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实情

    陈皓青从床上起来,发觉公主已经离开了。

  “先生,请您更衣。”温文,充满征求的语气。

  一位老管家,身着黑色的长袍,手中托着整齐的一沓衣服站在了他的右边。管家弯着腰,头低着,以示对对方的尊敬。

  陈皓青趿着绸面的拖鞋,缓步走到管家面前,拿起衣服。他知道,以中世纪欧洲而言,他是不用自己动手穿衣服的,不过他不习惯别人的帮忙。最重要的是,这可是皇室的管家,人家什么身份,自己哪敢啊!

  “嗯,我想我还是自己来好了。”同时故作姿态地点头示意。

  老管家笑了下,他也乐得管你,但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于是欠着腰小步后退地走出房间,最后也不忘把门关上。

  陈皓青把睡衣(不知道谁帮他穿的)脱下,准备换上新衣服。他发现了房间里有一面镜子,于是就走过去对着它。镜子里是一位风度翩翩,体格健壮的年轻男子。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看到了自己的模样,这让他既吃惊也很高兴。

  看来,自己拥有一头连自己都羡慕的飘逸金色半长秀发,配上深蓝色的双瞳,他绝对有自信可以迷倒一片,呵呵。高挺的鼻梁,较东方人高的颧骨,显示他是一个拥有欧洲特点的男人。还有一点很关键,自己的身材不要太好哦,不会骨瘦如柴,也不是“施瓦辛格二代”。

  唯一奇怪的是,全身上下都纹满了奇怪的花纹,确切来说更像是某种符文。四处游走的线条似乎有种特殊的用途,不过它现在带来的只是神秘感罢了。

  陈皓青忍不住用手摸了一下那些神秘的条纹,没有任何的触感,像是长在皮肤上似的。正欲继续查看,门外老管家的轻巧的声音再次传了进来。

  “先生,请问您换好了吗?公主殿下要召见您。”

  “什么,公主,她又想干什么。”边想着,手上的动作没停下。这是一套比较常见的那种样式,不同的只是它的“出生”高贵——皇家出品。用料、剪裁、缝制就不是别的能够相比的了,厚实的黑色棉布,光洁的剪裁,缝制用的线是红线,整套衣服穿上之后给了他严肃和庄重。

  “好了,我想应该是没问题了。”陈皓青打开了高级的红木门,对着管家说道。“对了,请问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先生,您可以叫我安德鲁,”管家答道,“那么请您跟我去晋见公主殿下。”

  “好吧,安德鲁。”

  看来这是幢比较老的建筑了,即使保养的确实不错,但是当陈皓青走在那些由于年代久远而呈现出酱黄色的橡木地板上时,咯吱、咯吱的声音体现了它的历史。长长的过道两边的墙壁上的白漆很新,但是颜色泛黄的诸多油画暴露了它的年代久远。

  过道尽头是一扇有着繁复雕刻的大门,由于图案太复杂,整扇大门最显眼的依旧是那三支玫瑰。

  老管家轻轻地叩门,“公主殿下,卡西洛·洛佩萨求见。”

  “原来我叫卡西洛·洛佩萨啊,真是的,自己的名字还要别人说了才知道真丢人呐。”陈皓青心里很不爽。

  “让他进来!”公主下了命令。

  站在门口的两名身着重型全覆盖金属铠甲的持矛士兵将沉重的门拉开。在低沉的轰鸣声中,权利核心机构办公的场景渐渐展现在他的眼前。

  里面的人忙的根本没时间哪怕是停下来喝口水的工夫。传递官灵活的在办公桌之间快步穿梭;书记官快速但仔细的审度每一份文件,站在旁边的助手负责收起审核过的文件,放下 新的文件;公主坐在当今圣洛克国王保罗3世(Paulo III)巨幅画像下的豪华椅子上,正在和传令官讲话。

  “恩,你来了,”公主停下活,看着焕然一新的陈皓青,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啊,如果是这样的话,目标应该可以达到。”

  “目标?怎么回事?”陈皓青觉得纳闷。

  公主向管家安德鲁做了个手势,管家转身,对陈皓青说道:“请先生跟我来。”然后跟着公主向画像左下的小门走去。他们要去侧室密谈。

  侧室是个非常小的房间,一张圆桌和三张椅子就占了大部分的空间。公主坐到了最里面,然后挥了挥手,示意安德鲁出去。老管家鞠了个躬,离开了侧室。

  “坐下,”公主说道,“我们请你来其实是有件重要的事要让你为国效劳。”

  陈皓青点头表示明白。公主继续说道:“先告诉你一个不辛的消息。”她顿了顿,显然情绪有点激动,“我国最伟大的大魔导士莫伦(Morenh)他去世了。”说罢,眼角就有晶莹的泪珠落下。

  莫伦是整个圣洛克唯一的大魔导士,是圣洛克的精神核心,同时也是整个大陆所有白袍法师的领袖。但是在攻略中记载,他今年只有103岁啊(对于大魔导士而言算年轻了),怎么就去世了呢。

  陈皓青很不解,他紧锁着眉头思考。他不知道他的表情给公主带来了多大的惊奇。他也不知道,在圣洛克,如果有人知道莫伦的死亡肯定会痛哭流涕,;自制力强的也会向公主一般泪水盈眶。而他却只是紧皱眉头。

  公主吃了一惊,他把陈皓青的表情当作了极力控制自己悲伤的结果,这个人控制能力极强,她的心里记上了一笔。

  她双手撸了下头发,手经过眼眶时巧妙地擦去了眼泪。她清了清嗓音,说到:“你知道吗,桑得拉斯王国和扎里霍那联邦一直对我国虎视眈眈,只是因为三个国家都拥有一位大魔导士,实力上的微妙平衡谁都不愿意打破,和平才持续到现在。”她讲的很快,所以就停了下来,让陈皓青消化消化。

  的确,大魔导士是法师的终极职阶,他的力量对战局的影响已经不能用常识来估量了。

  看到对方点头,公主继续下去:“正因为这样,父王决定暂时不发出讣告。”

  “但是森西来访,莫伦是不可能不接见对方使节的,这点非常麻烦。”

  “你们是想让我假装成大魔导士的徒弟吧,但全国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选上我了呢?”

  “你很聪明啊,”公主说道,“可惜只猜对了一半。”她对着陈皓青阴阴地一笑。

  会发生什么呢,陈皓青的底气让这么一笑全放跑了,他又开始紧张了.

  

第五章 实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