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节 假相国

    《正气歌》并序——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污下而幽暗。 当此夏日,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气;涂泥半朝,蒸沤历澜,时 则为土气;乍晴暴热,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檐阴薪爨,助长炎虐,时则为火气; 仓腐寄顿,陈陈逼人,时则为米气;骈肩杂沓,腥臊汗垢,时则为人气;或圊溷、或 毁尸、或腐鼠,恶气杂出,时则为秽气。叠是数气,当之者鲜不为厉。而予以孱弱, 俯仰其间,于兹二年矣,幸而无恙,是殆有养致然尔。然亦安知所养何哉?孟子曰: 「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况浩然者,乃 天地之正气也,作正气歌一首: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

  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阴房阗鬼火,春院闭天黑。

  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如此再寒暑,百疠自辟易。

  嗟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岂有他缪巧,阴阳不能贼。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

  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今天,是中秋,是中国的佳节,但同样的,今天也是九*一八事变发生的日子.所以,谨以此先人之遗文,献给无数的英雄和烈士,献给无数有着一腔热血的国人,献给那些为着祖国奋斗不息的人们.也献给那些忘记了曾经的苦难正在堕落着的某些所谓的潮流人.同样的,也谨以此文,表达那对先辈们用汗和血铺垫未来的勇气的肯定和感动.

  未来是年轻人的未来.我们正年轻,这是我们的未来.

  既生而为华夏之子,又得承继炎黄不老的血脉.上秉天地中浩然之正气,下拥铁血丹青之热情,余人正值少年际,当尽此生,或为国,或为家,或为这民族之魂,贡献出哪怕是瞬间的光辉.

  ......吾命虽非久,我情堪可忧.吾语固然浅,我心却非谬.上启为窥天道,下究国魂不老.但只存此身在人间,愿四海皆道中华人.

  **************************************************************

  “哗...”一瓢冷水泼在了周子勤的脸上,让他从深沉的昏迷中,悠悠的醒转了过来。

  实在是...实在是...实在是咎由自取啊。周子勤在心里苦笑道。为何,自己偏不听那老嬷嬷的话呢?

  “实在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鱼啊。”假相国就站在周子勤的面前,那张原本和善且永远带着微笑的脸,在周子勤的眼中看来,是那么的苍白和诡异。

  周子勤咂了咂嘴,他是实在没有话说了。自投罗网,大概就是他现在最好的写照吧。他动了动手脚,却是被浸过水的牛筋捆得麻了,身上也懒洋洋的提不起任何的劲道来。

  “怎么样?是不是可以告诉我,太子的小野种在哪?”假相国就把他的脸靠了过来。

  “哦???相国大人,周某实在是不知道你怎么会对这么小的小孩子有兴趣啊?”周子勤心中打定了破罐子破摔的主意,却是和那假相国调侃起来。

  “呵呵,我对那孩子的兴趣,又怎么是你可以理解的呢?”假相国笑了起来。

  “是么?”周子勤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至少看来,这假相国是不知道小家伙的落脚的地方了,但只希望那嬷嬷这一次能逃得性命,将朝露唯一的血脉能够平平安安的抚养长大,也就是上苍保佑了。

  “怎么样?告诉我吧?”假相国指了指旁边的一些小东西——那里有蜘蛛、蛇、蜈蚣、老鼠等等的一大堆平时只要是想一想就会头皮发麻的生物。

  “只要你告诉我,你非但不用受那极刑之苦,还有你数不完的好处,瞧。”相国顺手指过去,另一边,和这个阴暗的小房间不一样,那里的小门进去以后,就是满地的金银,而在那金银堆上发浪的,又不正是几个妖媚的女子么?

  “你容我考虑考虑吧。”周子勤见了那些生活在阴暗角落里的小东西的时候,心里不由得一阵的发麻。要知道他虽然是武举出身,但是那也不是真刀真枪的见过血的比斗,而这些东西在他那出生还算富裕的家里,更是见也不大见得着,这下猛一见,不由得吓了老大一跳。于是在心里就开始考虑怎么拖延时间了。

  等等!周子勤忽然在心里灵光一闪!他们要这小孩子做什么?

  ......皇上现在只有七子,有三子带兵在外,十七王带着皇长孙去了永州,太子跟这相国绝对走不到一起去,三王和十一王却是相国的弟子,料来也被相国控制住了,这剩下的最好的控制朝野的人选,不就正是太子新近再次成婚生下的这第二个皇孙么?

  想到这里,周子勤忽然的就打了个寒蝉——看样子,这个人和那阉人一样,是个大危害啊。

  “如何?”假相国见周子勤沉吟半晌不说话,心里有些着急。他可不想这个机会被别人得去。而消息若是传出去,为有心人利用的话,自己估计还得装着担心外孙的命而赔上点什么。

  “办不到!”周子勤忽然咬了咬牙,下定了自己的决心。

  “哦?”假相国倒并不是很惊讶:“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个什么的所谓的正派人士,全是些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家伙,那好,你便先尝点开胃的小菜,免得说我怠慢了你。若是受不过了,你只要求我,我便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好了。来人,上刑。”

  假相国就慢悠悠的走了出去,他身后响起的,便是周子勤的狂吼声。

  那狂吼声中,有痛苦,有压抑,更有一种不知名的痛恨在其中蔓延。

  “哼。”假相国听到那吼声心中明显有些不快,鼻中冷冷一“哼”便往前厅去了。在那里,组织里的使者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估计教主快要有大动作了吧?假相国心里暗想道。

  ——魔教四使四吏。四吏为暗影鬼吏、血手鬼吏、幻影鬼吏、凶煞鬼吏。四使为御剑神使、秃笔神使、铁伞神使、羌琴神使。此四使,为魔教对外的最常见的使者,多用于正面场合,而四吏就是魔教的阴暗力量之一,经常参与暗杀、劫掠等见不得光的事情。是以,武林中人是宁愿遇上四使也不愿遇上一吏。

  御剑使——席慕秋,是魔教教众劫掠回来的众多的天资高的孩童之一。被魔化后,在剑之杀道的试炼中脱颖而出,成为魔教现在最年轻的使者之一。善用剑。佩剑名为锯齿,剑身剑柄浑然一体无护手,轻盈狠辣。剑上带毒,中者见血封吼。

  秃笔使——宋雨生,魔教正统。三十岁,却如二十男儿一般年轻。手中秃笔沾有魔教密传的万蛊蚀心膏。控制人心。

  铁伞使——董玉昭,四使中年纪最大之人。三十三岁。手中铁伞名为乾坤。伞骨带毒,可做暗器使用。性格冷酷,平日里最是少言寡语。

  羌琴使——苗婉婉。魔教正统。做为四使中唯一的女性,也做为目前魔教中新生一代地位爬得最高的女性,手段之毒辣足以让人心生恐惧。琴音******口中兼藏有奇淫之毒。死在她的阴姹女心经心法之下的男性,数不胜数。

  暗影吏——四吏之首。最是神秘。从不在阳光下行走的魔教教徒。从无人见过他的容貌与武技。但自从存在的那一天开始,暗影吏接手的任务,就从没有失败这两个字。

  血手吏——四吏中最为残暴之人。一身魔功几乎达到了刀枪不入水火难侵的境界。每日需生食人心一个,人脑三个再饮血数升才能遏止他的杀戳之意。

  幻影吏——四吏中唯一一个知道存在,却不知道真实面孔的人。擅长毒药和易容,本身的魔技幽冥搜魂手也是武林一绝。

  凶煞吏——四吏中最弱的一个,虽不知姓名,但他那高大魁梧的身材,无不在告诉世人,此为异族之子。一身蛮力,可举千斤之鼎,碎百斤大石。

  而这假相国,就正是四吏中的幻影吏。此刻在厅中等候他的,也正是魔教在四使四吏之上的镇教长老之一的妖莲长老——栖凤。

  

第二十五节 假相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