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萧逢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这样的犹豫不决。

  看着这个年轻的可以说只还算是一个大男孩的人,他举起手,可是却迟迟没有往下落。

  不用问,他面前的那个大男孩,正是抱了四个孩子的铁性。强大的冲击,即使是铁性尽了全力的去卸载那股力量,但仍然被击昏了过去。四个孩子虽然受的冲击要小很多,但也被震晕了。

  “唔...”镇北是最先醒过来的。因为他最小,在铁性的怀里的时候,不仅是被铁性抱在中间,还被自己的三个哥哥给抱住了,所以,他醒了。

  小家伙唧咕着挣扎出来,把自己哥哥也都弄醒了。

  看到了满脸不善的萧逢春,四个孩子很快就明白了这个人,不是自己人,手拉着手,站在了铁性的身前。

  这四个孩子,不爱说话,所以他们的话语通常都表现在他们的动作之中。过早明白事理的他们,自然不知道自己的爹爹做了什么,但现在,这个外人要对这个四个孩子都有些喜欢的叔叔不利,四个孩子自然就牵起了手,挡在了叔叔面前。因为爹爹就说过,男孩子就是男子汉,要敢保护自己的亲人和国家。虽然他们不知道国家是什么,但,四个人都是点过头的。

  萧逢春见到了四个孩子拉起手来。他就叹息一声,垂下了手。他知道,这一念之仁,他也许就再也没有摆脱铁性的控制的时候了。可是,要让他杀这几个长得很是可爱的小孩子,他又实在是放不下手。

  既然决定了不杀,萧逢春只好跟四个小孩子沟通起来:“你们叫什么名字?”

  花了很大的精神,萧逢春终于听明白了四个小孩子的话,也让他们明白了,地上的铁性要是再这样一直流血的话,他就会死。

  小孩子当然不知道什么叫死,萧逢春就告诉他们,那就表示铁性要去很远和很黑的地方,再也回不来了。四个小孩子自然害怕起来,让他去救铁性。因为,他们不想让铁性去那种很黑的地方——孩子们是很怕黑的。在无边的黑暗中,他们由衷的感觉到恐惧的威胁。

  然而,萧逢春在接近了铁性以后,一个细微的,但是冰冷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这四个孩子救了你一命,再有下回,我保证你生不如死。”

  萧逢春的嘴巴里就忽然苦涩无比。

  原来,铁性在四个孩子醒来以后,被镇西不小心的扭动触碰到了腰间的伤口,疼醒了。但因为受伤,他腰部以下无法用力,他也知道了萧逢春的用意,所以,他只好假装昏迷不醒,等到萧逢春走近了,再给他致命的一击。他甚至做出了牺牲一条手臂的决定。

  看到混身冷汗的萧逢春,铁性终不好再说什么。就任由他给自己上药包扎。

  幸好铁性从那冰火洞中带出的药,大部分都极为有效,很快就止住了血。让铁性本就苍白的脸上恢复了许些生气。

  当铁性问起萧逢春回转的原因的时候,萧逢春才从那种接近死亡的感觉中回过神来。

  原来,他很快的就找到了胡家龙,安顿下了柳白以后,发现柳白的毒伤转重,不得已之下,又顺原路来寻铁性。正到半路,却听得半空里一声巨响,就引发了好奇,远远的寻了过来。

  “院子里怎么样了?”铁性忽然有些面色发青的问。

  “除了一个大坑以外,满院的碎肉,有七个完整的死人。估计还有两人死无全尸。”萧逢春答道。

  “是么?”铁性忽然看了下那四个正闹着回去要找爹爹的小孩子,忽然的就叹了口气:“走吧。”

  萧逢春就背上了铁性,又骗那四个小孩,说是他们爹爹要他们和叔叔上山习武术,说是他们爹爹有事要先走,到时候在山上等他们。

  四个小孩哪里有什么心机?很快就被萧逢春哄得破涕为笑,再不说什么要找爹爹的话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一手的嘛。”铁性笑了。

  但看到这笑容以后,萧逢春就知道自己要倒霉了。

  “所以,这四个孩子以后就交给你了。”铁性一笑之小,果然就说了一句几乎让萧逢春晕倒的话。

  萧逢春只好自叹倒霉了。他心里又恨恨的想道,早知道,就不那么好奇,岂不是正好可以错过这档紫事?只是这世上哪有后悔药吃。他只好认命的背起铁性,又牵了不知道镇东还是镇西镇北镇南的手,再交代好一个牵一个的就上路了。

  ************************

  “啪”,一个极为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太子的脸上。

  “师父?”太子似乎还没有弄清楚现在自己的状况,傻傻的愣在那里。

  “你还好意思叫我师父?!”古执大怒之下又是几巴掌打在朱永帧的脸上,把个太子打得滚出去老远。倘若不是他因为当年的追捕导致双腿残废,他也早就下地追打了。好泄泄这心头怒火。

  “师父,徒儿是真心的不想忘记朝露,真的不想啊!”朱永帧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哪里还像一个太子了?

  “畜生!”古执把以前自己师父骂在自己头上的话拿来骂了眼前这不知长进的东西。

  原来,古执当年在争宫主之位失败并且情人跟了自己的师弟以后,竟然翻阅天衍宫禁书,并且私自炼制惨无人道的血河神针,企图杀死自己的师弟以血腥手段夺取天衍宫。

  事发后,他被追杀并被打落悬崖导致双腿残疾,但他念念不忘报仇。于是收取了几个弟子随他修炼,但因为没有经验,所以那几个弟子都因为无法忘情,在修炼过程中受血毒攻心而死。

  在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可以再次授徒了的古执就又开始悄悄的四处搜寻合适的孩子,打算掳来做自己的徒弟。机缘巧合之下,居然被古执进到了皇宫,并见到了面前的这个足以成为血河炼狱大法的第七个传人的好材料——朱永帧。

  费了无数心血之后,古执终于又在前不久成功的让朱永帧杀死了他自己的情人石朝露。本来满怀希望的古执以为这回总算可以正式开始血河炼狱的训练了,却又发现这死脑筋的徒弟居然还是念念不忘那已死的贱人。

  看着眼前这随自己练了七年功夫的徒弟,古执就深深的陷入了沉思。他知道,他必须找个方法真正的让这个自己认为的资质最好的弟子能够忘情。否则......古执看了看自己的残腿——那里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医治,在吸收了悬崖底下的阴气以后,十几年来是日日折磨着他。而且,那些阴气更是在用了无数的药之后转成了阴毒,再也无法遏制,慢慢的向全身扩散。

  再不想办法,估计自己就看不到那对狗男女死在自己面前了。

  想到这里,古执就睁开了那魔鬼一般的双眼,盯住了地上的朱永帧。

第二十四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