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节 福祸无门 唯人自招

    “哟,宫主大人倒是好兴致啊,居然有空到这天衍宫的大地牢来看望我这行将就木之人啊?真是老天爷开眼了啊。”商无敌看着张若梦带着人进来了这算不上污秽但也称不上整洁的地方,不由得又笑了起来。

  他还真是商人本色,什么地方都不忘了跟人拉关系。只是这一次的效果似乎不怎么好,从张若梦忽然从面具底下散发出的杀气我们就知道,这个招呼非但没有起到它应有的作用,反而将听者的心情弄得极为的糟糕。

  “商无敌,你最好别跟我再嬉皮笑脸的。”张若梦一边收敛了自己的杀气,一挥手之下屏退了身边的几个护卫,就在牢前刚刚摆下的太师椅上坐下:“否则,有你好看。”

  “是是是,宫主大人现在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小小的一个商人怎么敢跟您较真呢?”商无敌嬉笑着回答道。看样子张若梦刚才那番话是白说了。

  只是张若梦没看见商无敌的手在身后捏了捏那个臭着一张脸的冯胭脂。

  “我也不管你怎么想,我现在问你,你是不是商人?”张若梦在那面具下的表情却是看不见,他倾了倾他的身子,明显的带出了诱惑的味道。

  “我姓商的当然是商人了。”商无敌眨巴眨巴他的小眼睛:“不过,不知道宫主是要找我做生意么?可是这里并不是谈生意的好地方啊。”

  “哼,”张若梦冷哼一声:“在哪都可以谈生意。我现在开个价,怎么样?”

  “哦?”商无敌狐疑的看了张若梦一眼:“是哪单生意啊?”

  “几张纸。”张若梦在面具后咬牙道:“只要你给我那最后的缺少的那几张纸就可以了。”

  “是么?”商无敌笑眯眯的道:“那宫主打算给个什么价呢?”

  “青荷。”张若梦邪邪的笑声中充满了小人得志的感觉。

  “啊?!”商无敌忽然的就一副失望的样子露了出来:“还以为是什么呢,这也算是好价钱吗?这可是个亏本的买卖啊!”

  “亏本?”张若梦又在面具后沉沉的笑了:“要不要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啊?”

  “哦?请便。”商无敌老神在在的说道。

  “从前有个穷小子,住在单家岭......”

  “够了!”商无敌忽然的就狠狠的打断了张若梦:“好了,我卖你了。”

  “早这样多好啊。”张若梦这回没笑,但我们可以肯定的知道他的面具后肯定是满足的笑容。

  “但是......”商无敌见张若梦欲起身离开忙阻止了他,咬牙道:“我还有交换条件,否则免谈!”

  “什么条件?”张若梦又坐回了椅子上。现在的他,已经牢牢的把这胖子给栓住了,心情自然好,而且他也不想逼这胖子逼得太死。

  “先把青荷带过来,然后你得保证不伤害我们!放我们走。”商无敌看着张若梦的眼神几乎要喷出火来:“发毒誓,你若加害于我们必不得好死,且一生都受附骨之扰!”

  “好!”张若梦倒是干脆得很:“苍天在上,厚土在下,我张若梦在这里发誓在取得我要的东西以后,绝对不加害商无敌等人,若违此誓,我必遭天谴,受万蛆附骨之苦不得善终。”(万蛆附骨:这样的称呼虽然有些夸张,但在中国古代确实是存在以此为名的残酷刑罚,以活体之人做饵,捆绑后割出伤口,待其化脓后置于蝇虫出入之所几日后,再将受刑之人锁于囚室内。不出几日,伤口中便会出现无数的白蛆,这些白蛆就靠这活人身上那腐烂发臭的伤肉为食。受刑之人若是觉得无法忍受,往往自己动手抠除自己身上的血肉。待蛆散尽,再往返几次,即使是钢铁一般的人,也会因此而崩溃,或是自残而死,或是疯癫而亡又或者精神够强,忍耐到混身长蛆之时才慢慢死去,是古时最残忍的几百种刑罚之一。)

  “那好,你附耳过来。”商无敌又犹豫了一下以后咬了咬牙道。

  “不必了。这里没有外人在,你直接说就好了。”张若梦却也小心谨慎的不给商无敌半点可乘之机。

  “好吧......”商无敌的眼中果然就透出了浓浓的失望:“你先把青荷放过来。”

  张若梦也不说话,拍了拍手,就有一人背了一个麻袋进来,开了锁后扔在了商无敌的面前。

  商无敌打开了麻袋来,看见那袋中果然便是青荷,心中不由放心了不少。

  “我已经完成了你的条件了,怎么?还不肯把那地址交给我?”张若梦显然不想再等,他急切的问道。看来,他对自己容貌的重视有了一种近乎偏执的疯狂。

  “好吧。”商无敌道:“那几页纸撕了以后用特殊的胶粘在了首页和尾页的夹层里。”

  听到这里张若梦忽然腾的一声站了起来,牙齿咬得咯咯做响。他这时才知道,原来自己派人几乎把整个天衍宫翻过来也没找到的纸张,居然就在自己手中。

  “呵呵,宫主也别动怒,”商无敌笑道:“这是人的通病嘛。最危险的地方通常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嘛。何况,那特殊胶可是我老商从夷人手里换来的,想要弄开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你就算当时知道了在哪也得来找我,才能拿得出来。”

  “哼!”张若梦冷哼一声举脚就往外走。

  “喂,你怎么不放了我们啊?”对上这样的人,商无敌是再也拉不下脸喊他宫主了。

  “等我验证了真假之后,自然会放了你们。”张若梦头也不回的道。

  于是,就只留下了三个人呆在了牢里。

  “无敌,你老实说,你到底这回又卖的什么关子啊?”冯胭脂铁青着脸送走了张若梦,这才调过脸来对付这个刚好把青荷安顿好的死胖子。

  “呵呵,终于对付过去了。”商无敌松了一口气。

  “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冯胭脂见到他那恼人的笑容不由得打心底想扁人了。

  “祸福本无门,唯人自招取啊。哈哈...”没想到死胖子不说也就算了,最后竟然还来个哈哈钓人胃口。

  冯胭脂自然就抓着他是一顿饱揍。

  “哎哟喂呀,我的姑奶奶,你就别打了吧。”打了半天,冯胭脂终于在商无敌不知道第几个姑奶奶前停了下来。

  “快说。”冯胭脂气得不轻,胸脯是大起大落地,害商无敌猛吞了几口口水。

  商无敌捂着肚子的手忽然有一个小尾指在遮挡中翘了起来,指了指房顶。就在冯胭脂几乎以为自己眼花的时候,胖子的眼神又来了。

  冯胭脂并不笨,终于知道了隔墙有耳。哼哼的又骂了几句。那胖子倒也知趣,找了几个不着痕迹的理由掩盖了过去,两人这才静下心来等那青荷醒转。

  

第二十七节 福祸无门 唯人自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