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极恶非道

    小半晌,出门的小太监转了回来。他恭敬的递回了一个竹笼子给魏忠贤。

  韩复混身只是一颤——没有正常的人会喜欢蛇的。那种自传说中就站在神的对立面,为人带来死亡的滑腻腻的有毒的生物,从来都令人害怕。

  而现在,魏忠贤手中的竹笼子里显然就是这样的一条让英雄也要皱眉的生物。

  魏忠贤笑道:“如何?这是有毒的蛇。不过,我并不打算让你被它咬死。你看。”

  魏忠贤笑着一把将蛇擒了,用针线快速的将那蛇的嘴给缝了起来。那蛇因为痛苦,便不断的抽打和盘绞魏忠贤那显得白皙的手臂。但这并没有影响这个狂人进行他手中的工作。

  韩复下了决心,偏了头,再不看魏忠贤手中的蛇一眼。

  魏忠贤也不理他,自笑道:“不知道你听说过朝里的刑法没有。”

  见韩复不答,魏忠贤也没有生气,反而笑了:“朝中有本书,书里写到刑法。其中几项与蛇有关。最让我喜欢的一项就是我即将要给你享受一下的刑法。”

  韩复还是不理。

  魏忠贤努了努嘴巴,那小太监就去把钉住韩复手脚的给钉扣给拆了开来。

  原本这样扣着他,就是因为韩复的手筋脚筋已经全部挑断了,为了让他能立起来,才将他给扣上去的,但是,现在的这个刑法似乎有点古怪,魏忠贤似乎不需要再欣赏韩复的脸上的痛苦的表情了,居然让他趴到了地上。

  韩复没有动,他在培养精力,好应付接下来的刑法。他背上,没有完整的不化脓的地方。

  魏忠贤就信步踱到了韩复的身后眼光看不到的地方。

  韩复就开始等。

  先是那冰冷的手指从脚踝处慢慢的挑逗性的往上攀爬,让韩复几乎呻吟出来。他狠狠的想用头磕到地上,去缓解那手指带来的感觉。

  但是,小太监按住了他的肩膀,所以,他的努力失败了。

  冰冷的感觉来到了韩复的大腿的根部,下一步竟然是分开了他的臀肉,韩复的心忽然就乱了。

  魏忠贤在韩复身后吃吃的笑道:“这里,还没有被什么东西进去过吧?”

  接着就是一阵剧痛从身后传来,魏忠贤的手指强行进入了韩复的身体,令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难受。

  “现在,你或者考虑该说了?”魏忠贤笑道:“要是等下这条蛇进去了,你说,那该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啊?”

  韩复不说话。鼻子中重重的一哼,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

  “那就怪不得我了。”魏忠贤笑着用手扳开了韩复的*,并将蛇头塞进了那个小洞。蛇并不喜欢这样的地方,极力挣扎。但是,魏忠贤就在这个时候,却在蛇的尾部淋上了灯油,并点燃了蛇的尾部。

  蛇是一种聪明的生物,当它的头在某个洞穴中而它的尾部遭到攻击时,它就会本能的往洞里钻,这样的话,才有可能躲避掉身后的攻击,并在洞穴中回过身来后,反击攻击自己的人。

  然而,人们却利用了蛇的天性,并制作了这样的刑法——将蛇塞进犯人的身体,在蛇的尾部点上火,蛇会努力钻进这一个它从一开始本不喜欢的地方,并给犯人带来极大的撕裂身体的感觉。又由于无法回转,所以,蛇只好往犯人身体内不停的钻。然而,人体的肠道里是狭小而憋闷的,蛇得不到充足的氧气,更会开始挣扎,以求逃脱这个热得令人难受的洞穴。但又因为肠道中的微量的空气,蛇不会快速窒息而死,就只好不断的在人体内翻滚。若是蛇口无束缚,蛇更会开始攻击四周的束缚,令犯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这一刑法上,无毒蛇用得比有毒蛇更为广泛。但是,魏忠贤却将有毒的蛇口给缝合了,这就大大的延长了韩复的存活时间,也就是痛苦时间。

  看着韩复扭曲的身体,无法用上力的四肢随着躯体的挣扎而甩动,看到那豆大的汗珠,看到那突起的青筋,魏忠贤就笑了起来。

  “怎么样?你现在考虑说的话,点点头,我立刻解除你的痛苦,并保证你不会死。”魏忠贤笑道。

  终于,韩复点了点头。

  魏忠贤笑得更灿烂了。他上前一步,抖手在韩复的背上一掌,内劲到处,那体内的蛇立刻被震成了尸体,韩复这才从那腹胀欲死、腹痛欲死的感觉中解脱出来。他大口的喘息着。虽然现在身体还是很难受,但比刚才要好多了。

  韩复看着魏忠贤,眼里冒出了狠毒的目光。

  “说吧。”魏忠贤又上前接好了韩复的牙关。

  “是天下的百姓让我来的!就为了能铲除你这只阉狗!杀了你!”韩复骂道,便企图咬舌自尽。

  但是魏忠贤却没有给他机会,笑着听完了他的话,又在微笑中阻止了韩复的自杀动作,然后他又笑着道:“其实,我早就知道是谁让你可以混进宫来的。是十七王,不是么?”

  韩复身上一震。

  魏忠贤大笑起来:“哈哈......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想不到,你居然会为了这么个白痴的理由守口如瓶。真是个蠢才。”

  韩复没有说话,倔强的他,开始有泪光在眼中闪烁。

  “而且我还知道,这一次,铁性那个小狗贼企图利用天衍日来收罗天下好手,好在将来入宫刺杀本座呢。哈哈哈哈,你说,我说得可对吗?”魏忠贤愈发的得意起来。

  韩复惊讶了,一双眼露出了恐惧的神色。他知道了,一定是有人出卖了铁性、出卖了十七王爷更出卖了那一大批的仁人志士,现在,他忽然有了很想活下去的****好把这个消息转给十七王爷,让他提早防范。

  但是,魏忠贤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这个老阉人随即就吩咐道:“去,把这个白痴给我做成人棍!!!”

  这下,连小太监,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去拖韩复的手不觉慢了一点。

  “恩???”魏忠贤的鼻音里带了点不快,小太监哪里还敢说什么,只好赶快的将韩复给拖了出去。

  “嘿嘿嘿嘿......”看着两人消失在视线里,魏忠贤忽然的就笑了起来,而且越笑越大声,愈发的不可收拾。

  这...又是一个艳阳天呢。

  

第十七章 极恶非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