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节 无奈

    就在张若梦受不了商无敌的挑衅准备下杀手的时候,远远的,一声声沉重的钟声从天衍宫内传了过来,张若梦那浆糊一般的脑子里,终于清醒了一些。

  那是天衍宫用来召唤宫主的钟声,此钟一响,就代表了天衍宫里出现了重大的变故,门人无法解决,必须宫主亲临,而且还是十万火急的事情。

  张若梦暗道这胖子命好,也按下了杀心,知道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厌恶的看了破了相的青荷一眼,却也压下性子来命她将二人押往地牢。

  一嘱咐完,张若梦就腾空而起,竟是再不看那青荷一眼。

  青荷也不说话,只管把气出在胖子身上,乘胖子穴道被临走的张若梦封了,无法使用反两仪神功的机会,把死胖子揍得哭天喊地的。

  冯胭脂看着那胖子的傻相想笑又笑不出来,又想起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却也不再出声,只是默默的,从那眼角上就流下了泪来。

  商无敌见冯胭脂流下泪来,也知道自己再也讨不了她欢喜,只得长长的叹了口气,当那青荷再打她的时候,却是再也不出一声了。

  而回说张若梦如流星赶越一般的赶回宫里,迎他的却不是天衍宫里的侍卫,而是匆匆赶来求救的十七王朱治国。

  朱治国也不给张若梦说话的机会,拖上他就跑,直奔好生之德,幸好晚上人不多,没有撞到人,但即使是这样,也让整个天衍宫因为那钟声而闹到人心惶惶。

  一进好生之德的偏殿,入鼻的就是一股极为浓烈的药味,而那药味的来源,就是一个巨大的药池。

  这个药池在天衍宫中总共有七个,但符合宫主身份的,就只有好生之德的这一个。这个药池原本是天衍宫用秘方培养试行宫主的地方,在铁性被决定成为下一任的宫主以后,原来的旧药就已经被清除了,并且连池子都已经封闭。

  但现在,这个药池居然在张若梦从外面回来到现在的这一个短短的时间里就重新注药,显示出天衍宫的办事效率来。虽然现在药还没有被煮好,但已经有人已经被泡在了药池中,相信各位也猜得出来,正是那黑衣和皇长孙朱焕。至于供奉阁的乔金山就没那么好运了。

  因为是皇帝的人,跟十七王又没有交情,算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因此待遇差得远了,只是因为他阻敌有功没有让他自生自灭,也一并抬了进来,却是泡到了旁边的一个药桶子里,享受不了一级的待遇。

  “望叔公救我侄儿一命。”十七王朱治国竟然不顾身份给张若梦跪下。

  也许很多人会奇怪为何以皇家的关系,那朱治国居然要跪下求天衍宫的宫主救自家人一命。但是各位要知道,按照辈分算起来,天衍宫的宫主无论传到多少辈,按照当初建国时的命令,现任的宫主都要比现任的皇帝长上一辈,也算是当年朱元彰为后人留下了一点压力,企图用长辈的身份来压制当朝的皇帝,使其能够在行事前有所顾忌。

  至于现在的十七王跪张若梦其实也是有私心在里面的,第一: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一跪,他铁性冲着这一句叔公,即使是救不了也要救;第二:皇宫间的争夺是极为残酷的,如果铁性是站在皇太子的立场的话,这朱焕怕就是不保,但起码十七王回去的时候好交差一点,毕竟他已经尽力了——连皇族的尊严都放弃了,又还能有谁职责他不尽力?

  就光是这两点,也足以让朱治国毫不犹豫的跪了下来。

  张若梦心中一惊,却不说话,轻轻的把朱治国扶了起来,就转身去看那两个中毒之人了。

  只是张若梦越看越心惊,他知道血河神针的意义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他为难了——按照自己现在的所做所为正是和那血河神针的所有人古执做的是一样的事情,那么就不应该拆老东西的台子,何况,将来纵是自身难保的时候,还能与那老鬼攀上些交情。只是,他现在扮演的是铁性这个角色,又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小鬼去死?那自己的夺位计划绝对是提前暴露,给他自己带来无比的麻烦。不过,就算答应解毒,这毒却不是自己能十足能有把握解的,他就只好在池边思考起来,旁人也不打扰,自顾自的给药池加热,往池中添加对中和毒性有帮助的各种草药——当初古执背叛的时候,很是伤了几个门人,天衍宫中早就有了初步的解毒之法,只是要完全根除毒性,就得宫主亲自出马而已。

  别人不好打扰,朱治国也不好上前打扰,只得在原地急得团团转。眼见天色渐渐转明,一边的叶无极怕朱治国急坏了身子,上前来劝:“王爷,天要破晓了。请王爷保重身体。”

  朱治理国看看叶无极又看看朱焕,双眼里满是血丝,却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可是,王爷,您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还是歇息一下,保重身体。”叶无极知道主子心里在想什么,却也拿不出好办法来。毕竟他也只是个谋士,不是起死回生的医国圣手。

  朱治国还是摇了摇头,又转过了身子,在池边蹲下,看着池中若隐若现的皱着眉头的朱焕,竟就失了神。

  叶无极也只好长叹一声退到一边守侯。

  然而,似乎跟约好了一般,越是在不想被打扰的时候,麻烦事就越是多,一个门人却是不顾门口张若梦的亲信的阻拦,硬是闯了进来,低头在张若梦耳边说了点什么,张若梦面具下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这些个日本猪!”张若梦在心里狠狠地骂道。

  你道那张若梦为何要骂那日本人?却是许聚远的门人见门主久久不归,又知道许聚远是为了追日本人而离去的,是以结了伴去日本人住的地方找寻,又正好碰到日本人在处理尸体,当时就有人认出了许就了许聚远的随身玉佩出现在一个日本人的身上戴着,于是两帮人立刻就打了起来。

  这个来给张若梦传信的正是许聚远门下之一。

  张若梦用为难的眼神看了看朱治国一眼,朱治国哪里有不知道的,咬了咬牙,强笑道:“叔公权衡。”

  那张若梦也什么都不再说,直奔出事的厢房,把个惨笑的朱治国扔到了一旁。也正是这一扔,令得张若梦在即将到来的天衍日上,失去了一个强大的臂膀。要知道,要是他当时以救治朱焕为先的话,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一系列的事情,导致本来会两不相帮的十七王站到了铁性那一边去,这无疑使张若梦的失败等于是雪上加霜再无回旋的余地了。

  当然,这是后话,现在的张若梦不可能未卜先知,是以他急匆匆的赶到了日本人住的地方,当他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下了许些天衍宫的弟子和几个日本武士以后,他不由得第一次在面具后苦笑起来。

  可和事佬又不能不做,他只好无奈的干咳了几声,走进了双方交手的地方。

第三十一节 无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