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捕快也能被调戏

    十八年后——西湖边上关家庄。

  这一天,关家的长子在庄中提剑杀人。关天威七名小妾,一名正妻,三个幼子,全数死在关天威长子手上,而他自己又死在老父关天威的手上。

  家破人亡之后,关天威不知出于何种目的,自杀于大厅之上,死前更点了把火,将关家庄烧了个干干净净。

  事发后,离关家庄不远处的西湖边,停了一艘画舫。画舫很大,而且声歌艳语不绝于耳。

  画舫的二层,却不像一层那样嘈杂。安静得多了。

  一个美丽的女人,大红缎子的衣底,青天白云的衣边,衬出她白皙脸庞的洁净。

  她轻移莲步,仿如出尘的红莲般,令人赏心悦目。若非在这凡间,怕不是以为仙人了。

  这美丽的女人,打开了云莱小筑的门,走了进去。

  那儿,有一个少年,十六七岁的少年郎,他背对着那美丽的女人。

  “小爷,您的事,奴婢办妥了。”女人款款的福了一福,犹如风摇牡丹般的香艳。

  少年转过了身来,他脸上有一张很粗糙的木雕面具。他冷冷的道:“不要对我用你那不知所谓的‘惑心术’,牡丹,没用的。”

  “您真爱说笑呢。”那名叫牡丹的女子掩口轻笑,香肩微颤,更是诱人。更何况她的肩头是露在外面的,定力差的人怕不早就扑了上去。

  少年厌恶的眼神几乎将仍在施术的牡丹钉在地上:“我对你说了,你要再敢放肆,就给我身败名裂的去死!”

  牡丹的脸,唰的一下便涨得通红,她咬了咬牙,伸出手来:“拿来!”

  “拿来?”少年的语气里充满疑惑。

  “别装蒜!”牡丹粉目含煞:“你让老娘去关家这一趟的辛苦费!拿来!”

  “是么?”少年敲了敲额头,“喀喀”直响:“我怎么不记得我有答应过付你钱啊?”

  “你敢耍我?!”牡丹双手一握,已经动了杀机。

  “不不不,”少年伸出一个手指,在牡丹面前晃了晃:“我说过了,只要你能令到关家父子自相残杀之后,家破人亡,我就给你一样奖励,对吧?”

  牡丹鼻中冷冷的一哼,杀意稍减。

  “可是你不该将我的事说给关天威听吧?”少年的冷眼仿如一根针般的刺进牡丹心底。

  “哼!”牡丹冷哼一声:“你总得让别人死得明白吧?”

  “哦?”少年顿了顿:“我怎么不知道杀人无数的牡丹有那种慈悲心肠啊?”

  “偶尔也可以做回善人吧?”牡丹将手在衣袖里扣了两柄飞刀。

  “你居然会有慈悲心?”少年“呵呵”笑了起来:“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带来的捕快呢?”

  牡丹心中一惊,手中的飞刀疾射而出。她的飞刀一出手就从腰间抽出一根天蚕丝,一抖之下,揉身扑上。

  然而,牡丹发觉自己踏入了一个致命的陷阱。她不敢相信的回看身后——那是一把藏在凳子底下的硬弩,在她离地的瞬间,就射了出来。

  牡丹踉跄着仰天倒了下去。

  背后的箭就从她的胸口突了出来。她至死也没弄明白,少年怎么知道自己的背叛的,而她,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血,从衣服中渗透出来,在地板上慢慢的扩散开来。

  “真是绝妙的讽刺。”少年轻笑道——他轻易就避开了那飞刀。

  “是啊。”另一个声音答道:“恶徒的血,使花开得更艳丽一些呢。”

  “那借刀杀人的你,是否又是另一个恶徒呢?”少年背负着双手,站至窗前,向外望去。

  “如果中原七大神捕之一的胡家龙也算恶徒的话,天底下还有多少人不是恶徒呢?”一个青年男子压塌了屋顶,降至房中。

  “出场方法有待改进。”少年不动依然。

  “没关系,不用我给钱的。”胡家龙双手往身后一背,挑起了他自己的下巴。

  “不论是谁给钱,给这样的钱,恐怕都不好吧?”少年侧了侧身子。

  “有的人就是得让他出点儿冤枉钱才好啊。”胡家龙笑着道。

  “哦?”少年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你跟了我三个月了,有事?”

  “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胡家龙嬉皮笑脸的道:“陪我往衙门里走一趟吧?”

  “为什么?”少年眨了眨眼。

  “半年前,华山派长老徐清伶因通奸,被杀了。”胡家龙也眨眨眼。

  “哦?”少年的语气摆明了他知道,可是嘴里却说道:“这种人,死有余辜嘛。”

  “可他是被诬陷的。”胡家龙扬扬眉毛:“主谋者还没抓到。”

  “哦?就为这个?”少年伸了伸脖子。

  “四个月前,少林派的灵智大师忽然走火入魔全身瘫痪了。”胡家龙的脸沉了下来。

  “那是习武术之人很常见的啊。”少年嫌烦了,坐到椅子上玩耍起一个茶杯盖子。

  “可是据说是因为他俗家女儿的事而分心所至的。他女儿被人约到某个山脚下,被草寇给奸杀了。然后有人被教唆后,在灵智大师闭关时前去报信,又哭又喊,结果灵智大师当时就吐了血啊。”胡家龙也找了张凳子来坐。

  “没了?”少年又眨眨眼。

  “还有很多。”胡家龙摇头晃脑的道:“罄竹难书啊。”

  “是啊。”少年的话中满是笑意:“那主谋可真够高明的。”

  胡家龙脸色一沉:“只能说是够阴毒吧。”

  话音刚落,少年拍了一下桌子,胡家龙心中一跳,再想跳开时,已经晚了,那桌子上和凳子上冒出来四个铁扣,将他一下就扣在了那里,动弹不得。

  “嘿嘿。”少年笑着贴进了胡家龙的苦瓜脸:“想不到我会利用你的习惯****?”

  “你真够阴的。”胡家龙一脸“我认栽”的表情:“明知我很随便,你一坐着,我就决不会站着,却来设计这种玩意儿。”

  “不然我怎么能潇洒的走掉呢?”少年得意洋洋。

  “这是我第几次上当了?”胡家龙眨巴眨巴眼。

  “呵呵,第二十七次了。”少年的眼充满了笑意:“反正不会是最后一次吧。”

  “啊呀!!!”胡家龙故做吃惊的道:“我那么笨啊?”

  “嘿嘿,是啊。”少年笑道:“看来我得想个办法让你不再跟我才行啊。”

  “那不行!”胡家龙晃晃脑袋:“我一生跟你走!”

  “哦?”少年恶意的把木雕脸靠近胡家龙:“你该不是有那种嗜好吧?”

  “那种嗜好?”胡家龙一脸不明白。

  “就是那种嗜好啊!”少年的眼中满是笑意。脸,贴得更近了。

  “嘿嘿!你上当了!”胡家龙头一伸口一张,将少年脸上的面具一口给咬了下来。

  “嘿嘿嘿嘿。”少年学着胡家龙发笑,还笑得春guang灿烂。

  胡家龙眨巴眨巴眼:“你居然戴了两层面具!”

  “哈哈哈哈。。。”少年的上半张脸还是拢在面具中:“不止如此哦!”

  “不止如此!”胡家龙说这话时,面色已经变了。

  “对啊,你是不是很热啊?”少年的唇角已卷起了笑意。

  “你......你的面具上......”胡家龙已经满脸通红,气粗如牛了,可是他却还在拼命抵制,不想失去理智。

  “那个好像是‘一品堂’出的,专门为达官贵人准备的‘春xiao一刻’,花了我二十五两银子呢。”少年的眼都笑眯了:“我把整瓶都糊在上面了。”

  “就为了作弄我,你花掉农家三年的口粮钱?”胡家龙咬着嘴唇说话,衣裳已被浸得湿透。

  “有什么不可以?”少年恶笑着扒光了胡家龙的衣服扔出了窗外:“这回看你还怎么追我?哈哈哈哈。”

  少年又转过身来:“我忘了说,我帮你叫了个小姐,好像离她来还有半盏茶时间。嘿嘿嘿嘿,好好享受。”

  说完,少年就跃出窗外,踏波逐浪而去。

  他这一出去,就进来一个醉熏熏的老鸨,她也没往地上看,一见到光溜溜的胡家龙就扑了上去。

  这画舫上就响起了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第二章 捕快也能被调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