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十孩儿

    找了半天,那些个外国人都不安起来了——因为,不论他们怎么记,到了最终与最后,他们还是没记下路径。

  就在众人猜测不已和不安的时候,一个转折之后,只见得眼前豁然开朗。

  那洞后,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山谷。

  当然,就算是山谷,众人也不会吃惊了。

  只见那山谷中建成了一个城市的模样,到处都是人,显现出一派繁华的样子。

  “哦!!!”德格格没等别人反应过来,已经扑到了人群当中,然后蹲在了一个摊子前,望着那摊子上的金银饰品流口水。

  再然后是德克尔扑到了一个翡翠摊前去了。

  剩下的商人们也各自眼睛发光,有一些更是不顾形象的当街讨价还价起来。

  那日本人倒是和他的手下没有动。因为他不是第一次来,知道天衍宫的好东西都不是当街卖的,必须要到宫里面才有真正的精品。在这里的,只能算是上品而已。

  看着日本人的冷笑。却也有几个没动的。一个就是金野濒——他现在********都放在了那苗女身上,根本就不去理会那些人在干些什么。

  而另外的没动的,一个是藏边的喇嘛——达智摩,一个是伊梨的都达尔,还有就是南海来的敖世康和敖世光。这几位,都是第二次或者第三次来参加天衍日了,所以,他们早就学会了不去理睬街边的小玩意了。倨都站在那里,等待着有人来接。

  忽然的,大街上一阵鼓响,那些商人,不管是有没有做生意的就都开始收拾东西,纷纷离开了。

  德格格就眼看着拿在手里的那对火银花的耳环又被商人拿了回去,收进袋子里。

  德格格大吼一声,揪住了那商人的衣领,要他把东西再拿出来。

  那商人倒是不惊,他冷冷的看了德格格一眼,拍掉他的手,道:“你是新来的吧???懂不懂规矩啊你???”

  原来这天衍市场只开到每日的申时,申时一到,鸣鼓收摊子。买卖就不能做了。然后,生意人们就由宫里的人带路出谷。

  “什么规矩!!!”德格格叫道:“我都说要买了!!!你怎么还能再收起来???”

  “什么事???”连宫里的,负责守卫的人都惊动了,立刻就有人赶了过来。

  “我都和他谈好价了!!!他居然把东西收走了!!!”德格格叫道。

  “到时间了!!!”那守卫似乎也觉得这老毛子挺讨厌的,冷声道。

  “什么到时间了???”德格格叫道:“到时间了就可以悔约么???”

  看不出来那德格格平时里吵架的功夫倒是没白练,中土话是比原来说得还要好了。

  “好了好了,德格格先生。”那商无敌倒是马上来打圆场:“这商人明日又来的啊。你待到明日再来取,便也一样。”

  “不!!!先生!!!我现在就要!!!”德格格不买帐。

  商无敌略做思考,对那商人道:“这样吧,你把东西留下,明日来宫里找我取钱便是。”

  那商人也不犹豫,就掏出那对耳环给了商无敌。看来那商无敌和天衍宫在当地的商人中的威望却是甚高。

  德格格拿了耳环炫耀的向那商人一晃,就跑到德克尔面前去献宝去了。

  其他的人倒不像德格格一样性急,就没有发生这样的不愉快,却是省了很多事情。

  待得这事一完,众人聚齐了,便一起往宫里去。

  那谷里,便陆陆续续的有了小吃摊贩上场了。

  众人来到天衍宫门口,才发现那天衍宫真的是大得不得了。如果说前面的那是一座大城,那天衍宫就是一个超级的城市。

  无数的宫阙楼阁屹立在这山谷之中。直叫人惊叹天衍宫的财力物力的雄厚。居然在这样的一座山谷里建造了这样的城市,委实令人惊叹。

  宫门开,紫烟来。

  那些外商深恐那烟中有毒,却是一个个都避了开去。唯有来过几次的人,却是站着不动。那些外商这才聒噪了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宫主驾到!!!”一声呐喊。

  源源不断的天衍门人就一路行出来,待得他们负手站定后,天衍宫内就走出一个人来。

  众人眼见他面上有个面具,纷纷猜测此人是谁。

  “属下参见宫主。”待见得所有的人都跪了下去,那些外商才明白,这就是天衍宫的主人了。这才纷纷着急的行着各种礼节。

  只是,那铁性尚在赶来永州的路上,这...又是谁了?

  聪明的您一定知道。

  是了,这个天衍宫宫主正是张若梦!!!那个弑兄的狗贼子。

  但见他微微一抬手,也不说话,就带着众人往宫里走。

  商无敌的眼珠子一转,也不声张,就悄悄的拉了一个近身的侍女,到旁的地方去了。

  *****************

  “十孩儿中的绿孩儿,吕合!!!”蒙面人沉沉的道了一声。这才听出来,是萧逢春。

  “嘿嘿,好狗贼。你倒是识得你家爷爷!!!既然知道是你家爷爷!!!还不束手就擒???”那吕合仰天一笑,倒是狂得可以。

  “呵呵,那还得你胜过区区,再说吧。”无征兆的,蒙面人起腿,负着柳白,在空中一连七腿,踢向吕合。

  吕合怪叫一声,咧嘴笑着,也是一棍捣上。

  以简化繁,这一棍太长,令得萧逢春的七腿都用不上劲,等他踢到了人,自己就已经趴下了。

  于是,萧逢春的七腿都改变了方向,蹬在了那根熟铜棍上。变故生。

  萧逢春的鞋底就忽然泛出两点乌光,真奔吕合,那吕合的棍在外,无法撤棍回防,眼见避之不及,打横里又伸出一手,一式劈空掌,将那光芒打得偏了,擦着吕合的鬓角过去了。却是林少华住了手。

  那吕合一个照面之下就险些吃了个暗亏,心中着恼,收了脸上的笑容,怪叫一声,又是挺棍打来。

  萧逢春眉头一皱,脚下使劲,人已是凌空而起。嘴一张,又是几点寒星直奔吕合。

  吕合刚才就险些吃了亏,心中早已放了十二分的小心。寒芒一起,他已是收棍回保,他那一招却原来是虚招,当下大棍抡圆,只听得叮叮叮的几声脆响,那寒星都被他用棍打到了土里去了。照他的想法就是——暗器是有限的,打完了,就不怕了。

  萧逢春也猜到了吕合的用意,心中却是冷笑不已,脚下一挫,人已经站到了地牢里烧得通红的炉火旁。

  “不好!!!”林少华也猜到了萧逢春的用意了,口中大叫着,已是和身边的长老一起出掌,意图拦下萧逢春。

  已经迟了,萧逢春笑着将炉子踢了过来。炉子刚起,他借着旋转,又从脚里踢出几点寒芒,身形再是一展,居然跟上了自己踢出的暗器,往门外冲去。

  那林少华虽然急退之下,却也不愿意就让人这样的跑了,怀中掏出一点绿色的东西,扬手就打在了柳白的身上。

  萧逢春只觉得背上的柳白浑身一颤,心道不好,却又不敢停留,几个起落之间,已经消失在地牢外的树林之中。

  

第三十六章 十孩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