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死战

    听到葛史的诉说。海华才知道他们两人为啥会变成奴隶:那努在找不到海华的情况下,回到了亚那城。他们两人就偷偷摸摸的暗自招收人手和顿集金钱,默默的等待机会。

  终于国内出现叛乱,葛史他们乘机杀掉城主。因为城主很不得人心,所以起事得到了各界人事的帮助。在一天之内就统治了亚那城。

  原本以为各地都发生叛乱,亚那城这小城应该没有人窥视。但他们还没坐暖屁股,就被突然出现的黑袍魔法师打败了。接着自己这些中心人物,都被变成奴隶卖掉。几经周折,被卖到这个阿资城。

  丽莎听到黑袍魔法师时,不由惊呼一声。

  “老姐,你怎么啦?”海华和葛史听到丽莎惊叫,都好奇的看着丽莎。

  “海华,那些黑袍魔法师,就是我原来所在组织的人。”丽莎神色惊恐的应到。

  “咦?”海华咦了一声,看着丽莎,没有说什么。

  “那个组织是由魔法师组成的,我还以为他们的目标是成为魔法师界的佼佼者。

  没想到他们竟然对统治城池也有兴趣。海华你要注意一下他们,我不认为他们夺取城池只是一时心血来潮。”

  “呵呵,等遇到他们再说吧。”海华不想为拿伙魔法师浪费时间,因为那四个去编组士兵的人回来了,当然还有那个愣愣的抗仔也跑了回来。

  丽莎也知道亚那城离这里太远了,而且现在重要的是夺取阿资城。所以丽莎也不说什么了。

  “大人,人员已经编组好了,随时可以出发。”诺龙代表四人禀报到。刚说完,抗仔马上接口喊道:“大哥,我那些手下也准备好啦!”

  “好!出发!目标西城门!”诺龙四人忙奔回自己的部队,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而抗仔的少年军则跟在后头,成为后军,虽然抗仔不愿意,但在海华的严令下,只好服从了。

  这些被解放的奴隶原本就是奴隶兵,所以行军速度也很过得去。在那名管头的带引下,海华他们先扑向城内存放兵器的地方。因为他们都没有兵器,谷内是不可能存放有武器的,但为了能让奴隶兵尽快装备武器,在离谷几公里的地方,设了一个兵器库。当然派有军队防守。

  丽莎原本还担心这些手无寸铁的士兵会受到守库兵的伤害,但来到兵库时,就发现自己担心是多余的。因为经过的地方都没有居民,连一个士兵都看不到,整个城市好像变成空城一样。看来是城门被攻陷的消息传开了。

  原本守护军火库的士兵不见了,哦,不是不见了,而是还有几十个士兵在打开库门,往门外的马车搬着武器。

  诺龙三兄弟,一见就知道怎么回事。那几十个士兵正想乘乱搬武器去卖好发一笔横财呢。他们当然不能让他们得逞,因为那些武器可是装备自己军队,提高自己战力的重要资源啊。

  没等海华下令,诺龙三人就带着自己几百名有武器的亲信冲了上去。他们所属的士兵,一见队长冲了上去,忙跟着冲上去。他们虽然没有武器,但一来自己常常这样赤手空拳的冲锋,习惯了。二来敌人只有几十人,而自己这么多人,撒泡尿都可淹死他们,还怕什么。

  果然,那几十个士兵,突然见到黑压压的一大片人冲了上来,魂都吓破了。加上看到前头几百个刀光闪闪的骑士,马上想到攻城的敌人。不由转身就跑开了,连自己随身的武器也没拔出来。

  诺龙三人一见这样的好机会,怎能放过他们。加上他们都骑了马,很快就把那几十个人都解决了。等他们回过头来,自己的部下都跑进军火库里大搬特搬,都是拼命的找最好的武器给自己,场面马上就乱了。

  诺龙他们脸色大变,因为他们看到远处的海华皱起眉头了。这样的军容如何能成为黑旗军呢,诺龙三人都看过黑衣众的军容,那严正的军风,令自己羡慕不已。如果四支军队都是这样乱,还好受一点,可那努所带领的那7000人却呆在远处,虽然都流着口水,但都没有挤上去争武器。

  诺龙三人带着亲兵冲入部队焦急的大喊“放下武器!排好队!不要忘了你们是黑旗军!谁敢乱来,杀无赦!”

  那些慌乱的人,听到这几百人的大吼,又看到诺龙那些人充满杀气的脸色。慌忙丢掉武器,跑出库门排好了队。诺龙三人,见海华下马走前来,忙跪下请治军不严的罪。海华罢罢手,走了进军库。

  一进去吓了一跳,这个军库可够大的了,足足有几千平方米。门口有一大堆刀剑长枪,有好几万件,不过都是残旧破烂的兵器,应该是给奴隶兵用的吧。除了这一堆摆放在地上的武器外,其他的都是分类别,而且完好无损,靠墙摆放得很整齐的兵器。有刀剑、长枪、弓箭、盔甲。数量也是好几万份。这些应该是用来装备正规军的。

  跟着进来的众干部见到后,都大喜。装备这些武器后,这些士兵马上可以成为正规军了。而且都是很有战争经验的正规军。因为这些没有盔甲,装备破刀旧剑的奴隶兵能在战场活下,就证明了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了。

  海华马上开口向葛史命令到“马上把盔甲和武器分配给军队!”诺龙他们那几百个亲兵忙上前帮忙起来。当然乘机先换上了新盔甲和武器,那些有马匹的人,都不约而同拿多了一把长枪和弓箭。因为黑衣众都是这样配置的。

  不一会儿,很快所有的人都分到了盔甲和武器。虽然有点重,但大家都欣喜得很,谁也没有抱怨。因为有了盔甲,自己的生命就多了一份保护。有了锋利的武器,自己就可以杀多一个敌人,立多一份功劳。

  四军都装备了一把长枪,抗仔的少年军则装备了弓箭,而刀剑就随个人喜好的每人配了一把。这伙穿上盔甲拿着武器的奴隶兵,马上让人感到一股脱胎换骨的神韵。

  连他们自己都感到就算现在跟正规军决战也都会胜利。

  海华骑在马上扫视着这伙几万人的军队,不由豪气顿生。和刚才扫视他们的感觉完全不同了,刚才看着他们就好像是看着一群弱弱的乞丐。因为他们都是头发蓬松,衣着破烂。现在则全都穿着闪闪发亮的盔甲和拿着锋利的武器。任何人看到都不会怀疑他们是奴隶兵了。

  “好!现在更改目标!目标:斯内城!出发!”海华喊完就策马带头冲了出去。

  众人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但五名长官,都带人义务反悔的跟了上去。从阿资城内的情况看,殴达斯很容易就可以夺下这城市的。自己这伙人还是解决同样是大城,同样是一个城主的斯内城为好。

  丽莎知道海华是相信殴达斯和黑衣众一定能夺下城池。那努是听从海华的命令,而诺龙三兄弟一是为了服从命令,二是为了立下功劳。阿资城现在没戏了,快被人夺去了,只有夺下斯内城才能立下大功。那些士兵原本就没主观的,长官说去哪就去哪。所以大军很快就改变方向朝北门冲去。

  这些士兵可能没啥厉害,但行军的速度,就算是正规军的步兵也比不上。他们原来都是奴隶,整天干苦力的,这样走路的事是最常干的了。用了几个钟,海华他们带着大部队来到了斯内城外。大家都紧张的握着武器,一场大战即将开始了。

  城上的守成兵见到城外的军队,没有什么慌乱的动作,吹起了号角,这号角令原本跃跃欲试的诺龙他们不但很奇怪的愣住了,也很失望。因为这号角不是敌袭的意思,而是欢迎贵宾驾临的意思。

  海华听到葛史的解释,也愣住了。怎么回事?虽然大家都不解,怕有阴谋的严正以待。但城门不设防的打了开来,并敞开到底。几十名守成兵,守候在两旁。这阵势不管怎么看都向是欢迎他们进城。

  灵光一闪的丽莎,忙向海华说到“海华,他们以为我们是城主,或者是城主的缓军。我们就乘这机会攻入城吧?”

  “太好啦!全军听令!先慢慢的进城,一进入了,诺龙马上攻击城主住宅,诺虎、诺豹带人攻击军营,抗仔所属控制城门,那努则带人解放奴隶,并收编他们!出发!”听到海华的命令谁也没有异议。诺龙他们三人都得到大功劳的分配,心满意足了,抗仔有任务什么都好说,那努当了这么久奴隶,是解放和收编奴隶任务的最佳人选。

  任务确定后,军队慢慢的往城门移动了。先是四军进入城门,接着是海华和少年军。当海华经过城门时,那几十个守城兵,刚行礼喊了半句“恭迎城主回……”他们马上呆住了。城主怎么变瘦了?原来他们在城墙上,看到海华他们,以为城主得胜回城了,所以也不看清楚,急急开门了。

  守城兵几个反应快的,已经把刀喊道:“敌人!”可惜,刀没拔出,就被几十支箭射成刺猬了。抗仔的任务是控制城门,一见他们想反抗,马上带头给他们一箭。

  剩下的人吓了一跳,他们现在才想起已经有几万人进城了,而且城外也是几千人。反抗无疑是死路一条,他们忙解下武器跪下投降。海华听到他们喊恭迎城主的话,就有点不祥的感觉。但现在大军正在攻城,就暂时不去理会了。因为他要例行喊话。

  “我们是黑旗军!但凡扰乱斯内城治安,*、掳掠、杀人、放火、抢劫的人,不论是谁,格杀不论!”他可不想好像阿资城那样的事又发生。

  其实海华是过滤了,城内虽被冲进来的四支军队搞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但却没有一名士兵去犯事。因为诺龙他们都知道海华最讨厌洗城的事。严令部下不可犯事,违者杀无赦。

  所以城内乱了一下,全都缩在屋里,像阿资城大逃亡的事没有发生。各军飞快的冲向自己的目标,不知道在哪里,就破开城民住宅的大门问路。这没有违反海华的格杀令任何一条。因为路上没人,又知道了路,四军很快的到达了目的地。

  海华还没走到市区,诺虎诺豹两人已经回来报告,“大人,军营里没有一名敌军!”接着诺龙跑来禀报,“大人,城主的行政官邸没遭遇多大抵抗,但找不到城主!”最后那努也跑来报告,“大人,城内奴隶只剩下老人小孩,5万奴隶兵已经离城两个小时了。”

  “可恶!他是一定带人去夺回阿资城了!”海华一听忙叫道,定了一下命令到, “那努留下一千人,其余六千人平均编组到诺龙三人的军队里!抗仔配合那努防护斯内城!葛史留下管理斯内城和重新编组军队!诺龙等3个军团整编完马上出发去阿资城!”

  命令下达后,所有的人都忙碌起来。丽莎见海华很紧张,忙靠前说到:“海华,不用担心,黑衣众就算面对几万人都能游刃有余。放心啦。”

  “嗯。”海华没有说什么,只是望着阿资城的方向。

  很快,海华带着3个军团,共2万七千人马不停蹄的跑向阿资城。

  ※※※

  殴达斯他们见到围在外围的铁骑,突然被一股旋风搅碎好几百人,不由愣了一下。但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杀啊!”全都精神一震,因为那是他们首领海华的声音。所有幸存的黑衣众,好像突然觉得疲劳里自己而去,魔法能量又突然变满了。

  殴达斯身子一抖,吼道:“杀啊!”一手魔法一手长枪,朝身旁的铁骑扑去。黑衣众们也奋力的施放魔法,和提枪攻击。没有了魔法师保护的铁骑纷纷后退。黑衣众好像不知疲倦不知伤疼的攻击着他们,就算好几个铁骑用力把长枪从钛盔甲的接合口刺入他们的身体,也不能阻挡他们的攻势。

  有一个腰间、大腿都插满长枪、刀剑的黑衣众,艰难的继续扑杀着敌人。昂贵的刀也钝了,魔法用光了,力气也快没了。他看了一下从伤口流个不停的鲜血,淡淡的苦笑一下。他突然停下,遥望了一眼海华声音传来的方向,然后笑着用手掌一拍自己张开的嘴巴。马上他整个身体突然往外爆开。瞬时那几百名围上来的铁骑都被卷入爆炸中,变成肉碎了。

  这是那名好学的黑衣众,自己摸索出来的一种魔法。先在自己体内用生命鼓动能量充满全身,再在身体里激发它们。这种魔法的效果是巨大的,就像一个密封的房间充满煤气被火花点着一样。他除了自己,谁也没有告诉。因为这是在最后一刻才用的。

  但那名黑衣众却没有想到,他这种魔法,很多黑衣众都会,也都没有告诉别人。

  随着他的自爆,分散在铁骑里面的黑衣众,又有几个支撑不住的黑衣众跟着自爆了。

  因为他们比较接近,这次的爆炸比第一次威力更大,有好几千铁骑都被炸死了。

  看到这一幕的殴达斯,无声的泪水流了下来,攻击更是猛烈了。而其他黑衣众见到第二次爆炸后,都有意无意的和自己人接近了一点,希望自己快死时能帮助伙伴产生更强大的爆炸,好能消灭更多的敌人。

  黑衣众这次会遭到惨败,一是铁骑的装备比乌克港铁骑的装备好太多了,谁叫这里有个大金矿。二来一开始被魔法师压制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干掉几十个了。等反应过来,敌人已经靠近自己身前了,只能跟他们肉搏偶尔才能用魔法攻击远处的人。

  这也说明黑衣众心中存在着一种自傲的心理,他们原本是哑巴奴隶,当获得强大的力量和百战百胜的战果时,他们原本自卑的心理慢慢的变成自傲。也幸好他们的主人是海华这样的人,要是所遇非人的话,他们一定会变成毫无人性的杀人机器。

  看到自己的军队慢慢的变少,恩姆还是气定自如的喝着美酒。等看到原本快要倒下的黑衣众突然拼死厮杀,能力更是大幅提升,而且毫不犹疑的自爆。恩姆这才放下酒杯羡慕的赞叹道:“好完美的军队啊,要是我有这样的军队该多好啊。谁是他们的主人呢?我真是想看看他。”说完又喝起酒来了。

  施放完风魔法的海华,在远处看到铁骑群中时不时传来巨大的爆炸,忙好奇的冲向前。带着大队人马的海华终于来到了。战场中的人都看到了海华的英姿。这时又有几个黑衣众要施展最后的魔法了,他们看到海华,身子一抖,但马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因为他们见到海华身后密密麻麻的军队,

  “有这样的军队,大人的梦想以及自己的梦想一定能实现,自己可以放心的去了。

  但可惜的是不能跟在大人身边看到梦想的实现。”这几名黑衣众,笑着向海华打了一个手势,这意思是:大人,请您保重。

  接着轰隆几声巨响,他们都自爆了,因为他们很接近,所以爆炸比上次更大。这次五六千名铁骑跟着消失了。现场只剩下一两千名的铁骑了,他们被炸了几次,现在都不敢靠前黑衣众,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又会自爆。黑衣众也只剩下一百多人了。他们见铁骑不进攻,也都停下歇息,调养体力。战场静了下来,只有殴达斯为自己自大而赎罪的疯狂攻击着。

  海华这才知道那些爆炸是怎么回事了,他也看到那几名黑衣众的手势。他现在眼里、脑里只存在着那几名黑衣众临去时脸上的笑容。任由马匹载着他奔向战场。

  海华身后的人见到这一幕也都呆住了,丽莎更是泪流满面。而诺龙三兄弟的心情,在见到这一幕时,原本只想成为将军的愿望有点改变了。在这个世界还有如此忠诚,视死如归的军人吗?那些奴隶兵也都热血沸腾,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的人,这样的军队,几百人消灭了几万的铁骑。这号称世上最强的兵种,重装铁骑。

  他们都在心里羡慕着这样的军队,也在心里想着那些自爆的人,他们临死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他们也都看到了他们露出的笑容,那是很欣慰很安宁的笑容,只有了无牵挂,有所寄托的人才有这种笑容。他们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希望能带着这样的笑容离开这个人世。

  这时海华又见到一名黑衣众朝自己笑了一下,又自爆了。心头一阵刺痛,他清醒过来了,不能让黑衣众再牺牲了。“黑衣众所属听着!马上停止攻击!原地休息!”

  接着马上向身后命令道:“上!”

  在场的人都听到了这句话,黑衣众马上停下不动。殴达斯忙转身向着海华的方向跪下。铁骑们早都被这帮不怕死的人吓怕了,他们根本不敢反过来攻击黑衣众。接着看到几万装备齐全的军队朝他们冲了过来,更是吓得转身就逃。

  恩姆身后五万的奴隶兵,也开始慌乱起来了。因为他们从开头看到结束,看到 2000多的敌人消灭了3万的铁骑,搞得整整三万人只剩下近千人了。而且敌人又来了几万名的正规军,自己这些装备差尽的奴隶兵,如何能挡。

  可他们不敢逃,剩下的铁骑也只是逃到奴隶当中停下。因为他们的城主还在那里悠哉悠哉的喝着美酒。“呵呵,很不错的小伙子。嗯,他们是从北方来的,这么说斯内城被攻陷了吗?呵呵呵。”恩姆看着海华说出了这一句,说完一口把杯里的酒喝完了。

  “欧达斯大哥请起来。”海华来到跪着的欧达斯面前温柔的说道。

  欧达斯忙磕了个头带着哀伤的语气悲切的说道:“请大人赐属下一死,以谢那些……牺牲的黑衣众。”欧达斯他认为自己是被海华买下的奴隶,自己想死也得海华同意。如果不是这样,欧达斯在干掉铁骑后,一定会自裁谢罪的。

  这时其他幸存的黑衣众,都跪在欧达斯身后,向海华打着手势请求海华不要怪罪殴达斯。海华打量了一下欧达斯,只见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裸露在盔甲外的身体,都布满了几寸几寸,翻滚出鲜红肌肉的伤口。

  海华叹了一口气,声音变冷了,“欧达斯!”

  “是。”殴达斯磕了一下头。

  “我命令你带着那些牺牲了的黑衣众他们的梦想,活下去。直到完成这个大家的梦想,你才可以决定自己的生命!”

  听到海华的话,欧达斯震了一下,缓慢的磕了一个头,声音悲切的应道:

  “是……”那些黑衣众忙扶起已经累得昏倒的欧达斯。

  海华无声的望着那全身伤痕的黑衣众,他们和海华的眼神相碰,都羞涩的笑了笑。海华想说的话,他们从海华眼神里了解到了。而海华也从他们眼里了解到许多的意思。无数的话语,都包含在这眼神里。

  海华看了一下排在身后的士兵,以及在尸体堆中,寻找黑衣众遗体的丽莎和其他的黑衣众。不由喘了一口气,平定下心情,回头向舒适的半躺着正喝着美酒的恩姆喊道:“恩姆,我要杀了你!”

  人是一种很喜欢迁怒的动物,不论任何人。

  恩姆听到后,淡淡的一笑,他的样子还是很镇定,好像在自己的庭院躺着晒太阳一样,身体动也没动。他的铁骑已经失去战斗力了,难道他指望那些连他们本身都不指望自己的奴隶兵?

  

第六十二章 死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