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节 分筋错骨

    周身的疼痛传来,让慰德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也因为这一口冷气,他才又感觉到了自己活着的感觉。即使是扯风箱一样的呼吸,慰德还是觉得活着好。只是头脑间还有些沉重,不大灵光。他就晃了晃酸溜溜的脖子。

  “呼~~~~~~~吭哧~~~~~~~~~~~~”慰德忽然被那如雷般的鼾声吓了一跳,他拧过头去,却发现一邋遢的老道抱着个酒葫芦正滚倒在桌子上,边睡那口中的口水还从嘴里直滴到桌上。而那件道袍却是早已分不清是什么颜色了,有些灰有些泛白还有些黑。至于那下颌周围的衣领那一圈,却是早就黑得油光发亮,显然是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洗了。

  慰德还待细看,那老道却是忽然的打了一个喷嚏,醒了过来,两小眼睛半睁不睁的,口里就嚷嚷道:“死小子,总算是醒了。”一边嚷嚷,一边又伸了他那乌黑油亮的衣袖把嘴上还黏着的口水一股脑给擦了去。

  “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慰德想爬起来给老道见礼,却是浑身乏力,还没能撑起半身,却是手脚一软又躺了下去。

  “嘿~~~你这小子,你当你是神仙啊?”老道藐视的看着慰德:“中了一记血河神针,你这才刚解了毒,你就想起身啊?你当那毒是那么好相与的啊?”

  慰德却说不出话来,只好苦着张脸对着老道傻笑。

  “饿了没?”老道见他尴尬,也不再逗弄他,手在背后一掏,也没见他怎么地,就从后面摸出来半只烧鸡——这绝对不是刚买回来的,半只烧鸡上不见的那一边的边缘上满是牙印。

  慰德却是脸红,虽然饿,但见那鸡是被人咬过一半的,却有些不想去接。

  “嘿!!!!你个死小子!爱吃不吃,不吃拉倒!”老道两眼一瞪,把烧鸡就往道袍子上一揣,翻个身,继续睡他的觉。

  慰德也不好说什么,不过还好,还不算太饿,他打量了一下周遭,却发现是在一座破庙里。庙里倒也还算干净,只是残屋破瓦有些破落了,他自己,就正睡在原本是放置供品的供桌上。

  慰德看了半天也没打量出来这里是何处,想唤那老道,却又顾忌着他那一身的油腻,犹豫了半晌,这才期期艾艾的叫了一声:“前辈。”

  老道也是搞笑,翻过身来,丢他一记卫生眼,嘴里叼着刚才那半只烧鸡,含糊不清的道:“喊我做甚?”

  既然话一出口,慰德的心里倒是塌实了一些,自然问道:“敢问前辈这是什么地方?”他在没昏迷前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知道是这老道救了他,只是还不知道老道将他带到什么地方来了。更何况,门中这一次派他和他师傅一起下山,就是为了能在永州的地界上护得十七王爷周全,自然是不宜耽搁太久,是以有此一问。

  “永州啊,不然你以为在哪里啊?”老道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

  “那前辈...”慰德还小心翼翼的打算问点什么,却是看到老道面色不善,把剩下的半句话给吞进了肚子里。

  “你小子运气!”老道边说,边把最后的一点烧鸡给吃到嘴里:“碰到了我!不然叫你肠穿肚烂而死。”

  “是了,小的先谢...”话没说完,被老道狠狠一眼盯在脸上,慰德又把下半句话给咽在了肚子里。

  “罗嗦什么?”老道牛头一甩,晃了晃那乱发如草的脑袋,哼哼道:“你也不用谢我,当初我答应你们家老爷子,若是见到你们庖丁门下危险,就会出手帮忙,我那么讲信用,自然是不会食言的,知道了没?”

  慰德吃了两次瘪,再不敢接话,只好把个脑袋给点得跟个啄木鸟一般。

  “你那老鬼师傅呢?”老道舔了舔手指以后忽然问道。

  “师傅?”慰德先是一怔,随后那眼泪就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师傅被魏阉狗的人给害了...”说完这句话却是抽抽噎噎起来。

  “魏阉狗?”老道疑惑的问道——感情老家伙长久呆在家里不出门,消息闭塞到了这种地步。即使他偶尔下山去城里的大户偷几只烧鸡烧鸭,却是不与人说话,自然是活了这几十年,却是不知道朝里出了魏忠贤。

  慰德虽然疑惑,却也把魏忠贤的事情添油加醋的给说了出来。

  这一听不要紧,直把老道给听到七窍生烟,几乎口中都要喷出火来。

  “反啦反啦!!!”老道嚷嚷道,把手里的鸡腿棒子给挥得呼呼响。

  “可不是么,那魏阉狗还想刺杀十七王爷,结果门里得了信,就让我和师傅一起出山来寻那十七王爷,想保护他,不料...不料...”慰德说到这里却是再无法说下去,眼一红,眼见着又落下泪来。

  “哭哭哭!哭什么哭!他奶奶的!”老道心里有气,摸过葫芦就狠狠的往嘴巴里灌了一大口酒,然后转过头来,邪邪的笑了,对慰德道:“你可想报仇?”

  “前辈的意思是要帮我?”慰德也顾不得哭了,却是惊讶的望着老道。

  “我?”老道忽然的又自嘲的笑了笑:“我与人比试,输给了别人,却是发誓要在这永州终老,不得离开。”

  “您输了?”慰德心里却很是惊讶了一把。要知道,在他没昏之前,却是看到了老道出手,那已经是接近武林的颠峰的实力了,想来庖丁门里的长老们出手,也没有一个会有他那么自然随意。慰德也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高人跟人比武居然还会输。

  “是啊,输了,不止是武功,还包括喝酒、骂人、耍流氓。”老道苦着脸道。

  “耍...耍流氓???”慰德的脸上不知道这是第几回冒冷汗了。

  “是啊!”老道苦着脸,不过幸好他还没忘正事,狠敲了慰德一记响头:“喂,我说臭小子,你到底想不想报仇啊?”

  “想!”慰德就兴奋了起来,他一想到师傅的死,忽然的心里就被恨意给填满了。

  “恩恩,那就好!”老道诱惑道:“那你拜我为师吧!”

  “啊?”慰德就张大了嘴,合都合不拢。

  要知道,武林之中,门派观念非常之重,但凡改师另投的,除非是师傅允许,否则就算是门派的叛徒,轻则是废除武功重则为武林不齿,受各门派追杀之苦。

  “你瞎操的什么心啊?”老道笑嘻嘻的努力装出一副和善的样貌来,企图诱拐良家少男:“你师傅不是死了么?何况我的本事比你原来那个师傅,可是高了许多,怎么样?”

  “前辈莫要再说了,我不会改拜的。”慰德很认真的说道。

  “真不肯拜?”老道说到这里,眼睛里就多了些恶毒的东西。

  “前辈请不要勉强于我。”慰德毫不畏惧的盯着老道的眼睛——师傅新丧,就是要另外改拜他人,也需要获得门中长老的同意才可,何况慰德觉得与这老道实在是没有什么共同处,单是见了他那脏成黑色的衣襟和衣袖就让慰德丝毫提不起拜师的兴趣。

  “哦?”老道从桌上忽然的一溜到地:“你若不不应承了我,我便让你尝尝分筋错骨的味道,怎么样?”

  “前辈莫要为难于我,实在是还没有禀明门中长老,不好擅自做主。”慰德心中自然知道改投他师的大忌,更何况就算是没有这个忌讳,出于对旧日师傅的尊重,他也希望能够先得到门里长老的应承,方才改投。

  “你倒是嘴硬得很!哼!”老道重重一哼,又狠狠的盯了慰德一眼:“你拜还是不拜?”

  “不拜!”慰德现在见那老道是越见越不顺眼,牛脾气一上来,倔道:“死也不拜!”

  “好小子!那你便给道爷去死吧!”老道也懒得再与他废话,枯爪一伸,在慰德身上狠抓几记后,转身就往外走,口里还狠狠的留下话来:“臭小子!倘若你熬不过了,便只要求我,我就放了你!”

  “我才不......”慰德一口硬气话还没说完,忽然的一股绞痛从心头传来,就在床上打起滚来,无数的冷汗就在他头上冒了出来。

  只见他身上青筋尽露,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两个眼珠也仿佛不再想呆在他身上一般,直欲从他的眼眶里跳将出来。

  老道出门时,见到在床上翻来滚去,却又嚎不出声的慰德忽然的笑了一笑,这才出得门去。

  只是慰德在床上疼得死去活来,哪里见到了老道的诡笑?就是见到了,怕也提不起精神来骂这死牛鼻子了罢?

  

第三十二节 分筋错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