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节 青青子青 悠悠我心 (2)

    PASS:父亲的住院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但父亲已经开始渐渐衰老。我在父亲身边尽孝道的时间也将越来越少。时间确实是杀死人们的最强大的存在。看到父亲坚持用颤抖的手自己吃饭的时候,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开始惧怕起衰老和死亡起来......................

  ***********************************************

  即使见过了战场上的血腥的杀戮,左平川在第一次见到梅子青那跌落了面纱之后的脸时,依然被吓至呆傻——梅子青的左脸因为似水神功已经完全的腐烂变形,但偏偏她的右脸又完好无损,这脸靠得左平川如此之近当时就把他给吓傻了。

  待左平川反应过来的时候,半空中,铁性已经将被他推出怀里的梅子青搂在了怀里,手指连点之下,原本苍白脸色的梅子青忽然的在脸上就透出了一种病态的红晕出来。

  铁性没有说话,他抬起了手。

  “别...别杀他...”梅子青勉强用手拦下了铁性。

  “恩。”铁性虽然鼻子里答应了一声,右手五指却对着左平川的胯下连弹五道指风。左平川几乎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五道沙尘如蛇一般向他钻来。等到他大叫出来的时候,却已经被这五道沙蛇给打在了身上,带着怪异的声音,呛出满口的血来。

  那五道沙蛇也没停留,给了左平川一记教训,就诡异的转了几个方向,不多时,就听得几声惨叫响起。却是那几个东厂走狗未能逃远,被这沙蛇追上。虽然左平川不能死,但铁性却不放过他们,一一被当场打穿。

  惟有陆永丰方向的一条沙蛇,给铁性的感觉是击中了目标,却没有杀死。不过,铁性也没有继续下手,因为梅子青的伤快发作了,他只好用内功维持住梅子青最后的生命之火。但即使如此,铁性也知道梅子青离死已经不远。即使现在在天衍宫,恐怕也挽不回这女人的性命。

  “想不到,你都这么大了。”梅子青目光开始涣散起来,但她依然吃力的抬起手来,去抚慰铁性那拧在一起的眉头:“当年你跟你师傅来看望我的时候,才与我庄里的椅子般高呢。”

  “梅姨别多话,我带你回宫。”铁性最终还是想挽救这命苦半生的女子。

  “没用了的。”梅子青凄然一笑:“这是上天要罚我为上辈子还债,所以我喜欢上的男子才没有一个不嫌弃我的。”

  “梅姨......”铁性开了口,又不知怎么接下去。

  梅子青轻轻的摇了摇头,阻止铁性继续开口:“我与你师傅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奈何你梅姨我过分要强,又要寻那魏狗报仇,练了‘似水神功’,虽然因缘际合之下,叫我终得大成,却是毁了我半生的幸福。当时我总以为,你师傅当不是一个看外表的男子,但他...但他...但他始终无法接受梅姨。吵了几回,梅姨始终不愿废除武功让他为梅姨治伤,就这么散了......”

  铁**言又止,梅子青的瞳孔已经有了溃散的迹象,铁性知道,若此时打断,梅子青恐怕就再无法将没有说完的话,说下去。

  “你梅姨始终无法放下你师傅,但又不甘为人所弃,所以建了唯情山庄,满以为这天下间总有那有情有义的男子能看上你梅姨,不料.....不料......”梅子青有些颤抖,话也几乎没有接下去。

  铁性眉头拧得更深,手上真元更是加大了输出的力度,但这也已经是梅子青的极限了。

  梅子青抬起了手抚了抚铁性的脸,虽然她有些看不清了,却仿佛依稀看到,单初她与铁性的师傅斗气时,曾想吓唬幼年的铁性,却被铁性一句真诚的:“阿姨,我能帮你治好这伤。”给深深的打动。

  “那时的你...可爱多了,不像现在这么冰冰冷冷。”梅子青忽然的,冒出来这么一句话,也不管铁性有没有听懂:“但你梅姨不后悔。从没后悔过。”

  “没有后悔吗?”铁性悲哀的看了这个只有数面之缘的阿姨,心中默道:“那阿姨的眼里,为何又有眼泪呢?”

  “那叫绿袖的孩子,是我跟你师傅的孩子......”梅子青艰难的维持自己的手在铁性的脸上轻轻抚慰,似乎想借此来挽留自己那即将涣散的意识:“帮阿姨照顾她......”

  铁性点了点头。

  梅子青感到了铁性的答复,灿烂的笑了:“如果还有来生,梅姨依然选择半脸的丑陋,依然做个女子,去看清那些所谓的男人的心......下辈子......梅姨还做女人...”

  梅子青的双眼,就在此时慢慢的合上,终于眼眶再包不住那满满的眼泪,滴答一声,落在了扶住她肩膀的铁性的左手背上,晶莹剔透。

  梅子青的手,颓然落下的那一刻,却让铁性看到了脚边的一阕绿云。

  那绿袖刚才虽然昏厥,但在雷珠落地爆炸之后,被震醒了过来,只是身上衣裙被撕破,整理了好半晌才敢出来。不料这一出来,就听到了如此震撼的话语——绿袖被庄中老妪抚养长大,一生中最大的愿望便是找过自己的亲生母亲,所以她发奋做到山庄总管的位置,就是为了能出山庄寻找母亲,却不料得,原来这个平日里百般纵容自己的人,便是自己母亲,你叫绿袖如何不心中震惊?

  她颤颤的将自己的手指伸到梅子青的鼻下,然后就看她的手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终于一声:“娘啊!!!”得已被她悲呼出来,绿袖伏于梅子青身上痛哭起来。

  那左平川虽然吃得铁性五招重击,但至少还能勉强行动,眼见绿袖伤心,揣揣之下,不敢看那铁性冰冷的目光,壮着胆子向绿袖走了过来,口中道:“袖儿......”

  不料话还没说完,却被绿袖离得近了一耳光抽在脸上。

  看着绿袖咬牙散发的样子,左平川忽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吐了个“我”字,就再不敢往下接口。

  “姓左的,我再不要看到你!”绿袖本身是个聪明的女子,既然看到了铁性对待左平川的态度,自然也就猜到了自己的母亲为何身死,又听得母亲说男子无情,也就知道左平川定是做了过分之事,心头一怒自然再不顾及两人近日来的感情,愤然决绝。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左平川平日里口才不差,此时却是再也找不出合适的话来使自己摆脱眼前的困境。

  “你母亲把你托付于我,你随我将你母亲安葬了吧。”铁性只当那姓左之人不存在,淡淡的对绿袖说道。

  绿袖想了想,垂着泪点了点头,就起身随铁性向外走。

  “你们去哪里?”左平川急道,就上前来想拉了绿袖的手。

  “嗤”的一声剑气闪过,若不是铁性留手,那斩的就不止是地上一条裂痕,而是连他双腿都斩了下来。

  “我们去哪与你无关。”铁性淡淡的道,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外走。

  绿袖犹豫了一下,终是什么也没说,就急急的追了下去。

  只将个后悔无比,以及一个吓出屎尿来的许承欢留在了树林之中。

  

第四十三节 青青子青 悠悠我心 (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