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七杀劫 解牛刀

    怒马。

  骑士根本不乎跨下的马,挥鞭如雨。

  所以马怒。

  速度虽然快,却不会撑很久。

  骑士本身也不在乎。

  因为,他知道,猎物不远了。

  所以他策马狂追。他必须在猎物进到永州城里之前将他截下来。

  骤变生。

  马蹄一脚在陷坑中踏碎。

  骑士眉头一皱,冲天飞起。

  无数的尖竹矛向着半空中的骑士刺来。

  骑士双手疾挥,气劲过处,将那些刺向削尖了的竹矛全数扫落在地。

  骑士落下来时,耳中但听得一声微响,摘了头上的斗笠就射了出去,露出一张苍白的脸来。

  正是魏忠贤的座下圣使邝国华。

  树林里走出来一个老头。

  他笑嘻嘻的拿着邝国华的斗笠。

  邝国华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抽剑。身剑合一。出招。

  老头虽然在笑,但眼中有了凝重。衣袖中寒芒一闪,阻剑,加反攻。

  邝国华翻身后退。

  老头子不是不想追击,而是,那一剑硬接,压得他难受,他得理顺胸中闷气。所以他没有追击。

  “好刀。”邝国华冷冷的道。

  “好剑。”老头子也不谦虚。

  “剑名‘七杀劫’。”

  “刀叫‘解牛刀’。”老头子也不是有意侮辱。

  “好得很啊。庖丁门人啊。”邝国华握紧了剑:“但不知为什么要阻在下的行程?”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先生还是收手吧。十七王爷,是难得的好王爷啊。”老头子口里说得平和,但手中刀却缓缓提了起来。

  邝国华眼睛中寒芒一闪:“道不同不相为谋!接剑!!!”

  老头子暴喝一声抽刀迎上。

  解牛刀硬碰七杀劫。

  不多不少,三百招。

  老头子躺下了。

  血流遍地。地上到处是剑气和刀劲绞得粉碎的花草。

  邝国华持剑的手,血流如注。他止血,上药,包扎,飞奔,一气呵成。他不愿意让十七王爷朱治国进到永州城。

  两个时辰后,但听得草丛里炸飞出一个泥人来。

  “师父!!!”

  逝者已远。徒唤奈何???徒唤奈何???

  为正道死,虽死无悔。

  年轻的人毅然擦干了眼泪。

  先师。刚才还在称师父,现在却要在人前称先师。

  先师重道。吾辈亦重道。先师卫道。吾辈亦卫道。不求超越,但求俯仰间不愧于天地,生死间不羞于先师。此生足亦。

  年轻人在坟前叩首再叩首。立下卫道的重誓后,拿起了解牛刀,向着邝国华消失的地方追去。

  他身后冷笑着跟上去的,正是天眼刀——王庆之。

  *****************

  “啊!!!我美丽的小百灵鸟!!!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生命!”德克尔望着那挂在崖上古树上的姑娘大声的说道。

  “不!!!哥哥!!!她是我的小百灵!!!!”德格格又在那里和德克尔叫阵。

  “可是她是我先发现的!!!”德克尔大声的咆哮着。

  “不!!!哥哥!!!”德格格也毫不示弱:“你从来就不会因为德格格先发现了什么,而让德格格拥有什么的!!!德格格为什么又要让你了。”

  “闭嘴!德格格!我是你哥哥!!!”德克尔又拿出了哥哥的身份。

  可能是因为他们两人的声音太大了,那挂在树上原本昏迷的姑娘就醒了过来。

  她轻吟一声,晃了晃脑袋。

  这一晃不要紧,那树原本就只挂着她一点衣裙。这回是再也挂不住了,只听得一声撕裂的响声传来,那姑娘就掉了下来。

  须田鼻子里一恩声,立刻冲出去一个日本武士,冲天跃起。

  不料那武士却因为地上着力不够,眼见抱不到那姑娘了。

  说是迟,那是快,一道人影冲天而起,在那日本武士身上一点后,又跃高了一些,将那掉落的姑娘稳稳的接在怀里,落了下来。却是高丽来的剑客——金野濒。

  须田脸上不大好看。却没有说话。

  那姑娘在下落时又晕了过去,金野濒也不和别人打招呼,就把那姑娘安排到自己的翻山杠上坐着,自己却下来和那些抬杠子的人走在一起。

  那商无敌看在眼里,也不说话。挥挥手,大队人马又继续在这山坳里前行。

  (翻山杠。部分山区里,过去的地主或者官家在山区里的交通工具。大部分用竹制成,人力扛动。)

  一路上就听得德格格和德克尔对金野濒冷嘲热讽。可是因为上次在金野濒手上吃过亏,两人又不敢太过放肆。金野濒,也不与他二人计较。眼睛忍不住的就往那姑娘的脸上瞄去了。

  PASS:小弟我的实习正式开始了,原稿的一章也就当成两章来上传。请见谅。

  还好,只是一个月。(我汗。我苦。我哭。)

  

第二十五章 七杀劫 解牛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