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谋杀

    “少爷,你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了一点儿?”唐礼虎恭敬的为少年点上一锅旱烟。

  “没关系。”少年笑了笑:“东瀛人骨子里都有股奴性。他萧逢春要不是这奴性做怪。哪里会被那不知所谓的五影联盟给逼去做了十几年的采花贼。”

  “那,小的还有件事想不明白。”唐礼虎看着少年吸下一口烟,又赏受的喷出一口烟,自己也咂了咂嘴:“那为什么要让小的诈死一回?”

  “天机不可泄漏。”少年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他把那烟枪又给搁在了桌子上:“不过,萧逢春回去接触五影联盟以后,以后你的行动就方便多了,不是么?对了,还有这锅子烟,烧得不够好,药力猛了点儿。贾万金会发觉的。一点烟就可以闻到药味了。那老鬼,抽了几十年的烟,若分不出这点差别,也白叫他‘松山烟鬼了’!”

  “少爷说的是。”一提到毒,唐礼虎就兴奋不已。”可是,药力不够,小的怕放不倒他。”

  “怕什么?”少年嗤笑道:“他贾万金也就高你那么一丁儿道行。这‘回头散’,只要让他迟钝个半柱香,那他项上人头,还不就是你的了么?”

  “少爷说的是。小的多虑了,可是.....万一.....”唐礼虎显得有点儿犹豫不决。

  少年眉头一皱:“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做我的手下,没有万一这两个字。何况我不是还有给了你两筒‘及时雨么’?你还怕什么?那这有形之毒的使用之法你是学还是不学?”

  “少爷息怒,少爷息怒。”唐礼虎讨好的上前去给少年捶背:“小的也是为了少爷的计划着想嘛。”

  少年便不再说话了,享受的端起一杯茶品了起来。

  但唐礼虎却万万没想到,他脸上此刻咬牙的表情,在少年有意的移动茶碗下,已被那一碗碧绿的茶水给出卖了。

  “恩,不错。”少年哈出一口热气。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称赞唐礼虎的手法不错还是今天的茶真的不错了。

  “少爷过奖了。”唐礼虎倒是拣了个便宜。

  “恩,”少年挥了挥手:“你去准备一下,算起来,他贾万金也差不多要到了。”

  “是,小的这就去办。”唐礼虎恭敬的退了下去。只是没有人看见他在转身以后的一瞬间那满眼的邪光。同样的,也没有人发觉,少年在人皮面具下嘴角的微微的冷笑。

  半个时辰之后,唐礼虎才带着贾万金和他的十五名随从来到这山边的小茶棚。

  “哟。铁性老弟啊!”贾万金金弓了个背,笑嘻嘻的走了过来,还在少年的肩上大力的拍了拍。

  “万金老哥!”少年也是嬉笑着承受了贾万金的这两下拍击。这一下,就连唐礼虎也不禁为少年心惊。他可不想这天生的药罐子就这样被贾万金拍死。

  贾万金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就坐在左首的椅子上。他身后的随从也一个不落的站到了他身后,隐隐的将他护在中间。贾万金也不先说话,他顺手的扯了他的旱烟锅子出来。立时就有人上前为他装填烟丝。

  “万金老哥这次来,感情是为了上回咱们宫里和贵帮的那档子事来么?”少年挥开了为贾万金点烟的人,就想自己动手为贾万金点烟。后者正想动手,却被贾万金挥手拦了下来。

  贾万金眉毛一扬:“若不是那档子事儿,你道老哥哥我何必跑到你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来啊?”

  “老哥哥说的是。”少年陪笑着为贾万金点燃了烟草:“按说上回那事,倒是小弟手下的兄弟出手鲁莽了些。倒还请老哥哥替小弟多多担待才是。都抬上来!”

  随着少年的呼声。山转角处出来一行人,鱼贯的抬出来五口箱子,一字的摆到了众人的面前。那些个人,也不多话,少年一挥手,那些人,也就都下去了。

  “虎奴,去给咱们万金老哥哥清点清点。”少年知道贾万金不喜欢自己的姓氏,也知道他不喜欢别人叫他老爷子,所以从开始到现在为止,他都只叫贾万金叫万金老哥哥,无形中,倒也让贾万金舒服不少。

  “是。”唐礼虎应承着便去打开了第一口箱子:“这第一箱,是底下兄弟们孝敬上来的金锭子,共五十锭,合五百两。请贾堂主笑纳。”

  “唔。”贾万金抽了口旱烟,从鼻子里冒出个声来,算是表示自己知道了。淑不知,他这一下将本来还在犹豫的唐礼虎的杀机给钩了起来。

  “第二箱是南海来的黑珍珠共一千颗,血珊瑚树三棵。”唐礼虎虽然还是笑着说话,但他的话音里已经带着些微微的嘶嘶声了。

  贾万金正沉醉在烟云缭绕之中,显然没有注意到唐礼虎的异常。毕竟在他而言,一是并不知道唐礼虎的身份,二是先入为主的料定了少年不敢动他了,所以警觉性也就低了。

  唐礼虎,两眼直钩钩的看着贾万金,嘴里道:“剩下这两箱,一箱是连提的翡翠观音和青玉莲台以及西域来的羊脂玉净瓶三个。”

  而那贾万金,却仍是老神在在的抽烟,直到第五个箱子被打开。

  “这是我们家少爷单独为贾堂主准备的,请贾堂主过目。”唐礼虎在打开箱子介绍那礼物时,特意加重了“单独”两个字,而他的手,也就不着痕迹的以一个请的手势从礼物上拂过。

  贾万金本是冲着那单独两个字才去勉为其难的去看那礼物的,但是,当他看到那礼物时,两眼就再也无法从那礼物上挪开了。

  “乖乖!”贾万金此时就差没有流口水了:“好一杆‘神仙斗’啊!”

  “这是给万金老哥哥的礼物,今后还请老哥哥多多关照才是。”少年一揖到地。

  “好说好说。”贾万金虽是满口答应着,但双眼却始终没有离开过那个装礼物的箱子。显然,他没有把少年的话放在心上。

  “喔!”贾万金对那烟锅子爱不释手:“云南神木的烟嘴,青烟碧玉竹的杆,南海火云岛上的乌金烟锅子,再来这杭州如意坊的烟丝袋子!老弟!你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老哥哥太过奖了。”少年脸上笑着,一杆黑色的小竹筒已经悄悄的从衣袖滑到了他的手心:“那箱子里还有小弟命人从塞外采来的‘寒山烟翠’,老哥哥不妨尝尝鲜。”

  “那老哥哥就不客气了!”贾万金兴奋得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自己开始往那烟锅子里装烟丝。

  这倒也不怪他。想那云南神木,历来由苗家看管,外人连见也见不着,更何况是拿那风水宝树来做这无关紧要的东西。而那青烟碧玉竹,更是百草山庄庄主范金川的心头肉。每百年才能长成,又每百年才能长个一毫。全庄上下也就只有那么两三棵,现在居然被拔了一根食指粗细长三尺的竹子来做烟杆,更别说那传说中也无人知道位置的火云岛了。

  “老弟真是好本事啊!”贾万金大笑道:“你今天还真是让我老贾大开了眼界啊。”

  “哪里哪里,这宝物也只有像万金老哥哥这样的行家才识得它的珍贵,不送于你,岂不埋没了它。”少年高帽子扣得镗镗响:“何况,小弟今后还须老哥哥多照顾照顾才是。”

  “好说好说。”贾万金高兴得合不拢嘴,更不管是谁为他点了烟,拿起来就吸了一大口,又喷了出来。

  “真是我的好老弟啊!”贾万金大笑着,手一翻,就是一掌,印向少年的头颅。

  主仆同心,那十五人也就立时出手,扑向少年。

  少年轻轻一笑,手中的黑色小竹筒就亮了出来。

  “及时雨!!!”那十五人中,倒也有人识货,立刻翻身便躲。

  说时迟那时快,哀嚎声已然响起。而贾万金拍向少年的必得的一掌,在半途也被唐礼虎硬生生的拦了下来。两人的内劲互碰之下,但听得嘭的一声响起,两人的双手已经纠缠在一起。

  那贾万金忽地一个奸笑,手掌一张,一股甜风便吹向了唐礼虎。

  PASS:多支持一点,书评也好,推荐也好,多来点动力嘛。

  

第七章 谋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