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宦官手段

    “皇长孙陛下!皇长孙陛下!您别闹了。小心摔着。”小太监眼见皇长孙爬到那树上去了,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地上团团转,直恨自己不会爬树,要是会的话,也不用让皇长孙自己爬树去摘那鬼果子了。

  “没事!”那被叫做皇长孙的小男孩在树上大笑道:“你看,我这不是摘到了吗?”

  小男孩在手中晃着自己刚摘到的果子。

  乐极生悲,中国的古话并不是没有道理。但听得“喀喇”一声响那枝树杈忽然的就从中断了。

  原来那树杈早就被虫蚁蛀得空了,小男孩刚爬上去时,倒还受得住力,可是被压了压后,又被小男孩在上面晃悠,这下可就承受不住,就当中断了开来。

  眼看着那男孩就要头朝下的一头栽在树下的青石板路上了,一道人影轻掠而过,便将那小男孩给救了下来。

  小男孩只道自己这次要糟糕了,眼闭得紧紧的,手也抓得紧紧的,可是,忽然又觉得躺到了某个人怀里,便大胆的尝试着睁开了眼,不睁还好,这一睁可就又把他给吓了。为什么?因为抱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皇帝最宠幸的小王爷——十七王爷朱治国。

  “朱焕!!!”朱治国咬牙切齿的念道。

  “朱焕知...知道错了”朱焕小声的道。

  这朱焕别人不怕,就连他的爷爷,太上皇帝的胡子都还敢去拔,却又单单怕了他这十七叔。

  眼见这小东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朱治国又不好过于苛责,只好板了张脸道:“万一十七叔不在,你说怎么办?”

  “呵呵,没可能的啦!”朱焕眼见朱治国的脸是雨过天青,又大胆起来,嬉笑着道。

  “你就是那么不听话!”朱治国眼睛又是一瞪:“还不给我乖乖到书房去读书去?小心下次十七叔不带你出来玩!”

  “哦。”朱焕咬着手指尖小声道:“焕儿知道了啦。”

  “这还差不多!”朱治国把小东西放到地上,又往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还不快去?”

  那朱焕就嬉笑着跑了,边跑还边对着那小太监做鬼脸。待看到朱治国眼睛往这边一瞪,便尖叫着跑了。

  朱治国强忍了笑意,清咳了一嗓子。待他转过身来,就成了不怒而威的十七王爷了。

  朱治国冷冷的看了一眼到现在还跪在地上不敢起来的小太监。

  那小太监被他这一眼几乎吓到尿都漏了出来,犹自在地上筛筛的发抖。

  “你跟在皇长孙身边,有些事该做不该做,你自己最好有个分寸!”朱治国现在表现的和他刚才的温柔是完全相反的性格:“否则的话,不但你要死,你父母和你的家人族人,通通都要给皇长孙陪葬!”

  小太监哪里禁得起这样的恐吓???原本就才十来岁的少年,吃这一吓,几乎都瘫到了地上。

  朱治国想了想又道:“为了不让皇长孙再随便胡闹,所以你一次算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哪!”

  随着朱治国的呼声,转角处便出来两名护卫。

  “拉下去了。责他十棍。”朱治国说道:“莫打死了。”

  “是。”护卫应声道,便上前去架了那小太监一路呼天抢地的下去了。

  朱治国办完了这里的事,便一路绕到了朱焕读书的房间来。在外听得清脆的读书声后,这才满意的笑着离开。

  ********

  皇城内,一间极为冠冕堂皇的房间内的一间肮脏而污秽的房间内,圣使,正站在一个人的面前。

  那圣使面对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朝最具权势的大太监魏忠贤。

  “回公公。”那圣使必恭必敬的道:“小的已经把六道众留给了陆永丰差遣了。相信应该没有问题了。”

  “恩,那就好。”魏忠贤,长相却是十分的俊秀,虽然岁月不饶人,但是也难看出他的真实年龄。只能猜到是四十岁上下,谁又知道其实到魏忠贤掌东厂的这两年里,他其实已经六十余岁了。

  “对了。”魏忠贤忽然又用手势阻止了看到他手势正要退出的圣使:“听说,这次天衍日里,皇上派了十七王爷去了?”

  “是了。随行的还有皇长孙朱焕。”圣使小心的答到。因为他就知道,魏忠贤这批宦官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和心狠手辣,只要答错一字,便是杀身之祸。

  “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魏忠贤把自己帽子上的帽缀儿挑着玩。

  “小人明白。”圣使当下就明白,这老东西是要自己去刺杀十七王爷和皇长孙了。最不济,也要刺杀了皇长孙,让十七王爷落个看护不周的罪名,好让皇帝疏远了他。

  魏忠贤就笑了,挥了挥手。

  那圣使就躬身退了出去。心中骂道:“老狐狸,想吃鱼还怕沾到腥味!”暗中决心留了一手。

  而就在那圣使出去不久,魏忠贤又招进来一个人。

  赫然是当今武林中前十名之一的“天眼刀”王庆之。

  “公公有何吩咐?”王庆之虽是在魏忠贤手下效力。面上却没有什么卑微的神态。

  “你看着邝国华,他事情一成,你立刻下手杀之。”魏忠贤在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还是在把玩着他的帽缀,似乎丝毫没有把自己刚才的话放在心上。

  “是。”王庆之一拱手,转身便离开了。

  “顺德儿。”魏忠贤等得那王庆之去得远了,又拍了拍手。

  但见房里的里间里出来个人,却也是个太监打扮。但听他嫩声道:“公公有何吩咐。”

  “你给我去跟着王庆之,他的事一办成,就地格杀。”魏忠贤又说出了和上面一样的命令:“事成了,把那几个人的人头都带回来给我。我另有他用。”

  “是。公公。顺德儿去了。”那太监拜得一拜便出了门,径自的去得远了。

  只留下魏忠贤独自在殿中笑道:“怕是你有命去没命回吧,顺德儿。哈哈哈哈......”

  那阴冷的笑声从大殿中传出,连门口的护卫们也不觉的打了个冷战上来。

  ********

  那也门没有和那些叫花子说话,一见面下他就挥着自己的折扇冲了上去。

  他身后的五人也是前后脚之差,赶上来杀敌。

  你道那丐帮弟子如何会来这异蛇山庄,原来这异蛇山庄是丐帮在永州的净衣派分舵。听得六道众在里面杀人后,丐帮净衣派的分舵主卢笙便召集人马杀了过来。

  又乘好,因为天衍日的关系,周有义和林少华等人聚在永州分舵的污衣派的分堂口,乍听得有人杀上门来,周有义等人便也同了污衣派的弟子前来助阵。

  眼见这六人行装打扮,周有义心中已是有了计较,猜到这六人必是魏忠贤除了他自己的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儿之外从西藏请来的六道众了。

  那六道众来的日子不算久,加上一直没有被派出过,所以丐帮也只是知道有这么几号人,今天才算真的见识到人了。

  眼见那六人一出手,帮中弟子死伤了几个,周有义便待上前去架了他们下来。

  却听得林少华大叫道:“结打狗阵!”

  但见那丐帮的弟子便三两成群的凑在了一起。那打狗阵是丐帮除了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棍法外的又一种绝学。虽不像武当的北斗七星阵.少林的罗汉阵等名阵那样威力强大,但他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上了五人以上,只要知道阵理就能组阵,而不像那些阵式那样固定人数。

  六道众也就直到此时才被困住,停了下来。

  “师弟!!!”周有义却不像林少华那样无所谓:“帮中分舵弟子的功力低,你还叫他们去送死?”

  “先消磨敌人的力气再说吧。”林少华笑着道。

  “啐!”周有义往林少华面前吐了一口唾沫,眼见有些弟子在六道众面前倒下,更不敢怠慢,揉身扑上,进入阵中。

  打狗阵本来有些岌岌可危了,但周有义一加进来,独自接下六道众大半的攻击后,阵又慢慢的灵活起来。

  那林少华被周有义一口唾沫啐得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暗自咬牙:“若不是为了师父的绝学,哪容你活到现在?”

  话虽是如此说,但林少华到底也不愿意丐帮的声威被挫,因为,那样的话,他这个帮主也就干不下去了。所以当他见周有义加了进去后,也只好跟着加入了战局。力抗六道众。

  PASS: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本人的另外两本小说,也在起点有发。也请各位看后觉得不错的大人,向你的朋友们推荐本书。

  

第十八章 宦官手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