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节 争斗

    话说那袁少宾出得妓院,略微一分方向,就往县衙而来。而胡家龙却已先他一步,早早的易了容貌在那县衙门口探起风来。

  待袁少宾到的时候,胡家龙也没有想好什么对策去那县衙中诓得火器出来。两人对了面,袁少宾将铁性的话如实的与胡家龙说了,两人当下就只是冷冷一哼,散了开来。

  见得暮色开始深沉,袁少宾也懒得再去考虑什么计策不计策,把心一横就寻了后门,蒙得一帕黑巾就纵身上了后院的房顶,悄悄的往衙内摸去。

  胡家龙先是远远的缀着袁少宾,见情敌先行下手,心中也自一横,也不蒙面,仗着易容术在身,也翻上了墙,悄悄摸了进去。

  这两人虽是在永州城呆了一段时间,但袁少宾本身是江湖人,不愿意去沾官府,是以没有来过,而胡家龙本身虽是捕快,却不是永州之人,来的时日也短,就也不知那火器放在哪。两人就存了一般的心思想去擒一活口询问那火器库房是哪一间。

  可由于六道众人将衙中的人已经清理干净,两人寻得半晌,却是一个问话的人都寻之不见。当两人一个从北墙一个从南墙翻进内院后,两人都是一般的冷冷一哼,也不说话,一个就去了西面,一个去了东面。

  而那袁少宾选了西面的厢房,就正是六道众所在的厢房。待袁少宾无师自通的揭开房顶上的瓦片向下看时,见到的正是六道众在下面胡混。

  就见修罗道的战狂正跪在那也门的身前,用嘴含着那也门的命根在不断耸动,行那龙阳之好。而地狱道的疯鬼三眼则站在那也门的身后,一面用手捏着那也门的肩膀,一面又不断的与那也门耳鬓厮磨,手上更时不时的到那也门的胸间揩油,这一幕,直把袁少宾看得是寒战不已。

  至于狗奴和名花更是早就滚倒在地,狗奴依然是将头的钻到了名花的裙下,就见得那裙摆不断的颤抖,而名花的呻吟更是让袁少宾来了个面红耳赤。

  至于贪吃三,由于躲在柱子后只露了个背影,就只听得他将一些物事嚼得吧唧吧唧响,又有时又从他那个方向传来嚼碎硬物的声音,倒也叫袁少宾不知道他在吃什么,干什么。

  袁少宾初看时,那过堂风正吹着,是已没有闻到什么,但过得一瞬,风停下,一股血腥味就混合着几种不知道名的臭味直冲他的鼻子,他竟没能忍住一个喷嚏打响。这一下,袁少宾就心知不好,再向下看时,就只见到地上一层的血渍,再不见那六道众的六人所在。

  也没等他再转其他的念头,脑后就有了锐物破空的声音响起,袁少宾躲无可躲,一掌震塌了房梁,落入厅中。饶是他反应极快,也被削掉了后脑的发箍,将头发给披了下来。

  一落厅内,六道众也不甘后退,脚下一挫,六人也是破了屋顶落在了袁少宾面前,将门口给堵了。

  袁少宾见得地上血渍,又见了厅内一角堆放着的一地的惨肢断体,这才知道那贪吃三刚才所嚼竟然就是活人尸骨。心中一阵干呕,但到底也被他忍住。毕竟他袁少宾也不是些中看不中用的草包。他见六道众将门堵了,也心知有一场恶战,一面思量着脱身之法,一面将腰间的葫芦拿了出来。

  “客人从哪里来?”那也门斜着眼看着袁少宾,他出来得急,竟是连裤子也没扎好,隐隐的就有那东西露了出来,将他一脸的严肃破坏殆尽。

  “这话似乎该在下问你们才是。”袁少宾拔开了酒葫只是灌得一口又塞回腰间,就恨恨的盯住了那也门。

  那东面的胡家龙听得这边巨响,心中一跳,犹豫了许久,才又回转来,就正好见到六道众将袁少宾给围在了厢房之内。他也不说话,悄悄的便要靠近。腰中的唐刀也被他慢慢的抽出,擎在了手中,就打算从身后下手,先行铲除一两人再说。

  袁少宾面对厅外,自然也是看见了胡家龙,他却不想搭理,心中只道是凭自己的功夫,只要想跑,这六人是阻拦不住。

  “那么多废话做什么?照我的意思,杀了不就好了。”战狂素来思想简单,从来就只知道以武力解决一切问题。却是不知那也门如何收了他,竟然还能与之做龙阳之好。

  “好啊好啊,那么嫩的肉,我能吃么?”贪吃三看向袁少宾的眼神完全就不正常,以他的眼光看来,袁少宾无非就是块好吃的食物,比刚才那些肌肉松垮的食物要耐嚼多了。

  只是两个怪人说归说,却是不敢在那也门发话之前就动手杀人。行动上更是完全就以那也门为准。

  “问我们?”那也门笑道:“你还不配。如花!”这话一经出口,场内所有的人立刻就动了手,眼见得就是一场乱杀。

  却说那胡家龙在那也门话音刚落之时也正好出刀偷袭,那刀光凝练一线,不但比之从前威力大增,更兼用内力将厉啸掩盖,毫无征兆的直奔那也门项上人头。

  只是这必中一刀没能奏得奇效,刀方落下,那也门就已经纵身向前,一拳就向袁少宾捣去,前扑之时更带起了呼呼风声。

  而那也门身边的如花一扯手中铁链,那狗奴就缩身抱成了一团,竟然是被如花反过身后,当做流星镖来使用,劈头盖脸的砸向胡家龙。疯鬼三眼也在这一瞬间与战狂、贪吃三一起怪笑着转身扑向胡家龙。

  却原来是那狗奴鼻子极灵,早已闻得外人气味,悄悄用秘法通知了那也门,等那也门静心感受到胡家龙的气息,能够完全脱身后,这怪物就发了信号,六人就同时出了手。不仅叫胡家龙一刀落空失了重心,更是汇合了五人的力量,企图一击就将胡家龙搏杀在地。

  胡家龙虽然一招失手,但他本是刀尖上滚出来的,应对之时自然是迅捷无比,眼见五个凶神杀招临门,只将脚一蹲腰一拧,翻滚在地,竟然就如同过节时放的烟花飞碟,在地上搅出层层刀花,这家伙心也焖野,竟然是就想一招就取四人八足,只是那被抡在半空中的狗奴却是无法波及,不免叫胡家龙的小算盘显得有点美中不足。

  而回头看那袁少宾早就已经提防对方贸然出手,见得那也门一拳捣来,凛然不惧,又诚心想试试这妖人功力,当下大喝一声不闪不避,看准了那一拳来势也是一拳擂出,只带起一阵骨头炸响之音。临到头了,他的拳头竟比没动手前大上半分,正中那也门的拳上。

  就听得一声轰响,两人拳拳相交,那也门却是不敌袁少宾蛮力,小退得一步,面上一红,口中喝道:“三眼!”却是心中不愿与袁少宾再蛮拼蛮打。要来个以多打少,速战速决,解决袁少宾了。那三眼也不答话,只是纵身避过临脚一刀,也不反击,一个后空翻后,脚下一蹬,身体一转,就一个横肘,直顶袁少宾心窝。那也门回击也快,刚一后退,一凝劲,又是糅身扑上,身形竟然是比刚才还要快上三分。

  “来得好!”袁少宾刚才与那也门硬拼一招,竟将这酒鬼的兴奋之情给打了出来。眼见两妖人来势凶猛心中欢喜,当下大喝一声,也是不要本钱的一拳一掌轰出。

  掌接窝心肘,拳打那也门。正是袁少宾的计较——那顶肘甚是霸道,硬接不得,正该用掌中柔劲化解,一拳轰出,也是为了胁迫那也门,好叫其闪身开去,不能与三眼合击己身。

  算盘打得响,还得看人合作不合作。虽然柔掌接了三眼一招凶招,将其式荡开,但也连带着身形有些不稳,拳势受了影响,叫那也门脚下一滑闪了开去,还几乎贴到怀中印上一掌。要不是袁少宾见机得快,飞身后退,这一招就要趴到地上去。

  “好身手!”袁少宾眼见对手厉害,又犯了混,竟将这一场生死当做比武来看。也是他多年混迹在永州,平日里争勇斗狠,却没有与人做生死之搏有很大关系。当下他来了豪气,将因如画不喜带来的那种颓废一扫而空,大笑着摆了个极其古怪的架势,又将那酒葫芦解到了手中,也不望两妖人,只是喝了口酒。

  那也门何时受过如此藐视,怒叱一声就和三眼又联手扑上。

  而那胡家龙也是过于贪大,这一招虽然逼退贪吃三和战狂,却没办法防住那如花和狗奴。如花只是借狗奴打到尽头的回弹之力就将自己硬生生的扯上半空,避过这一刀,更在半空中一掌打在回卷的狗奴身上,将其去势改变,半空中直落胡家龙的腰肋。

  本来那链不长,若是狗奴依然蜷缩如故,自然是打胡家龙不着,却见那狗奴忽然半空中就舒展了身子两个黝黑的脚爪就直踩而下。倒是把个胡家龙吓了一跳,要不是他旋转中,分得左手一撑地面,横移了半寸,就被这一双臭脚给踩了个结实。移开之后胡家龙才得庆幸自己变招得快,那双黑脚竟然就这样将铺在厅内的地板给踩了个稀烂,就连旁边的几块也受不住震荡,纷纷裂开了来。

  也是这一招之后,胡家龙和袁少宾两人才均收了轻敌之心,正式六道众起来。

  

第三十九节 争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