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铁掌无双

    许聚远轰然一掌打下,须田心中一惊,但他并不是弱者,反应也是没得说。格招,反击,一切都中规中矩,正是日本传统武术合气道。(合气道:融合了中国太极蒙古摔交在内的日本的又一柔术。通常都是由身体瘦弱或矮小的人习练。本身没有强大的攻击招式。但是,它的见招拆招以及封招反击非常厉害。此拳术乃是旅中的日本武术家在学习了太极和摔交两项技能后,前后集数十名武道家的智慧而成,于中国明末,盛行于日本民间。但论招不及太极的圆转如意,只能等对手攻上门;论蛮,却不及摔交讲求的力大无比。是属于弱者的武术。)

  而之所以这一次的交易让他来完成,主要就是因为须田不仅是个商人,还是日本一个极大的武士组织浅仓道的二把交椅,也就是说,无论这一次的行动成功也好,失败也好,浅仓道这个大武士组织都不会再对中国的事物不理不问。这就是日本幕府的打算——一切不听话的组织就该消灭。何况,计划成功了,也算是将军府给浅仓道的一次甜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基本的道理,幕府中的将军还是懂的。

  许聚远早就知道这日本人不简单了,这一掌根本就没打算成功过,所以是个诱敌的招术。须田的架招,正和了他的意思,在须田刚好发力之前的一瞬间,许聚远变掌为指直戳须田头顶百汇穴——没办法啊,谁让这小日本的腿短的?这也就不能怪许聚远这山东大汉欺负人了。

  须田有劲使不上,老脸憋得一紫,却也在紧张时刻变了招,架下了许聚远的指击,同时还用了合气道里的四方投。不仅如此,按照他的身体暗示,那个进了门的忍者就悄悄的从地上用潜行术接近了许聚远。

  许聚远见出招无功,也并不意外,大喝一声,上前一步撤招换手,当胸又是一拳,速度奇快无比。这上前一步,不紧让须田的投技失去了准头,更让他的背门亮在了许聚远的面前。

  须田没想到许聚远变招速度那么快,脸上又是一紫,再一次强行换招,往前小跳了一步。

  “咦?”许聚远没想到这日本佬居然如此厉害,奇怪之下,这第三次攻击就换成了侧踹,冲着须田的腰就蹬了过去。

  须田这一回是再也顾不得形象问题了,就地一滚,这才好不容易的躲过了这一踹。然而,毕竟是勉强躲过去的一招,脸上又因为强自运气,涨得又是一紫。

  许聚远也不追击,双掌一个互击发出响亮的声音,随后大笑道:“好好好!!!有趣有趣。哈哈哈哈。”

  须田面上挂不住,大骂一声:“*混蛋东西!!!(中国人听起来就是:八嘎牙路。)”就返身在墙上取了刀来。

  “哦???须田先生是执意不让我带人走了?”许聚远打心眼里看不起日本人,当下,手一挥,将前摆给扎到了腰间。

  “死吧!!!”须田忽然一声大吼。却是不动。

  而就在这时,一柄匕首无声的就从许聚远的身后递了出来。

  许聚远虽然惊讶于须田的声音和无所作为,但是却可以感受得到身后阴毒的杀气,不假思索的一个手刀回切,斩在了偷袭的忍者的右手腕上。

  而须田也就乘这个机会拔刀出招:“居合斩!!!”(居合斩:日本武道家在旅中以后,对唐朝军队里的马战刀术改编而成。特点是力大速快,讲求一刀致命。于宋代名扬于日本武士之中。[说个鬼扯的事:日本因为没有马,所以只好改进唐刀,配合居合斩。这就是日本的武士刀的由来。])

  这一刀是谋而后动,直刺许聚远的胸膛,几乎不容躲避。许聚远哪里知道这日本佬那么毒辣?居然使人偷袭。心中又恼又气之下,也怪自己太大意。许聚远暗一咬牙,手上一紧,扣住那忍者转身一甩,自己也往后强跃,企图避开这一刀。

  但须田这一刀力道十足,穿透了那忍者的背心不算连带着还扎进了许聚远的小腹,直入三寸有余。

  须田一刀得手,转刀,上撩,竟然打算将许聚远来个开膛剖肚,实在是不可谓心狠手辣了。

  许聚远说到底也是一门之主,烂船尚有三斤钉,何况他许聚远乃是八门之首的正门门主。当下,许聚远大喝一声,双掌在那刀身上合击一掌,只听得“当~~~~呜~~~~”的一声响,那把刀就发出了十分难听并且刺耳的声音。须田再也拿刀不住,被震得脱了手。脱手的虎口处又红又肿疼痛难忍。

  但须田知道,自己今天是说什么也要把这许聚远留下来的,所以,他不多想,大喝一声:“*还在等什么?冲进来,杀!!!”他自己就跳到刚才拿刀的墙壁上,把挂着的武士刀又取了一把下来。

  那屋子四周潜伏的忍者本来碍在地位的关系,不敢进那须田的房间,但此刻须田说话,就争先恐后的从院子里围了过来。

  许聚远不由得暗暗咬须田的牙。他也埋怨自己追那忍者追得急了,并没有带下属过来。而这里又是天衍宫的贵宾房,没有日本佬的要求,天衍宫的门人是不允许进来的。是已,落得自己独自挑一群人的下场了。

  但许聚远到底是一门之主,不惊反笑,一手扶了武士刀,另一手骈指成刀,狠狠一记掌刀,竟将那把上好的武士刀露在自己肚子外面的一截打断,扔了,大笑着从房里急窜而出。

  这一下,心中没了对须田等人的客人身份的顾忌,一套开山掌使得泼水不进。

  那些忍者扔完了手里剑也没能将许聚远给打趴下。

  但到底是受了伤,此时的许聚远已经有些头昏眼花。离大门还有十尺之遥。

  许聚远咆哮一声,冲出,他的意识里知道,自己出了大门,狂吼一声,就会有门人在一小撮香的时间内来援助自己。所以他一往无前的往外冲。

  “*拦下他!!!”须田也知道绝对不能让许聚远冲出那大门去。提刀追上来的他,眼见许聚远居然离大门如此之近的时候,更是歇斯底里的大喊起来。

  那些忍者就不要命的攻击起许聚远来。

  许聚远虽然视线有些模糊两眼发黑,但是神智尚还清醒,每每在间不容缓的情况下躲过致命的攻击,并加以反击。

  在那些忍者或多或少的受了伤以后,许聚远也实在撑不下去了。还有四尺。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继续前进了。手中将一把抢过来的刀支在地上当依靠,好让自己不至于倒下去。

  须田开始以为这许聚远在耍滑头,待见到忍者们将他包围起来的时候,他笑了。

  “支那猪就是支那猪。浪费我的时间。”须田笑道。

  他显然也不打算亲自动手,用下巴示意一个手下去杀了许聚远。

  那个倒霉的忍者还没等他高兴自己拣到一个肥差,就被忽然睁眼的许聚远一掌打在了胸口,哼也没哼一声的,就死在了许聚远的这最后的一招之下。

  许聚远看着须田,嘴唇动了动,到底还是没说出话来。

  但只要会读唇术的并懂中文的忍者就知道,他嘴里念叨的是“可惜啊”三个字。

  许聚远在击出那回光返照的一掌后,就仰天而倒,被那些忍者用刀戳成了马蜂窝。

  

第十三章 铁掌无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