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朱砂巷口 生死之斗

    “太慢了!”铁性纵身而上半空,空中话音还没能完全消散,他的微笑就狰狞的出现在了空中那名忍者的面前。

  “迪达拉!”虽然在地面上攻击萧逢春,但蝎也并不是完全放弃了对空中战斗的观察,做为一个傀儡师,对战场的全面观察是绝对必要的修行之一,否则会连对手什么时候近身的都不知道。

  “*糟糕!”迪达拉脑中还刚想起这个词,多年面对生死的直觉就已经令他的身体做出了行动。翻身之下,不仅避过了当头斩来的一记手刀,更是将脚下的黏土鸟踢向了铁性以阻止他的追击。

  幸好他如此做了,因为紧接而来的就是铁性弹出的十道指风,穿透了那质地坚韧的黏土大鸟之后,依然钉在了迪达拉的身上,若不是黏土消散了一部分的力道。这十道分别钉在他肩头、肋下、大腿上的指风,就绝对能洞穿了他的身体。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足够让迪达拉痛呼出声。

  “*可恶!”迪达拉从半空中摔落,蝎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只得放弃眼看就能突破的金魄锁魂的死阵,用一阵毒针迫退萧逢春,去接迪达拉,同时他还在等铁性的落下:“半空中落下,没有办法转变方向,看你怎么死!”

  毒尾一卷,蝎将迪达拉的冲劲消散,放落于地,才发现,那空中的铁性非但没有落地,反而升得更高。——梯云纵。相传内功深厚者就可凭借此轻身之法直上九霄。虽然是传说,但毕竟有迹可循。铁性这样的先天境界高手自然能够借此法升上半空。(看过功夫没?星爷要靠点鸟背,我们靠梯云纵。*偷笑中)

  “佛入凡尘!”铁性半点没有犹豫,人在空中最高点时,双手合十,天人合一,还没有落下,淡淡的三昧真火就已经遍布全身,再次降落时,他就已经带着绝大的威压,如同一颗流星一般降临大地。

  只是下落时的风压就已经将那迪达拉和蝎死死的压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

  “哈!”忽然迪达拉一声爆喝,身体畸形的膨胀起来。

  “*迪达拉!”蝎苦于被压制得连呼喊都发不出来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队友牺牲。

  “*蝎大哥的护甲能承受我的爆炸攻击,希望我这最后的艺术,能令他找到出手的机会。”迪达拉心中想道。终于到达临界点,由于力量的高度凝聚,他终于可以开口出声:“ka!!!!!”

  随声而起的是一个灿烂的火球。只是这个火球的规模在压力下并不是很大,被牢牢的控制在了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但那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却切实的救了蝎一命。

  爆炸的气流将他掀飞出去,避过了正面被铁性一掌击中的命运,仅仅是被那一掌的余波扫到。但就算如此,蝎那一身引以为傲的傀儡甲克依然被轰了个稀烂。

  “*可恶啊!”蝎与迪达拉虽然在所谓的艺术上有所争执,但两人也算得上知己类型,眼看迪达拉为救自己而死,自然心中悲愤,也不再罗嗦,上百具傀儡就被他放了出来,连同三代砂影的傀儡也不再隐藏,倾泻而出。

  “蝼蚁再多,也还是蝼蚁。”翩然落地的铁性淡淡的笑了:“乾坤八卦掌之劈空掌!”

  就见铁性对着蝎一掌拍出。

  见过铁性用无形的气劲创伤迪达拉的情况,蝎自然不敢对铁性的随意动作有小视的心思,百名傀儡立刻重叠到了一起,但就算如此,那无形的气劲依然一掌就几乎印坏了所有的傀儡,并将那些傀儡打到倒翻而出,要不是蝎闪避而过,就连他也会被连累。就看得那百具傀儡垃圾一般的被扫到了身后尚未被破坏掉的巷口。巷口的左边墙壁上写着三个血红的大字——朱砂巷。

  蝎眼见那字来得雄奇,眼角抽搐之下,也不再藏拙,三代砂影傀儡绝技砂铁界法立刻发动。无数的狰狞铁刺在历次的战斗之后已经有了更高的综合战斗指数,将散乱的林立铁刺转换成了球型包裹的对点攻击。这片钢铁森林瞬间就将铁性包裹在其中。

  “金钟罩七层心法——不动金身!”铁性并非全无防备。这种多重的攻击在铁性没有武器在手的时候,最好的防御就是不变应万变。金钟罩做为不动系列绝学中的最高境界存在的武学,自然是不二之御敌方法。

  砰然声响中,刺上铁性身体的那些所谓的钢铁竟然被铁性以浑厚的内劲给震个粉碎,不得不可谓是惊世骇俗了。

  但这种粉碎正遂了蝎的心意:“*砂中有毒,只要沾上,看你死不死!”

  不料,铁性却在原地微笑着望着他。

  “*什么!我的毒居然无效!”蝎失声而语。

  “*中华的医学比你们早起步多少年?”铁性的话,温和却又带有残酷的优美:“需要我教你更毒的配方吗?三天才能毒死人的蝎先生。”

  蝎也不再答话,知道只是自取其辱,手中三代砂影的傀儡就冲着铁性直冲而来,手上一展,一片利刃、竹手、毒雾都对着铁性而来。

  就在蝎举起双手的时候,才发现铁性早已在原地面对着他微笑不语。

  惊骇!这是蝎唯一的感觉。

  移形换影身法,是比忍术中的替身术更为高明的技巧。铁性不仅避过了那无数的攻击,更轻轻的印了一掌在三代砂影傀儡的额头上,那曾经被蝎骄傲过无数次的傀儡就这样轻巧的散架了。

  “*修罗火!”蝎终于开启了自身最后的三道攻击。

  “小把戏。”铁性早年就已经了解了“怒海潮生诀”的最后奥义,又怎么会被这小小的凡间火焰所杀死:“呵!”铁性大呵一声,手掌仅仅向外狠拍一掌,那些无形的火焰竟然被他用内劲全部震得倒卷而回。

  “*切割之水!”蝎眼见那些火焰倒卷而回,心中大惊,不要命的开启背上第二个卷轴,用交叉的高压水线将火焰封锁,他还希望自己这水网能网住铁性,纵使不能杀死,起码也重创铁性。

  “*不错的想法。”铁性站在原地却是半步也没动过,那些水线构造出来的水网对他而言没有半点威胁。

  “*去死!”蝎若是还是肉身,几乎眼角都要抽搐起来,两道水线就指奔铁性而来。

  “一指禅。”铁性仅仅只是伸出两个手指,就这样将蝎的水线给挡在身前。

  “*不可能!”蝎还在震惊之中,铁性忽然就贴近了他的脸。

  “还有绝招吗?我有些不想等了。”铁性温柔的话还响在耳边,蝎却猛然发现了一件熟悉的事物从自己眼前弹起——那个印着“蝎”的字样的核心碎片。

  “你...怎么知道的?”蝎很是不解。

  “那么明显的不同之处,不是正好告诉别人你的弱点就在此处么?真是个天真的傻孩子。”不知道为什么,铁性的话带有森森的寒意。即使早就已经闪到一边的萧逢春听了也不由得浑身起了疹子——这个身负绝世武功的年轻人在遇到这些日本人之后,就由原本的淡然冷漠,变得温和、残酷和喋喋不休起来,这种诡异的现象令得萧逢春的牙齿再也不受控制的上下磕碰起来。

  那怪异的磕牙声在这残破的朱砂巷口,显得遥远而又模糊,却又清晰无比......

  

第三节 朱砂巷口 生死之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