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三 死者老吴

    巨大的痛苦,来自于情毒。这是铁性心里非常清楚的事情。

  幸好他吸收了那寒冰岩的能量,自己的身体已经是异常的耐寒,又有先天真气护体,是以在老吴生了那几堆熊熊大火后,更是无关大碍了。又知道情绪激动是引发qing毒的关键,清心诀一起,断了情毒的躁动之源,铁性的身子也就不在越变越冷了。

  为了不再出现这样的情况,铁性没打算起来,就那样躺着运起心经上所载的盖世心法,企图将情毒给逼出体外。可惜天不遂人愿,几个周天下来,那情毒却是和那一股先天真气凝在了一起,再也无法分开了。铁性只好悻悻的收了功,这才看到一脸担心的老吴和四个孩子。

  再又见到老吴的手指断了,心中更是感激。平伏了一下又企图做乱的情毒,他默默的走上前去,拣起了老吴的手指,当着四个孩子的面,给那还在惊讶中的老吴小心翼翼的对上,又掏出了怀里自己师傅送赠的一盒子接骨膏来,细细的给老吴抹了,又扯了自己身上上好的衣料一截把这老吴的手指给紧紧的包扎起来。(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出现接骨的国家。所以,我稍微的YY一下,咱们把这种接骨变成断肢再续。)

  “老哥,这几日小心着点,过得十几日,这手指就自然能接好了。只是不能像以前那般运用自如罢了。叫老哥受苦了。”铁性看着这汉子,心里着实感激。

  “兄弟是医生么?”然而,老吴脸上不是对铁性的关心,而是另外的一种激动。

  “虽然算不上医生,但起码也学过许些年的医术。”铁性疑惑了:“但不知道老哥有什么吩咐么?”

  “太好了,那你给我们家的四个娃儿给看看。”老吴兴奋得不知所以来,要不是铁性拦着,怕是又要习惯性的搓起手来。

  “看看?”铁性一愣。四个孩子不都很健壮么?从外表上看来,却是没有什么病痛。却不知道这老吴怎么会认为他自己的孩子有病了。

  “正是正是。”老吴高兴的叫道:“北北,过来给叔叔看看。”

  铁性在刚才与老吴喝酒的时候,已经知道这个老吴搞笑到把自己的四个孩子一个叫镇北一个叫镇东一个叫镇西剩下的一个叫镇南,也幸好他生的不是五胞胎,不然那不就整一东南西北中了?铁性心中虽有些觉着好笑,但仍然将眼光投向了四个孩子。

  “北北,来,张开嘴。”老吴把那给铁性端稀饭的最害羞的小男孩给抱到了铁性的面前。

  小孩子也听话,红着张脸乖乖的把嘴巴给张开来让铁性看。

  “啊!”铁性这才发现,原来那北北开始在房里之所以说话唧唧咕咕的让人听着很是费神,却不是因为年龄太小或是说话太迟,而是这孩子的舌根上,竟然不知道为什么多出来一小片薄薄的肉膜牵制着,更因为这肉膜的长度不够,造成了孩子说话的时候舌头转不过弯来,吐字含糊不清。

  “怎么样?”老吴一脸紧张:“这个能治好吗?”

  “四个孩子都是这样吗?”铁性开始还以为四个孩子天生怕羞不敢在外人面前怕羞,却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小孩子不敢开口说话,怕遭人笑话。

  “是了。”老吴热切的看着铁性。这山野里,没有好的医师,老吴自己又不敢带着孩子进城去求医,怕半路上被人认出来,是以这孩子的病就耽误到现在:“能治么?”

  “能。但在这里,做弟弟的却只好说无能为力。”铁性不无遗憾的说道。可惜这里不是天衍宫,无法做这样精细的切割。只要稍微用大了点力,别说说话吐字不清了,怕到时候,就是想说话也难了。是以铁性只好如此回答老吴。

  “那在何处可以治好这四个孩子?”老吴但听到能治,心里已经是无比欢喜了,哪里还想别的?

  “天衍宫。”铁性毫不掩饰。

  “那...”老吴是个带兵打仗之人,平日不问江湖之事,哪里知道天衍宫在什么地方:“那是什么地方啊?不知道大夫的药钱收得如何?”

  “老哥莫急,那里是我家...什么人!!!”铁性话还没说完忽然一声暴喝,莫说四个小孩子了,便是老吴也被他吓了一跳。

  铁性不由分说,脚下一挑,那些没燃尽的木条就带着火星之奔院子的四个角落。

  还没等老吴问是怎么回事,四面墙根处的阴影里忽然就有什么动了动,让过了火把以后,各滑出了四个黑影。

  铁性却看都不看他们,接着就望向那棵出头的柳树上。

  就在这时,同样的一个黑影也升起在了柳树的树梢上。若是眼力好,当然也能发觉他腰间的配刀的刀柄上比其他的十来个人都多出一个骷髅头,看样子,自然是等级高了一级。

  “扶桑人!!!”老吴当年常年跟日本人打战,自然知道这些就是日本人嘴里最为称颂的日本忍者。

  “抱孩子进屋去!”铁性冷冷的看着这十几个忍者。没想到,他们居然在铁性原本体力就透支更又碰到刚刚情毒发作,没能驱散情毒,功力降到出生以来的最低点的时候出现,铁性心中也暗暗怪自己太大意了。

  原来,那风影三忍者出动后,久久没有返回,几名长老自然不放心。待后来寻找到三忍的尸体以后自然就把手下的忍者都派了出来搜寻敌踪。

  再加上那老吴那天教完书以后,从破庙那边将铁性救回来的时候,被几个相熟的人看见,更见得两人白日里在集市上买酒买肉出手很是阔绰,是以在汉奸的套话下,轻易的就被问出了家居何处。

  要不是几个长老出发往永州城里去了,又不放心让等级过低的忍者来拿人,根本就不会等到第二批忍者到了,这才派人上门杀人。而是早在铁性刚醒不久就会到了。

  “老哥,你护着孩子先走。”铁性把心一横。已经是起了杀心。何况他的怀里,正好有着天衍宫除金魄索魂之外,令一件镇宫之宝。

  老吴不说话,将四个孩子一起给搂了就往屋里奔去。

  他这一跑,四面的忍者就都动了,无数的手里剑就向着老吴扔了过来。

  “鼠辈敢尔!”铁性暴怒之下,不顾身体条件不允许,迅速跃到老吴身边全力出手。正是许久不见的水神分水掌之——溺水三千!

  待将那所有的手里剑全纳下了,又全力爆发当年义父裘心韧所传的暗器绝学九天神雨,将手里剑以更强更劲的力道打了回去。立时就重伤了十人轻伤了六人。

  而在他全力爆发力量的时候,那个在柳树上的上忍也动了,极快的速度,在铁性旧力刚尽新力未生的情况下贴近了铁性,手中匕首就当胸直刺了过来。

  铁性无奈之下,把强压在喉里的一口血喷了出来。虽然没能阻挡这个上忍的前进,但却也让他在不可能之下硬生生的后移了两寸,于是那把本应该插在胸口上的匕首就插在了小腹上,捅出了个窟窿。

  老吴也在这个时候,丢下了铁性和四个孩子跑进了他的卧室里。

  六名中忍者在那上忍者力刚尽的时候,手里剑就又投了过来,逼得气血翻腾的铁性放弃了重伤那上忍的打算,后退了一步,把四个孩子给护了起来。顿时,他就从那匕首上脱了出来,一道血箭迫退了那个上忍。只是左肩上就不得已又中了一镖。

  说时迟那时快,老吴已经从房里拿了一样物事冲了出来。

  “兄弟,带着娃儿快走啊!!!”这就是老吴对铁性说的最后一句话。

  铁性本来想拼死一战,可当他看到老吴手怀里抱着的东西的时候,再不迟疑,咬牙压制住伤势,搂了四个孩子,飞一般的往院外掠去。

  那上忍也看清了老吴手里拿着的东西是什么,惊慌的用日语喊道:“快退!!!”

  就在铁性刚好跃上院墙的时候,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老吴就连带着他那珍藏了许多年的火yao包在院里炸了。

  铁性狠狠的搂住了四个孩子,被爆炸引起的冲击力给震得飞了出去。跌得人事不省。

  

二十三 死者老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