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回 降魔擒错魔 情深怨更深(2)

    正午,到处都沐浴着明媚的阳光,路旁青草一片葱郁,欢快而自然地繁茂成长,连树木都仿佛背负着沉甸甸的阳光一般温顺地歪向一边,黄沙路上腾升起颤动的热气,一切明净祥和,与墨儿所述的血腥杀戮风马牛不相及。五人且行且停,一路无语,只各自观察身边事物。一直行到村口的牌楼依旧未见任何凶险之像。

  站在牌楼口朝内看去,是空荡荡的街道。棉絮般的云朵盖在青瓦红砖上,偶尔吹掠过的风掀动着各家店铺招徕生意用的黄色锦旗,发出噗噗的轻微声响,像某些动物均匀的呼吸声,带着重重的沉寂感。

  忽闻一声奇异的叫唤,众人旋身见樱樱独自立在牌楼前,精致的脸庞上露出清冷的治艳。顺着她的视线而上,是牌楼上大理石雕刻着的几个大字,众人望去不惊倒吸一口冷气。那些个原本深雕细琢的大字在岁月的风化后变得很是浅薄,浅薄的凹痕被着上鲜艳的红色,细看之下,犹如汩汩流动的人血,诡异非常。樱樱自呓一般脱口道:“血蝠!”

  沉浮闻言脸色剧变,不由质疑问道:“樱樱,真的会是血蝠么?”

  弹剑同梅花见樱樱二人神色凝重,心中难免有些担忧,齐声问道:“那‘血蝠’算是何物?”

  沉浮重叹一口气,道:“血蝠被封印多年,也难怪你二人不知。这血蝠本是幽冥海屿五大圣物之一,其脾性恶劣、喜杀戮,常逃出海屿四处杀害平民,并以他们的血为食物,借此获得更大的灵力,以成妖魔。仙界还为此特地派一位神使解决此事。”话至此,沉浮又是深深一叹,眼眶之内隐隐烁动着泪光。

  樱樱神色也有些黯然,接下沉浮的话说道:“后来在众人齐心之下,血蝠被逼入西海海底,封印万年。照理说,这血蝠还应在海底呆上两千年,只是不知为何它竟还能冲破封印,在此作孽。”

  梅花沉吟片刻,问道:“以我等之力,能否诛杀此妖?”

  沉浮樱樱俱无奈摇头。

  梅花道:“若果真如此,该如何是好?”正说时,平白间光天化日吹过一阵阴风,吹得大伙皆是毛骨悚然。趁着这阵风,恍惚间一个蓝色的影一闪而过,拐进街角阴暗处。樱樱见状大喊一声:“快,追过去,是血蝠!”话音未落,身子已飞出数丈急急追逐。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跟在樱樱身后,朝着街角飞奔而去,唯独沉浮一人还立在牌楼前,喃喃道:“血蝠重现了,你还会来么?”

  再说樱樱等人随着那抹蓝影一直到了街角的死胡同,胡同里一摊干涸的血迹,血迹旁是一支碎了珍珠的发钗。此时,墨儿的脸色已经是煞然雪白,谁料此处竟是那王十二断气之处。墨儿潸然泪下,道:“我离去后究竟又是谁来过,动了村民们的尸体?十二本来在这里的,怎么不见了?是谁偷了十二,谁那么狠心地对十二的尸首下手!”

  梅花张目四望,见着胡同对面的小酒楼,便朝那儿一指,问墨儿道:“你先前说十二受害后一直盯着一个酒楼看,可是这个?”

  墨儿微微颔首。

  梅花又道:“即是如此,咱们何不去楼里瞧个究竟?十二盯着这酒楼看定是她看到什么和这酒楼有关的事情了。”

  众人同了梅花走进那酒楼,楼里的桌椅整齐地摆放着,连那些只有三只脚的椅子都放得整齐非凡,阳光从破损的屋檐上漏下,除了半掩的木门上点点滴滴印着血印,整个酒楼看起来颇有正气。

  忽的,二楼传来“咯吱”一个声响,众人心头一惊,不做声地靠近木梯,刚走到楼梯口,那个消失了的蓝影便从木梯上翻滚下,直冲众人而来。

  梅花疾呼一声“快散开!”

  正时,那蓝影已滚到地上。众人一看,是个剑侠装扮男子,蓝色的长衫上有斑驳的暗红色血迹,黑色的布靴被黄土染脏,乌黑的发散乱地贴在脸上令人看不清他的模样。樱樱伸手扶弄了一下那人的发,露出一张俊朗刚毅的面容。樱樱脸色骤然惨白,频频后退了数步,直到被进门的沉浮拦住,沉浮温温一笑:“他来了,是么?”

  樱樱失了血色的脸对着沉浮竟极其冷然,缓缓地点了一下头,转身便走到屋外。沉浮也不阻拦,径自冲到梅花身边,那神情仿佛是寄予了千万年的希望此刻就要实现,沉浮匆匆问道:“人呢?他人在哪里。”问时双眼已瞥见倒在地上的陌生男子,失声叫道:“逍遥!”

  梅花诧异道:“莫非沉浮姑娘认识此人?”

  沉浮惨淡一笑没有回答,只看着逍遥被血染成紫色的长衫落泪不止。心中暗暗呼唤,逍遥,逍遥,我等了你这么久,你终究还是回来了。

  梅花见状充满疑虑,但人命关天,便开口又道:“沉浮姑娘,我看他受了很重的伤,还是先给他看看吧。”

  沉浮低低应诺一声,身子依旧半跪在逍遥身旁,一双柔荑抚着逍遥因昏迷而紧皱的眉头,那纤柔飘逸却染上阴霾的神情任谁看了都觉得心头一阵阵抽痛。梅花心知这三人关系非浅,又无奈樱樱离去,沉浮正是发呆,只得朝弹剑做了个眼色。二人共同使出仙法,为逍遥续命疗伤。只恨自己修行不够,尽了全力只能止了逍遥不停外流的艳血。正是这时,一道火焰一般耀眼的光亮罩在了逍遥身上,梅花定睛一看,是墨儿以灵力逼出佛光,助他们为逍遥疗伤。

  伤口刚愈合上,墨儿便起身站到沉浮身旁,盯视着沉浮那张典雅出尘的面容许久。“二师姐,你还那么爱姐夫吗?”墨儿突地冒出一句话,惊愣了所有人。

  沉浮纤柔淡笑,道:“爱,怎么能不爱呢,我都爱了他一千年了。”

  墨儿又问道:“那三师姐怎么办?”

  沉浮颦眉答道:“樱樱太固执了,她明明知道逍遥是很爱她的。”

  墨儿闻之无语。

  酒楼内只听见重伤的逍遥轻喘的气息声。酒楼外那个玲珑慧黠的女子已梨花带雨啜不成声。娥皇女英她不是没有想过,但她就是不甘呀

  

第二回 降魔擒错魔 情深怨更深(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