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庖丁解牛

    “嘿嘿嘿嘿......”顾叶成笑了起来。

  在他面前的是慢慢移动过来的千人队的东瀛武士。在他身后的,是混身浴血的两百名兄弟。

  刀在手中握紧。

  风在耳边呜咽。

  “犯我天威者!!!”顾叶成大喊道。

  “杀!!!”响当当的整齐的男儿之声。

  “辱我妇女者!!!”

  “杀!!!”

  “谋我国土者!!!”

  “杀!!!”

  “欺我幼小者!!!”

  “杀!!!杀!!!杀!!!”

  两百零一人,两百零一双血红的眼睛。

  “呵呵呵呵......”望着自己的弟兄,顾叶成欣慰的笑着,老泪纵横。

  他站在村头的矮墙上垂泪道:“世人皆知戚家军。谁人知我顾叶成?今日一战,我们众兄弟同心协力,共同杀敌!也叫世人看看,咱中华儿女英雄辈出!!!”

  “当听大哥教导!!!”副官杨守业虎目嚼泪。

  “当听大哥教导!!!”靡下的这千百名汉子如今就只剩得这两百号人,然而朝廷援军不到,若是放那倭寇进到村内,必然又是一场屠杀和掠夺。是以这两百条汉子跟着他顾叶成便是宁死也不愿意往后退却一步。

  谁愿意当懦夫???谁愿意丧家国???谁愿意失妻儿???谁愿意亡父母???

  没人愿意!

  可是,为了更多的人的幸福,有的人愿意失去亲人和自己的生命,可也有人为了自己的苟活而出卖家国。

  但是,在这里!这断桓残墙上,在这残阳如血的沙滩上!你看不到懦夫!!!也看不到民族的败类!!!

  两百零一名大明将士站在风中,屹立如神。

  “顾将军!!!我们来助你!!!”

  顾叶成循声望去,却是村里的几个渔户家的年轻孩子。

  “胡闹!!!快回山上去躲着!小孩子来这种地方做什么?”顾叶成急了,年轻的生命是这里将来的希望,要死,也该自己这半百的人去死。

  “我们不回去!!!”带头的张家的小儿子身子一摆,摆脱了顾叶成推过来的手。他大声道:“我们也要和那些东洋狗一决生死。”

  “胡闹!!!”顾叶成哽咽了,翻来复去的就只会说道这两个字。

  是啊,年轻一辈中,尚有如此人才,纵使朝中妖孽横行,又何愁将来国不能兴???妖不能除???

  顾叶成老泪纵横下,悄悄的向杨守业招了招手。待他来到身边,两人转到旁边去,顾叶成小声道:“你带了三个兄弟,一人打昏一个,带了他们去了。”

  “这!!!这如何使得???”杨守业急了:“那你叫我回去怎么跟姐姐交代?”

  “那你是去还是不去???”顾叶成也急了:“你这孩子,怎么就分不出轻重呢???”

  “不去!!!”杨守业扬起了下巴。

  “你......”顾叶成举起了手,却又半天打不下去。

  “唉......”看着那无畏的眼神,顾叶成还能说什么???又愿意说什么???

  只是,只是他们都还年轻啊!!!顾叶成的眼睛不觉间又潮湿起来。

  “将军!!!他们上来了!!!”

  顾叶成悲壮的望了杨守业一眼,后者虽然还昂着头,眼中却流出了愧疚的目光,但他不愿意就这样离开自己的姐夫,他不愿意回去面对自己老姐姐绝望的目光。他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自己要将这老姐夫救了出去。哪怕...哪怕是搭上自己的命,反正自己还没成家。只可惜...只可惜...只可惜了阿雅,怕每天都还在村子口的大榕树下面望着我回吧???

  倭寇的攻击开始了。所有的人都收回了心思,开始杀戮。

  这些倭寇只会用刀。

  “要是有弓箭该多好???”杨守业心想。可是他知道那是奢侈的想法。

  朝廷已经有两年多没有更新过军里的装备了,否则,我们顾家的军队,又怎么会战到这一地步???

  该死的魏忠贤!!!该死的改姓太监!!!该死的卖国贼!!!为了自己在朝廷的利益,竟然乘这样的时候抱私仇,克扣顾家的军备。

  杨守业边挥刀,边在心里不断怒骂。

  血,在什么时候是最美丽的???

  血,在什么时候是最恐怖的???

  你如果在这个战场,你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呢???

  两百零五人依仗着矮墙,对一千人的整队。以血泪之师对豺狼的利刀。以一敌五的一场战争。

  如果说,戚继光在这里,他恐怕自己也会黯然神伤的道:“这些人又有谁算不一代英豪?”

  刀起刀落,带起敌人的血,刮起敌人的肉。

  手起手落,抓烂敌人的皮肤,撕裂敌人的灵魂。

  两百零五人顽强的抵抗着,却渐渐被分割开,被包围。

  一个倒下去,两个倒下去,三个?四个???

  倒下了多少个了???

  顾叶成数不清了。他边挥刀边大喊着:“守业!!!你带他们走啊!!!带他们走啊!!!”声音在这杀戮声中那么的微弱。

  顾叶成拼死吸引倭寇的刀。

  杨守成咬紧牙。张家的小儿子咬紧牙。剩下的弟兄们都咬紧牙。

  他们的眼神在传递着一个信息。不知名的信息。

  “拼了!!!”杨守业大喊一声,大砍刀挥出。

  那剩余的将士也拼命挥动手中的武器。

  杨守业就在血与尸体中冲到了顾叶成的面前。

  “守业!!!你干什么???”顾叶成没有下面的话。

  因为杨守业打昏了他。

  那张家的小儿子就伙同了他的三个伙伴在将士的帮助下,往村里冲。

  杨守业用全力托起了顾叶成,张家的小儿子接过。两人默契的一点头,张家的小儿子和他的三个伙伴抬了就跑。

  那边的倭寇眼见有人要逃,哪里肯放过?分出一小部分人,嘴里鬼叫着向那一大四小的五个人冲过去。

  杨守业危急之中大吼一声,返身抡刀,疯狂的冲向那追击的倭寇。

  张家的小儿子,在进入村子时看到的最后一眼是——杨守业的身上被扎进三把钢刀。

  那四个小伙子含着泪,钻进了村里前不久挖的地道里。

  杨守业笑了。

  那五人,消失在屋角的时候,他就笑了。

  他往下倒。当啷的响着的,是从他手里掉下去的大砍刀。

  杨守业笑着倒下去。

  *********

  天衍宫内。

  “阿姨,又是一颗星星陨下去了。”娉娉虽然安静了下来。可是岁数却仿佛一下子老成了许多。

  “恩。”冯胭脂眼角微微的也就有些湿了。

  “阿姨,你也不开心么?”娉娉问道。坐在凉亭里的她,在晚风中,是那么的单薄。

  “没什么。”冯胭脂勉强的笑道:“阿姨想起了一个人。”

  “也是阿姨的师父么?”娉娉虽然看上去成熟了很多,但到底是小孩子心性,她以为她自己在想自己的师父,别人想的,也就是别人的师父了。

  “不是。”冯胭脂轻轻的把手搭在娉娉的头上,又把她搂在了怀里:“阿姨想的是一个阿姨这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人。”

  “就像娉娉想师父一样吗?”娉娉想到这里,又有些鼻子酸酸的,险险的又落下泪来。

  “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冯胭脂抚着娉娉的头痴痴的道。

  娉娉也不再说话。把头埋到了冯胭脂怀里。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坐在了那里一整夜。

  ********

  “师父,咱们为什么要躲着那姓刘的啊?而且,咱们干嘛又要跪那个什么王爷啊?”那对师徒走在去永州城的路上,忽然那徒弟就不甘心的道。

  老头子却不理他,直顾自己左顾右盼的在路上看来看去。

  “师父!!!”做徒弟的生气了。

  “你气什么???师父那么老的人了,都还跪得,你怎么跪不得?”老头子见他生气,便随口敷衍他:“何况,咱们躲他,也是躲那姓刘的小子的老子,躲他???我呸。”

  “.......”徒弟不说话了。

  “就在这里吧。”

  老头在在一片树林前停了下来。

  “师父,你在做什么啊???”徒弟不明白。

  老头子用劈空掌在林子里造了个坑,对徒弟说道:“趴进去。”却原来他是会武功的。

  “为什么啊?”徒弟愣了。

  老头子想了想,忽然点了徒弟包括哑穴在内的几处穴道。

  “你就在这里看着,不要出声不要动。”老头子的神情忽然有些不对,多了几分落寞在里面。

  不顾徒弟愤怒的目光,老头子把徒弟给埋在了土里,留个他的眼睛一个看孔还给他的嘴巴里塞了根草杆子给他含在嘴里吸气。

  他自己就在大路上忙活了半天。

  最后,他走到埋徒弟的土堆前说了最后的句话:“我的厨艺你已经全学会了。现在让你看看庖丁解牛的最高的境界。你要好好看。”

  徒弟忽然也意识到了什么,眼睛里闪过恐惧的光,连眼泪都出来了。

  老头子却不再说话,身形连晃之下消失在徒弟的视线之内。

  

第二十四章 庖丁解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