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船上

    天亮了。

  “魁首,吃早餐啦。”仙云端着面包和牛奶推开海华的房门。虽然现在仙云都有好几个侍女侍候自己,但叫海华起床、端早点的事,还是一定要亲手来干。吉卜心疼妹妹问她这是为了什么,她就脸红红的说是为了尊敬魁首。看破她心事的哥哥也就笑了笑不再问她了。

  “魁首?该起床啦。”仙云张望了一下内房,轻手轻脚的步入房内。“魁首……啊。”刚轻声喊了一句,就看到床上没有人,忙去摸摸被窝,冷的。不由吓得大叫起来:“来人呐!魁首,不见啦!”

  没多久,武那、亚斯他们第一个冲进房间,接着几个干部也冲进来了。亚斯大声的问道:“怎么回事?魁首不见啦?什么时候不见的?”

  “是……是我送早餐的时候,发现……魁首不在床上,所以我就……”仙云看到亚斯那凶恶的脸结结巴巴的说道。

  精明的武那一进来就四处打量,看有没有可疑的东西。放在桌上的那张字条,马上就被发现了。看了一下,苦笑的摇摇头,向正在骂人的亚斯说道:“亚斯,你不用怪他们,魁首自己走了。”并把纸条递给他。

  亚斯一把抢过细看,愤怒的脸马上变成苦瓜脸了。“魁首去冒险了,早知道我就守在门外,魁首一走我就好跟着去呀,外面不知道有多危险呢。”

  武那拍拍亚斯的肩膀笑道:“魁首就是讨厌我们好像母鸡护小鸡似的护着他,才会一个人去冒险,放心啦,魁首不会有危险的。”

  亚斯听武那这么一说,心也定了下来。可看到纸条下面的字,刚熄掉的怒火,马上又窜了起来,正好吉卜靠前来问道:“魁首写了些什么?”

  “哼!”亚斯冷哼一声,把纸条塞给他,一言不发就出去了。

  “不要太炫了。”武那冷冷的说出这句话,也出去了。

  不解武那和亚斯为何有这种反应的几位财团干部,忙凑前吉卜那里,看他手中的字条,一看全身都有点发冷,魁首不喜欢他们摆富翁的款。

  哈库瘪瘪嘴,有点不满的说道:“有钱不花,弄那么多钱干嘛?魁首也真……”

  “闭嘴!我们这一切都是魁首给我们的,我们只是部下,魁首要我们怎么干就怎么干!不要发牢骚!”吉卜打断哈库的话。

  哈库见到其他干部都同意的点点头,不由吞吞口水,把一些想说的话给吞了回去。

  “各位,我们就照魁首的指示,推己及人,全力帮助那些苦难的人们。”吉卜看了看大家说道。

  “好!我们就干吧,让魁首回来后能高兴的称赞我们。”

  “对!干吧!”

  几个干部都兴奋的嚷道。他们决定一定要干出能让魁首称赞的事。

  众人就这样议论纷纷快步的离开房间。只有那个哈库慢慢的走着,脑里老是想着哥哥的话,“我们这一切都是魁首给我们的……我们只是部下……魁首要我们怎么干就怎么干……没错,这一切都是魁首的,要是把……”哈库打了个冷颤,忙摇摇头,快步离开了房间。

  ※※※

  这时候的海华正在摇晃着的船上熟睡着呢。

  他的意识正处在一个黑暗的梦境中。

  那是一个昏暗的空间,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嗯?我一定是在发梦,因为金虎不在这里,不管啦,这样的地方正好睡觉。”明明能感觉到自己在梦境中活动着的海华,打量了一下四周,也不去追究,就地躺下,在睡梦中继续睡觉了。

  睡着睡着,好像有一个听不出是男是女的声音在耳边叫着自己:“主人……主人……主人……”

  正想睡着的海华不耐烦的叫道:“叫什么叫?真是的,在梦中都不能让我睡个好觉。”眼睛都不打开,转个身在梦境中又开始睡了。如果他打开眼的话,一定能看到跟前一把像刀的影子。

  那个影子好像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呃……”了一声,隔了好久,好像才鼓起勇气似的再说道:“主人,跟我签下和约吧,我能让您拥有举世无匹的力量。”它想这样动人的话一定能吸引海华的注意。

  可惜它猜错了,海华没有反应,一动不动的躺着。那影子一见这样,焦急的重复说着那句话,好像说道第6次,海华有反应的动了动,它大喜忙大声的又说了一次。可惜得到的是一阵臭骂:“你这混蛋!你大爷我睡得好好的,你就在旁边鸡鸡歪歪吵人睡觉!你活腻啦!”

  那影子呆了一下,呃的一声忙想解释:“主人,我不是……”但马上就被海华打断了,“不是个屁!你再吵我睡觉,看我不把你丢到海里去!”说出这话时,海华也愣了一下,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威胁不了人的话来呢?

  那影子一听,吓得忙叫道:“是是,我不再打扰主人睡觉了,主人息怒,告退告退。”说完那影子就消失了,可惜海华一直闭着眼睛说话,没有看到。

  听到那声音这么说,海华满意的嗯了一声,安心的睡觉了。

  在船上甲板上靠着金虎躺着的海华,他抱着的黑刀,发出一阵微弱的黑光和轻微的抖动着,接着黑色光芒消失了,黑刀也不动了。

  “小子!起来!”海华被人踢醒,睁开眼就见到一个满脸麻子身材高大的水手。那麻子水手一见他睁开眼,马上把一把大大的地拖和一个带着绳子的水桶,扔给海华。“新来的!把全船的甲板拖干净!”那麻脸水手恶狠的说道,说完就转身离去。旁边的水手都一脸奸笑的看着海华。

  海华本来想说自己不是新来的,但看看手里的拖把,又改变了主意。从来没拖过地的他准备好好劳动一下。

  ※※※

  “大哥!我们是乘客呀,为何要打扫甲板呀?”金虎冲着拖出兴趣的海华不满的叫道。

  “呵呵,有啥关系嘛!劳动劳动呀。”海华停下来抹了一把汗,笑道。

  “那也不用绑成我这样啊。”金虎看看自己屁股后面,原来海华把四五把拖把绑在金虎的身上,让金虎也帮忙拖地。

  “听说劳动后的东西特别好吃哦。”

  “谁说的?”

  “我老妈说的。”

  “哇,真的吗?那就要试试啦。”金虎忙在甲板跑来跑去,用后面的拖把拖地。

  好不容易把甲板拖得干干净净的时候,麻脸水手带着几个流里流气的水手来到甲板,这里吐一口痰,那里倒点污水,再丢点瓜皮碎纸,一下子甲板又脏了。

  “喂,小子!甲板没拖干净!快拖!”麻脸水手阴笑的指了指甲板。

  金虎气得就想冲上去乱咬,但被海华制止了,金虎愣了一下,等看到海华的手按在刀上,不由兴奋的乱叫:“大哥!干掉他们!”

  那几个水手见海华去碰刀,不由都露出凶恶的样貌,“小子!你好大胆呀,敢情活腻啦!”都从怀里抽出绿色的匕首来,看那颜色好象是染有毒素的匕首。

  海华笑了笑:“大哥,我哪敢呢?我这是解下来,好更方便拖地呀。”说完就把刀解下扔给金虎。拿起了地拖拖起甲板来。

  那些人愣了一下,但见海华没有敌意,也就把匕首收了回去,麻脸水手抛下一句“算你识相”,就带着那几个人走了,旁边的其他水手都纷纷让路给他们。

  金虎不解的嚷道:“大哥!你为啥不干掉他们呀?”

  “呵呵,我是不会为了这些小事,就杀人的。”踢了金虎一脚,“不要愣着,帮我干活吧。”

  “是……”

  又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又拖干净了,这时那个麻脸没有再来捣乱了。海华和金虎的肚子也咕咕的叫了。

  “好饿哦,没想到一下就中午了。”海华抬头看了看太阳,躺在甲板上说道。

  “饿饿,我觉得我现在可以吃下一条山猪!”金虎趴在海华身边,“大哥!可是你说的哦,劳动后的东西特好吃,要是不好吃我就咬你来吃!”

  “到时没有好吃的,我就要吃老虎肉!”海华一个翻身抱住金虎。

  “哇,我要吃人肉!”一人一虎就这样打闹起来了。

  他们正斗得热火朝天时,突然听到一声大喊:“吃饭啦!”海华和金虎马上从地上弹起来,冲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海华他们跟着几个水手通过走廊,当经过一个船舱时,前面的几个水手都下意识的低下头,海华看到他们这样子,愣了一下,但也不多问跟了上去。当海华经过后,那船舱的门开了,海华听到声音,自然的回头看去。

  只见一个水手提着裤头,一脸舒服的样子,边系裤头边叹道:“真是舒服呀!”

  看到那人的样子,海华点点头想:“哦,原来是厕所呀”。也就不大在意继续跟着前面的人走了。

  来到一个大船舱里,海华才发现自己搭的这艘船真的有够大的。光是吃饭的地方就有几百平方的空间,饭厅摆了几十张桌子,几百人一起吃都不觉得挤。

  海华正四处打量到哪里坐才好。这时金虎已经在一张大桌子前大叫:“大哥!这边!这里菜好又没人!”海华笑嘻嘻的走前去,“什么菜好,哪里的菜都一样的啦。”来到一看不由叹道:“哗,还真的很好菜色啊,有烤乳猪,有烤鸡,还有大鲜鱼等等,真是丰富啊,奇怪怎么没人来这里坐呢?”海华边想边坐下,就想撕只鸡腿来啃一下。金虎则张开虎口瞄准那只烤乳猪就想咬去。

  可惜被人制止了,“混蛋!这是你坐的吗?滚开!”海华和金虎愣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原来是麻脸,他身后的几十个人也都怒吼道:“妈的!小兔崽子,滚开!”

  “呃……不是随便坐的吗?”海华尴尬的问道。

  “大爷这张就不能随便坐!快滚!”麻脸挥挥手怒喝道。

  海华看了看四周的水手,都不吭声,低着头只顾吃自己的饭,看来是自己搞错了,忙抓抓头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走。”拉着不情愿的金虎的尾巴就走了。

  “哼!”麻脸不屑的冷哼一声,带着那伙人大大咧咧的坐下了。

  “呜呜呜,我的烤猪啊,大哥,我看不起你!”金虎看到那本来就到口的烤乳猪,被麻脸他们两三下就分割精光,不由悲痛的叫道。

  “没关系啦,其他桌也有烤乳猪呀!”海华安慰金虎。

  “对哦!快走!”金虎一听,马上精神起来,用尾巴缠着海华的手,拉着就到处找座位。不久找到位子坐下来,金虎趴在桌上嘴巴张得大大的正想大吃一顿,一看桌子的菜,金虎的虎眼不由瞪得大大的,呆住了。因为桌上摆的都是面包和清水。

  海华没想到会相差那么远,看看周围的桌子,也都是面包和清水,而身边的水手们却不吭声也不交谈的吃着这些面包。

  金虎一怒正想跑回原来那张有烤乳猪的桌子去,可惜被海华按住头了,动弹不得。海华苦笑道:“忍多一下吧,等上了岸,我请你喝酒,吃靠猪!”边说边把面包递给金虎。

  金虎还想说什么,但看到海华流露出无奈的眼神,不由压下了自己的冲动,狠狠的一边咬着面包一边呜呜呜的叫“我可能是天下第一只吃面包的老虎,真是衰!大哥你不要忘了你说的话,上岸了要请我吃烤乳猪,喝美酒!”

  海华点点头,也慢慢啃起面包来。

  “可恶!没想到那个胖子那么奸,给了十枚金币当船费,伙食就是面包和清水!”海华依在船舷上,看着一望无际的海洋叹道。而金虎就无力的趴在甲板上。

  过了一会儿,海华觉得有点尿急,不由想到那间厕所,就对金虎说道:“我去小便,你不要乱走。”金虎懒洋洋的嗷呜一声:“嗯。”

  等海华离开视线后,金虎猛的跳起来:“嘻嘻,大哥,为了让你吃上好菜,等我去厨房偷点来吧,看我金虎对你多好呀。”边想边偷偷摸摸的潜向厨房的地方。

  海华来到那个船舱时,已经有两个人等在门口,“唉,倒霉,还要排队!”海华心里想到,也就跟着排队了。

  那两人没有理会海华,只顾自己说着话,“现在这个差不多没用拉。”

  “没用就扔进海里,再换一个来不就行啦。”

  “也是,反正仓库里有几百个。”

  “不过,这次货物少了点,老板这回可能攒不多了。”

  “不一定哦,听说还有几个没用过的正点货哦,听老板说是要卖给贵族的。”

  “哇,那老板不就发啦,可惜,不能拿来享受一下。”

  “嘿嘿,不要那么贪啦。”说着两人一阵淫笑。

  海华听了十分奇怪的想道:“他们说的货物是马桶吗?卖马桶都会发?搞不懂,哎呀怎么那么慢呀。”

  那两人好像也有同感,猛拍那门,“喂!快点!”门开了,那人挡在门口系着裤头,淫笑道:“急什么吗?”

  “给你弄坏了,我们弄什么?”

  “呵呵,不好意思,挂了!”

  “什么?死啦?”那门外的两人叫道,并往内看了一下,其中一个嚷道:“真是的你搞什么呀?为什么解开绑住嘴的布条呢?”

  “呵呵,不要生气啦,我马上去抬一个来。”

  “算你啦,快点清理!”

  “好好。”

  海华奇怪的想道:“坏啦?死啦?怎么回事?”目光好奇的瞥了一眼门内,不看还好,一看怒火马上涌了上来。

  那船舱并不是厕所,而是一个狭小的房间,那里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双手被绑在床柱上,全身****的女子,从嘴角流出的鲜血来看,那女子咬舌自尽,已经死去了。她那还带着悲痛哀伤眼神的眼睛并没有合上,而是直直的张开着。

  

第三十八章 船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