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净污人棍

    古有刑法,传至明朝,在吏部有所记载的刑法约合一千三百多目。每一目下,几乎都能衍化出至少十种旁支,这也就说明了明朝的吏治的残酷。也使得明朝在后世的评价中并不是怎么的好。

  在这些刑法中,有很多是非常残忍的,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样一件事,那就是,明朝的几个最著名的刑法中所包含的绝对不是残忍可以描述的。其中一个就包括了人棍一刑。

  人棍之刑很简单,只分两种——净人棍和污人棍。这就是人棍之刑的全部。具体的做法只有一个小小的区别,两者都是将受刑者的手脚斩断,两眼刺瞎,舌头切断,以求让受刑者有口不能言,有眼不能看,无法动弹的静静的呆在盛放他们的容器里,受到施刑者的各种虐待和言语上的伤害。

  但是,污人棍却比净人棍要幸运得多。他们因为是放在容器之中,所以,排泄物没人清除出去,施刑者也将因为恶臭而很快对他们失去兴趣,令得他们终于能够得到解脱的饿死或者因为肮脏的环境而导致疾病,被折磨致死。

  净人棍却没有污人棍那样的待遇。他们的容器上有供他们排泄的孔,并且定期会有人为他们擦除身上的污垢,就算是绝食,也会有人强行撬开牙关把食物灌进胃中。所以,等待他们的,就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和无力感。无法看见光明——因为他们已瞎。无法移动——因为他们手脚已被斩断。无法言语——因为他们的舌头已被切断。

  他们只能任由施刑者摆布。在黑暗中默默的等待施刑者某一天因为高兴或者愤怒而发下慈悲——终于可以死亡。

  净人棍的结果是——没有任何净人棍在成为净人棍以后,能够维持正常人的思维和精神达到半年之久。那无边的黑暗和无法言语的无助以及施刑者的精神上的摧残,能让任何净人棍在思维中毫不犹豫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求求你,杀了我吧!”然而,他们无法言语,所以,就算是想表达死的愿望也不可能。除非某一天有人问:“你想死的话,就点点头或者摇摇头。”

  这就是人棍的悲哀。

  虽然,在有史记载的人棍案例,在明朝历史上并不是很多,但在魏忠贤时期曾经达到过一个小小的高潮。这个阴险的天生的玩弄权术的太监因为自身的残缺,所以对于这样的刑法,似乎有这非常特殊的喜好。

  ——《明朝吏治》

  韩复就这样,成为了净人棍。

  四肢被斩断后,以烧红的烙铁将伤口凝结,再裹上上好的伤药。为了不破坏他的脸,所以,眼睛不是被剜除的,而是用药水毒瞎的。至于舌头,魏忠贤忽然表现出对人类的舌头与蛇类的舌头的区别的兴趣,令人将他的舌头给切成了“蛇信子”,这样直接导致的后果是同样的无法说话的结局。

  这令魏大人很是郁闷了一把。但是,接着他就召见了这个刚刚制作成功的净人棍。

  “怎么样?”魏忠贤笑道。

  韩复虽然不能说话,但脸上的肌肉明显的开始扭曲了起来。

  “嘿嘿嘿嘿......”魏忠贤怪笑起来:“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说话间他还伸手去摸韩复的脸,却差点被韩复一口咬在手上。

  “不识抬举的东西。”魏忠贤却也不恼,戳着韩复的额头道:“公公我心情好,现在告诉你,我早就知道你们九大门派有意思要联手跟公公我做对了。也知道你们打算派人来刺杀本宫,甚至我连你们下一次在哪集会我都知道了。不就是乘天衍宫举办天衍日的时候,悄悄的在永州城会面么?呵呵呵呵,真想知道,要是这些人在集会的时候,突然有二十门红衣大炮轰过来,这些人会不会全死光呢?”

  听到这里,韩复已经是冷汗涔涔。他死也没有想到,这个阉人竟然早就有了内奸伏在了这一帮子义士之中。但自己成了这个样子,也无法回去报信,心中是又惊又惧,一个不慎,心情过激,牵动新伤,不由得热血冲喉,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魏忠贤似乎很满意自己制造的这种效果,大笑着往门外走了出去,临门,尚记得吩咐几个小太监,莫让这净人棍死掉了,否则...冰冷的眼神,让在场的小太监均都不寒而栗。

  (最近考试,忙得不可开交。好在27号就考完了。休整一下以后,会努力为各位更新文章的。现在,就请诸位勉强看着。实在对不住。)

  

第十八章 净污人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