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节 信义几钱?

    半夜里,忽然的冯胭脂感觉到有东西在脸上划来划去,本来她就因为散功散的关系提不起内力来,加上伤心和惊吓以及失望,她早已经是累得不轻。现在又有东西来打扰,心里不愿意,就挥了挥手,企图赶走那个骚扰她的东西。可是她忽然一想,自己是在牢里,心里一激灵,尖叫声中就啪的一个耳光甩了过去。

  这一耳光打在了胖嘟嘟的肉上,还弹了几弹后,冯胭脂这才看清楚那扭曲着笑容的,正是那该死的胖子。

  “你...你想做什么?”冯胭脂语无伦次的道。

  胖子先汗了一个,把青荷推了出来。

  却原来那青荷早已经醒了,也和商无敌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又乘着夜深和胖子一起把守卫都用迷烟迷倒了,这才叫了那胖子来叫她。

  不料这冯胭脂一起来就甩了胖子老大一耳刮子,还用能震破耳膜的声音虐杀两人一次。胖子只好摇摇头,把自己的女人叫出去安抚那冯胭脂。

  待解释了一会儿以后,冯胭脂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死胖子,迷烟你从哪里来的?”

  “对了,你先把这个吃下去,我再给你说。”胖子摆出了一个牲畜无害的笑容来。

  “这是什么?”冯胭脂拿着那黑漆漆的丸子狐疑的问道。

  “散功散的解药啦。”胖子还是那个笑容,可是却还是笑得冯胭脂心里一突一突的,只是她又受不了功力恢复的诱惑,于是她咬了咬牙,还是把那颗黑东西吃了下去。

  “走吧。”胖子绝口不提药是哪来的这回事,只管喊走,这就越发的让冯胭脂心里不安起来,她也不管那青荷就在旁边,一步上前就把胖子的耳朵揪在了手里。(先汗一个,很多女人都喜欢这一招的,连我的老婆都不知道跟谁学了这一招,实在是小生怕怕......)

  “快说,药哪来的?”冯胭脂咬牙道,她才不在乎青荷呢,反正平常也是这样过来的,那死胖子又奸诈得很,不给他点苦头吃吃,他怕还不翻上了天去?

  “真要说啊?”胖子边喏哟哟的喊着痛,边用眼神支使青荷给他解围。只是那青荷也觉得他放药的地方有点过分,是以只是赏了他一个卫生眼,却是不管他。

  “快说。”冯胭脂恼他说话说得慢了,心里知道自己肯定又是吃了亏,不然这胖子何以不爽快的说出来,手下自然又是用力,加上那药力上来了,丹田的气开始留动,自然掐得胖子猪一般的叫唤起来。

  “唉哟哟,我的姑奶奶,我说我说。”胖子于是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冯胭脂的魔手,眼珠子还没转两圈,话还没岔开,便又看到那白玉葱般的手撩了起来,再不敢多说别的,拿着裤腰带就是一解。

  “你!!!!你做什么!!!”那冯胭脂见他如此这般心里不由发秫,却原来他给藏在...藏在了...那里...

  “你不是要看么?我脱给你看啊,好叫你知道在哪里弄来的啊。”胖子坏笑道。

  冯胭脂脸上更是躁红一片,口里骂道:“淫贼!泼皮!”

  “嘿嘿嘿嘿,”胖子讪讪的笑着,把肚皮上的肉翻了一块起来,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小肚脐眼来,胖子就在里面抠啊抠的抠了半天,抠出来一根铁丝来。

  冯胭脂这才舒了口气,看着那胖子在锁前捣弄了半天把那锁给开了,跟着一起出了牢门。

  “放心了吧,不是放在那里。”胖子忽然在冯胭脂的耳边轻轻的道,直把冯胭脂再次弄到双颊飞红,抬头又看见青荷捂着嘴在一边偷笑,自然是知道这死胖子有意整自己,当下又是几招拳脚,打得这直娘贼的直叫唤才罢了手。

  “走吧。”见那商无敌实在被扁得惨了,青荷这才笑嘻嘻的对两人招了手,这两人才收了玩闹之心,合着青荷一路出了大牢。

  “哟,三位,多好的雅兴啊?”一声音忽然的就在牢房大门口右边的转角处响起。

  三人一听心中就是一跳。

  “看来今天咱们是走不掉了。”商无敌苦笑道。

  那转角处的人就这样静静的走了出来,却正是张若梦。

  “怎么,商无敌大叔,这就走了么?”张若梦轻轻的道,在他面具后却不知道那温柔的声音匹配的是怎样的丑陋面容。

  “这个是当然的啦。”商无敌破罐子破摔的两手一摊:“免得打扰到了宫主这一次的大喜啊。”

  “哪里哪里,商大叔是我平日里请都还请不来的人呢。”张若梦的声音依然温柔,可是杀机却是已经起来了,空气中忽然就多了一股子腐臭的味道。

  “宫主,您开始不是还说过放过我们吗?”商无敌冷汗直流之下还想争取最后一线的机会。

  “是说过。”张若梦轻笑道:“不过,像我这样的人,你觉得呢?”

  “信义几何啊?”商无敌汗颜的摇头。

  “是啊。”张若梦举去起了手。

  “是你个头啦!”商无敌忽然就撒出一大把的东西铺头盖面的罩向张若梦。

  张若梦心中一惊,心中知道这胖子虽然不会武功,但身上经常会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张若梦自然不想大意失手。

  “快走!”商无敌撒出那一大把的如同雾气一般的东西以后拖着两个女人就跑。身手之矫健哪里像个平日里不懂武术的大胖子了?

  “哼!”张若梦冷哼一声,衣袖一卷一送,把那堆不知所云的东西尽数卷起掼进了土里,这才发现,那不过是些发了霉的面粉,眼见三人跑远,心中气恼,凌空而起直追三人。

  你道那张若梦何以不敢叫人来追?实在是因为他自己心中有鬼,在天衍日这样的时候,自然是不敢节外生枝,要知道他自己还没能全盘接手天衍宫,又哪里敢冒这样的风险?

  至于那跑的三个,更是不用说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也就算了,实在害怕那姓张的还有同党在附近,为了不惹来帮凶,自然不愿声张。否则,到时候人一多了,谁知道谁是谁呢?被人背后捅刀子可实在划不来。是以也是蒙着头,不声不响的只管狂奔。

  只是那冯胭脂却是奇怪,那死胖子边跑还边在身上掏啊掏掏啊掏的,实在是很不雅观,又苦于急奔之中开不了口,只好看着胖子把什么东西给掏了出来,胖子也不回身,甩手就往后一挥,一大蓬的和刚才一样的东西就又劈头盖脑的罩向了后面的张若梦。

  

第二十八节 信义几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