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罪无可恕

    “须田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张若梦到得这厢房一看,眼见了满地的血污心中有许些不痛快,但心中虽然厌恶,却也不愿意得罪这些日本人,要知道这些日本人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他请回来对付铁性的。

  “这些混帐,冲进来问我们要找他们的什么门主,还打伤了我的手下,你看这事怎么解决?”须田脸也不红,睁着眼睛就说了瞎话。

  “放你妈的屁!”那正门门人中立刻就有人喊了起来:“我们许门主明明就进了你们厢房!没出去也就算了,他身上的玉佩还在对面那杂种身上,要是不信大可搜来看!”

  顺着许聚远第三徒弟李志清的手指看去,张若梦果然看到日本人当中那个曾被须田介绍过的名叫鬼束有野的家伙身上却是系有一块古色古香的玉佩。

  “八嘎!”那鬼束有野学过些中国话,倒是能口吐人言,却张口骂道:“这是鬼束大人我,在外面拣到的,谁知道你们那什么门主什么时候丢掉的?”

  “你!”李志清听到这话,心中气不打一处来,竟是立刻就要冲上来搏命。

  “别急。”旁边一支胳膊拦住了李志清,却是许聚远的大徒弟郑途:“宫主在这里自然会还我们一个公道,师弟莫忙动手。”

  张若梦这下却是将眉头皱了起来,事情实在棘手得很。

  “哟西,张宫主怎么说?”须田倒也拦下了鬼束有野的的冲动举动,用一个极其赋有深意的眼神看了张若梦一眼。

  眼见这么明白的事实在此,张若梦却迟迟不做决定,李志清等人越发激动和急噪起来,口中不由得越发不干净起来。

  “住口!”张若梦本就被逼得烦躁,自然不愿那些门人再聒噪不已,这一声沉喝却是带上了些内家真力。

  “哟,宫主好大的威风好大的面子。”忽然一个委琐的声音在厢房的屋顶之上响起,张若梦听得真切,正是那该死的胖子——商无敌。

  张若梦也不说话,满是恨意的眼睛就盯了过去,只是一边又顾忌着思考着是谁去将这可恶的胖子给放了出来,又不敢马上动手。

  “不用找了,你抬头就是了。”商无敌似乎知道张若梦想些什么,倒是提醒了一句。张若梦就依言抬起了头,只这一眼,就让他愣在了当场。

  朦胧的月色之下,铁性一身黑衣,滚蟒金边,怀中又抱了那皇长孙在手,竟凌空站在张若梦的头顶之上,既有些诡异,又带着一些无边的妖异的感觉在其中。至于尾随而来的萧逢春则早已上气不接下气的趴在了院门口了。

  “这些日本人是你带回来的?”铁性淡淡的开口,话一出口,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就充斥到了场中,压抑着所有人的思维。

  “哼!”张若梦看到铁性居然到了凌空而立的先天境界,心中已是先有些怯了,手上亦有些发抖,镇定了半晌之后才答道:“既已知道,何必再问。”

  “还真是出息了。”铁性依然是淡淡的说话,只是那语调中忽然的就多了些情绪在其中。谁都能听得出来,他有些怒意了。

  “那又怎么样!”张若梦话一说开,心中也自发狠,去了那怯懦之态,昂然道:“比起你这畜生,自然是要好上许多。”

  “啪!”一声响起,却是铁性瞬间之内到了他的面前,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父母之仇可是忘了?”纵然是在这种境地之下,铁性依然没有太大的愤怒。

  “爹爹和妈妈是你杀的!”张若梦被铁性这一耳光攉得他凶性大起,再不顾忌什么,扬手就是化尸白玉手中的杀招招呼铁性。

  “我没有阻止你复仇,可你为什么跟这些倭狗混在一起?”轻轻避过张若梦的杀招,铁性心中有气,口中自然不再客气。

  “须田!还不出手?”张若梦却不答话,手上招式却一招狠似一招。

  “没关系,宫主大人神功盖世,有你在,自然没有我们什么事,实在不行,我们才上前相助。”须田此时却又学起了一付小人嘴脸,这也是他在日本的时候不受欢迎的原因,因此才被发配来做这危险的活计。

  “你这只猪!”张若梦听得他的话来,心中又恼又气,口中骂道:“没见他现在正在给那小鬼用内力驱毒么?现在不动手,等他腾出手来,你我今天俱都要死!!!”

  “妈的!”须田细看之下,见那皇长孙果然面色发青,而铁性一手搂住他时,都用手心贴着那孩子的后背背心,纵然是张若梦凶招临门也不见他空出一手去格挡。心中知道自己与那张若梦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自然再不怠慢,手上一挥,带着所有的人就向前冲去,自然是希望就此一劳永逸的解决掉铁性。

  “打死这些倭狗!”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那些天衍门人却也打算一拥而上痛宰倭人。

  “天衍门人都给我退开。”而就在此时,铁性的声音却清晰的响了起来。

  “退!”郑途到底痴长些年岁,自然知道宫中规矩,听得铁性发话,自然不再犹豫,同时也提醒门中上下共同进退,又忙中抽出空来将那打疯了的李志清给拖了回来。

  正门门人虽然有些犹豫,但到底还知道郑途跟随许聚远最久,是已大部分都摆脱了自己的对手,就算是有少部分门人学艺不精,也得门中师兄弟相助都退出了场中。只留下铁性一人在场中与众多的忍者周旋。

  “若梦,你与倭寇勾结,又与那姓魏的阉人相交,为兄本是想等你自己悔悟,但见你今日所为,实在是罪无可恕,你这一身修为,为兄就代替老师将你追回,若你依然忘不了兄长带给你的痛苦,那兄长也只好出手将你轰成白痴,至少也还算成了爹娘的心愿,留得你一命在世。择日选一贤惠女子,妥善照顾于你,生下侄儿男女,也不算辜负了爹娘当初托付你与我的一片心意。”铁性在众多的攻击当中依然显得游刃有余,眼见其弟如此,心中再无挂碍,竟是动了杀念。

  张若梦越听越是心惊,手下逾见凌厉,口中尖叫道:“快!!!再快点!!!给我杀了他!杀了他!”却是经不住铁性带来的杀的意境有些癫狂了。

  “唉.......终是要用我这手再去行此等事情。”铁性深深的一叹,向伏在门口喘气的萧逢春一招手,一道金色的光芒就划破了所有的攻击伎俩出现在铁性的面前,铁性就带着淡淡的忧伤拿起了那片金色。

  “不!!!!”迎接他的是张若梦那恐惧到了极点的尖叫之声。

  

第五节 罪无可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