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逃亡路上 唯情山庄

    左平川带着少主在山林间东躲西藏了两日后,这一日来到了一座山前。

  这山不算奇。但十分的俊秀。

  “少主。”左平川为躲追捕,和少主两人已是多日没有吃到熟食了,这一日,他又去摘了些野果来:“吃这个吧。”

  “我不吃。”小少主许承欢早已经没了胃口:“每天都是吃这些东西!我不吃。”

  自小的娇生惯养,令得少主许承欢早就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思想和感觉,虽然老父的死多少对他有些影响,但那毕竟只是一时的影响,何况他又是个少年,从未曾经历过风风雨雨,这几日的乖巧只是压抑罢了。当下,见又是吃那些苦涩的野果,就再也忍不住的将少爷脾气一股脑的发泄出来。

  “少主,咱们在躲坏人,生不得火。”左平川也甚是为难:“待过几日去了城了,平川便帮你去买烧鸡来吃。可好?”

  “我不管!我不管!”许承欢哪里管他那许多事情?性子一发起来,又当是在家里,便对左平川又打又骂,更是倒在地上撒泼。

  左平川自己本身是个武夫,平日里都是他欺人欺惯了,眼见这小少主这么不懂事,心中是又急又气,气得急了,便劈头的给了许承欢一巴掌。

  那许承欢是个小孩子,哪里受得这样的一巴掌,当下左耳便流出血来,人也晕了过去。

  左平川当下就慌了神,心里苦又没处说,抱着那许承欢就在树林边哭了起来。

  却说那左平川还在流着眼泪,那一面就有几个青纱蒙面的婢女抬了一乘青色的轿子从山上下来。

  那青色的轿子和青纱蒙面的婢女在江湖里是一绝,是人称“唯情山庄”的主人梅夫人梅子青的独门标志。

  左平川也万料不到在这时候竟遇到这要命的角色,当下住了哭,悄悄的躲到了一个土堆的后面。

  原来,那梅夫人,虽是个绝美的美人,可是,年轻时曾被人抛弃过,她当时就立下了毒誓,只要将来在她山庄范围之内的人,只要不能以情打动她,便得死在她的掌下。而她,更是有一套出神入化的掌法,叫做“似水掌法”,十余年来罕逢敌手。

  那梅子青,当初虽是快三十的人了,却仍是美艳无比,许多年轻人上门追求,但都因为不能以qing动她,所以没有一个人能活着从唯情山庄出来。

  虽然武林里的正道人士曾经闹腾过一阵子要讨伐梅子青,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悄无声息了。自那以后,这唯情山庄的梅夫人的唯情山庄便成了江湖上的十大死地之一。

  那左平川万料不到自己带着少主在山林里的这一顿无头苍蝇般的躲藏竟然不自己给送到了唯情山庄的山脚下。左平川不由得心中忐忑起来。冷汗更是一个劲的往下滴。

  似巧不巧的,那顶青色的轿子就正好在左平川和他少主藏身的土堆前停了下来。

  “绿袖!”但听得轿中梅夫人轻轻一唤,顿令人混身三千六百五十个毛孔无一不舒坦:“我就在这里歇息歇息吧。”

  “是夫人。”那轿中又是一声答,便出来个娇滴滴的大姑娘。

  却见她是唯一一个没有蒙面的婢女,生得更是柔柔嫩嫩。她身穿着紧身的淡青色连衣裙,脚下一双红色的小蛮靴。微微的一笑,便已经是倾国倾城。

  却说那绿袖出得轿来,底下早有婢女铺好了青色的地毯。绿袖又在车上摸索了一阵,拿出来一张小巧的方桌,一付精致的碗筷和一个美伦美焕的食盒出来。

  好死不死的,那绿袖便把那桌子摆到了左平川和许承欢藏身的土堆上。

  弄妥当之后,绿袖便去了车边,轻唤了一声夫人,待得那梅夫人出得轿来,又上前扶了,慢慢的走到那张小方桌前坐下。

  左平川此时更是大气不敢喘。又幸好他是在下风头,汗味和血腥味传不到梅夫人的鼻子里,只要安静不出声便好。

  那梅夫人不知有何心事,镶金青纱下但听得她轻轻的一叹,便坐在那里沉思起来。

  绿袖则小心的不去打扰自己的夫人随伺在旁。

  “你们去搜那边!”

  “你们去搜那边!”

  一阵嘲杂将梅夫人的眼神从空洞中唤了回来。

  “是东厂的人!”绿袖望了望,说道。

  “去告诉他们,”梅夫人哑然道:“我今天心情不太好,不想杀人。叫他们给我走开一点。别进到我唯情山庄的地头来。”

  “是夫人。”绿袖领命而去。

  那梅夫人望着长空,又是长长的一叹。

  就在这时,许承欢醒了过来。

  那左平川在全神惯注的注视着梅夫人,哪里想到了这一着。待得许承欢哭了起来,再想挽救,已经晚了。

  梅夫人就站在了他面前。

  “在那边!!!”这时,东厂的人,听到了许承欢的哭声,便不顾绿袖的阻拦,一窝蜂似的向这边跑来。

  绿袖倒也不急,耸了耸肩,慢吞吞的走在了后面:“真是的,也不要急着去死吧???看把你们高兴的。”

  *******

  却说陆永丰和六道众用完了晚膳后,便叫上了几个姑娘来到了城里最大的温泉澡堂。

  “这是本地的特产,这方圆几十里的地,就这一处有。”陆永丰,一面和六道众的三人泡在温泉里,一面摸着一个雏儿的胸口,一面向自己的贵客宣传。

  名花则带着狗奴则早就不知道野到什么地方去了。而贪吃三则躲在房里吃东西。

  便只剩下天道的那也门和地狱道疯鬼三眼以及修罗道战狂三人在陆永丰身边。

  “还是谈正事吧,陆大人。”天道的那也门,算是六人之中最正常的,除了有洁癖以外,不像其他人般的不正常。也唯有他,是这六个人的领头人,也是唯一一个能与陆永丰沟通的人。

  “呵呵,那是那是。”陆永丰笑道:“只是,那也门大人,不知道您有什么好的打算呢?”

  “杀过去就是的!”修罗道的战狂神经质般的吼道。

  那疯鬼三眼却不做声,只是阴阴的一笑,让人骨子里的寒气都冒了出来。

  那也门笑嘻嘻的道:“老二老五,不用着急,有你们出手的机会。”

  那两人便不再言语。战狂更是性子一来,半张脸都浸到了热水下。

  “那请那也门大人指点一二。”陆永丰的确狡猾,因为这样的话,就算任务失败,也注定了要那也门背黑锅的。

  那也门平日里电脑感老大当得惯了,也没往深处想,下意识的道:“天衍宫的天衍日快到了。”

  “哦??!!”陆永丰装着恍然大悟的样子,便和那也门得意的笑了起来。

  

第十五章 逃亡路上 唯情山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