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暗流

    等海华又说了一遍后,恩姆才慢理斯条的放下酒杯,好像很吃力的站了起来。现场所有的人都静静的看着,恩姆那方的人是因为失去铁骑这一大战力,而失去抵抗的心情,他们现在只能等着恩姆的决定。

  海华这方的人,是因为胜利在望,而且也知道海华现在的心情和能力。面对恩姆这个满身肥肉的家伙,还不是像宰一只猪一样。所以他们放心得很,都带着看戏的目光看这一场决斗。

  丽莎没有看这场决斗,因为她知道海华一定会胜的,而且她也没这种心情。她含着泪水在战场上收拾黑衣众的遗体。可惜,除了那开头被魔法烤焦的焦尸外,都找不到其他黑衣众的遗体。他们的身体都掺夹在敌人的碎尸里。丽莎只好一一拾起被炸得变了形的黑衣众穿的盔甲,深深的抱在怀里。

  “呵呵呵,小伙子,你想干掉我?”恩姆笑呵呵的说道,那表情就好像长辈问小孩你要吃糖吗的表情。“好,我跟你决斗。”恩姆不等海华说话,就先开口堵住了海华。

  听到他这句话,大家都愣住了。不论哪一方的人脑里都出现了三个字“他疯了!”因为阿资城和斯内城的人从来都没见过这个胖胖的城主和人动过手。

  在大家都愣住时,恩姆那肥胖的肚子,好像漏气一样,飞快的缩了下去。原本胖胖的肥脸也马上瘦了下去,他那又矮又胖的身材也慢慢变瘦、拉高。大家都眼瞪瞪的看着恩姆的变化,谁也没有出声,都被这一幕震呆了。

  没一会功夫,变高变瘦的恩姆出现在大家眼前。原本肥胖的圆脸也变成了菱角分明,十分威武很有气势中年人的脸孔了。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但从那依稀还能看出原貌的眉毛、嘴唇、眼睛,可以确认他就是原来的恩姆。

  场上很多士兵都不约而同的用力揉揉眼睛,看自己有没有眼花看错了。恩姆随手把已经变得很宽大但又很短的衣服扯了下来,顿时露出一身结实匀称的肌肉来。

  海华也不自觉的揉了揉眼睛,眼前这个高大强壮的男人就是原来那个胖胖矮矮的跑步都喘不过气来的大肥猪?摇摇头实在不敢相信。

  正当海华摇头时,一股强大的能量扑面而来。海华下意识的双手交叉护住胸口和头部,只见海华身子一震,接着整个身体被撞击得飞快的往后移,当地下被脚擦出两三米长的痕迹时,海华才停了下来。

  海华晃了晃微疼的双手,有点乍舌的看着恩姆。恩姆笑道:“哼哼,小子,还蛮行的嘛。”刚说完唰的一声冲了向海华。

  海华知道现在抽刀已经不够时间了,忙使出空手道接恩姆的攻击,可惜还是被恩姆一拳击中胸口。轰的一声海华胸口一闷,喉咙一腥,马上知道自己受内伤了。没想到他这么强!我太大意了。海华带着这样的想法,倒飞入身后的人群中。

  恩姆好像没发生什么事似的,背着手,看着倒下的海华。这时人群才醒悟过来,恩姆的部下都欢呼起来,不管是奴隶兵还是剩下的铁骑,都在欢呼。无论哪个时代都崇拜强者的。

  海华方面的人一片死静,他们没想到海华竟然一个照面就被打败了。特别是丽莎和黑衣众,海华在他们心目中是无敌的,没想到竟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在大家都愣愣时,只有丽莎扶起海华,疲倦的黑衣众挡在恩姆面前保护海华。其他的人都傻傻的呆着,谁也没有想到要上去围攻恩姆。

  海华试掉嘴角的鲜血,检视一下胸口,令人吃惊的是,盔甲被击中的地方留下了一个拳头印。那道印子就像打造的时候印上的,这可是钛盔甲啊。

  丽莎见到这些一声惊呼,海华拍拍她,喘着气向恩姆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因为这样强大的武艺不向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城主能拥有的。

  恩姆还没回答,有一个声音接口道:“他是拥有变幻魔法,常常毁城灭族四处掠夺,传闻中的嗜血狂魔,神龙级武士,库克斯。莫卡。”听到这话大家都愣住了,对于海华的失败都认为理所当然了。神龙级武士可是顶级的武士啊,世上可没有几个,不过他们都没听过库克斯。莫卡的名字。

  大家听到这话都顺声看去,只见海华那边的人群中,出现了两个人,一个穿着武士服一个穿着魔法袍的中年人。他们先向海华请安,“魁首,您没事吧?”

  他们正是到达没多久的武那和亚斯,海华见到他们苦笑了一下,“大叔,你们怎么来了?”武那笑了笑,“魁首,说来话长。”海华没有问下去,因为现在不是时候。

  亚斯却没回答海华的话,两眼射出仇恨的光芒射向恩姆,全身也因为激动而颤抖着。刚才的话就是亚斯说的,看他的表情,肯定和恩姆有不共戴天之仇。

  恩姆淡淡一笑:“我是库克斯。恩姆,不是莫卡。不过莫卡这名字是我玩游戏时用的假名。”

  亚斯一听,愤怒的吼道:“游戏!你竟然把屠杀我全村老幼1000多口的事,说成游戏!?”说着就想冲上去,但被武那死命拉住。

  “呵呵,不用这么激动嘛,强者屠杀弱者,对强者来说本来就是一场游戏嘛,就像这样。”恩姆含笑说完,向他自己身后的部下挥出一掌,轰的一声巨响,带来了一刹那的惨叫,和满天的灰尘。等尘土落下后,他后面已经出现了一个五六米宽,十几米长的长方形的大坑。那是鲜红色的大坑,因为原本呆在那里的士兵都变成粉末了。

  在场的人都被他那强大的力量,和不分青红皂白屠杀自己人的行为吓傻了。恩姆后面的士兵,在呆了一下后,忙恐慌的向后逃窜。海华阵营里,原本因为海华败落后悔跟错人的士兵,现在又庆幸自己没有跟着这个不知何时心血来潮干掉自己的人。

  “你……你……”亚斯看着这个把人命不当一回事的狂人,气得说不出话来。

  “呵呵,不用那么激动。”恩姆笑着摇摇头,接着对海华叹息了一声,“唉,我还以为你能陪我好好的玩一场很好的游戏呢,真是太可惜了。”说着只见他四根手指一弹。

  海华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挡在海华面前的三个黑衣众无声的倒下了,他们的眼神还是张开着,无神的望着天空,好像什么都没感觉到就倒下了。他们的额头有一个手指大的血洞,鲜血正盈盈的冒出来。是被恩姆刚才弹出的指风杀掉的。

  海华刚想挣扎着靠前地上的黑衣众时,突然发现丽莎无力的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扶起丽莎无力而低下的头,海华见到了能让自己心脏裂开的情景。丽莎额头也有一个血洞,鲜血从里面顺着脸庞流了下来。她的眼睛还是带着关切的神情望着海华,但已经失去了光彩与活力。

  海华在这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到了,他目光呆滞的看着地上,可能他眼里什么也没看到吧,只是把丽莎那逐渐变冷的娇躯紧紧的抱在怀里。

  恩姆嘴上带着笑意,悠悠自得的看着眼前自己一手制造的惨剧。恩姆是阿资城原城主同父异母的弟弟,在他十多岁时就达到了一级武士的资格。本来他可以名扬天下的,但不知什么原因,他的父亲却要他深藏不露,为了这特地让他学会变幻魔法,并要求他变成很平凡的样子。

  那时他父亲拥有绝对的权威,而且那时恩姆还是个很听话的少年。不过他却苦闷于自己强大的能力不能发挥,终于有一天,他偷偷的恢复了原样出外游玩。由于多年不能露出真面目,看到自己的样子,连自己都不认得了,少年心性的他决定变成另外一个人,这使得他为自己另外取了个名。

  拥有强大力量,却不能发泄的他,出外第一天就遇到了强盗。一出手就把所有的强盗杀死了。第一次杀人的他,惊恐的变回原来的样子,逃回城里。因为害怕父亲的责怪,没有把这事说出来。随着平淡的日子一天一天的增加,原本恐惧的心情平淡了,而且在无聊时,想到那血肉横飞的情景,想到强盗向自己求饶时,自己那种居高临下的成就感,深深的打动着他那迷茫的心。

  终于有一天,他忍耐不住那血淋淋的快感,和那可以鱼肉他人高高在上的成就感。他又变回真面目,偷偷出城了。但是这一天,强盗们好像死绝了。他从早上到下午都没找到一名强盗,而且晚上父亲就要回来了。在这既害怕父亲看到自己不在,而发现自己出来的事曝光。又渴望重温表现自己强大,和那刺激的情景的这双重感觉下。

  他来到了一个村子,看到了工作完正往家里赶的农夫。他毫不犹疑的朝这个村里的人下手了。当全村的人都被屠杀光后,他发觉不一定要杀强盗才能得到这快感。于是他平时在家当乖宝宝,心血来潮时,就换了一副面孔出外进行屠杀。

  不知不觉间,他的能力越来越强,并通过认定成为神龙级武士。得到最高级位的他更是变本加厉了,高兴时甚至把一个小城几万人部分男女老幼统统屠杀清光。也获得了嗜血狂魔的称号。这一切他的家人都不知道。

  可不知为何他又发现了一样游戏,就是谋害自己的父亲和哥哥。他热衷于不依靠自己的能力,并把自己变得十分愚蠢的样子,只用计谋,而且不让人发觉的一步一步的慢慢的折磨自己的亲人。也这样,嗜血狂魔消失了好几年,并被大多数人遗忘了。

  当他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哥哥奄奄一息悲惨的离开人世后,正为找什么新游戏玩乐而烦恼时,海华这帮人出现了。他感觉得出海华的强大,很久没动过手的他,十分珍惜这个游戏,所以他才不马上杀死海华。而是对海华亲近的人下手,他希望看到对方那孤苦无助悲伤痛绝充满绝望的表情。

  现在他就是欣赏着海华的表情,不过他不满意海华那没有表情的表情。于是他向武那和亚斯弹了两下手指,希望海华见到这,毫无表情的脸上能够出现自己期待中的表情。

  武那和亚斯早就留意着恩姆了,而且他们的等级高于丽莎和黑衣众,所以躲过了指风。但他们还是和神龙级相差太远了,很快被恩姆折断他们的手脚扔到海华的面前。武那心中一阵悲凉,连魔法都没施放,还没看清恩姆的动作就被他折断了手脚。

  难道神龙级是最强的,其他等级的人不可能打败神龙级的说法,是真的吗?

  海华抱着丽莎的尸体,完全迷失了自我。他和恩姆交过手后,才知道自己和神龙级的区别有多大。自认为和朋友都这样说,自己那很强大的能力,在神龙级武士面前完全如同一名婴儿。现在他脑里只是重复着:我要强大的能力,超越神龙级的能力……。

  早早就苏醒了的魔刀,看到了这一切,它原本想帮海华,但为了让海华知道能力不足,而需要自己的帮助,决定在紧要关头才出手。这时它感应到海华的思维,不由大喜,忙把自己的意念传到海华脑里。

  “主人,跟我签订和约吧,我能让您拥有无上的能力。”魔刀小心翼翼的在海华脑海里说出这句话,它怕海华的性格又一次拒绝了。因为以前被拒绝太多了。

  可惜海华没有反应,他脑里只有我要强大的这个思维,魔刀只好再说一次。在说好几次后,海华终于有反应了。

  “无上的力量?”魔刀听到海华终于心动了,不由强压住自己激动的语气,“是的,主人,只要和我订约的话,您就拥有举世无披的力量了。”

  神志因为丽莎的死已经变得混乱的海华,没有问这个声音到底是谁的,听到魔刀的话,马上就说到:“好,我和你订约。”

  魔刀听到这话,真的控制不住了。虽然它被埋没了几百年,但又谁知道它从跟上一个主人分离已经超过近万年了,近万年来陆陆续续有过各种各样的主人,但却没有一个是真正的主人。

  因为只要不是真正的主人,一旦和自己订约的话,会承受不了自己强大的能量而烟消云散。这些事它可不会告诉人,不然谁还会跟自己订约。

  它带着激动、担忧的语气说道:“主人请跟我念订约的咒语。”说完紧张的说一句等着海华跟一句。

  “以我冥帝的名义,命令魔刀冥皇,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成为我的力量,以完成我冥帝皇的这个称号!”海华呆呆的跟着魔刀念完。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念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和什么东西订约。他只是依照自己想变得更强的自我意识行动。

  魔刀感到自己的力量如潮水一样的涌入海华的身体,不由大喜,跟以往的经验相比,它知道自己找到啦,终于找到啦!它高兴了一阵后,忙告懈海华“主人,现在您虽然拥有了冥帝皇的力量,但还要好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发挥……”它还想告诉海华有关冥帝皇的事,但海华什么都没听到。魔刀只好闭嘴等以后才说,反正以海华现在的力量解决人间神龙级的人,是绰绰有余的,不用自己担心这个还没成熟的新主人会被人干掉。

  其他人只看到海华抱着丽莎,半蹲在地上,没有发现海华的力量正急速的上升。

  恩姆见海华对倒在地上的亚斯他们没什么反应,不由十分不高兴,正好反应过来的黑衣众不顾自己的疲惫,拼死朝自己冲过来。

  恩姆决定把这帮令自己佩服的士兵干掉,如此优秀的士兵任何长官看到他们一个个倒下都会有反应的。恩姆这人,心理有点变态,好的事物一定要毁灭掉,自己才有成就感。

  正当恩姆要下毒手时,突然一声悲凉的大吼夹着一阵强大的气息涌来。不但让黑衣众都停住了,连恩姆都停手察看到底是谁发出这样的声音和气息。等发现来自海华的时候,恩姆和黑衣众等人都高兴起来,站在海华这边的人不用说,恩姆是因为海华终于又反应而高兴。

  海华一声大吼,全身马上发出一阵黑白相交的光芒,接着又发出一阵金色的光芒,接着突然所有的光芒都消失了。那些光芒大家都没看出是什么属性的,因为它们交替和消失的时间太快了,只看到各色光芒一闪就消失了。

  在海华身边的空气,慢慢的被卷动,成了一股旋风在海华身旁转着,好像在保护他。海华把丽莎轻轻的放下,温柔的把她的眼睛合上,慢慢的站了起来,接着一步一步的走向恩姆。那股旋风随着海华一步一步的向前,也一分分的变得强大凌掠起来。

  恩姆看到海华那毫无生气又黯淡无光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打个冷颤。但他马上兴奋起来,他最多看出海华变强了,但却不是自己神龙级武士的对手。恩姆对自己的力量是很有把握的,因为几十年来从没有被人打败过,甚至打伤过。

  海华这方几乎所有的人都紧张的看着海华,虽然觉得海华变强了,但谁又知道能不能打败恩姆这个神龙级武士呢?代表几乎以外的人,只有两个。就是在恶战中竟然完好无损的将强和纳酷。

  这两个人要不是因为恩姆和海华的出现而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而且自己所在的一方战败的话,他们一定是光芒四射的人物。想象一下连黑衣众都被干掉一百几十个,他们两人也是在战场中央,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将强从海华出现后,就一直仔细的打量着,看一下就闭上眼好像在回忆什么,接着又打开眼仔细的看,就着样重复好几遍。现在他终于露出了笑容,握着大斧头的手也不自觉地紧了紧。眼睛也发出和他那表现出的鲁莽不合的眼神。但是这些马上就消失了,他又恢复了原来那脑袋少一根弦,很粗鲁的样子。并向在身旁的纳酷问道:“兄弟,你看首领这次能打赢吗?”

  纳酷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将强也没再问,眼睛紧紧的盯着海华。纳酷知道将强只是做做样子才问自己的,老早他就注意到他了,连海华被恩姆打败时,将强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眼神都发觉了。这些事虽然和他没关系,但想到这么多事,自己都遇到了,不由露出一现即逝的笑容来。

  但他那僵石一样的表情,变了,为了两个人影而变了。不是变得恐怖或寒冷,而是带着微笑的表情,而且眼里露出被某件事物迷住的迷茫的眼神。将强察觉到纳酷这很明显的变化,转头好奇的望去。

  原来在城里的寒怡和炎娜听到海华悲凉的吼声,心房一抖,忍不住出来看看,在和梦霓聊天时取下遮住脸孔的披风,也没有披上就用轻功掠了出来。所过之处,看到这两张惊艳的容貌的人,都一时望了自己是呆在战场上。

  “哇,好美,好正点!绝色!”将强看到后,很夸张的向纳酷喊道。

  纳酷身子一震,忙用眼角偷看了一下将强,发现他说完就回过头不再看了。眼睛又紧紧的盯着海华。纳酷对将强的了解又深了一层,这一定要很有定力的人才能拒绝不去看不可抗拒的美色。他到底是谁?纳酷升起了这样的感觉,但没去深究,因为他也狠狠的不转眼的看着海华,心里狠狠的想到“海华,原来你就是那一个人!”

  恩姆见到海华越来越前了,那股旋风的边缘也快碰到自己了。他知道现在是享受快乐的时候了。“我来啦!”随着这一声,恩姆握着拳头冲了上去。所有的战斗中,恩姆对肉搏战是最喜欢的了。

  海华果然没让恩姆失望,在恩姆冲入旋风后击出的几拳,都被海华用手随意的动作挡了下来。并且在挡住后,连轰两拳击中恩姆。不要看恩姆和海华只是对轰了几拳,以为没什么力量。恩姆轰的几拳的反击力先把海华身旁的那股旋风震散,风力刚向外散开,海华还击的两拳又因为恩姆挡住后产生的反击力,加强了要扩散的风力。

  顿时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吹起了狂风,真是狂风,不但吹得沙飞石走,而且把四周围观的人也吹得东倒西转。倒霉的是那些尸体和受伤躺在地上的亚斯和武那他们,纷纷被吹得在地上乱滚,死人还好受一点,亚斯和武那则痛得呱呱叫,四肢都折了,毫无抵抗力。

  幸好他们才受了一下苦头,就被黑衣众抱住了。他们和海华相遇后,还没问黑衣众是什么人呢,细看了一下,发现那些黑衣众不但护住自己,连那些脑袋中招而死的黑衣众的尸体也护住了,特别是那个丽莎倒下的地方更是围了一群的黑衣众。丽莎武那是认识的,同在一个城嘛,不过很好奇怎么会跟着海华。

  “老哥,魁首好像变厉害了,居然跟恩姆打成平手。”亚斯咧咧嘴忍痛向武那说道。

  “这不令我奇怪,我奇怪的是魁首怎么拥有这帮这么忠心又这么厉害的部下。”

  武那用下巴指了指扶住他们的黑衣众。

  “就是呀,我……”亚斯没有说下去,因为被恩姆高声叫嚷的话吸引了。

  退到几十米远的恩姆兴奋的嚷道:“好极啦!你竟然能和我打成平手!让我们好好的打个爽快吧!”还没说完,啪的一声,恩姆歪着头倒在地上,脸上有了一道红红的掌印。

  海华已经站在恩姆的面前,好像那一掌不是他打的一样。眼睛和表情还是那副没有生气,没有神色的样子。海华这边的人见到刚才还无人可敌的恩姆,摸着脸躺在地上,静了一下,马上欢呼起来。连同样躺在地上的亚斯他们也都欢呼起来。看着刚才的强者现在像狗一样,解气呀。

  “你……你……你竟然敢打我?!”恩姆一手摸着脸,一手指着海华结结巴巴的说道,眼里竟然有泪光。听到和看到的人不由一愣,这是神龙级武士应该有的话和表现吗?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孩被大人打了后出现的语言和表情。

  其实也不能怪恩姆,他的成长是很不正常的。他的父亲为了压制这位天才的妾室生的儿子,不但剥削了他渴盼表现的yu望,让他做一个平凡的人。但又为了补偿他,可能是他自己认为是补偿吧,也怕这个强大的儿子一时恼怒干掉自己。要求所有恩姆的长辈不要打骂教训他,在这种情况下,恩姆无论干了什么都没人管。

  他的父亲以为这样这个小儿子就能平凡的长大,不会跟长子争夺地位和财产。没想到竟然制造了一个拥有神龙级武士能力,却怀有儿童天性的强者。恩姆在那层自己制造的外貌下呆了几十年,习惯了假面目也习惯在假面目示人时不发挥强大的能力。

  同时能装出一个成年人的言行举止。

  当恩姆露出真面目后,他就感觉到获得自由一样,拥有强大的能力,能够为所欲为随心所欲,但是恩姆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心性也退到了儿童时期。因为在露出真面目时,他内心把那假装的言行举止也跟着假面目抛弃了。刚露出真面目时,成人的言行举止还能存在一会儿,但当他遭受打击时,这些也消失了。

  现在他正像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强忍泪水,气鼓鼓的狠狠的瞪着海华,狠声说道: “你敢打我!我要你后悔!”只见他爬起来,蹲着马步,握着拳头缩在腰间。

  “天崩地裂!”这声音响起的瞬时,恩姆他那小孩一样的表情消失了,换上肃穆的表情,声音也变得很威严了。不论他性格如何,一旦发出威力强大的招数时,也会变得很威严刚正的。

  

第六十三章 暗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