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残忍太子

    “这便是太子妃生的小东西啊???”太子看着眼前在小太监手里咯咯直乐的小生命,心中充满了好奇。太子觉得那白白嫩嫩的小东西倒煞为有趣,见他笑得甜了,便伸出手去,想掐掐那白白的小脸蛋。

  不料那小东西却不安分,扭得几扭,却正好将脸撞在太子那长长的指甲上,当下就在脸上蹭掉了一层皮。

  小东西吃痛之下,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太子眉头一皱。

  那小太监吓得一跳,赶紧去哄那不知危险的小东西。岂料那小东西疼得狠了,却是越哭越大声。太子的眉头就皱得越发的紧了。

  忽然的,太子眼珠一转,阴笑着向那小太监招了招手。

  小太监看着那阴笑心中不由得阵阵的泛寒,却又不敢违逆,看了看手中的婴儿,咬咬牙,走了过去。

  太子先是得意的看了小太监一眼,吓得那小太监几乎连尿都出了来。

  太子伸出了手,缓缓的,张开五指,将手摁在了小婴儿的脸上。

  婴儿在手中痉挛。小太监哪里见过这样的世面???骇得脸都白了。转过头去,不敢再看。但是,怀中的阵阵抽动却无法不去感觉,那一撑一撑的感觉,就像在揪他自己的心一般的难受。

  太子的脸上就现出了与他的身份不符的笑容来。

  “殿下!!!殿下!!!”门口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禁卫军拦不住,却是被那女人闯了进来。那女人冲进来时,慌慌张张,一进门,却是被那门槛给绊了一跤。

  正是当朝的太子妃——当朝大学士石碌的女儿,石朝露。

  石朝露刚一冲进来,太子朱永帧面色不变的,就把手缩了回来。

  只见那石朝露挣扎着爬了起来,却是一脸的眼泪,膝盖等地方更是破了好几道口子,就连头发也是没来得及整理。裙子上,是被她自己的血给染红几大块的地方。看样子就知道是从慈心殿自己跑出来的,路上跌跌绊绊却不知摔了多少次了。

  “殿下...”那石朝露颤抖着自己的嘴唇,好不容易,双眼聚了焦,血气稍平,见到那小太监手上的婴儿,却是如同疯了一般的抢在手里。

  不料,一入手,却发觉气息全无。

  一怔之后,石朝露不由得心里一空。连冷热都不知道了。

  她讪讪的道:“殿下...你...你...杀了他???”语气里满是颤抖的恐惧和不相信。

  “哼!!!”朱永帧却不理她,双手一负,再不看那疯子一般的女人。

  “他...他是你的儿子啊!!!”石朝露颤抖着道。

  “谁知道他是谁的野种???”朱永帧忽然的就换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石朝露却是无言的抱着那尸体往外走,整个人步履蹒跚,似乎连魂都没有了。

  “太子...”小太监刚想要喊,却被朱永帧用手阻了。那个“妃”字,就吞在了肚里。

  朱永帧的忽然的就笑了。笑得极为的恶毒。

  ************************

  “夫人,是这里吗???”绿袖问道。

  梅夫人却不答话,径自的走进了那家酒楼。

  那酒楼上打的招牌却是紫竹酒楼。只是不知这和天衍宫有什么关系了。

  那左平川和绿袖也是不解,但又不敢违逆了梅子青的意思,只好带着许承欢跟了进去。

  连日来,那许承欢和绿袖倒是混得熟了,甚至有的时候敢对着绿袖发点少爷脾气。

  那绿袖原就是侍侯惯了别人的人,也不觉得怎么地。

  倒是左平川有的时候看不过去呵斥几声。这回梅夫人来了,却也是喜欢这长得不错的小子,也是纵容得很。虽然许承欢尚不敢在梅子青面前发脾气,对绿袖,却又越发的蛮横起来。

  左平川看在眼里,却不好打骂,只得心里暗暗的着急。

  这一天也是活该有事。

  那梅子青进得店来,便马上有小二上前来招呼。

  梅子青却不往座位上坐,只管道:“天地有涯,风无影。”

  那小儿接道:“大海无量,唯见人。”

  梅子青便伸手拿了那玉佩出来,递与了那小二。

  小二不多话,拿了便往里走。

  岂料那许承欢指使人惯了,但见一个小二都那么的傲气,心中不舒服,上前就是一脚,口里还叫到:“一个奴才!!!你横什么???”

  那左平川和绿袖还没什么,梅子青却是骇得连脸色都变了,伸手去拦。

  不料那小二的速度却是比梅子青还要快上三分,许承欢却已经被生生的震了开去,连着撞开了两张桌子,口鼻中亦渗出血来。

  左平川如何不恼???

  袖子一挽,就扑向了小二。

  绿袖却是和梅子青一样,转身就跃向许承欢。

  那小二满眼的不屑,直接的就把一根手指竖在了左平川的拳头的必经之路上。

  左平川眼见他如此轻视自己,手中的力道便由八成提到了十成,口中还大喝一声。

  梅子青惊觉之下,却已经是拦也不及,只好被逼出手,一掌印向那小二,盼只盼那小二收了手,不要伤了左平川才是。

  只听得“砰砰”的连着两声响,先是左平川被小二一指震飞,再就是那小二竟不闪不逼的受了梅子青一掌。

  左平川被自己的功力反震所伤后,他才想起来,天衍宫的绝技之一的——镜反冲,正是如此施展的。不由得心中悔恨。却也晚了,他被自己的全力一击反噬在身,人到倒下时,已是去了半条命了。

  而那小二受得梅子青一掌,虽然口鼻里也是渗出血来,他却是微微一笑,又把梅子青的玉佩给抛了回来。然后,头也不回的就往内堂里走。却剩下另外的几名小二和掌柜的,冷冷的看着这一行三个人。

  那梅子青心中一惊,却是无言以对了。

  原来,那玉佩虽然可以令天衍宫宫主做一件事,却规定了,要是持玉者对宫中弟子出手,并令其受伤的话,即会抵消玉的特权。

  虽然梅子青不知道,那小二是否有心这样做,但也知道,自己这边有错在先,在理字上已是站不住脚,纵然是小孩子先动的手,但毕竟别人不是自己人,何况,那小子口中还叫着奴才,叫人如何的不恼???

  梅子青只得叹了口气,去扶了左平川,又叫上抱着许承欢的绿袖默默的往外走。

  却听得左平川呼吸浑浊的道:“怎么???就走了么???”

  梅子青先是鼻尖一酸,又强自忍住了。便把那规矩解释了一遍。待得梅子青解释完了,左平川却是眼中一酸,滴出泪来,口中喃喃的道:“天意啊天意.......”

  到了这里,他再也无法压抑伤势,一口血就喷将出来。

  

第三十八章 残忍太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