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白虎伤啸 青龙战狂

    怀妙这一战是打得很冤枉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怀妙是个怕事的人,所以当孟三娘的凶招扑面,心中的傲气便被激了起来,龙咆一声自然反击。

  孟三娘性如烈火,哪里容得老友被欺,何况北方的人又有谁人不知道她孟三娘是出了名的护短?当下也是心中狂怒的骂着贼秃,虎爪毫不留情的向着怀妙招呼。

  二人这里水火不容的斗在一起,旁边的梅子青自然不会放过陆永丰等人,口中无话,闷声出手,饶是陆永丰等人人质在手,也被她这一下的突然发难打得手忙脚乱。

  而怀妙虽然性子急躁,但到底是佛门中人,边打边劝那孟三娘停手,说道:“只怕其中有甚误会。”

  不料,孟三娘打出了真火,想她纵横北六省十余年,何曾如此久战不下?不由得一招狠似一招,口中还咆哮出声,显然在召唤门人了。

  怀妙本不想打这无所谓的一架,自然处处有点捉肘见襟,施展不开,不多时,只听得“嗤”的一声响,已是被三娘当胸一爪,将那僧衣也撕得烂了。若不是他躲得快,怕不是连皮带肉也给这婆娘抓下一把来?

  怀妙不由心中着恼,一掌微微迫退孟三娘,一个古怪的架势就摆了出来。

  “师弟!!!”但听得楼上一声佛号,佛门中的狮子吼震慑当场。

  然而怀妙却是不听那一声带有劝阻的声音,劲凝双爪,双眼更是紧盯了孟三娘,眼见便是一记有死无生的绝杀。

  孟三娘听到这声佛号,却是冷笑道:“我道你这贼秃怎么敢如此嚣张的欺负一女子,却原来是有少林寺的怀因和尚在这里给你撑腰!你道老娘怕你不成?”

  孟三娘说到这里,那怀因知道,这一场斗是停不下来了。便在楼上默然不做声了——他虽是人称的高僧,但是浸淫佛法多年,在武艺上,却是连怀妙也是不如,哪里还能拆开两人的争斗?而他自己的最强绝技,却是佛门狮子吼,这功夫虽然因为他的佛法精湛而来得分外的强劲,却是不分敌我的,只要不是同种内功,那受到的伤害是无法想象的。而在这样的闹市中,怀因又怎么可能使用这佛门中堪称霸道的一门绝学了?既然不用,那自然也是无法阻止了。

  怀妙听到三娘的嘲讽,却是无动于衷,手中劲力只是越凝越强。

  三娘也是识货的人,当下也不再冷嘲热讽,心境一变,极北虎爪之最强绝学——白虎啸天,也已经凝结在喉,只等怀妙杀招一出,这和少林寺狮子吼齐名的音波功就要在这闹市里炸响。

  “喝!!!”怀妙杀招涌现——龙爪手中最强的“锁龙诀”,左奔三娘咽喉,右拿三娘天灵,隐藏肩撞胸口,膝顶下阴,这是龙爪手中可谓最歹毒的招数,这一刻在怀妙使出来的时候,更是极为霸道凶狠。

  三娘见势不妙,嘴巴一张,极北虎爪中唯一的一招不是爪招的音波功白虎啸天就咆了出来。

  丝丝声波,几乎荡得空气也如同水纹一般的四下散开,而受力最强的也就是首当其冲的怀妙。

  这一炸响的声音,别说周围的人不及阻挡,就连自身也是修习音波的怀因,也因为不知道她这极北虎爪的最后绝招而中了道,被散乱的音波给击了个正着。

  楼上的武林人士纷纷避让这一记绝强的音波攻击。只见音波中,连得酒楼的楼声都承受不住,靠得近了的楼板都纷纷炸裂开来,就连地上的泥土也都被这一记音波给掀了起来。

  怀妙不察之下也是中招,脑中只觉得一阵难受,竟然是七窍都被音波的压力给挤压得冒出血来,更令人觉得恐怖的是,他连眼珠都没能保住,被压得爆成了血浆。

  但是怀妙的强横的体魄和刚硬的内劲却承受住了这种攻击,是以他的招式在他豁尽全力之下也是穿过了音波之壁,但因为失明的影响下,捏喉的一爪却将鼻子给扣了下来,而右爪也一招就扣在三娘肩胛骨上,连皮带肉翻出来还不算,连琵琶骨都扯断了出来。三娘的音波功就因为她的吃疼而停了下来。但这也给了三娘机会,她乘机拼命一掌,将怀妙震了开去。

  怀妙眼睛突瞎,心中惶恐,立刻就在场中不分敌我的狂杀四方。

  “少爷,咱们是不是是该下去帮个手?”那丫头倒是没再敢叫出口一声小姐。很奇怪,三娘音波功不分敌我,这两人靠得如此之近,却几乎没受什么影响的样子。

  “想死不成?”那假少爷笑嘻嘻的道:“自然有人收拾。”

  果然,梅子青等人却是被震开去,还一时没有回神,已经被几个掠过来的身影给狠狠的制在地上,再也休想挪动半分。

  却原来是天衍宫中的护卫到了。

  当先一人正是天衍宫护卫队长葛行健,也是江湖中人口盛传的天衍十死士之一的老七。

  青龙狂怒之下,哪管对手已经换了人?根本不给葛行健开口的机会,逮着他的位置,呼的就是一爪招呼了过去。

  葛行健,能成为天衍十死士,自然是本领不凡,偏偏他在十个人里面,最是好武斗狠,平日里没事,也要找点碴的角色。因为得罪了假的宫主,被发配到这里来接人管事。害得这平日里耀武扬威的汉子现在却要低声下气的为人处事,生怕坏了宫里的名声,着实是让他难受了好久。

  这下怀妙先动了手,葛行健心中欢喜还来不急,只盼着好好打上一架来发泄发泄自己的不满,哪里管这场架为了什么而打。

  眼见怀妙钢爪临面,心中不由大喜,口中虽然叫着:“和尚还不停手?”却又以硬碰硬的和怀妙的龙爪手抗在一起。打得好不热闹。

  旁人也都道怀妙失了心,却不知道怀妙现在却是有苦说不出。双目骤失之下,每回出招需要集中无数精力,哪里还分得出精神来说话。而那葛行健拳拳生风,使得一手朴素实在的五行神拳,他纵然是想申辩一句,也得考虑自己中了一招后的后果,于是只好咬牙撑着。幸好怀妙在庙中苦练了二十余年的硬功,这次与换了对手的争斗,虽然仍然危险,但却已经令渐渐的开始掌握在黑暗中的战斗技巧了。

  而葛行健过了那一阵的兴奋以后,便开始感到了越来越强的压力,不觉得手中慢了。

  

第十九章 白虎伤啸 青龙战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