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节五 迷途知返

    人是一种很矛盾的动物,我喜欢这样比喻人,把人叫做动物,人本来就是动物么。你可以去议论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但是你绝对无法议论先有人还是先有动物,因为答案很明显么,动物是人的始祖。

  曾经有很多人问过我,我和海婴是如何分手的,这个时候,我会很潇洒的告诉他们:我不想因为一颗树木,而放弃一片森林。于是,一片哗然。但是,了解我的人,例如王善武,例如我的一个好友吴起,如果听到我的话,会用一种很白痴的眼光看着我,然后摇摇头,骂一句傻冒,然后双手合拢,做个鄙视样。其实,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自己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但我却从来也没有问过海婴,为什么不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我说人是种矛盾的动物,至少,我是的。

  昨天晚上得醉酒,把我喝得好惨,如果海婴在,我肯定会受到一顿心甘情愿的正义批斗。直到快中午了,头,还是晕晕的。

  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不知道该如何渡过,不知道该如何让这一天过去。不自觉的,又拿出了《爱琴海》,开始第五百二十一次翻阅。

  翻得越来越烦躁,但是还是很小心的合上了《爱情海》,放好。然后打开了52寸的大屏幕彩电,离上一次看电视,大概至少有一个月了吧。打开的是中央六台,正在播放一个很老的韩国电影《我的野蛮女友》,此刻,已经处于电影收尾阶段,男主人公按照自己的真实故事,出版了小说《我的野蛮女友》,准备拍成电影。

  突然,脑海中似乎闪过一个念头,却怎么也抓不住,也就索然了。

  是不是过够颓废的生活了,也许该重新做点什么了。

  肚子咕咕响的时候,才发现都快下午1点了。还是去老地方吃午饭吧。

  下楼,去停车场准备发动我的君威,为了午餐。有很多人问过我,为什么不换了你的汽车,都显得太过时了,我从来不会多说,只会回答三个字:我喜欢。其实,在我心中真正的原因,在于这款车本身,是海婴陪着我一起挑的,她说很喜欢,也就买了,然后一直用着,因为一种思念,我更加舍不得换。

  很快的,就到了徐家汇附近的广元路上,我转了进去,然后把车停在了路边,随即,走进了一个很干净的小店铺,这个店叫“广元第一面”,是一个地道的北方菜馆,我经常就在这里吃饭。上到老板娘,下到服务员,每个人都和我很熟悉了。可是他们却从来不知道,眼前这个经常来吃饭的人,是什么样的身价。

  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对一个服务员弹弹手指,轻声说了声老样子,就开始拿出烟,抽了起来。

  旁边一桌,有两个年轻人,估计都是在二十七八的年龄,正在聊天,其中一个戴着眼睛很文气的,正唉声叹气的诉苦,听他的话,原来是刚刚下岗了。还有一个则在不断劝说着消沉的那个。从他们的谈话中,我知道他们两个是同学,下岗的姓陈,另一个姓徐。

  说着,两个年轻人渐渐的转变了话题,这时候,我的饭也上来了,是回锅肉盖浇饭,这里我最喜欢吃的一个饭。那个姓陈的下岗青年,突然又变得开朗起来,说起他和女朋友恋爱三年了,一直感情非常好,最近认识三周年纪念日快要到了,似乎想要做一个Flash送给她,但是却不知道送什么。

  做Flash送给女友!刚刚看电视时候,那个转瞬即逝的念头,突然间又转了出来,而且渐渐变得清晰明朗起来。

节五 迷途知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