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苟延残喘

    

  顺德儿是个高手。但是,无论任何高手,尤其是像顺德儿这样的长在皇宫中,只是学了点勾心斗角的本事的高手,都会觉得朱治国身上的那种血腥之气实在是过于恐怖。

  虽然无形中,顺德儿的气势被朱治国给压了下去,但这并不代表顺德儿会束手就擒。出人意料的,顺德儿手中的血河神针居然往自己身上扎了下去,针上传来的麻痒成功的令顺德儿分散了精神,摆脱了那一瞬间的被压制的感觉。并且向后疾退。

  却原来是那顺德儿平日里经常接触针毒,早就已经习惯了,那针上的毒对他倒是没有多大作用了。何况,要是有会解剖学的人上前去剖开他的肚子,你就可以发现,几乎所有的器官都烂掉了。这也是为什么,顺德儿甘心被魏忠贤利用的原因——魏忠贤是唯一一个可以在宫中的药膳房随意拿药的太监。也只有他,能拿到雪山红花这一种药,可以镇住他体内的痛苦。

  但是,顺德儿却也知道,这血河神针本来不会令自己这样的。只因为魏忠贤少说了一样药材,所以令得他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复,但又无时无刻不在考虑——如果魏忠贤垮了,那么,自己毒气攻心的时候的痛苦,由谁来解脱?

  所以顺德儿很矛盾。虽然矛盾,但他也懂得明哲保身。现在的十七王比起那天杀的还嫩太多了,所以顺德儿只能听那老狗的摆布。

  不待多想,那朱治国心中恨到极点,哪里容他走脱,大喝一声:“给我回来!!!”双手往回一扯,产生出强大的吸引力,就连四周的空气都几乎可以看到被扯动的痕迹。

  顺德儿在空中无处着力,忙使千斤坠,又怕不保险,手上的血河针就射了出来,同时,他还做好了随时反击的准备。

  正是凭着这样敏捷的反应,顺德儿才在魏忠贤招的那一批小太监里脱颖而出。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反应,才令得他饱受血毒噬心之苦。这是幸?还是不幸?以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换取自己在宫中的地位,换取那一声副总管。

  顺德儿自从无意中知道自己的痛苦来源于魏忠贤的有意之后。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样报复。然而,魏忠贤却老奸巨滑,两次下手不成,反而被那老东西察觉到了什么,这才有这一次的刺杀皇长孙的任务。

  顺德儿知道,这一次,无论如何,自己是不能失败的。失败唯死。

  “鼠辈敢尔!!!”众家高手见到那针射向朱治国的时候,再去阻拦,已是晚矣。四根针一根不少的打在了朱治国的身上。

  “王爷!!!”叶无极等人惊恐了——十七王死,再加上皇长孙现在生死未卜,足够这永州一带的所有人等都要受到连坐了!

  然而还没等顺德儿笑出来,朱治国却忽然的变招,向前一跃,轰出两掌。

  顺德儿惊讶了,愣了,他怎么也想不通,这十七王爷在中了血河神针之后居然会毫发无损!所以,他中了那霸道的两掌。

  纵然是顺德儿的功力高过朱治国,也禁不起这带着极强的恨意的两掌。

  但听得重叠在一起的击打声,顺德儿就往后倒飞出去。碰的一声掉在地上。

  顺德儿挣了几挣,却没能站起来,喉头一甜,一口殷红的血就喷了出来。

  顺德儿就知道,自己这一回是全完了,但他还不死心,扭动着自己那干瘦的身体,往后移,他眼中充满了对死的恐惧。

  朱治国并不打算给予顺德儿任何的机会,他一步步的踩了过来。

  每一步,踩下去,把地上的杂草都踩得吱吱的响。每踩一步,顺德儿的瞳孔就放大一点。

  朱治国抬起了手。

  顺德儿尖叫:“不要杀我!!!”

  “拿来。”朱治国双眼血红的盯着顺德儿。

  顺德儿没反应过来。

  “啪!”一个耳光。朱治国又把手伸到顺德儿的面前:“拿来!!!”

  这一下,顺德儿知道这是在问自己要解药了。他眼珠子一转,道:“好!我给你。”

  他伸手进了怀里,突然的他就笑了:“看你还不死???”一篷针就劈头盖脑的射向了朱治国。

  朱治国早有准备,冷哼一声,微微抬了一下身子,那没有什么力道的针就全钉在了身上,躲过了被针钉在头上的厄运。

  “啪!!!”又是一个耳光。这一回却重了好多,打得顺德儿的左半边脸颊整个的都肿了起来,左眼更是痛得掉出泪来。

  “拿来!!!”朱治国咬牙道。

  “你先答应别杀我!!!”顺德儿虽然疼得狠了,却也没忘记自己的命还在这十七王爷的手上。

  “喀喇!”一声响,随之而来的,就是顺德儿的惨叫声。

  周围没有人出声。

  被朱治国一脚把左脚的脚踝给踩碎了的顺德儿疼得几乎晕了过去,满头大汗下,居然就哭了出来——他无论多么恶毒,都才二十一岁。要是不恶毒,他如何生存到了现在?但是,就算他恶毒,在面对这样的环境的时候,他的心理也无法承受了。

  顺德儿一边哭,一边拖着被踩碎了骨头的脚往后爬,他混乱的意识里,想躲开那伸在自己面前的手。

  “喀喇!”又是一声响。朱治国并没有在乎顺德儿的哭泣,他只是伸了脚,在他的右脚的脚踝上狠狠的一跺,顺势再用力的拧了几拧。

  一声惨叫以后,顺德儿就昏了过去。

  “他妈的!!!敢装死???”朱治国就举起手来,就企图一掌拍下去,打死了这厮。

  然而他的手却在半涂中被抓住了——叶无极。也只有叶无极敢在别人都不敢说话和动弹的时候,阻挡红了眼的朱治国。

  叶无极缓缓的摇了摇头。

  本来甩开叶无极这种不会武功的书生,对于朱治国而言,并不难。但是,他却终于回复了理智,双眼的血色褪了下去。把手缓缓的放了回来。一言不发的转过身,去把朱焕给抱了,也不回那道观。直往天衍宫方向走去。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把受伤的抬了,再把那小狗给绑了,跟上王爷。”叶无极见那些内奉阁的人还愣着,不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就是高手???还比不过自己一个文人的气度的高手。

  看着这些高手手忙脚乱,又看着朱治国那带着痛苦的背影,不觉间,叶无极就深深的叹了口气。

  

第十二章 苟延残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