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动心

    话说十七王爷同了全真七子一路行来,真是谈笑风声。

  那朱焕却被那老道哄得笑嘻嘻的。

  入夜时,便早有了那永州城的城守(莫骂我,我忘了明朝的官制了!!!糊里糊涂的写,各位就糊里糊涂的看吧。我不想打断灵感,等我写不出什么东西了,再回过头来修改。)带了官差一路的寻了过来,总算是在城外十里处把人给寻见了,又火烧般的着人去通报,一面的又把十七王爷和众道士给接了,护送着往城里走。

  “呵呵,端的是好山好水啊!”十七王爷笑道。

  “是的。”叶无极应道:“只可惜,四周都是山,行路难了点。”

  “呵呵,我倒是还愿意它再险峻点儿才好,莫叫人把这清净地给搅了。”十七王爷倒是豁达。

  “王爷说得是了。省得些个庸人把这里给搅了。倒是把这里列成禁地好了。”冯呈青本身就是个直人,说话随便惯了,也不晓得什么规矩不规矩,觉得这王爷说话对了自己的胃口,就答上几腔子。

  十七王爷听了,和那叶无极相视一笑,便知道了,这是个混人。不愿去招惹他,省得他发小性子。虽说不怕,却也麻烦。

  两人倒也不再说什么,由得那冯呈青一个人在那里嘀咕。

  这边厢却是老道用了一招隔空取物,把那朱焕给逗得直乐,直吵着要学。

  老道被他逼迫得没办法,又把身上的紫金丹给了他几颗,当糖吃了,这才作罢。

  然而那黑衣的剑客却是寸步不离开朱焕。

  但听得温识怀悄悄的对那何净污道:“你道那小子是什么来历?”

  “不知道。”何净污俩眼珠子便往那黑衣剑客那里看去,正好那黑衣剑客也看了过来,两人眼一瞪对上了眉眼,不由两人都是冷冷一哼。

  那何净污平日里就有些小气,最是见不得别人对他拉脸哼鼻子,虽然做了道人,也是旧性难改,眼见那黑衣剑客哼了自己,顿觉脸上没了光彩,老脸便拉了下来。

  那温识怀如何不知道何净污的脾气?他也正好有意想看看黑衣人的来历,便怂恿那何净污上去和黑衣剑客套套交情。

  何老三肚里本就没什么花花肠子,加上几十年的修道,少与人打交道,哪里知道这是老六拿自己开唰?当下嘴里哼哼着便去和那黑衣剑客握手,嘴里还胡乱的说道:“英雄哪里来,到哪里去啊?”

  那样子又哪里像个道家人了???

  那黑衣剑客,自然是不想和这样的人打交道,脚下一错,人已是轻轻滑开。

  何老三倒是咦了一声。因为那一握,是含了道家的小天星内力的擒拿手,没想到被那黑衣剑客这样轻轻的一闪,就闪过了,而且闪过的时候,黑衣剑客的右手就对准了何老三。

  隐隐就是反击的姿势。

  何老三本身就好武,一见他这一招解得又妙,反击姿势又有点奇,不由得动了心,心下痒痒的。

  那老道孙成敬如何不知道何老三的用意,鼻子里只听得哼的一声,何老三便压下了心里的痕痒。只是一双老眼老是精光四射的在人家的身上瞄来瞄去。

  那老道却是向黑衣剑客遥遥一抱拳,以示歉意,那黑衣剑客倒是一个闪身,又把这个礼给让了开去。

  不由得让老道脸上有些挂不住。

  那十七王爷虽说在和叶无极等人谈笑,倒也时时注意着这一面,毕竟是刚认识,对那几位倒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见这老道一下脸上过不去,也知道是黑衣不对了,当下他不着声色的走了过来,携起了老道的手,便道:“仙长过来,仙长可识得那座山峰?”

  虽然,这一下,没有闹起来,但是那五个看黑衣的眼神就都不对了。

  那永州城外却也是奇特,城就在山中,看到了山却看不到城,那十七王爷看到的那座山又正是永州城外最后的一座山。

  山不大,却甚是清净。

  众人行走间那漫山的鸟雀飞起,却是把朱焕给喜欢得倒了。便求着老道给他弄两只玩玩。老道为了不弱了面子,也不推辞,但听他道:“徒儿稍待,为师去去就来。”脚下一点,人已经如同灰鹤般的扑向空中。

  那全真内功也是玄妙,转眼间已是被那老道擒了几只红红脆脆的鸟儿来,就托在手掌心里递了给朱焕。

  不料朱焕接过去时,却也想学老道用手掌托了那鸟儿,却是被那鸟儿扑喇一下飞了不算,还在那嫩白的小手上抓了一道伤痕出来。

  黑衣剑客却是一言不发,跃空,出剑。

  那伤朱焕的鸟儿却被他全数的给一剑夺命。仅在鸟的眉心间留下一点点红色的血痕。

  朱焕却是不忍,去把那鸟儿拣了,拿给小太监叫给葬了,又去教训那黑衣剑客,嚷嚷着要他赔。

  黑衣剑客却是不理他,直气得他发了脾气嘟了嘴,往自己的轿子里去了,却是再也不肯出来。

  孙成敬何等目光?那黑衣剑客一出手,便已经知道了那黑衣剑客的身份。

  却是不知为什么以那人的身份也要为皇家服务,才是真正想不通的。他也更想不通,是什么人,能使一个仇恨朝廷的人能为朝廷卖命。

  这一下,众人心里都装了点事,一路也就无言。

  只苦了那些个脚夫,埋头赶路,却是连松一口气的机会也没有了。

  ***************

  金野濒忽然的就皱了眉头。

  那俩野兄弟倒也识相,立刻的住了嘴,不敢再去惹他,扯了几个鸟不拉屎的理由往队伍前面去了。

  留下金野濒和那苗女落在队伍的后面。

  看着那苗女昏睡的姿势,金野濒不由得悄悄的咽了口口水。

  他........以前专注于武学,没有特别的去在意这些婆婆妈妈的事情,今日却是,一眼,就陷进了爱的陷阱里。

  他心里虽然在提醒他自己,这是不可以的,却是没有什么用处。

  那人就越看越痴,只恨不得这世界这地方就剩了自己两人才好。

  至于那些个日本人却是个个铁青着脸。

  因为那个叫做须田的日本人也看上了那个苗女。

  而且也本来是他们先救人的,没想到,这一下,却是便宜了这高丽人,不由得心下不满,暗暗的便对金野濒起了杀心。

  那些日本人,最讲面子,所以看金野濒的眼神都不大对劲。

  金野濒却全然不顾,现在的他,眼里便只有那娇滴滴的姑娘,哪里还有旁人的存在???

  看在日本人眼里,又成了金野濒的傲慢。当下几个人更是对金野濒恨得咬牙切齿。

 

第二十八章 动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