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节 内奸

    永州的秋天不像北国来得那么早,也不像南国来得过迟,它总是在人们开始感觉到夏的消退的时候,轻轻的在夜晚中来临.现在的永州被包围在点点的淡黄之中,有些秋的萧瑟,也有着别样的风情.

  铁性本人最是喜欢自然的景色,他总是一个人呆在美好的景色中无法自拔.

  萧逢春不一样,根本就是一个不懂得艺术的人.就如同他去做淫贼的时候,从来没有什么新鲜花样提供一样.于是,他就只好跟在铁性背后郁闷.

  “到了。”铁性忽然轻轻的道.

  萧逢春听到这话,就身躯微微一震——要知道,当初他被抓过来的时候,曾经就有一段时间与那叫吴刃的人呆在一起,于是造成了现在萧逢春的紧张。

  这是一家古老的大宅院。院落里很是安静。白天里女人们下田劳动,男人上山打柴,小孩子放牛,宅院里就剩下老人和婴儿。

  没有人来问这两个衣服华丽的人为何而来,几乎对他们可以说是视而不见。

  也没有谁会想到,天衍宫里最邪恶的一个人的住所,就在这片安详之地的最深处。

  在靠着山壁的地方,铁性移动了几根树木,那山壁之上就出现了一道狭长的裂缝。稍微远一点看去,就发现两人消失在了山壁的前面。而一切,又恢复为原状。

  萧逢春老实的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跟在铁性的身后。

  山壁内是一个巨大的石洞,因为永州的地质而天然形成的大石洞。吴刃的刑具室就在石洞的最深处,而过道的两边,则被修葺完整,关押着一些俘虏。这些俘虏中有许多咋看下去就觉得猥亵无比,不像中原人的矮子俘虏。他们一人一间的被锁在牢内,既不见他们哭喊,也不见他们自杀和咆哮。

  任何看到这一切的人都不得不说吴刃是个喜欢干净的人。因为在他的刑所里,你根本就见不到血迹斑斑的刑具,也听不到关押在这里的犯人的任何声音。按照吴刃的说法就是:“未知的,才是恐怖的。”

  不过,当铁性见到吴刃的时候,发现他正在跟那个日本上忍混在一起。而那位日本上忍水户现在就在吴刃的屁股下充当坐骑。

  “唉呀呀,这不是少爷么?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吴刃看到铁性进来的时候,先是吐掉嘴里吃着的葡萄,又在身上擦了把手,这才把水户牵了过来,然后用袖子扫了扫水户光溜溜的脊梁,请铁性坐下。

  “还不错。”铁性笑着道。

  “多谢少爷夸奖,多谢少爷夸奖。”吴刃点头哈腰的笑道。

  “怎么把他调教出来的?”铁性斜着头看着吴刃。

  “嘿嘿嘿嘿,少爷也该知道,这东洋人骨子里就有点奴性,小的只是叫了几个龙阳君子过来,这小狗就被小人调教好了。”吴刃被铁性夸奖,兴奋得直搓手。他也知道铁性是素来不吃不喝外面的东西,自然也就不拿饮食招待,当然,这样一来,无形中,吴刃头上就有了一点点冷汗。因为任谁都知道,天衍宫的这一界主子是个冷漠的人。处死下人的时候从不留情。即使这位主子从不错罚,也难免让底下的人天天把心给提在嗓子眼过日子。

  “不过似乎不彻底吧?”铁性回了话,虽然有责怪的意味,但吴刃暗地里却松了口气:“呃......小人愚钝,少爷能不能提示一点点?要知道,现在就算要他与饿狗抢屎,他也会去做的。”

  “你说话还是这样不讨人喜欢啊,吴刃。”铁性淡淡的一笑:“我坐在他身上,而他的那个东西居然敢不听话起来,你把他切了吧。没有必要留着了。顺带还可以试试他到底是不是被调教得彻底了。”说完,他就站起来,走到书桌的旁边,去笔筒内,拿了一把精致的小铁签丢给了吴刃。

  “这......”吴刃一下子被说蒙了竟找不到任何话来对答。但是时间不等人,刚刚还在铁性身下颤抖的水户,猛然间向后跳了起来,手中不停变换着手印,一条粗大的水龙就在那瞬间被他完成,直冲萧逢春。

  “真是愚蠢的东西啊。”铁性说完这句话以后,就在原地上消失了。

  在水龙被一道黑影打散的时候,原来的地方又才慢慢的出现了铁性的身形。

  水户本就没打算活着,他知道自己无法杀死铁性,所以就把目标对准的萧逢春,企图临死也拉个垫背。却没料到自己的水龙弹在铁性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愣得一愣,就发现铁性的手已经扣在了吴刃的喉结之上。

  “还有什么遗言?吴刃。”铁性笑着对吴刃说道。

  “......少爷!小人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吴刃忽然就哭喊起来,但又因为畏惧铁性,不敢扑上前来。

  “是么?”铁性依然是那副千年不变的笑容:“其实你掩藏得很好的。只是我那个白痴弟弟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于是让我怀疑到了你身上。在刚才进来以后,你说的那些话,更是令我做出了剔除你的决定。”

  “我...我...”吴刃忽然的在眼中就透出了恐惧的光来:“少爷!不要杀我!”

  “哦?给个理由。”铁性笑眯着眼睛问道:“什么样的理由能让我这个最痛恨被人欺骗的人,放过你这个欺骗过我的人呢?”铁性手上暗暗加劲,吴刃被他捏得满脸紫红,喉咙里还发出濒死的声音。

  “冯...冯...胭脂!”吴刃终于在喉咙里挤出了一个名字。

  “啊!真是个很好的理由。”随着这句话,那只白皙但却冰冷恐怖的手,就离开了吴刃的咽喉。

  “咳...咳...”吴刃咳了半晌,才能回过神来喘口气。

  赤裸着身体的水户此课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只好紧抿着嘴唇,企图在铁性走神的瞬间发动自己最后的攻击。

  “说出来,你就可以走了。”铁性依然微笑着说话,外表上丝毫看不出他对冯胭脂有什么特殊的情感在里面。不知道的人,就几乎会认为铁性只是在消遣吴刃。

  “不!”吴刃咳完了以后,忽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字,他非但不怕死,反对铁性道:“我姓吴的自认为没有犯什么错误,即使你有怀疑,你又是怎么确定我出卖了你?”

  “是啊,虽然水户给出的时间差了半个时辰,让我没能救到那一批将士。但这也不是不能解释的事情。不过,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我那个白痴弟弟,居然企图在我脱力的时候杀死我。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开始怀疑你和水户的关系的。别忘了,情报,是从你那里最先提供出来的。”铁性笑着道。

  “这不够!”吴刃咆哮道:“这就到了要杀我的程度?我不信!!!”

  “真正令我确定的,是你刚才的说话。”铁性笑道:“什么龙阳君子啊?你觉得我这个学过医的人,会不懂么?我们的忍者大人刚才被我用袖角施暗劲扫到了腰眼上,如果他最近有行房,这劲道即使碰到他,他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而偏偏他有了非常灵敏的反应,这就证明了你在骗我。”

  “不可能!”吴刃咆哮道:“就算是骗了你,也不可能使我的计划失败!这跟我出卖不出卖你,有什么关系!”

  “呵呵,做贼心虚啊,吴刃。”铁性忽然就灿烂的笑了起来。

  “你!!!他妈的!老子一生骗人,没想到阴沟里翻船翻在你身上!!!我呸!受死!”吴刃在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却没有向前扑,反而是向后飞退。

  而水户就在这个时候,再次出手,又一发特大的水龙弹攻击了过来,接着他更是整个人都扑了过来,看样子为保吴刃一命,他是不惜替死了。

  “少爷怎么不追?”萧逢春面对扑面而来的水龙依然是满不在乎。

  “没看他双手在退的时候反扣着么?”铁性笑着道。玩笑间,他用左手在空中挥得一掌,就将那巨大的水龙轰得倒飞而去,反将水户冲了个披头盖脸,等水户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轮到他,被铁性一把捏在了咽喉之上。

  从铁性手上传过来的力道,死死的束缚住了水户全身上下所有的内息流动,竟让他动弹不得。

  “抓到一条好狗。”铁性笑着,将水户交给了萧逢春。

  

第三十七节 内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