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想必现在乌兹兰的皇室已经知道有一支西凉军队进入其国境了吧。”我看着乌兹兰的地图对古之罗道。

  古之罗道:“想来他们已经知道,并开始做准备了。要么他们调集所有可用之兵坚守昙隆城,要么弃城逃跑。”

  我在地图上昙隆城的周围扫了几眼,淡淡道:“他们会坚守。”

  古之罗也看向了地图,点了点头:“不错,他们八成会调全国之兵来阻止我们东进。只要拖到了冬季,我们一来兵力不足,二来在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军必自乱。”

  我撇了撇嘴:“人生地不熟吗?哼哼,兵事讲求天时地利人和三项,看起来,若真让他们拖到了冬季,我们确是没有胜算了?”

  古之罗别有深意地望了我一眼,阴阴笑道:“想来主公是已有计较了?”现在成荒贺一走,古之罗便是当着其他士兵的面前也是称呼我为主公了。

  “嘿嘿,我想,古参军恐怕也早已胸有成竹了吧。”我挑了挑眉毛道。

  古之罗也不再推托,点了点头道:“不错,属下确是有一计,当有九成把握,可使我军于冬季来临前拿下昙隆城。”

  “愿闻其详。”

  古之罗这时却是卖起了关子,看着我道:“不知主公的想法是?”

  我知道他是想先了解我的计划,再斟酌自己的计谋,看如何向我讲述才较为妥当,便道:“现在成荒贺的部队应该已经快到峡葛了,照他的行军风格来看,必然会使乌兹兰和峡葛的军方有所察觉。”

  古之罗闻言笑道:“看来主公所想和属下不谋而合啊。”想不到他仅听我说了这一句,便已猜到我所想的计策了。

  我继续道:“依这些日子在乌兹兰各边镇城市和村庄的见闻来看,乌兹兰现在的皇室显然极不得民心,而我们依靠手中的粮食和武力,却可笼络到不少的人心,若不好好利用,岂不浪费?乌兹兰皇室若得知西凉有军进入其国内,想来也不会知道得太清楚,而此时成荒贺南下峡葛,我们再利用乌兹兰的百姓散布些谣言,让昙隆方向以为西凉军已尽去峡葛,从而放松警惕,我们则偃旗息鼓,急速行军,绕过这几个城镇直接扑向昙城。只要昙城一破,乌兹兰国王一授首,想来其他诸城当不会有谁敢捍我们的锋芒。再待冬季修整完后,我们便可在来春彻底横扫乌兹兰全境。”

  “啪!啪!啪!”古之罗拍着手点头赞道:“主公此瞒天过海之计甚妙,让成荒贺代我们接受两国的关注,而我们则以暗度陈仓之策拿下昙城,确实是好计,好策。”

  我微一沉吟,又将所想的计策思考了一遍,对古之罗道:“那么,古参军的计谋可是与我相同?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古之罗道:“总的想法上无什出入,先是利用乌兹兰支持我们的百姓去给乌兹兰皇室传递假讯息,再偷偷进攻昙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拿下,活捉或是斩杀乌兹兰皇室,推一我们的代理人继位,然后号令全国,将乌国彻底统治。”微微一顿后,又道:“不过,属下却还有一计,可令我们的计策施行得更加保险。”说着,古之罗一指点着地图上乌兹兰的一个城市道:“我们还可令人传谣,说成荒贺将马德尔城掠来的大部分粮食都屯放在了秦罗城。”

  “你的意思是……”

  “乌兹兰本就不是产粮大国,这几年又连连争战,特别是近几次的大败,更是使得国内大量的土地荒芜,几季的收成皆是入不敷出。想来,这马德城里的粮食,不仅对我们,即便是对乌兹兰皇室,也是个不小的数目。有军,必先有粮,无粮,则无以养军。若乌兹兰皇室想保命的话,必然会想方设法夺回这批粮食。待他们得知成荒贺主力已出乌兹兰,入峡葛境内后,八成会冒险出兵秦罗城。如此,我们便可最大限度地降低奇袭昙隆城的难度。”古之罗说道。

  “秦罗城?”我看着地图上的秦罗城,抬手摩挲了一下脸上的伤疤,点头道:“不错,就按此计施行。我们明日便往同沿城驻扎,待时机成熟,绕过中间这几城,直袭昙隆城。”

  按照老规矩,仍是五百前锋开路,我带领中军主力携粮草慢行,一路尽量避免进入城市,专捡偏僻小道走。好在之前我的一番收买“人心”没有白费,这回带了几个乌兹兰人,由他们做向导,让我们少走了不少弯路。而路上若是遇到人口较少的村庄,我们亦会给他们分发一定的粮食,并顺便将他们整村征召为杂役。反正他们留在当地也是无饭可吃,无米下锅,帮我打杂反倒是可以赚口饭吃,所以他们也都很乐意。而我在增添了一群劳力的同时,也可以避免他们将我率军东进的情况泄露给乌兹兰皇室知道。再者,我还可借他们来影响其他的乌兹兰人,慢慢地将“人和”这一项争取到手。到时,我在冬季来临前奇袭昙隆城,以有算打无备,可占得天时;乌兹兰的城一般都极小,墙不高不厚,也没什么设计精妙的防守工事,实在是易攻难守,因此我又占了地利;乌兹兰皇室穷兵黩武不得人心,百姓早已怨声载道,而我从进入乌境内后,不仅没有滥杀,且还多次分发粮食给贫苦百姓,使得乌兹兰的“人和”竟是隐有倒向我这边的倾向。

  两天后,我带着一千八百多名士兵,四百多名杂役,进驻到了乌兹兰中南部的小城同沿城。同沿城城主早在联军败兵经过前就已经携钱财弃城而跑了,现在的同沿城只有三千多名贫苦的居民,却无半个乌国的士兵。我的前锋五百人已经在城中腾出了一片住房,用做我们的临时驻扎地。对于我们的到来,城里的居民非但没有表示出多少抵触,反倒是几分好奇夹带着些许期望,这多少要归功于那五百前锋将带来的干粮分了不少给城中百姓。

  看着城中一个个瘦骨如柴的老弱残幼,我就知道,要想从乌兹兰人中征召士兵来充实军队是不太现实了,乌兹兰参与的几次大战,早已将其国内的青壮征召一空了,所剩的不过是些妇孺老幼而已。想到了这里,我不禁有些茫然,这样的乌兹兰,我占了何用?乌兹兰的国力已是大损,没有个几十年,怕是难以恢复,我难道能在这呆几十年,待将其经营富庶后,再以其为根据地挥军南下峡葛?

  “主公,我们是不是……给这些居民分点粮?”骑马行于我身旁的古之罗忽然问我道。

  我看了他一眼,见他仍是那副眯着小眼带着微笑的标准神情,知道他不是那种会动好心去损己利人的人,他说要分粮于民,恐怕就是为了要趁此机会以最小的代价大肆收买乌兹兰的人心而已,便点了点头答应道:“那便给他们分点吧,反正打下都城昙隆后应该还能搜到一批粮食。恩……对了,传我命令,封城,只许进,不准出,任何本城的平民都不得靠近城门。”

  古之罗闻言对我笑道:“放心,前锋部队的人一来就已控制好这城中的两个城门了,现在翟副统制也已接管好城中的防御,保准不会让咱们在此地的消息传出去。”

  “那便好。传谣的事情安排得怎么样了?”我问道。

  古之罗微笑道:“两队百姓已经分别前往昙隆和秦罗,想必乌兹兰的国王过不多久就要得到成荒贺在连续攻落了边境几个城镇后就挥军南下入侵峡葛的消息了,而秦罗城的幼饵,估计不久后也要产生作用了。”

  “姐姐!”“杨姐姐!”“姐姐!姐姐!”忽然,几声清脆的童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勒住了马头,向声音的来处望去,却是见到几个约莫七、八岁的孩童正围着一个一身黑裙、头带连纱斗笠的女子,一脸的欢快。

  “是天朝还是西凉的孩子?”我一指那几个孩童,对古之罗问道。

  古之罗一耸肩道:“我怎么知道,不过刚刚那几声‘姐姐’,听口音倒像是天朝而非西凉的。”

  “姐姐?”我喃喃地念着这两个字,心中忽然有种怪异的感觉,那感觉非常奇妙,就似乎勾动了心底的某根弦一般。

  “去把她带过来。”我转头对跟着我的炎炙虎和三名亲兵说道。

  “是,大哥。”炎炙虎点了点头,提起长刀便要往那黑裙女子走去,却又被我拉住,“等等。”我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亲自过去,我竟然听到一个词就产生了如此怪异的感觉,想来这个词当跟我失忆前的生活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那些孩童围着这个黑裙裹身、黑纱遮脸的女子直喊姐姐,究竟是巧合还是早有安排?

  我刚想向那黑裙女子走去,肩膀却被古之罗拉住,我疑惑地回头看向他,却见他那眯着的双眼已是睁开,一脸的肃容,似乎面临着什么极大的危险似的。

  “别过去,我闻到了凝花散的味道……恩,还有七肠结、幻迷辰、断喉七结粉……,该死的,怎么这么多!?”古之罗的神色已经由严峻变成了惊讶,紧接着是恐惧:“不可能,怎么会……居然连泛硫毒的味道都有!”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