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回 仙魔会雁栾 妖灵战月夜(1)

    上雁栾之前,墨儿去拜祭了王十二的墓,说是墓其实就是一大掊黄土。这墓原是逍遥为村民所挖,百来具尸体安置在一个土坟内,墨儿对着络大的土丘凄然道:“十二,这么多人陪你,总不会再喊闷了吧?姐姐要离开了,给你报仇去。”正说道,只见墓前翩然而飞,舞着一只泛着绿莹色的蝶儿。身旁沉浮定神一看,那绿蝶儿竟是大师姐霓裳的贴身玉蝶。

  “莫非大师姐也在这附近?”墨儿失声问道。

  沉默已久的樱樱见师姐师妹一时间都没了主意,只得开口说道:“不会,大师姐若是出现,不可能只带出一只玉蝶。”

  沉浮又问:“可是,这只玉蝶明明是大师姐之物,往西南面去的大师姐为何会在此处留下玉蝶?”

  樱樱不语,却在陡然间出手,众人只觉一阵轻风扶过面颊,那玉蝶已收到樱樱袖中。樱樱起身拍了拍墨儿的肩,将她拉到身边,转身就走,一边无绪回道:“带着玉蝶,先上雁栾。”

  雁栾险峻,加上空蒙的烟雨,山显得异常难行。众人实在没料到雁栾的山径会是如此逼厄,才行了不过数里山路,却常常要经过些山崖,那些险峻非凡,或是孤峰笔削,或是临万丈深渊的山崖,看得人双脚发麻四肢无力。浑浑噩噩间,也只得跟在领路的逍遥身后,小心翼翼行进。逍遥牵着沉浮的手,行在最前,却时不时回头张望独自随尾的樱樱,心中很是无奈。沉浮知晓逍遥心中苦郁,碍于情面,也不敢出声叫唤樱樱,只得同逍遥频频尴尬相视而笑。这烟雨中的山路走起来好不滑脚,弹剑和墨儿常是一不留神就摔上一跤,摔得弹剑俊挺的鼻梁都有些倾歪了。这时,弹剑又似踩上滑石,身子左右晃摇,眼见就是又得摔个狗趴地,不知从哪里飞弹出一粒石子,将弹剑不定的身子纠个平衡。

  走在弹剑身前的梅花听闻身后一阵疾风掠过,忙回头唤道:“公子?”

  刚站稳身子的弹剑不太好意思得冲着梅花傻笑了一下,回道:“走吧,没事。”

  樱樱见状冷笑一声,暗想,这狗精别的没学精,倒是把为人的死要面子用的很是地方。刚刚那块石子明明是有人出手,狗精连对关系最密切的梅花都要有所隐瞒,哪里还有半点为狗的忠诚。樱樱心中本就不快,见弹剑这等虚伪面孔便有心嘲弄,道:“书生,刚刚那颗救你的石头是从天上飞下来的吧?”

  弹剑一愣,俊脸微红,嗫嚅道:“没,没,没看到石子呀。”

  樱樱道:“石子是没看到,不过打在你身上那个声音我倒是听见了,真是好轻微的声音,若不仔细,根本不可能会听出,难怪梅花姑娘刚才没有疑心。”

  梅花听得樱樱话中有话,便问:“樱樱姑娘是说刚刚有人用石子砸了我家公子?”

  樱樱摇头嘲讽道:“并非是砸了你家公子,而是救了你家公子。那人见书生还没学会两只脚走路怪可怜的,就在他快被打回原形之时出手相助,免了咱们见了那难堪的一幕。”

  梅花听后秀眉一皱,道:“此处崇山峻岭,怎会有人出没,还是这般神出鬼没,不让尔等见其真身。”

  樱樱嫣然笑道:“梅花宽心便是,此处再怎么峻险,也有人行,我们不是正走在这道上么?那隐匿在暗处的人,既然出手相救,定不会是敌人。”

  原本走在前头的沉浮等人听见后面没了脚步声,便停下脚步,听她们谈聊。说到暗处飞出的石子,逍遥脸色不由一变,一直听到樱樱说这人可能并非敌对,便松下口气,悠然道:“没料到塔纳的雷雨神将竟也一路追赶到此地了,雷雨,你我多年好友,何必藏匿暗处,惹得我这帮友人对你百般猜忌。”

  “哈哈哈哈……逍遥,还是你最了解我了,光听着一个石头,就知道是我雷雨,不愧是百年老友呀!”随着这爽朗的笑声,山崖上跃下一个白衣男子,临风而立,衣袂随意飞扬,阴柔倜傥的面容上挂着极其自负的微笑。

  逍遥道:“雷雨兄莫非也是为血蝠一事才赶到此处?”

  雷雨摇头道:“哪里呀,我到此是因那不争气的师妹。”

  逍遥惊道:“不知沉鱼小妹究竟出了何事?”

  雷雨叹道:“师门不幸,不提也罢。”随即扫了一眼沉浮等人,问道:“逍遥兄这等架势是为何事?刚才所言血蝠之事又是怎的?”

  逍遥长叹一声,边继续往山上行去,一边将血蝠一事细细道与雷雨,听得雷雨咬牙切齿,恨不得立马将其碎尸万段。气愤道:“这混世鸟魔,我不去寻它麻烦,它倒是觉得皮痒。即是如此,雷雨随各位一同灭妖,杀了这祸害。”

  逍遥道:“雷雨兄不是说要去寻沉鱼小妹吗?若是因血蝠一事耽搁下,是否会有些不妥?”

  雷雨冷哼一声道:“找沉鱼是咱们塔纳的私事,倒也无关紧要。杀血蝠才是关系苍生的大事,半点误不得。”

  逍遥灿然笑道:“难得雷雨兄这片心意,那咱们就先杀了血蝠,再找沉鱼小妹。”

  雷雨低低“嗯”了一声,插在沉浮和逍遥中间,七人一字排开且行且停。走到一处长满蓝色珍异蝶花的平坦地儿,众人见这花儿甚是可爱便下稍做歇息。蓝色的花儿散发着浓郁的清香,绕在众人身旁犹如置身仙境,如梦如幻飘然而不真实,眼前仿佛晃悠而出众多轻纱曼舞的美貌仙女,妖娆多姿迷人心魄,众人皆有昏然欲睡又欲罢不能之感。弹剑毕竟是仙界金娄狗投胎,微一吸气,就觉这香味透着怪异,便大声叫道:“快闭气,这是魔妖的仙尘花,会绕了修仙之人的元神。”

  众人闻之时已太晚,几个柔弱女子倾身倒地,令人见着好不怜惜。却听逍遥轻声安抚,“别慌,我看这花该是缄默种的,我且采下一朵解了这迷香。”说罢,逍遥手腕轻转,在花托下半寸左右微拈,那朵原本幽蓝得比天空还要澄净的花朵顿然失色,萎奄成暗红色的干花,散发出弥天恶臭,众人闻此恶臭不禁伸手遮捏鼻子,恍惚了一下神便逐一清醒。被迷昏倒地的几个女子也是连连感叹这仙尘花委实是厉害。

  逍遥环顾四周,心中暗暗有些犯愁。若是平日,缄默闻到这臭气一早就从茅庐中寻出,今日怎的就不见他的踪迹?逍遥无奈地只得凭借记忆,一路寻访而上,一直到柳暗花明时,眼前又出现一片葱郁的桃林。粉色的桃花映衬着绿莹莹的叶,煞是可爱。一行人经历了仙尘花的诡迷之后对着这宜人之色也失了兴致,只叨叨唠唠着要早些见了缄默。

  逍遥心境却不似他人,一路牵挂。任他怎么料想,也参不透缄默为何会任人破了他的迷界而不顾。才刚走到桃林,逍遥便见林间枝木上翩翩飞舞着些许散下荧光的蝶儿,沉浮亦是惊呼一声“玉蝶”。樱樱和墨儿闻之慌忙跑到前头,细看那些飞舞在花丛中的绿蝶。

  樱樱思量着霓裳和小绝二人可能也到了此地,便将藏在袖中的玉蝶取出,纤手在玉蝶左翼上一抹,眨眼间已印上一朵比指甲还小的红粉樱花。樱樱将玉蝶递与墨儿,墨儿又是伸手轻挥,在右翼上划出一片艳色的火簇。传到沉浮手中的时候,她却是双臂一伸,将玉蝶缓缓推向空中,同时朝着蝶儿飞去的方向呵出一口薄气,喃喃道:“蝶儿,带我们找大师姐去。”

  雷雨闻之,拧着眉头道:“不是说去找血蝠吗?怎么又扯上霓裳了?”

  沉浮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求助似的看着逍遥,逍遥神色淡漠,问道:“沉浮,你是说霓裳也在附近?”

  沉浮道:“此地众多玉蝶翩飞,若不是大师姐还会有谁?逍遥,我和樱樱、墨儿三人去寻大师姐,你带着他们照缄默,如何?”

  逍遥冥想片刻,总绝哪里不妥,道:“可是,晚点你们如何找我?”

  梅花插口道:“这个容易,我家公子怎么说也是金娄狗转世,让公子随姑娘们一起去,找到了霓裳姑娘便可让公子为她们引路,找到逍遥公子。”梅花原是一直想着逍遥所说玄氏并非被强迫掳走,便以为还是先让自己去探探虚实为妙,弹剑倔强的坏脾气只怕会把事情弄糟了,遂极力劝说弹剑跟沉浮她们走。

  逍遥忖度了少顷,见樱樱和沉浮满脸迫不及待的愉悦,心知她们姐妹情深急于相见,而且有弹剑跟在她们身边,也确实有益,便点头答应下了。

  沉浮等人跟在玉蝶身后,一路探寻。桃林中似乎有什么机关密器一般,让四人总觉是在兜大圈,而且一圈比一圈兜得大,几圈绕下竟累得三姐妹娇喘连连。

  修行最浅的墨儿气喘吁吁道:“三师姐,这是什么地儿,怎的咱们走起来这等费劲?以前在罗迦山上,就算是再绕上三天,也未必会感觉这样疲惫。”

  樱樱亦是无从知晓,朝墨儿使了个眼色便继续上路。又似乎是兜了个圈,樱樱忽闻何处林间传来嗖嗖的风声,带出凌烈的杀气,打在桃树上,震得棵棵葱郁桃树落叶纷飞,枝木摇曳,树干砰然骤响。

  沉浮喝道:“林中有人打斗!”说时身子已飞掠向前,樱樱等人也是急忙跟去。

  

第三回 仙魔会雁栾 妖灵战月夜(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