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汉子韩复

    “老弟,你真的不打算改变主意???”东山岭上不归岩上,欧纯松皱眉道。

  “呵呵,人生难得几回醉。欧老哥,你醉了。”古证道笑道。

  “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范正雄抬手,内劲裂空,杀气四溢。

  古证道不说话,他举起了手中的剑。

  这范正雄,开始说不想动手的,现在怎么忽然转了个性子???欧纯松心中虽然有点疑问,但是,古证道的道门三十四式松柳剑却不是可以轻视的武学。所以,欧纯松也拿出了他成名的兵器——四十九枚碧血针。那是他纵横江湖十余年不败的法宝,再配合他手中所持的青松针剑,他就能使出他极北门的最强绝学——松涛无边。

  古证道见两人准备好了,抢先出手。以一敌二,古证道看在兄弟情分上没有偷袭,但不代表他有足够的实力去胜这两人,所以,他抢先出手,他要zhan有先机。

  三人对自己兄弟的绝学,当然都了如指掌,这一来一往之间就少了几分惊心动魄,反而就像三人在演戏一般,往往是招式递了一半就匆匆的收回,换成下一招。

  这一战,不觉间就过得小半个时辰。

  三人之中就数范正雄出手最无保留,招招夺命。

  古证道心知自己撑不了多久,大喝一声,绝招尽出,放胆一搏。

  另外欧纯松见他拼命,也不再保留,松涛无边全数击出,再无保留。

  古证道一式风扶杨柳将那打来的碧血针反弹开去,他自己就因为招式外放,来不及自保,被范正雄一掌敲在心坎上。

  苏云丝就在这时艰难的爬上了不归岩,刚一露头,一蓬青雾扑头盖脑的罩了过来,她就尖叫了起来。

  “丫头!!!”古证道喷出一口血来,还来不及感觉到晕眩,就发现了这一幕。

  意外的,那些碧血针并没有射中苏云丝,而是忽然的就顿在了空中,掉下地来。

  古证道这才胸中一痛,在地上滚了起来。

  黑影一闪,古证道身边就多了一个人——铁性皇帝。

  连日的奔波,令得他的脸色极为苍白。他抬手处,就已经缓解了古证道的痛苦,令他安静的睡了下来。

  欧纯松手上的青松针本身含有磁性,内力过处,磁力大增,将那些散落在地的碧血针以巧妙的内劲吸了回来,在剑尖上形成一个绿球。两人隐隐的把铁性夹在了中间。

  “两个卖友求荣的东西。你们自裁吧。”铁性冷然道。路上的他,已经开始接收天衍宫的各地的分舵了。信息也就多了起来。也知道了范正雄和欧纯松要对付古证道的消息。

  他本来也不想救古证道的。可是,古证道为人口碑却是极好。那道州的分舵主曾受他恩惠,当下求了铁性,铁性只好折来了这东山岭。

  “小狗满口喷粪!!!找死!!!”欧正雄手一扬,太清三十六路折梅手就向铁性当头罩下。

  那范纯松本来不愿意以多欺少,但是,铁性出来时的身法,他却没看清楚。心中知道这是个劲敌,他不敢令这任务失败,是已,他的松涛无边就使用了出来。

  松涛无边本身是招名,但所代表的却不是一个招式,而是代表一种境界,内力催外物为己用的境界。配合上青松针的磁性,那忽大忽小,忽长忽短,忽爆忽收的碧血针就成为了杀伤力极强的武器。

  铁性冷笑一声道:“超越技术应用的纯力量的运用,就被称为大巧若拙。在这大巧之下,你们两个,能挡得几招???”

  铁性就在招已临面的情况下丝毫不惊的出掌。

  就是一掌,带起风雷,只听得轰的一声响,那两人竟然被铁性以一掌之力生生震开,两人双手发麻,想要再多手,却是不能了。

  那两人悲望一眼,口中叹到罢了罢了,一个掌印天灵一个剑刺心窝。

  铁性冷笑一声,掌力所及,带着两人转了个圈,没有自杀成功。

  “怎么???心有不甘???”铁性现在已不再戴面具了。也没有了以往的微笑。

  “技不如人,有什么办法???只可惜我那...”欧纯松长叹一声。却被范正雄的一声:“老欧!!!”所打断。

  “只可惜你一家老小三十四口人命,尽在倭狗手里,怕是要随你而去了?是吧???”铁性冷冷的道:“范正雄是不是也在想,你家中老妈妈也因为你,要死在倭狗手里了???对吧???”

  范正雄捏紧了拳头。

  “我呸!!!”铁性忽然激动起来:“国家是家,家也是家,孰大孰小???你们两个人居然为了自己的亲人,却去听从倭狗的命令,来做说客???来伤害自己的兄弟???你们所做所为,哪里像是中国人了???丢人现眼的东西!!!”

  范正雄被骂得面红耳赤,却又还不了口。

  欧纯松凄然道:“少侠好见识。欧某自叹不如。只是,那些毕竟是...毕竟是自己的亲人哪...”说到情深处,忍不住竟然泪留满面。

  “我知道很难选择。”铁性说到这里,也是深深一叹:“上天衍宫来吧。我可解你们身上的剧毒。至于古证道,我以内力续接了他的心脉。只要好生调养,却不碍事。只是这武功却算是废了。八月十五天衍日。但凡所求,天衍若有,必会应承。”

  铁性说完,脚下一点,直纵岭下。

  欧纯松和范正雄对视一眼,却都是老脸一红。两人心意一致,便向那尚扑在古证道身上哭泣的苏云丝走了过去。

  ******************************

  “呵呵,不错不错。竟然能忍耐到现在。”魏忠贤阴笑着对那个捆在刑架上的男子道。

  那男子正是当初混进宫里的青城弟子——韩复。

  现在的他,身上几乎没有一寸完好的肌肤了。左腿上的肉已经被一条条的割了下来。手指和脚趾的指甲都往外翻着,裂了开来,不断的有脓血滴出。

  右脚已经被火烧成了焦碳。

  胸口上更是被烙成了焦糊。更因为魏忠贤的意思,胸口上被放进了无数的蛆虫,看着那白白的东西在翻开的皮肉中.在化了脓的伤口中蠕动的情景,只要是正常人,就会忍不住,吐出来。

  韩复的身上,更是散发出浓浓的恶臭。

  魏忠贤不以为意,还在折磨这条汉子。

  “我知道就凭你这样一个不成气候的东西,是混不进宫里的。”魏忠贤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伤害韩复的脸。让那张脸始终保持着完好。甚至,他还卸掉了韩复的下巴,以免他受刑不过,嚼舌自尽,但最大的原因,却是他不愿意韩复咬破他的嘴唇。

  所以韩复的脸很完整。完整得与身体上的伤形成鲜明的对比。

  看不到他的后背。但从他顺着大腿根,不断向下流的带着黄色脓液的血水上可以知道,背部,也并不完整。

  看到韩复还是不开口。魏忠贤笑了,他就喜欢这样的男人。折磨起来才够味道。

  “嘿嘿嘿嘿,”魏忠贤笑道:“看样子,我要把你变成太监,你才会和公公我站在一起啊。”

  魏忠贤就用握在了韩复的命根子上。

  韩复眼中不安的光落在了魏忠贤眼里。他笑道:“终于在你眼里看见了我该看的东西了。你还是决定不说吗???”

  韩复偏头。下巴被卸掉了,他连咬牙都做不到。

  “好!!!够汉子!!!”魏忠贤笑道。他拍拍手,进来一个小太监。他在小太监的耳朵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后,小太监就点头跪安,出去了。魏忠贤就饶有兴致的看着韩复,开始在他面前说起前朝的刑法。

  韩复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知道魏忠贤是想从自己这里问出什么。

  但是,他想到了师父,想到了死在这阉贼手上的家人,想到了让自己进宫的恩人,所以,他早就打算好了。生亦何欢???死又何苦???

  

第四十一章 汉子韩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