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民族大论

    “这个民族是一个毫无特点的民族,法国人有他们最自豪的烂漫,德国人有他们最骄傲的严谨,可是,对与中国这块土地上生存的民族,你会发觉,他们没有这样的特点。但你又会觉得这个民族很有特点,比如他们的散漫——他们总是拖拖拉拉的做任何事情,他们的混乱的信仰——这里满地都是信仰着各种各样的神灵的人,他们人民的愚昧——他们相信,一个人大喝一声后,请到神灵附身就可以刀枪不入。可是,你却又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满是缺点的.没有特色的民族却存在了数千年之久。”

  “我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到过了中国的很多地方,我非常惊讶的看着这一切的一切。我曾经在西藏看到过八十多岁的老人为了朝圣,从内地一步三叩首的走到西藏。那是怎样的一种虔诚啊?那是任何的传教士都无法比拟的。如果我主耶和华在天堂里看到这样的景象,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呢?”

  “我很惊讶于中国人的神奇。在布达拉,每年的朝圣时,那里将会用一块巨大的绣有佛祖的地毯将整个布达拉遮盖起来。而且还能遮去半个山头。只有在布达拉的对面的山顶上,你才能够看得清整个佛的图象。很难想象这样大的地毯他们是如何制造出来的。也很难想象,你如何把一张覆盖了整个山头的大地毯收起来?你如何把它保存呢?”

  “我非常惊讶于中国修士们的饱学。(指和尚和道士们)如果说,传教士在我们的国家是只要会说话的人,就能担任的话,在这里是行不通的。有的时候,哪怕是在庙前扫地的一个小修士,都能带来足够让你思考几年的哲学。而且,我到了很多寺庙看过之后,我发觉,天哪!!!太漂亮了!!!那些地方甚至比我们的皇宫都还漂亮!!!”

  “孔子和老子两位人,对于中国的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我在孔庙的时候,惊讶了!世界上居然会有那么大的家族墓地。在这里出生并死去的这个家族的人,几千年来,就埋葬在这样的大墓地里。无论朝代是否更迭,它都完好无损的呆在那里。这在我们国家是永远也见不到的。”

  “我和我的修士朋友们呆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他们很充实。在我们国家的传教士们几乎无事可干的时候,这些中国的修士们却总是在急急忙忙的行走,或者做他们自己的事情。与我们这些修士所做的完全不一样。他们的修行中带着真正的虔诚。”

  “中国的人民很勤劳。他们就像蚂蚁一般的在辛勤的劳动着。可是,很奇怪的,他们十个人做一天的活,却只比得上一个日本人做一天的活。这很奇怪。而且,他们是最有韧性的人类。他们总是逆来顺受。如果说,我们的民族总是在试图改变环境的话,那么,中国这个民族选择的却是适应环境——你很难找到像他们这样顺应环境的人类了——埃及人和玛雅人的灭亡是由于他们自己,因为他们的文明缺乏一种叫做韧性的东西。所以他们的古文明灭亡了。看到这一点,我不禁有点悲哀的想到,如果说,这个世界灭亡的话,我敢说,死在最后一个的,必然是中国人。”

  “他们这里的文化也非常的复杂。就像我在青城山所看到的那样。那些无论是光着头的还是带着头发的修士们,他们都是一个样子。虔诚的布道。这在其他国家是很难看到的——因为我们很多地方是不允许异教徒的存在的。佛家.道家.儒家几乎可以说代表了中国发展的最高文化——无论是在哲学方面,还是在管理治世方面,他们并存着并发展着,互相之间几乎互不干扰。如果有某一种外来文化,企图成为这个民族的信仰,我只能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在这里,只有两种结果供你选择——要么你适应这里的文化,被它同化,要么你被它赶出去,再也无法在这里立足。”

  “我希望我的儿子和妻子,能够到中国去看看。研究这样一个毫无特点,又似乎满是特点的.有韧性的民族,无论是对于你们自己,还是对于整个世界,都有莫大的好处......”(以上篇幅是我回想起朋友以前跟我谈起的关于自1935年版的《一个法国传教士在中国的所见所闻》的大致内容)

  很少有人能像这个法国传教士这样看清了中国——虽然他看清的只是一部分,但也足够了。

  很遗憾,倭寇们似乎不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们总是企图挑战我中华的盛威。对于这样的事情,我只能说——狗,是不分环境的乱咬人的,而狮子在吃饱了的时候,是不会主动胡乱攻击的,也会很贪睡。可是,当你真的让它没办法睡下去的时候,狮子的钢爪会将你撕个粉碎。而狗却不一样,当你不理它的时候,它会很猖狂,可当你装做要从地上拣石头的时候,那条狗就会被吓一大蹦。而当你的石头砸到它的鼻子的时候,它就会尖声的惨叫着夹着尾巴逃走。远远的对着你吠。赶上两步去,它又跑得远远的了。隔得几天再来,就又得收拾它一次——因为它只会屡教不改。

  很显然,这是狮子与狗的区别。

  ************************************

  须田不明白狮子与狗的区别,所以他到现在都还在微笑着。

  “须田先生,您必须对这件事情做出交代。”正门门主许聚远冷冷的对须田道。

  “这件事情,我已经教训过我的手下了。许聚远阁下难道还有别的想法吗?”须田皮笑肉不笑的道。

  “把人交出来。”许聚远不买帐:“在我们的地方,得按我们的规矩办事。”

  “阁下难道不知道我们是远来的客人,是得到宫主的允许的吗???”须田狡诈的一笑。

  “就是宫主,在没有正式上任之前,如果敢到我正门门下的失心阁窥探的话,也是重罪!!!”许聚远鼻中冷冷一哼。看来这个日本佬是不打算按规矩办事了。

  “那你的意思是无论如何都要我交出人来咯???”须田的脸就拉了下来。刚才自己的忍者刚进来,这许聚远就闯了进来,还来不及问他看见了什么,须田哪里会舍得就这样把人交出去?

  “哼...”许聚远本身就不喜欢日本人,和他们做生意也是看低他们一眼,眼见这矮子敢如此嚣张,心中早已不满,鼻中便是一哼,算是答过了。

  “*支那猪!!!”须田嘴巴里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他原本以为那许聚远听不懂的,不料,天衍宫中的人却是异数,因为生意的往来,很多上位者都听得懂外语。

  那许聚远正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如何不怒???铁掌一亮,向着须田就当头罩下。

  

第四十二章 民族大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