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使节团的突袭

    与餐桌上的表现相比,陈皓青的日常礼仪也同样让人惊奇,可惜不同的是差劲得让人吃惊。

  在迪卡看来,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糟糕的了。陈皓青笨拙的动作开始让迪卡怀疑他是不是个圣洛克的公民了。在这个拥有悠久历史文明的国度,居然会出现如此野蛮的人,这是难以想象和难以容忍的。

  “请恕我直言。洛佩萨先生,您真的是圣洛克的人民吗?”迪卡终于难以再忍下去了,他开始用哭腔发出疑问了。

  “这个嘛,其实我也不太清楚。”陈皓清很诚实的回答,不过这句话似乎把迪卡推到达了崩溃的边缘。

  就在迪卡痛苦之时,突发事件的出现使得陈皓青的痛苦提前到来了。传令官急匆匆地冲到了陈皓青所在的房间门前,他仍然礼貌的扣了扣门,接着大声说道:“森西的使节团已经到了城门外了,公主殿下紧急召见洛佩萨先生。”

  陈皓青无奈的拍了下额头,他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而迪卡则露出了担心的表情,洛佩萨现在的日常礼仪绝对是不行的,想要蒙混过关有很大的难度。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请求神灵的保佑了。(和真正的中世纪不同,游戏中的世界并非是个对上帝崇拜的发狂的世界,它有着许多的不同的神)

  陈皓清同样十分紧张,他的心里非常没底,自己真的能够在众人面前不露出马脚吗。不过时间已经不允许他们再多想了,他们在传令官的带领下直奔公主所在的房间。

  由于使节团已经到了城门口,而且是超出原计划的情况下到来的,大厅里再次忙的一团糟,和上次来不同的是大家都在把东西搬出大厅。另外的一批人在布置大厅,对于关乎国家形象问题的大事,没有人会敷衍了事。

  “让让。”陈皓青奋力地从人群中挤到了上次的那个侧室门口。他敲了敲门,发现没有人响应。管家安德鲁从他的右边出现,他显然也有些着急,语气不再像前次的那样温文迩雅:“洛佩萨先生,公主殿下在化妆间等您,希望您尽快赶去。”

  陈皓青表示非常理解,事情紧急的程度已经不足以让他有时间叫苦了。他也不多耽搁,快步向化妆间走去。

  他刚一踏进化妆间的大门,就被化装师摁到椅子上。随后,大量的化妆师像蜜蜂一样挤在了他的周围,向他的皮肤上贴着假皮。陈皓青再次发现了这些人的优点:他们的勤劳也的确和蜜蜂颇为相似。

  公主就坐在他的右边,她也同样在化妆。作为国家的代表人物,她必须以最完美的形象出现在森西使节的面前。不过和陈皓青比起来,给她化妆的化妆师们要轻松的多。

  传令官差不多每隔10分钟会来通报一次森西人的位置。当他说到森西人已经距行宫只有3个街道时,公主的化妆也顺利的结束了。在化妆师轻巧地帮助公主戴上小巧的银制皇冠之后她决定先去欢迎使节团的到来。

  “你最好快一点,虽然大魔导士可以有点特权,不过迟到不是莫伦大魔导士的特点。”公主的嘱咐并不只针对陈皓青,她的话同样使蜜蜂般的化妆师们更加疯狂了。

  我们先来看看森西人的使节团。

  森西是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古老的国家,它是从神话般的巨龙时代就存在的神秘国度。它同时也是受到伤害最深的“孤儿”,在自从寒霜历元年至今的5146年里,这个可怜的国家遭到了至少600多次的侵略。

  和悠久的历史和深重的苦难相对应的是它的子民的顽强。早在巨龙时代人类和精灵共同反抗暴虐的龙的统治,那些可敬的人民已经成为了主力。他们为了全人类的自由不知付出了多少年轻的生命。

  在堪称人类的良知“最黑暗的时刻”的寒爽历1037年----1040年的三年里,北方的卢茨克的“强盗”罗斯(Ross)带领他的铁骑南下占领了森西,并开始了奴隶统治。在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森西人向世人展示了什么是真正的顽强不屈。“千日战争”是森西人历史上的伟大胜利。

  在此之后的若干次外国侵略战争中,森西人都显示了惊人的毅力。

  给他们带来灾难的是境内丰富的魔水晶,同样给他们带来财富的是同一样东西。

  就在寒爽历5019年,森西人心目中的地位仅次于和精灵王凯斯并肩作战的国父特拉西(Teraissi)的“光明王”特维兹(Tevez)横空出世。他带领他坚毅的人民走上了太平盛世。在他执政之后至今森西没有进行过一次战争,无论是侵略还是抵抗。

  只有经历过无尽战争的人才能懂得和平的珍贵。没人能够否认,森西人对与和平的渴望是多么深切。他们很重视这次于自己的邻居的对话,这也是它们派出了自己的****亲自前来的原因。

  克里西斯(Crisis)走在了队列的最前方。他早就听说了最懂得享受的就是圣洛克人,同样的,他们国家的风景也是最美丽的。

  现在是日落时分,队伍前进的街道被染成了金色。太阳看上去是紫红色的,它现在正在从充满圣洛克王国风情的城镇顶端下沉。不同与森西人惯用的青岗岩,由鹅卵石和火山灰构成的圣洛克的道路更容易反射太阳的余辉,日落时的景象远比森西壮观。

  轻风拂过,克里西斯的红褐色长发被带起,在风中飘着。他伸手理了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连吹风都能这么浪漫。

  不过他没有忘记了自己肩负的使命。此行务必要和圣洛克人签定和平条约,这是他的祖父,现任森西国王给他下的命令。既然接受了这个任务,自己身上流动的特维兹遗传下来的血液绝对不允许失败。如果对方要求,自己甚至可以作为人质留在圣洛克——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至于把握还是挺大的,圣洛克还拥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大魔导士,他是肯定赞成这项决议的。只要他点头,事情就会好办的多。圣洛克是极其讲信用的,只要答应了,他们绝对不会单方面撕毁条约。

  克里西斯吁了口气,是自己想太多了,大可不必这么紧张。他向前看了看,圣洛克人已经列好欢迎的队列了。

  他笑了一下,大声吆喝:“放慢速度,重新列队。兄弟们,我们到了。”

  俗话说事事难预料,克里西斯怎么会想到等待他的莫伦大魔导士已经不是他所知道的那个了。事情正向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第八章 使节团的突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