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一章 来者都是客

    人面桃花相映红。可是,如果,那是妖面桃花呢?你会有什么感觉?

  如果说,人间有花妖,那就是眼前的这个女子了。

  桃红的唇角,桃红的眼影,桃红的衣裳,混合着漫天的桃花瓣,就这样降在了人群之前。她也不站着,刚一碰到地面,身子一晃,竟然就如同乘风一般的向上横移数丈,躺到了酒楼对面的池塘边的那一簇青竹上。她又见到有几个年轻的,看到自己,不觉得流出了口水,大是觉得高兴,轻轻的就是一笑。那一声娇吟就荡漾开去。

  一丝看不见但却能直透入骨的妖媚,悄悄的刺进所有人的心底。功力稍微低下一点的人,莫不是闷哼一声,昏昏欲睡。纵然是怀因这样的大师级人物也不觉自己的心头就是一阵狂跳。他便低下头去,口中低低的就颂起经来。

  本来依怀妙的心思,自然是不会放过魔教的人的。可是,现在的他,双目初盲,又连战两场气力有些不济,自然是自保为上。

  葛行健是个混人,但却尚未婚娶,平日里,见得些小娘皮,就已经会被哄到团团转了,何况这会儿?几乎就是谷精上脑,魂都失了。

  “骚货!”那个假少爷却是对这女子很是不满。在口里就低低的骂了一声,表示不满。顺带还狠捏了一把旁边的丫鬟一把,小丫头低呼一声,清醒过来,那眼泪却是哗哗的下来了。

  徐四,离得那魔女近,但却因为是个粗人,哪里懂得什么浪漫温柔了?他最是喜欢的,是三娘那样高大凶悍的婆娘,那才合他口味。也不去欣赏什么娇叹一声醉千军,嘴里只叫道:“管什么魔教的婆娘!莫来搅老子的好事便是了,哪来那么多废话,那秃头,见你身上带伤,怕是被我家三娘伤的吧!好你个秃子!连妇道人家你都下得去手啊!给我死来!”

  这徐四,人虽然混了点,却也没叫他找错人。四百斤的大锤就对着怀妙抡了过来。

  徐四力大无比,那锤法也是简单明了,招招夺命,被他抡圆了来使,真是个虎虎生威,逼得怀妙不断的躲闪。那地上就在咚咚咚声中,砸出许多大坑来。

  “呵呵,好瞧好瞧。真个是好看!”那魔女听到徐四叫她婆娘,心中已是老大不痛快。如果不是这一次魔尊有命,她早就下场子找那粗人的晦气了。眼下见到徐四被人逗着玩耍,心中高兴,在竹枝上直笑到天花乱坠。

  徐四听得她的嘲笑,恼了。嘴里不干不净的叫道:“个死秃驴!有胆子别躲!跟你爷爷狠拼一招!莫叫那没把儿的小瞧了你!”

  怀妙一听这话,心中也是恼了。自衬着能以龙爪手的内劲硬撼这个不会内力的蛮夫,就一个急停,徐四那老大的锤子就劈头盖脑的砸将下来。

  “不可!”那怀因虽然现在想救,却也是不及。他虽知道这怀妙平日里是有些小牛脾气,但又哪料到却是如此心高气傲?即使是在受伤的情况下,仍然被人一激就犯了毛病。

  虽然赶不及也要赶,怀因就从楼上扑了出来,身上的袈裟带出一片火云。直取徐四,但望着,能在铜锤临身前,逼得徐四自保,好歹也不叫怀妙伤上加了伤。

  红影一闪,场中一声轰响。激起漫天的灰尘。

  好容易灰尘落净,那些个看热闹的才发现,接下那千斤一锤的,居然不是怀妙,也不是怀因,而是那魔教的魔女,更令人惊讶的,居然那女人,只用了一根手指,就阻挡了徐四的千斤之力。

  众人哗然了!

  怀妙在锤子临头的时候,才忽然发觉,自己受的伤已经经不起再这样一锤了,正在后悔,却发觉鼻前一香,再就是山摇地动和轰然巨响,他知道,这此算是逃过了一劫,心中既有再世为人的感慨也有万念俱灰的失落和对自己的鲁蛮的悔恨。但他也因为站得进,感觉到了,那妖女的芳香,大脑里接着就是一片空白。

  只是一指。范寒寒,就用了魔教镇教神功之一的斗转星移先化解了一部分锤力到地上,又用自己师傅的独门绝技钩魂血指十二层的功力,再加上她近乎五十年的修为,更也因为她手指上戴着她师傅亲传的魔酥玉手套,这才挡下了这一锤。

  但即使是这样,范寒寒也是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她不禁开始为了自己的决定后悔起来。早知道,就不该跟这鲁人一般见识,而是应该等他和那死和尚打生打死后再拣便宜的。只是,她那最恨男人小看女人的性子,几十年了都没改过,这回又怎么可能在事发前就想得通呢?

  徐四和范寒寒就僵在了场中。

  一个是被吓到了,另一个,却是受了内伤,不敢开口说话,怕一张嘴,那血就出来了,她可不敢给魔教丢人。

  就在两边都很尴尬的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响了起来:“宫主有命,来者都是客,现在吉时将到,天衍宫门开!诸客进门来!”

  声音一起,众人寻声望去,却发现对面的池塘里的水不知道怎么,竟然干了,露出一条明亮的大型地道来。

  

二十一章 来者都是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