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兄之仁慈

    即使张若梦的尖叫声和慌乱,令所有的忍者都不禁将手上攻击的速度加快了几分,各种忍术更是瞬间之内层出不穷,飞镖、手里剑之类的东西更是漫天开花。然而,在铁性那诡异到了极点的身形之前却是根本无用。所有的攻击不是打在了空地之上,就是险险招呼到了自己人的身上。

  而在铁性取到了那一抹金黄之后,张若梦原本还在做着前探攻击的途中,却双眼中满是恐惧,硬生生的扭动着身躯企图让自己从惯性中脱离出去。然而,一切都已经往了。他看到了铁性紧闭的薄唇,如同地狱之门一般,为他开启了。

  “弟,准备吧。”铁性淡淡的声音响起之后,一声轻响,令所有忍者的瞳孔都不由自主的放大起来。铁性终于开启了金魄锁魂,那声轻响就是他使用金魄锁魂最终功能的前奏。

  刹那间,金色的光华就如同灿烂的阳光一般绽放于铁性的怀中。每一片金色,混合了厢房内的烛光,顿时让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片金光之中,再看不清任何一张金色书页的运行轨迹。更由于那书页上的独特设计,纵是半点风声也是辨识不出,就这一下,就令所有的人都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

  而张若梦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有挡!!!挡不住就是个死!他别无选择。他将身体尽量缩小的情况下,更颤抖着运起化尸白玉手交叉护住了头脸,直到此刻,他才悲哀的发现,自己与铁性之间的差别竟然是如此之大。若不是他缩得及时,这仅仅带起他躯干上十几道血缝的的金色书页,几乎就能将他削成人棍。

  但也因为他的避缩,他失去了对铁性的行动的判断。

  而铁性,在金光迸现的那一瞬间,右脚在地上重重一个顿脚,一个磅礴的气圈就从他脚下荡然而起,离得近了,又用了土遁之术的忍者们首当其冲,气圈所过之处,那地就如同开了锅一般,炸出来数十道鲜血喷泉,萧逢春门口见了,骇得他是屎滚尿流。

  铁性没有留给任何人思考的余地,他在那一顿之下,已经借力飞身而起,直扑张若梦,双眼中甚至在空中反射出一道如梦似幻般的光线。

  “弟,忍着!”铁性嘴里说着安慰的话,手上却是不慢,这声音刚响起,张若梦就觉得一股其重无比的力量锤在了他的后背之上。他刹那间,就仿佛是受了惊的蚱蜢一般,全身都被他绷得向后弯去——太疼了!甚至连他脸上的那块面具也因为受到铁性攻击下的余震被震了个粉碎,张若梦内里就如同被犀牛撞过一般翻江倒海起来。而面具破碎,他那半妖异半恶心的脸就连对面的忍者看了也不禁心中泛酸。

  但就算如此依然不能让张若梦死在铁性手上,几个体术忍者就在铁性攻击完结的第一时间内反扑而来。

  不容有人插手,铁性悍然将皇长孙抛在半空,在他悬停的那一瞬间,他用右手锤上了张若梦的后背,迫得他松了防御向后仰起身来,左手却全力运转金魄锁魂,甚至根本不在意自己这样用过以后,这套镇宫之宝是否还能再次使用。

  金光纵横之下,哪怕是高阶的上忍也不得不暂避锋芒——在金光刚起的时候也有蠢人试过用兵器格挡了,但无一例外的被削成尸体,他们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躲。这金光迸现得过于突然,他们没有任何一人能从容的施展他们那所谓的忍术,只能狼狈的逃避。

  “给我破!!!”铁性既然已经下了决心,甚至不惜用毁宝的方式来阻挡众多忍者,自然不会只锤散张若梦的防御架势就心满意足,他的攻击在张若梦仰身而起的那一瞬间就瞬间来到张若梦空虚的小腹。

  “嘭”的一声,张若梦就立刻如同油炸大虾般又硬生生的将身体弓了回来。这一拳下去,张若梦的护身真气也完完全全的被铁性轰散,单看张若梦口鼻迸血的景象,也就知道,他一定非常非常之痛!

  “诃!”铁性左手在空中轻轻虚托,皇长孙的本要落下的身体顿时又轻飘飘的向上飞去,而铁性却乘这一托之下的反作用力诡异的一个闪身来到向后飞射的张若梦面前,不等后者有所动作,他执起那白嫩的手,就是一抖!

  “喀喇!”之声响起,仅凭一抖,铁性这绝世凶人竟将张若梦身体里所有骨节尽数抖了个破碎,比起什么挑断手脚筋脉、破碎气海之类的破功手段,这连万分之一的恢复机会都没有的手法,绝对是任何方法都没办法恢复的破功手法。

  而这一刻,我们就可以看见张若梦绝望扭曲痛苦的脸,早已经是鼻涕口水纵横,再不复那半脸妖异半脸恶心的状态,他甚至连痛呼出声亦是不能。

  “最后一下!弟,给为兄的忘却仇恨吧!”铁性清冷的声音最后甚至带上了尖利的感觉在其中,他右手五指笼罩,狠狠的拍上了张若梦的头顶,一声脆响......那个鲜活的张若梦就成为了过去。

  铁性左手接了皇长孙在手,右手却也并不松懈,内劲摧毁了张若梦的部分脑细胞后,马上又将他整个人都保护起来,用着举世无双的力量,铁性就有把握将张若梦全身寸碎的骨骼恢复至普通人的状态。

  当然,这是在没有人打扰的情况下才能做的事情,铁性也不停留,带着两个人就闪身出了厢房。

  “天衍门下,退!”铁性闪身而走,并没有忘了自己的门人,话声犹在耳边,他的身形却已去得老远。

  “八嘎!!!”一晃神,竟然在眼皮子底下被人将合伙人轰成白痴,又被金魄锁魂自爆的碎片射了个混身是伤,须田如何不怒?大骂之下,哪里管得那么许多,双手拇指在口中一咬,蘸了鲜血往那地上一摁,口中不知是怒是狂,大吼一声:“*通灵之术!!!(日文发音是:卡气哟塞诺基字!看多了日本动画片的应该知道,嘎嘎)”

  一连串怪异的黑色文字,连同繁复的秘文图画和咒符就在须田掌下急速扩散而去,日本脱胎于中原的请神之术的最高忍术,通灵之术,又名灵体召唤的终极杀招,就在这自惨身体之下,向所有在场的人露出了它狰狞的面目。

  “是你们逼我的!!!”须田瞠目大吼,中国的任务失败的直接后果就是须田必须剖腹谢罪,连他的组织也会遭到沉重打击,这个代价太大,须田拼命了!

  

第六节 兄之仁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