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血河毒针 皇极真气

    乾元子带着慰德一走,那顺德儿心中倒是镇定下来,笑着道:“十七王爷,今天呢,我不为难你,你也莫为难我。我带上皇长孙一起离开,不伤他便是。如何?”

  朱治国拳头却是握得紧了。但现在朱焕却是人在顺德儿的手上,不得不低头。

  “你如何做个保证?”叶无极当先踏了一步。左手却笼在袖中,偷偷的在在朱治国的手掌心中写到:“阉狗有诈,先顺其意。”

  “没有保证。”顺德儿笑道:“皇长孙在我手里。估计十七王爷是不想这里的人都为了我这一个奴才陪葬吧?”

  顺德儿的口,却是甚为毒辣。这一招离间,却是使得不动声色。

  “你想怎么样?”朱治国虽然心中诧异叶无极的推断,但面上却是不露声色。他却不知道,叶无极早就发现那顺德儿在说不伤朱焕的时候,笑眯的眼睛里忽然的闪烁了几下。

  “你着这些人退到你身后,退后二十丈,我便把皇长孙抛给你,如何?”顺德儿笑道。

  叶无极暗暗点了下头。

  朱治国知道他的意思。目前也确实没有一举擒下顺德儿的把握。众人实在不宜冒险。

  “好。我应承你便是。但你若是反悔,那就莫怪本王无情。否则,纵然是地狱,本王也同样的追杀到底。”朱治国实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先用狠话警告那顺德儿。

  “奴才们哪敢呢?要知道,您可是主子啊。”顺德儿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直把朱治国气到头发都立起来了。

  “王爷。照办吧。”顺德儿笑着。这一下,就可是连命令奴才的口气都出来了。

  为了朱焕,朱治国只得打落的牙齿和血吞。铁青着脸一挥手,内奉阁的那些个高手们,松了一口气,退了开来——因为朱焕倘若死了,他们估计也就活不成了。等一下会不会出意外,他们是不知道。但至少,目前他们的性命算是保全了。

  “王爷还真是识时务啊。”顺德儿嘴里絮叨着,看那些人都退了开去,心里高兴无比。

  “好了。放人吧。”朱治国要不是因为事发突然,哪里会落到这样的一着错着着错的地步。至于叶无极,你让他相个人倒是不赖,出个治国的方针,却也不错,但这样的事,却是无法可想了。

  “接着!!!”顺德儿忽然毫无预兆的就往后跳了起来,半空中抛起朱焕来便是一掌,将那朱焕击得高高飞起,顺德儿还不放过朱焕,手一扬,六道亮银就飞向了朱焕。

  说时迟那时快。地上一道黑影闪过,却是那黑衣剑客。原来他早在叶无极的授意下以地遁术来到了顺德儿的脚下,可是没等他有机会出手,顺德儿已经连针都击出去了。黑衣一咬牙,剑光闪处,勉强点掉了三根亮银,他自己一咬牙用身体挡了两根,左手一推朱焕,免了他被一针顶在后心上。但终是没能让朱焕躲过那一针,被钉在了左腰上。

  朱治国眼见顺德儿打出那一掌的时候,就已经飞身去接朱焕,可惜身法不足,却是没有能够快过黑衣,最后也只是将两个受伤的给接在了怀里。

  内奉阁的人就在叶无极的指挥下直扑顺德儿。

  内奉阁里有一老头,叫乔金山的,轻功却是最好,在中了一针一掌以后,硬是将顺德儿给截了下来。众人就团团的将顺德儿围了起来。

  朱治国在朱焕一入手,定睛一看之下,只见这娃娃气若游丝,眼见着就要不活了,虎目中不由得泪如泉涌,为了止住哭声,他的嘴唇都咬出血来。

  “王爷,归一丹!!!”叶无极提醒到。

  朱治国这才慌忙从怀里掏出一个毫不起眼的瓶子来。识货的人却知道,这是用地心的石魄磨成的瓶子。这石魄遇刀兵则散,受木气则僵,只能以两快相同的石魄互相打磨,方可做出其它的形状。

  但此石魄用于藏地气类的灵药,非但不会减损药力,反而是放得越久,药力越纯。这里却是被拿来装了归一丹。

  归一丹,取九九归一之意。任何人或者生物,受此丹者,便会令身体机能变至几于停止,可维持将死之人在假死状态下存活十天之久。十天一过,尘归尘,土归土,使用者将会死亡,并慢慢化成一淌脓水。本身是剧毒之物品。但用于保命,却是非常有效。唯一可解毒的,便是斑竹泪。

  顺德儿在众人的围攻下,却也有惊无陷。因为众人都害怕他手中的那血河毒针。刚刚那乔金山只是被擦破了右手小指的皮就哼了几声躺下了,是以没有人敢轻易接近他。

  顺德儿抽空看了看那朱治国,犹自笑道:“如何?死了么?”

  这一下直将朱治国的怒气挑拨到顶点。

  朱治国缓缓的将朱焕交到叶无极手上抱了,又点了黑衣的穴,令他不会当场毒发,然后就向着顺德儿走了过来。

  顺德儿笑道:“王爷真笨啊。我只说了不伤他,可没说不杀他啊。王爷,不知道,那小狗死了没有?”

  忽然的,顺德儿就不说话了。冷汗就从他的额头上流了下来。

  朱治国的混身开始散发出浓重的血腥之气,正是明朝开国神功——皇极真气。这皇极真气原是朱元彰在佛门出身的时候修习的一种外家真功。后来,修习到顶点以后,朱元彰常常在战场上以此杀敌,又经常被血盖满全身,竟不知不觉中吸收了血腥之气,自成一种奇怪的内劲。后又得五台山一老僧人点化,竟然成为一门由外而内的霸道武功。

  这皇极真气共九层。朱治国原本的境界是第七层——残阳如血。但因为今天他的情感所受的刺激太大,终于铁下心来打算真正的虐杀一个人的时候,他终于得以跨过第八层的心法门槛,达到第八层的境界——血染山河。

  同样带个血字,但这血河针是采的孩童纯阴怨气,而皇极真气却是依赖人之杀气成型,两者几乎可以说是非常类似,又截然不同。

  “阉狗!!!死来!!!”朱治国咆哮一声,跃身扑上,正是皇极的杀招——血雨腥风。

  劲风所及,草木为之折,呼吸为之停止,朱治国的掌力当头就向顺德儿罩了下来。

  

第十一章 血河毒针 皇极真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