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护寺青龙 镇山白虎

    石破天惊般的一掌,尚未近身,带起的劲风已经令人色变。谁料得这梅子青竟然在受了伤以后,居然还如此的强悍。

  张镇心的尖叫才刚响起来又被掌风压回了肚子里。眼见这一掌是再也避不过去,陆永丰等人虽然抢上前去救援,又哪里来得及?纵使是向着梅子青出手,逼她回招自保,也是救不了那张镇心了。

  “阿弥陀佛!施主掌下留情!”一声佛号,却是一道劲风,将场中的人都迫开了去。自那紫竹酒楼上方就忽然降下来一个和尚来。

  为什么说是和尚???不说别的?就因为你除了知道他是和尚,实在找不出特别的特征去形容这个和尚。很不起眼,但有很有压迫感。

  但没有人会因为他是个不起眼的和尚就小瞧了他。

  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梅子青和陆永丰这几个人都不是什么善角。能以一己之力全数迫退的,当世上,不超过十二个。

  而当中又是和尚身份的,不出三人。做武僧打扮的,又就只有一个。

  于是所有在附近的来参加天衍日的武林人就都知道了,这一个,便是有少林寺护寺青龙之称的的怀妙武僧。擅长三十六路龙爪手,脾气刚硬,是个认了死理就不回头的角色。

  “哼!多管闲事的秃子。”紫竹楼上一个临窗的位置上,明显的两个女伴男装的小妞儿正在往下看,眼见这怀妙一招神龙探海坏了梅子青的那惊人一掌,其中那一个像是小姐的不由得在嘴里咕哝起来:“那东厂的人,死一个算一个。他算插的哪门子斜杠啊?”

  “小姐!!!”那一个紧张的扯了扯这边的大小姐的衣裳角:“你少说点行不行啊?”

  “本来就是!!!”少女啪的给了那丫鬟一个响头,压低声音道:“早叫你不要叫我小姐了!想死不是?”

  丫头嚼着满眼的泪,眼见着就要哭出来了。

  “行了行了,哭什么哭?”那少女倒是不耐烦起来:“继续看。那秃子惹上了这两边的人,我看他怎么收场。”

  却说场中那怀妙拦了这一掌下来,却也不想多管闲事,向那陆永丰微微一点头,正待向梅子青道个抱歉,那梅子青却是恼羞成怒的一掌拍了过来——原来梅子青的本来意思是要擒得张镇心做人质的,为此还故意受伤示弱,却居然就这样被怀妙给破坏了,心中不由得又恼又恨,哪里还顾得这和尚是什么来头。

  怀妙眉头一跳,自己原是一番好意思,不想让这梅子青跟东厂的仇结大了,他却不知道那梅子青既然救下了许承欢,东厂早就不愿放过了她,却心中道这婆娘好不识好歹,不由得也有点恼火。怀妙本就是武僧出身,甚少去看佛典,性子也是躁得很,也一言不发的和梅子青动起手来。

  如果说,梅子青算得是中原有名的高手前百强的话,那怀妙当算得是前二十强。

  梅子青纵是身上无伤,也难赢了这怀妙去,这下又有了伤,万万不是那怀妙的对手,只是三个回合,便被怀妙给迫退了三步。

  怀妙原就想这样的就算了,正打算拱手礼让一番,不料那梅子青却是心中气苦,加上自知若是被东厂的人擒了,生不如死,当下长叹一声,竟然举掌就往自己天灵盖上一掌拍下。

  “使不得!!!”怀妙这下哪里知道自己是救人救错了场,眼见这一掌下去那梅子青断然不会有命在了,心中大骇伸手却也是不及。

  “贼秃敢尔!!!”一声大喝,却也救了梅子青一条命。梅子青听到这声喝,心中一喜,那半途中的一掌却是没有拍下去了。你道为何?却原来是梅子青认出了这声音的主人来——有虎煞女之称的孟三娘。

  何以叫孟三娘?原来她早已嫁人,夫家是她的表里至亲——孟世坤。孟世坤在三娘的舅舅家行三,是以三娘就被叫做了三娘。至于原来叫什么,倒是很少有人知道了。

  话说这三娘一直也是膝下无子,可就急坏了她丈夫孟世坤。

  也活该有事,这孟世坤一日在一同僚家中饮酒,酒过三巡,不觉间把这苦闷给同僚说了。那同僚本是与他交好,心中暗自记了这回事,后来竟然给他绍介了一家姑娘,端是个小家碧玉型的女子。

  那孟世坤虽然嘴上不说,但两人却眉来眼去的看上了。孟世坤就有心想娶一偏房,但又惧三娘性子烈,犹豫不决。

  正好一日三娘回了娘家,孟世坤就乘机邀了那姑娘来家中饮酒。酒过了量,孟世坤就开始不老实了,直往人家姑娘身上扑。

  谁料得三娘本来想拿往家去的一匹子绸子布忘了拿,回转来拿,进了家里,正好遇到了这一男一女的好事。三娘心中恨得紧了,冲上前去就要跟人家姑娘拼命。

  那孟世坤本来是个惧内的人。那一日,想是酒喝多了,加上又想在自己的新女人面前威风一把,竟给了三娘一个耳光。

  三娘当时就傻了。却也不再说话。摔了门就出去了。当夜,三娘就投了江。

  哪料天不绝人,三娘却被一路过的土匪头子给救了起来。

  那土匪头子不是别人,正是北六省的大当家——年轻时候的周万财。周万财不但救了三娘一命,还央得自己的姑姑冥山七鬼中的老六——虎爪绝户手周玉翠教得三娘极北虎爪之绝学。

  三娘绝技一到手,拜别了师父,先是回家,打算夫妻重归于好。

  不料,那孟世坤却早已扶得那姑娘做了正室,当是续了弦。三娘回家的时候,正好两人在床上不做好事。三娘又在窗外头听得那孟世坤道:“那疯婆子,死了便死了。早死早好。省得看了就烦。”

  心中不由得又恼又怒,三娘当时一个火起,就冲进房去起手就将两人给当场打死,后又烧了房子,直奔了长白山,落了草。至此,三娘也性情大变。

  但她始终让别人叫她三娘。一个是因为还忘不掉那孟世坤,另一个就是提醒自己——天底下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那梅子青也算是个情场失意的人。两人在梅子青没有自封于唯情山庄前虽不认识,但自梅子青自封于唯情山庄,并且抗过武林中人的一次大的声讨,出名以后,三娘甚是感到多了一个同样命苦的姐妹,自行跑到了唯情山庄去结拜。

  这梅子青的为人也甚为刚烈,正好对上了三娘脾气,两人话一投机,就拜做了干姐妹。三娘年长梅子青六岁,是以做了姐姐。两人更始经常的见面谈天,感情甚是要好。

  孟三娘一身武功也高出梅子青一截。梅子青在这个时候听到三娘的叫唤,心中不由得又是喜又是悲。

  喜是喜这三娘来得及时。悲是悲自己居然现在落到这等田地。但她仍然抬眼去望那三娘出声的地方。

  说时迟,那时快。三娘刚才的呼声尚在街尾,几个眨眼的功夫,三娘已经奔到近前。

  原来是三娘刚才出去买蛇酒了。远远见得这和尚欺负自己干妹妹,心中又恼又急,酒也扔了,就飞扑了过来。

  三娘也不答话,见自己干妹妹眼泪都流了出来,更是恼怒。出手根本不留余地,招招都向怀妙的要害招呼。

  怀妙自然不知道怎么又会冒出来一个疯女人,抬手打得莫名其妙,却也不敢下重手。口里直道:“施主请停手。”

  三娘哪里管得那么多了?仍是招招夺命。

  但在被三娘一爪抓去了衣襟的时候,真是佛都有火了,他大喝一声:“施主小心了!”一招招泼墨般了使了出来。

  正是少林寺的绝学——龙爪手。

  三娘也不甘示弱,咆哮一声,极北虎爪抖手就以硬碰硬。

  两人同时一招用得老了,都击在了对方的左手上,但听得蓬的一声响。一个人影便被震飞了开去。

  

第十章 护寺青龙 镇山白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