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等花郎

    第四章

  远远的一叶扁舟滑来,但听得船上渔妹唱得一口好歌。

  那渔妹虽然是粗衣布鞋,但生得唇红齿白,端的可爱。口中还流出歌来。只听她唱道:“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

  纵芭蕉,不雨也飕飕。

  都道晚凉天气好,有明月,怕登楼......”

  不觉间,岸边传来咽咽的萧声,合进来——那是一个俊俏的少年郎。他见渔妹看过来,微微的,就是一笑。

  渔妹的脸亦羞得红了,只顾手中加快了摇橹,口中却仍是合着萧声往后唱:“年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燕辞归,客尚淹留。垂柳不萦裙带住,漫长是.系行舟。”

  少年的萧声合到这里,忽地顿了下来,朗声道:“姑娘何不系行舟啊?”

  那渔妹脸上一红,暗自啐了一口。脸上笑道:“工资莫要取笑。奴家还要打渔呢,哪能像公子这般闲情雅志。”

  “那倒也是。”少年笑迷了眼:“不过,北六省的二当家虎煞女的亲传女弟子也以打渔为生,倒是令人不解了。”

  “你是谁?”那渔妹便停了桨,凤目中带出煞气来,怒道:“恁那贼子!你是如何知道你家姑奶奶的身份的!”

  “你也别管。”少年犹自笑道:“须知道,姑娘这一去,可是甚为凶险,不知姑娘可需要在下帮忙?”

  那假渔妹一叉腰,鼻中冷冷一哼:“不就是俩采花小贼么?你道姑奶奶怕他们不成?”

  “如果萧逢春和席松青也只能算是小贼的话,那他二人又如何能逍遥这十来年呢?”少年的星眸里含着深深的笑意。

  “哼!”那假渔妹又是冷冷一哼:“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碰到你家姑奶奶我!”

  少年见他出言不逊,不由得一皱眉,仰天一笑:“没想到,你对虎煞女的功夫了解不深,却把她的脾气给学了个十成十啊!”

  “小贼死来!!!”假渔妹目中闪过杀意,已是凌空扑来。

  “哦?‘裂岩爪’?”少年笑声中,身形已是如行云流水般滑了开去:“姑娘怎地突然下此毒手啊?”

  “少罗嗦!”假渔妹对那少年已是恨得牙痒,见少年避开第一招,第二招又追击而出:“小看本姑娘的,都得死!”

  “呵呵,天下间,满是奇人异士,若他们中有人小看姑娘,未知姑娘是否也要赶尽杀绝?”少年仍然不慌不忙的闪躲着少女的攻击。

  “这用不着你管!”那假渔妹见久站不利,心下着恼,性子一上来,呼的便打出一式“虎爪撩阴手”来。

  少年眉头一皱,当开了这一击:“郭金燕!少爷和你无仇吧?”

  那叫郭金燕的少女冷哼一声,手中依旧是狠招不断。

  “不知进退的丫头!”少年的眉头一皱再皱,连着反击两招,逼得郭金燕不得不回招自保。那少年看准机会,一个翻身,便向远处遁走。

  郭金燕回过神来,待得要追,但听小船上一句极低沉的:“别追了。”只得硬生生的压下身形。

  “师伯!”郭金燕倒是很会撒娇,撅起了嘴。

  “算了,你打不过他的,回船上来。”说话间,一个两鬓微白的老者从船舱中走了出来。

  这老者,虽是一身青衣布袍,却因为那两道极浓的剑眉,让他整个人都不怒而威起来。

  郭金燕恨恨的向着少年去的方向一跺脚,飞身回船。

  “算了。”老人疼爱的抚抚郭金燕的头:“这小子不简单。师伯也看不出他的师承来历。这种人,少惹为妙。”

  “哦,知道了。”郭金燕答应着,便去划船,心可中有气无处发,只好拨得那水哗哗的响。

  老者无奈的摇摇头,望向少年隐去的地方,眼中的厉芒一闪再闪,心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会来的。”

  然而,又有谁知道这看似慈祥的老者,竟然会是虎煞女的大师兄恶虎煞呢?又有谁会相信他就是曾经屠杀过数千名的无辜平民呢?

  却说那少年正是前不久杀死牡丹和那东洋少女的少年郎,只是脸上戴了人皮面具罢了。

  此刻,这少年正一个人坐在一间凉亭中乘凉。旁边是卖茶的老头。

  “唐礼虎。”少年笑眯眯的喝着茶。

  唐礼虎?偷盗四川唐门镇山之宝—有形之毒并杀死唐家九名用毒高手的唐家叛徒。却不知道这少年如何与他相识的。

  “少爷。”唐礼虎小心的陪笑道。

  “恶虎煞董成宇怎么样?”少年吹了吹杯中的茶叶。

  “值得小的七招。”唐礼虎点头哈腰的道。哪里像个杀人不眨眼的恶徒呢?

  “加上郭金燕呢?”少年轻尝了一口那碧绿的茶水,哈出一口热气。

  “值您一次小的奖励,少爷。”唐礼虎森然的笑着,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哦?”少年抿抿嘴:“少了一味川中地黄,水滚时放一点,你会发觉药味会淡很多。”

  “多谢少爷!”唐礼虎听到这话立刻高兴的跳了起来。

  “‘紫衣罗裳’你炼好了吧?”少年放下了那杯剧毒的“绿鹦哥”。

  “是的,多谢少爷金口,小的省了半年试毒的工夫,已经炼成了。”唐礼虎一鞠到地。

  “恩,去吧。不要失手。”少年再不看唐礼虎一眼,径自往城里走去:“顺带收拾了萧逢春和席松青。”

  “知道了,少爷。”唐礼虎阴笑着一个翻身,隐没在滔滔的水波之中。

  “唔,”少年在唐礼虎走后不久,身形一个踉跄,几乎仆倒在地。少年赶快从怀里掏出来一精致的汉白玉瓶来,吞下了一颗雪白的药丸。

  “哼,”少年的眼中泛起杀意:“没想到他使毒的天分如此之高,再八种毒就教无可教了。看来,是时候想法子除了他了。没想到这老鬼居然在我身上种下情毒。无妨,反正我也已经练成了‘心如明镜’,只要不动情,哪里在乎这区区的情毒。唐礼虎,你太小看本少爷了。”

  少年心中想是如此想,但对唐礼虎的毒却不敢小看。当下寻了一处隐蔽的所在,运功驱毒。

  待得功行圆满,少年睁开眼来,已是日幕低垂。少年呼出一口浊气,探头辨了辨方向,站起来,身形一展,人已在几丈开外,如流星般掠向城东。

  因为他知道,今晚,萧逢春和席松青一定会从这儿经过,甚至还知道他们今天晚上一定会到镇上罗员外家,去寻那罗家小姐。所以,少年就躺到了东城门的小阁楼上。

  “唐礼虎怎么处理呢?”时候尚早,少年心中不由开始算计起来,可是直到最后他才发现,无论用什么方法,也只有自己亲自出手,才能确保万无一失的杀掉唐礼虎之后,不由得心烦气躁起来。

  而夜幕就在不知不觉间降临大地。

  思考是很费时间的。思考后,毫无结果,更是浪费时间。少年的双眉再次紧紧地凑在了一起。

  就在此时,轻微的衣带破空声传入了少年耳内。

  “到底还是来了。”少年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粗糙的木制面具,在面上摁得实了,飞身出了阁楼,远远的蹑在那两道黑影之后。

  

第四章 等花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