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节 丧心病狂 古执造魔

    人都有秘密,皇宫里的人的秘密尤其之多。如何隐藏秘密,成为这些整日生活在未知危险威胁下的人们必须去面对的问题。在这一点上,皇太子朱永帧做得尤为出色,他不仅以扩建寝宫为名,在殿内悄然开凿了三出秘室,更发掘出了前朝的两条秘道,并加以疏通。可以说,朱永帧的寝宫是所有王公子孙里最能保守秘密的地方——那些参加过扩建的工匠全都通过特殊的方式一一处理,就连处理他们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皇太子会对这些可怜的工匠们动手。

  而这三个秘室现在一个给了古执做疗养之所,一个用来收藏所有皇太子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秘密,最后一个,现在则在古执的意思下,成为皇太子改造自己的基地。

  改造?是的,你完全没有看错,就是改造。

  血河神针杀人取婴,每两婴方能修成一针,一次炼造至少需要60名孕妇,30名用于取血河车,30名取成型的婴儿,用不同的母血造成婴儿的痛苦,再将这种痛苦的怨念用各种毒材巩固加深浓缩至细细的针身之上,就算是这样,一次出针也最多两三支,所以一整套九十一根的血河神针一经炼出,绝对是弄到怨气冲天。但就算是这样,也不算什么。因为古执还知道另外一种更邪门的方法,那就是炼人。这种炼人的方法就叫七十二煞地魄洗魂阵。

  而这七十二煞地魄洗魂阵就是古执从天衍宫的无数藏书中偶然得到并加以改良的阵法。以十二名阴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刻所生的童男,按二十四、二十二、二十的双数排列法杀死,取心沥血,混入苗疆数百种特异草药,以阴人阴锥骨刺激受术者全身所有经脉结点和穴道,激发受术者全身的潜力,再佐入上千条铁百足的精华之血和一种叫做傀儡虫的古怪生物来改变受术者的肉体,炼制完成后,就能造就出一个近乎恐怖的魔头。(铁百足,百足虫的变种。历来有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说法,这种变异的,带有强烈的剧毒的百足虫,在七十二煞地魄洗魂阵中起到的就是一种所谓的令人杀不死的说法。)

  之所以说此术比血河神针还要邪门,就在于受术者,一但成功的挺过药品不良反应的反噬之后,不仅功力暴增数十年,更会因为秘药的关系变得刀枪不入,百毒不侵,而真正叫人心寒的是,这种受术后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忘情嗜杀。这在冷兵器时代,绝对是终极型的杀人机器。

  而此时的朱永帧就甘愿成为这样一部终极的杀人机器。他裸体躺在密室的最中间的石台上静静的等待古执的到来。

  人生在世要想活下去就得靠着个狠字,古执一直深深的相信这个道理,所以他对敌人人狠,对自己更狠。七十二煞地魄洗魂阵的整个过程需要十二个时辰,而这十二个时辰里古执绝对不能分神于抵抗自己身体内的久疾,所以他就自己在自己身上用血河神针的针力封住了下肢的所有穴道。通过以毒攻毒的手法来压制体内的毒素不至于在关键时刻发作打乱他的计划。

  做好这一切准备之后,古执就命人将那十二个填阵的阵柱带了进来。最小的一个只有两岁。蒙住眼的他在太监的怀里不断的颤抖抽泣。

  “时辰到了。”当密室上空一缕月华照下时,古执忽然的就狞笑起来,右手一抓之下,最大的那名阵柱就被他凌空摄出。只见古执一催内劲,阵柱裸露的胸膛上忽然就冒出一个突起,就仿佛那里是心脏要自动蹦跳出来一般,随着古执的内劲的加强,那突起就越跳越是厉害,最后竟是撑破了皮肤被古执老鬼硬生生的将整颗心脏从心口处挤了出来。

  古执眼见那心脏被血压挤出,桀桀怪笑之下,单手一撑,飞身而起,一根雪白的人骨就将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插在了第一个阵局之中。随后他左手连弹,几乎同时,将那名阵柱四肢连头一起俯钉在地上,呈现一个大字,大字的头,就正好指向阵中的朱永帧。那阵柱原就被毒哑,一时也不得就死,只是在地上不住扭动着身体,半晌方才没了动静。

  古执也没停留,迅速的将十二名阵柱都用同样的方法填入了阵眼,直到完成之后,他才怪笑着从旁边已经是吓到嘴角抽筋的小太监们的手上依次拿过了七十二只黝黑的葫芦。每一葫芦打开,就是一种毒虫飞出,钻进阵柱的身体就蛰伏起来。

  七十二只葫芦放完,古执怪笑着将所有的在密室内的小太监一一用暗劲震杀,扔到一边,然后就开始马不停蹄的为朱永帧全身擦拭一种古怪的药膏起来。那朱永帧早已因为古执给他喝了一些古怪的东西昏死过去,也不吵闹,任由古执摆弄。

  摸完药膏后,古执在石台下一拍,就露出个灶孔来。古执往里扔出一枚火种,就看见那灶台底下冒出滚滚的浓烟起来,古执专注的就开始用内劲将这些烟雾压制在朱永帧的身边,令他呼吸之间都满是这种诡异无比的黑雾......

  时间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快的东西,一个日升又一个日落之后,灶间不再冒出黑雾,古执这才大汗淋漓的收回了魔功。

  但他硬是咬牙坚持住没有倒下,抽搐着眼角,他又将三种古怪的液体倒进了朱永帧的口中。而此时的朱永帧面色苍白双眼无意识的外突,浑身更是不停的痉挛着,好不吓人。古执却不以为意的退开打坐休息。

  而就在此时,一道月华再此漏入室内,照耀在朱永帧的身体之上。

  此时,点点的虫蠕之声就慢慢的自那十二具尸体七十二个血洞之内响起。然后就看见各种不同颜色的虫豸在古执先前喂出的古怪液体的吸引之下疯狂的涌动进入朱永帧的身体之内。

  这些蛊虫在朱永帧的体内不断的蠕动,打破原有的肌理骨骼,各自寻找合适的地方蛰伏下来。

  这场骚动持续了一个时辰方得结束,随后就是七十二煞地魄洗魂阵最重要的环节——下针。

  古执老鬼就在这一刻猛然的睁开双眼,暴呵一声飞身而起。但见他左手一卷,朱永帧的身体就被他凌空裹上半空,同时三千多枚特制阴锥骨就被他以一种奇怪的韵律射了出去,这些骨头钉上朱永帧身体的同时,还彼此通过力道的互撞,将那朱永帧的身体给定在半空之中。由此可见古老鬼的针法已经到了何种境界。

  像顺德儿那种发针技术,与此一比,简直如同乞丐在皇帝面前炫耀自己的铜板一般的可笑。

  最后一针,是古执跃身而起,从朱永帧的百汇穴上拍入的。一经拍入,朱永帧立刻鼓出了双眼,同时混身上下爆发出诡异而又霸道的力量,竟然一鼓作气将所有骨钉全数逼出体外,还令古执老鬼受伤还浅。

  “嘿嘿嘿嘿,不错不错,终于成了。”古执老鬼丝毫不在意身上的几处针伤,也不在意自己的口中亦被震至流血,见得成功就怪笑起来。

  然而,乐极生悲的他还没能笑出第二次,就被一只苍白的手卡在了喉咙之上,将脸也憋成紫色,纵使他拼死击打那只手,也没能挣脱那只手的控制,最后被生生的捏碎了颈子。

  那只手的主人,正是刚刚从地狱门口转了一圈回来的朱永帧。他怪笑道:“老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与那姓魏的早有勾结,哼,什么不把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你就当我姓朱的那么好骗么?现在可好,把自己的命填进去了罢?哈哈哈哈哈哈!”

  狂笑声中,月华离开了密室天顶,整个密室悄悄的转入了黑暗之中,惟独朱永帧的狂笑响彻半空。

  

第四十四节 丧心病狂 古执造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