后,那六百多乌兹兰军的俘虏,现在也被我编入了麾下。毕竟当初他们为乌兹兰皇室效命也是逼不得已,有的更是被抓去当兵的。如今我不仅放了他们,给他们粮食,还分发军饷,他们自然是愿意为我效命了,可见乌兹兰皇室有多么的不得人心而金钱的力量又是多么的大了。

  今天是我们继续东进离开马德尔城的日子,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城中的居民在我们随军带来的乌兹兰村民的感染下,在我的“怀柔政策”的影响下,已是对我们敌意尽失,见我们要走,竟是流露出不舍之意。而我自然也就“顺应民心”地流下了一支三百多人的伍来驻守马德尔城并看守这里的粮食物资,以便宣布此城其所有权的归属。相信有了“民心的支持”,这一百人管理这座城市,当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因为有了那六百俘虏的编入,我将第一营改成了军编制,打出的旗号就是“西凉--兄弟军”,编下为留守马德尔城的一营,我的中军主力二营和六百乌兹兰人组成的三营,第三营我让炎炙虎去做统制,而第二营自然是由翟邢统领了。另外我又征召了四百多名马德尔城的劳力来做杂役,帮我们运送辎重,因为乌兹兰人数次强行征召青壮前往西凉打仗,所以马德尔这个边境大城里也都是些老弱而已,可供我征召来做杂役的,只能是些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

  乌兹兰共有七十八个大城,其中昙隆城是他们的国都,根据他们情报,现在国都昙隆城共有终于皇室的军队五万人,不过我估计这个数字水分极大,能有五千战斗单位我看就不错了。况且我们还有心理优势,气势上的优势,以及被乌兹兰皇室抛弃的底层乌兹兰百姓。不过七十八个城,我们也不可能一个个去征服,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兵力,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我们只能抓住重点,一击即中,然后让锋芒所向之处,自动放弃抵抗,归顺于我们。只有这样,才不会让我们这两千多人马陷于乌兹兰的战争泥潭中而被吞没。

  哪里是重点呢?毫无疑问,昙隆城是最好的选择。

  “在冬季的大雪来临前,我们要拿下昙隆城,并开始建立自己的后勤根据地,站稳脚跟,准备新春时大干一场。”古之罗如是对我说。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